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王博谈美加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742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晚舟归来(317):穗穗美国“参军”

已有 171 次阅读2021-11-1 18:11 |系统分类:文学| 澳门中联办, 港珠澳大桥, 被自杀, 美军 分享到微信

就在大家“各抒己见” “唇枪舌剑”的这时候,穗穗的手机突然急促地“叮叮叮叮叮叮”炸响起来。

众人都被震得“一惊”。

穗穗看了一眼,拿起电话,喊了声:妈。

大家立即安静了下来。

就在这瞬间寂静下来的空气中,从穗穗的手机里,传来了她妈妈微弱而悲戚的哀嚎:穗穗啊,你爸爸他自杀了!。。。。。。

穗穗还没有听妈妈把电话讲完,就因为过度惊吓和悲痛,晕厥了过去。

大家这一下慌了神。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穗穗抬到床上,手忙脚乱地一通摇晃和呼叫,才总算是把穗穗的“魂”又给拽了回来。

穗穗刚刚回过神来,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哭,几个人站在她身边,被悲伤情绪感染,个个眼红落泪。

穗穗哭完了,就完全变成了一个完全呆滞的“木头”。

婷婷见状,让LEO和可可两先出去,自己和JANET两人帮助穗穗脱掉外衣,让她在床上好好地躺下来,在卧室里看护着穗穗。

LEO和可可两人来到书桌前,LEO打开电脑,在电脑上搜索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关于穗穗爸爸“自杀”的消息。

没想到,这件事情已经瞬间在网上 “爆开”了。

原来穗穗的爸爸之前已经从广州调任澳门,担任澳门中联办副主任。珠港澳大桥建成之后,中央大领导准备亲临现场剪彩视察,但是穗穗的爸爸,竟然就在大桥剪彩的前一天晚上,“跳楼” 了。这件事非同小可,第二天,中央大领导原定的长篇讲话被压缩成不到10秒钟的一句“我宣布”,剪彩仪式便草草收场。

事件发生后,中央调查组当天就到达了现场,并且很快就做出了处理决定,判定穗穗的爸爸是因为长期“抑郁”而“自杀”,而遗体在24小时之内就被火化了。

关于穗穗爸爸自杀的原因,说法莫衷一是。

有人说,穗穗的爸爸从来就没有得过“抑郁症”,相反,他是个很开明理智的人,而且他的家庭和睦,老婆贤惠,女儿有出息,没有理由“抑郁”,更不可能“自杀”,又有人说,穗穗的爸爸是为了“护主”牺牲了,但也有人说,穗穗的爸爸是被“反对派”给干掉了。

最让人感觉分析得比较深入有理的是“冤死”说,大致的意思是吴玉庆是个思想开明,但是又为人谨慎的党内“中间派”,本来并不明确归属于哪一个派系,这类人在党内做官,位子还是比较稳当的,不过这两年党内派系斗争“白热化”,“中央军”有心端掉香港和澳门这个“反对派”的大本营,想出了用“中间派”到香港和澳门去“掺沙子”的一招。过去,香港中联办和澳门中联办的官员从来都是“长老派”的嫡系人马,岂能容得了他人“觊觎”?于是有人就故意在中央大领导来参加港珠澳大桥通车典礼的前一天,让吴玉庆“被跳楼”,以“杀鸡儆猴”,警告“中央军”不要再插手港澳事务。“中央”方面可能也没有料到,自己的小心思竟然这么快就被人“看穿”了,还被“斩草除根铲除”,虽然心里很是不忿,但是也总算是看清了当前的“局面”,毕竟时机还很不成熟,也就只好作罢,咽下这口气,草草收场。

常言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中央军”与“长老派”之间的这场“明争暗斗”,最后竟然是拿“第三者”做了牺牲,可怜了 “吴家” 这无辜的三个人。

。。。。。。

深夜了,大家都精疲力竭。

可可正打算告别穗穗,带着JANET回酒店安顿一下,明天再来,穗穗却突然开口留着了他。

穗穗还没有开口,眼泪又流了出来。

开口很心痛,赶紧地安慰,问:穗穗,你是不是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开口,我是你亲哥,我一定尽全力。

穗穗看了可可一眼,嘴巴抖动了两下,又哭了。

婷婷走过来抱住她。

过好一阵子,穗穗终于可以说出话来,说:亲哥,你帮我想个办法吧,我要在美国留下来,我妈妈现在已经被“软禁”了,她一再提醒我,无论如何,死也不要回去了。

还没有等可可回应,JANET就惊讶地问道:真的吗?你都不打算回去参加你爸爸的葬礼?

又用疑惑的眼神把大家看了一圈。

大家个个沉默,把头低了下来。

最后还是可可先开口回答穗穗的要求,他说:我可以理解穗穗妈妈的警告,她说的应该是有道理的,中国的情况很复杂,不是用美国人的思维可以理解的,穗穗她如果回去了,就很有可能永远也出不来了。

JANET说:可是穗穗的妈妈还在中国呀,她妈妈怎么办?

婷婷看了一眼JANET,说:你是很难理解中国人的父母是怎么在做父母的,穗穗的妈妈现在的状况就像是自己已经掉进了“火坑”里,但是如果穗穗真回去了又能怎么样呢?她是万万没有能里把她妈妈救出来的,与其两个人都死在火坑里,还不如就一个人死在火坑里。

JANET问:穗穗呆在美国就真的安全了吗?

LEO说:至少从理论上讲是这样的,中国那边的人,无论是那个派系的,目前都还不至于胆大妄为到在美国搞“境外执法”,而且我相信像穗穗她爸爸这么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跟穗穗透露任何政治上的机密,所以穗穗不可能知道什么高端的内情,害她也没有用,我现在想到的问题是,穗穗失去她爸爸的保护后,她妈妈也可能会遇到麻烦,那么即使穗穗能留在美国,她未来靠谁来支持呢?

穗穗说:我不靠任何人支持,我只要是能在美国留下来,我就是穷死累死饿死,我也要坚持下去。

可可问穗穗:你刚才说你妈妈被软禁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穗穗说:我跟我爸爸妈妈之间有一个最隐秘的联络暗语,我妈妈告诉我,一旦她或者我爸爸向我发出了这个暗语,就是表示事情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情况了,不要听信任何人的说法,死都不要回去。

大家这一下都明白了,纷纷点点头。

婷婷于是对可可说:既然穗穗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能不能通过“WE-WORK”公司来为她担保,申请美国身份?

可可沉默了一下,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情如果放在一年多前,可能是行的通的,但是现在不行了,因为穗穗现在是OPT身份,过去留学生以OPT身份留下来美国实习一年,是比较容易的事情,没有很严格的规定,毕竟OPT本来就是为了留学生在美国拿到一些实习经历的,但是现在川普政府改变了OPT政策,要求OPT的申请人必须严格按照所学专业方向,申请“专业对口”的实习机构。

LEO问:穗穗,你过去难道没有好好想过,你用什么办法在美国留下来吗?你原来是怎么打算的?

穗穗说:我原来的想法在GNTV好好实习,好好工作,将来最好是他们愿意收留我,但是想不到我在CGTN的这段实习经历,不仅没有帮到我,反而变成我履历中的“污点”,另外,我也曾经找了律师,律师告诉我,我其实还可以有另外一个办法,就是等我毕业后,先回中国工作两年,然后由CO-WORK为我出证明,我就可以用L1签证重新回到美国,但是现在我爸爸出事了,这条路也就走不通了。

听完穗穗的这番话,大家又都沉默下来。

见大家都一脸绝望的神情,穗穗的眼泪又无声地流淌下来。

过了一会儿,可可突然抬起头来说:穗穗,我想到了一个很“绝”的办法,可以让你留下来,只是不知道你做不做得到,因为它对你这样的女生来说,可能是一个很严峻的考验。

婷婷扭头看着可可说:你是想说假结婚吗?这个事情恐怕做不得,后果很严重的。

可可摇摇头,笑一笑说:我们怎么会舍得让穗穗去跟那些臭男人“假结婚”呢?

婷婷问:那你的办法是什么?

可可这时候扭过头来,看着JANET说:JANET,你还记得吗,大哥和大嫂不久前才刚刚提到过,美国军队里有一个招募亚裔的政策和计划。

JANET眉头一扬,说:对,MAVNIMILITARY ACCESSIONS VITAL TO NATIONAL INTEREST PROGRAM

LEO说:哦,你们说的是奥巴马时代的美国紧缺人才征兵计划吧,听说过,但是这个计划现在好像已经停止了。

可可说:这个计划其实不是真正的停止了,而是因为报名的人数实在太多了,不再需要报名了,不过,JANET的大嫂就在这个机构工作,而且是主要的负责人,我会去求求她,把穗穗的情况认真向她讲述一下,看看她能不能为穗穗网开一面。

婷婷点点头说:你这个办法是很好,但是在美国,想“走后门”是很难的,这可能会让JANET的大嫂很为难。

可可点点头,说: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如果穗穗的确属于非常少有的难得的“特殊人才”,遇到这种情况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呢?

婷婷问:你有什么办法突出穗穗的“特殊才能”?

可可说:根据JANET大嫂的介绍,MAVNI计划招募的人员主要是为海军服务的,目的是跟随美国海军到世界各地收集情报,尤其是亚太地区的情报,我们大家其实都明白,所谓亚太地区,指的就是中国,所以MAVNI计划真正最需求的是情报人才,它要求这些人在中国国内有现实的良好的社会关系,另外还特别强调要求语言能力。

LEO说:可可说的对,穗穗在这两方面都非常有优势,虽然穗穗的父亲去世了,但是他们家的社会关系还在,而且穗穗除了中文和英文,还精通粤语。

可可说:对,懂得粤语也很重要,因为MAVNI情报收集工作最重要地区之一就是香港。

正在讨论的气氛似乎“兴奋”起来了的时候,婷婷却突然犹豫地说: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吧,你们要知道,在美国参军,也就基本上意味着是“与中国为敌”了,穗穗她真的值得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吗?

之前已经有一阵子一直没有讲话的穗穗,这时候突然清晰地发话了:亲哥,我明白了,请你帮我好好争取一下这个机会吧,我愿意在美国当兵,去做这份“汉奸”“间谍”工作,我现在不怕苦不怕死,我还一定要为我爸爸报仇。(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