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马伊琍是一个非常成功的“CEO”
王博谈美加 2019-7-29 20:36
今天最吸引我的新闻是马伊琍的新闻,很多,从各个方面讲她和文章分手的事情。 我只是从电视剧中看过马伊琍的表演,喜欢她的表演风格,还有她说话的那种口音,和我妈妈很相似。至于她与文章之间的婚姻,我之前几乎没有关注过。这一次我认真地看了一下,觉得她是个“婚姻管理的大师”,值得很多无脑青年学习。 ...
7065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6
分享 我在加拿大得到的幸福:我们俩的风信子
王博谈美加 2019-7-28 21:29
我和我太太都喜欢看高仓健的电影。高仓健是 80 年代我这代人的偶像。 他最出名的电影是《追捕》,而标志他达到最高电影艺术成就的作品则是《幸福的黄手帕》。 《幸福的黄手帕》所表现的,是一个普通人对爱情的眷恋与责任的戏剧性冲突,非常朴实而又极具穿透力,是我见识过的最符合我个人审美标准的电影作品 ...
618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每年1.5万名中国富豪用脚投票,脚步声震耳欲聋
王博谈美加 2019-7-28 21:14
我们人类有三样最伟大的权利,足以改变个人的命运:迁徙、教育和婚姻。 迁徙在改变个人命运的同时,也是在用脚投票,坚定地表达了人的态度,经济上的和政治上的。中国有句俗话,叫“惹不起,躲得起”,大致也是这个意思。 今天有条新闻格外引起我的注意,说最新权威统计,去年中国富豪移民的人数达到 1.5 ...
586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我在温哥华得到的幸福:妻子的郁金香
王博谈美加 2019-7-27 21:56
我在广州的时候,并不了解郁金香,直到 1999 年,我到美国加州做访问学者。 当时的我,因为不愿意参与报业集团内部的权力斗争,正在被边缘化。那一年,广州市政府公开招考处级以上公派留学干部,我考上了,集团的领导也就乐得把我像瘟神一样送走了。 带着这个背景,我来到美国,心情并不愉快。在美国的日子 ...
462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杨钰莹长得美,你就去爱她,总比“禁欲”好得多
王博谈美加 2019-7-27 13:36
今天休息,随意看看新闻,想不到好几件事情一起跑到我的眼里,都是关于“女色”。其中有杨钰莹结婚领证,有圣雄甘地晚年要求少女夜夜陪睡,当然还有铺天盖地的刘强东案子的新动态,以及复旦大学女博士的传奇劈腿。 我对性爱是持谨慎态度的,不是因为它违反“科学” 和“ 人性”,而是因为它关乎这个时代的 ...
36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我在加拿大得到的幸福:屌丝的杜鹃花
王博谈美加 2019-7-25 22:00
我在自家花园种下的第一批花卉是杜鹃。 杜鹃花的品种很多,喜欢偏湿和寒冷,特别适合温哥华的土壤和气候。但是我认识杜鹃花却是在温暖的南国广州,已经 20 年过去了。 当时我在广州某报。广州某报成为全国报业集团后,财大气粗,在当时的广州郊区花都兴建了一幢五层楼的度假村,委派了集团办公室主任来管理 ...
451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香港的穷人又可以“发国难财”了
王博谈美加 2019-7-25 21:42
近来天天都有很多关于香港的新闻。我在前面的文章里讲,香港已经被抛弃,就只会“烂”下去。如果对那些支撑着香港的基础的势力来说,她依然是个宝的话,谁都不会舍得砸烂她,就像一个青春年华的大美人,一定有人愿意抢的,西施是这样,貂蝉是这样,王昭君是这样,杨玉环也是这样。 我看今天关于香港的新闻讲,《纽 ...
33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我在加拿大得到的幸福:在温哥华盛开的枝子花
王博谈美加 2019-7-24 23:17
我家前院有一棵枝枝花树。现在每年都开出很多的花。每当有人驻足观赏的时候,我就会和她们打招呼,送花给她们。 这是我童年时代形成的一个习惯。 我小的时候,家里有个小小的院子,是我爸爸做出来的。我在前面写过一篇文章,叫爸爸的黄杨树。 那时候我家的院子里面树不多,除了黄杨树,还有一棵很招 ...
71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刘强东性侵案的完整事实?没有人关心了
王博谈美加 2019-7-24 22:56
刘强东性侵案今天有了非常完整的事实资料,这些资料显然对刘强东是很有利的。 但是有意思的是,包括我老婆在内,一些人对这批新资料全然没有兴趣,她们只在乎坚持她们的“观点”:刘强东是个“好色之徒”,是个仗着自己的权势玩弄女性的坏蛋。 刘强东也许真的就是一个道德意义上的“坏蛋”,但是这与他是不 ...
775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我在加拿大得到的幸福:黄杨树的美好记忆
王博谈美加 2019-7-23 21:20
上一篇文章里讲,我自家的院子了种了好多有纪念意义的花草树木,今天讲第一件,爸爸的黄杨树。 我小的时候,一家人住在我爸爸单位的平房里,我家在最西头,周边有一些空地。 这一年,有人给了我爸爸一些黄杨树,我爸爸就叫上我,从很远的地方,把那些由园林工人处理下来的黄杨树,弄回了家。我俩硬生生的走 ...
675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2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