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凌乱里的致敬!》

热度 4已有 3181 次阅读2024-1-25 11:42 |个人分类:意念篇|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雨,一直地下着,气温也就上来了,没了前日的冻寒。朋友几人都已开始整弄自家花园,我动不了手,因为对寒的惧怕和对湿的不耐。

 

单坐一席也挺好的,可以处理掉许许多多积留的凌乱事。过了今天,那些个凌乱就会被全部剿灭,还自己一个和顺的心态和节拍。

 

我,似乎不知道我书写的模式,仿佛也是凌乱的,却在隐约里明明白白地感觉到内里那个稳定的由性。由性英文怎么说:好像很难说,比如Fieldcraft会有很多的解释,解全了还得要读者和你有一个潜在共知的认同。那么,由性就说成是Mindcraft吧。那不是一种技,也不是是一种术,更不是那个可被随意体验的“我在”。那些个东西在缺失掉具体明确指向时,都是无意义的,乱跑在无方向的道路上,那不叫跑,那叫发疯。

 

我的凌乱是被制定的。我只是被吊栓在上面,四肢忙乱。好在方向是有的,方式也存在,凌里的乱,变得正常。

 

昨日就是凌乱的。儿子的新车补贴和奖励要去填表上交给保险公司和电力公司;自己进口单子要选定发出;房屋内外的修理完成了,要和经纪人结账,没到位和没涉及的条目及其相关费用得重新结算,然后支付所有,并确定所有做工和结构保险的单子会按期到手;朋友从佛州要回来了,事先让我在帮他订购两三百支我专门抽的朗姆型雪茄,十天后他们回国时需要;傍晚要吃晚饭了,朋友来电说想找一个修车师傅帮他把“电死”的丰田车给救活。我觉得那不是问题,我去帮下就是了。于是,先是帮他装了一大罐权杖煮的什锦辣酱,外加一些自包的馄饨,一罐鱼和一罐水果,还有他缺的充电宝和手机充电线,一并带了过去。这家伙,很可怜,独自一人呆在偌大的房基上,人影鬼幢。家人的人事关系一直处理不好,搞得原本应该很好的生活,一团乱麻。

 

他的丰田油电混合车我没碰过,一番查对后,才知道电漏完的车死翘了。而这车的接电启动的电瓶不在前车车盖下,而是在后车厢里。因为没电,后车厢没有钥匙孔,无法打开也就没法接电重启。花了点时间网上查阅,他倒好,家里没网络,说是停缴费用了。我只好用自己手机慢慢爬,然后按照不完整的相关提示,先是打开后车门,然后掀翻后座椅中间的靠背,伸手拉动后车厢紧急开门的牵线,再去打开后箱底板,接上我带去的充电器,帮他完成启动。

 

事毕,就听他一路吐苦水。我也没办法插嘴,成了他目前唯一可有的“出气通道”。自然也没法跟他谈《繁花》。要说的话,他可是一顶一的“知情人”。

 

他出身于上海殷实人家,住在上海富民路头别墅群里(我不知道那里有别墅群,应该是“高级洋楼”),前后左右住了很多上海影视界里的顶级名流,如秦怡、张瑞芳等,也见过经常来访的张瑜和谢晋等人。他最早工作于一家建筑相关的设计院。后来下海成了邮票集市人所共知的大咖,外号,“长脚”。之后又转向钱钞旧币,再转入股票认购证。他是上海最早拥有大哥大的那批人,成天背着大量现钞,在交易场所里牛逼哄哄。如今倒像是落魄了,老爸老妈拿到房屋退款和铺贴后,卖掉了一处房产,向基督教会捐了几百万后,给了他六十万美金,被他用于购买现如今的房产。可是啊,家庭不和的影响是,整天穷忙后,还是“四处漏风”。满屋子的古董还卖不了。也因为家里没法“步调一致”。一个字:烦。再加一个字:难!当年那个小K和风华正茂的人,不见了。我很同情他的,只能说,凡事就打电话给我,我尽力而为能帮就帮了。

 

话说回头,无论别人如何看他对他叫他心冷和气丧,我都认为他是个很讲义气很重朋友感情的人。我一屋子的古董及字画都是他大手一挥送我的。倒不是我计较那些东西,而是在乎那些东西背后的一份看重和,一份别样的交情。要知道,做古董的人都是疯子,但绝不至于将东西随手送给一个不被他们看重和欣赏的人的。

 

又想起佛州就要回来的朋友夫妇,也是同样。送了我一些个古董,眼都不眨一下。非常地豪爽。还想起洛杉矶的那可以称为小妹的人,没有那么地富有,却又一样的待见,一样的豪爽。送我的东西绝不会被数字来计算也没法算,能计较的在我还是人家的心念及对我的看重。以钱物交好的人没法“登堂入室”的,但也是,很多的交往往往会通过一定可有的那般交往来做成。这就要看彼此人物的质地了。看似很简单的事,在滚滚红尘里,其实是十分罕见的。因为,这样的交往里有个必须的讲究,叫:纯真!不带丝毫俗气卑贱的那种。

 

对我如此“婆婆妈妈”的絮叨,我不会觉得没了层次的。因为,现实如此,生活如此,体验感触如此,不想假作了而已。

 

很年轻的时候,受影响于《忏悔录》很多。之后又深度受影响于那个《随笔》。其实,按拉丁文或法文的原本,应该译成“涉笔”或“入笔”的。假定这个解说成立(其实已是碑石般的存在),我就更多了一层对他的敬意和钦佩。毕竟,中国人的笔译显得没了由头而太过“随意”,事实上的“涉笔”或“入笔”肯定是有“由头“的,这个由头也可被视作”带有目的和指向性“的”由性“,出自于有着既定方式和方向的心念,复以恰似无有的做派,优优散散里完成一个启达:像哲人那样讲话,像朋友那样谈心。

 

别说他不够华丽,不够严肃,不够规制和不够稳健。由性不同则行为不同,方向依旧是一统在人文光照的前景里,那样地地道和不朽。假如,我没有能持续那样三百年的能量,那么有了那个方向及方向指定里间或有了的持续和拥有,我也就能算作一个好学生了。

 

向蒙田致敬!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