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画家@作家 //www.sinovision.net/?342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介绍中国当代的作家与画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王育根中将和他领导的空军轰炸一大队沿革考

热度 1已有 37229 次阅读2015-10-22 23:59 |个人分类:王正鹏考古研究|系统分类:杂谈| 轰炸大队, 湖南芷江, 王育根, 慈利县 分享到微信

王育根中将和他领导的空军轰炸一大队沿革考

王正鹏(土家族)/根据史料校正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王育根(19091989),国民党空中将军衔。1909年生,湖南省慈利县溪口镇白岩村人。193412月中央航空学校第三期毕业,历任飞行员、小队长、中队长。1936111日成立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李学炎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 大队长,王育根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 副大队长。19361213日升空军第一大队大队长(轰炸大队)。19361212日西安事变后李学炎大队长因病住院后,19361213日王育根继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 大队长。194181日,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美军上校摩斯任司令,王育根任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第四中队中队长。194274日,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撤销,王育根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副大队长,194661日王育根任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长。19461122日,王育根晋升空军中校。1947101日,王育根荣获青天白日勋章。1947922日,王育根改任空军总司令部督察室督察长。19747月,王育根任台湾空军总司令部第六署少将副署长,后升任第六署中将副署长,并兼任中华航空股份公司董监事。1989年,王育根病逝于台湾荣民总医院,终年80岁。

1王育根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 大队长时间:19361213日~194181日。

2王育根任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 第四中队中队长时间:194181日~194274日。

3王育根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 大队长时间:194661日~1947922日。

驻武汉空军第一大队(19461949)大队长王育根,副大队长陈伊凡:空军第一大队为轰炸机大队,下辖4个中队。大队部及第一、第四中队驻汉口。每中队4小队,每小队有飞机6架。大队部驻汉口王家墩机场。大队部设第一课(人事)、第二课(情报)、第三课(作战训练)、第四课(后勤补给),另设财务、机务、通讯、军械、医务5室。第一中队驻汉口宝丰路模范监狱,后迁至王家墩机场,194511月有官兵254人。第四中队驻汉口宝丰路,194612月有官佐86人,士兵265人。

王育根大队长开建了珠穆朗玛峰驼峰航线,开建了芷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基地,在抗日战争中做出了有效的实际贡献。

 

空军副司令蒋翼辅,混合联队大队部。空军副司令徐焕升,混合联队大队部。空军第一大队大队长李学炎,中美空军联队第一大队。空军第一大队大队长王育根,中美空军联队第一大队。空军第一大队参谋长毕超峰,中美空军联队指挥部。

八年抗战中国空军战况:

一、上海、杭州空战:

1937814,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由防地起飞,分批轰炸日军占领的上海军事据点和船舰,击落日军飞机6架。1937814日,日本飞机由军舰起飞,分批袭击杭州广德机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高志航,率队长郑少愚、李桂丹两机群(共计驱逐机27架),分途拦击,击落日军96式轰炸机3架。
二、敌鹿屋、木更津航空队被歼战役:
1937年8月15,日
军从台湾与济州岛调最精锐的鹿屋及木更津等海军航空队轰炸机60架,轰炸我国沿海各省主要机场和城市。空军在曹娥上空击落日军94式轰炸机4架。空军在杭州上空击落日军94式轰炸机16架。空军第三、五大队及航校空军在南京上空击落日军94式轰炸机14架。816日,日军飞机20架分袭杭州、南京等地。空军第三、四、五大队在杭州、南京上空击落日军94式轰炸机8架。
三、中国空军轰炸上海日军占领区:
1937年8月17空军第
一大队(轰炸大队)457队,由副大队长孙桐岗,队长刘粹刚、董明德、杨鸿鼎、李桂丹分批率领霍机17架、诺机12架、可机15架轰炸日军虹桥镇阵地及司令部。击落日军驱逐机1架、轰炸机1架,日军陆军损失惨重。由于敌高射炮火猛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闫海文座机中弹,跳伞误落日军阵地,举枪击毙围日军数人后,自杀殉国。日军为之感动,立支那空军勇士之墓碑。
四、中国空军轰炸白龙港日军军舰:
1937年8月19空军第
一大队(轰炸大队)2队龚颖澄、谢郁青各率诺机7架,第4队长李桂丹率霍机6架掩护,轰炸白龙港日军航空母舰,炸沉敌巡洋舰一艘。沈崇海座机被日军击中,加足油门向日军舰俯冲,同归于尽,壮烈殉国。
五、南京空战:
1937年8月15,日军上海派遣部队司令松井石根作出轰炸南京决定,20
架日本最先进的96式对陆攻击飞机从长崎县大村基地起飞,4小时内飞行了960公里到达南京的天空,各机投下1260公斤的炸弹。1937815日,日军从台湾与济州岛调最精锐的鹿屋及木更津等海军航空队轰炸机60架,轰炸中国沿海各省主要机场和城市。中国空军第三、五大队及航校空军在南京上空击落日军94式轰炸机14架。1937816日,日军飞机20架分袭杭州、南京等地。中国空军第三、四、五大队在杭州、南京上空击落日军94式轰炸机8架。19379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出动飞机24架,分批夜袭上海,使日本空军遭受重大损失。是役称为“南京空战”。 1937919日,日军从军舰上出动第一批72架、第二批77架轰炸机、驱逐机30余架空袭南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由毛瀛初、胡庄如、副队长黄新瑞分率霍机及波音机21架迎战,击落日军轰炸机1架,重创日军轰炸机4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刘兰清、戴广进阵亡。1937920日,日本空军出动各种类型飞机57架轰炸南京。937922日,日本空军出动各种类型飞机61架轰炸南京。1937925日,日本空军出动各种类型飞机94架,轰炸南京。日本空军在一周内集中各式飞机299架,分11批,轰炸南京人口稠密的城南地区,投弹523枚,炸死平民392人,炸伤438人,炸毁房屋1949间。

六、太原空战:
1937
919日,日本陆军航空队驻华北基地第16联队1大队的15川崎-95” 驱逐机8架,掩护9三菱-93”发轻轰炸机14架经大同空袭太原。

中国空军第5大队28中队队长由陈其光队长率霍克一Ⅱ7架拦截日本轰炸机,击落日军指挥机1架,俘获号称驱逐之王的日军航空队第16联队的第一大队队长三轮宽少佐。中国空军梁定苑阵亡。
七、南昌空战:
1937年12月9,日本轰炸机多架以驱逐机14
架掩护空袭南昌。中国空军第二十六队队长王汉熏率霍机4架迎战,击落日寇94式驱逐机1架。中国空军周克痒、关中杰阵亡。1938225日,日本轰炸机35架、驱逐机18架袭击南昌。中国空军以E1519架、E1611架,分三个队群迎战。经过激战,击落日本轰炸机1架,中国被击落1架。
八、汉口空战:
1938年2月28,日本轰炸机12
架以驱逐机26架掩护轰炸汉口。中国空军第四大队长李桂丹率全大队E15E1611架迎战,击落日机14架。大队长李桂丹,队长李基淳,队员巴清正、王怡、李鹏翔阵亡。1938429日,日本轰炸机39架偷袭汉口。中国空军以E16机、E1567架进行领空巡逻。当敌机侵入武汉上空时,中国空军各机群奋起迎战,击落日机21架,中国空军损失战机12架。
九、中国空军飞赴日本散发传单: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第十四队队长徐焕升率十九队副队长佟彦博,分驾马丁机两架,携带小册传单数万份。于19385191523分,从汉口起飞,宁波加油后,直飞日本。在长 崎、福岗、久留米、佐贺及九州各城市散发传单。201113分安全返回武汉。
十、武汉保卫战:
1938
6月,日军利用长江水涨时期,以陆海空协同作战,夺取沿江要点。一部由潜山掠取孝感,另一部由永修掠取咸宁,进而包围武汉。中国陆空军协同作战,保卫武汉。经过三个月激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炸伤日本军舰76艘、炸沉28艘,炸毁日机16架、击落日机62架、击伤9架,使敌凶焰大挫。

19391月至19436月战况。中国空军自武汉会战后损失严重。经1939年补充整训后,编为七个作战部队,总计各型飞机215架。1941年,又从苏联补充轰炸机100架、驱逐机145架,但性能逊于日寇零式驱逐机。19416月,又从美国购到P-40驱逐机100架。当时,美志愿大队成立。1939年底,共有各型飞机364架。与日寇相比,仍处于劣势。但中国空军在第二期作战中,仍表现了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1940年秋,日本在华空军兵力从原来的300余架飞机突增至800架以上。其目的是以全部精锐部队猛炸我后方四川及国内国际运输线,打击军民志气,切断物资补给。
十一、中国空军轰炸运城日军占领区:
1939
1月,日军以山西运城为基地,集中飞机40余架,袭击西北各重要城市,阻挠中国内国际运输线。1939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队队长刘福洪率领伏尔梯机4架,每机携带14公斤炸弹20枚,轰炸日军运城机场。当时日军停有30多架飞机,被炸毁10余架。日军飞机来不及升空迎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安然返航。1939411日、4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再次轰炸日军运城机场,未发现日军飞机停留,改炸日军机场和同日军蒲铁路火车站。
十二、兰州空战:
1939年2月20
军轰炸机30架分三批袭击兰州。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15队共起飞E-15E-16驱逐机15架,苏联志愿队起飞E-15E-1614架,共同对日军轰炸机作战,击落日军轰炸机9架。1939223日,日军轰炸机20架又袭兰州,中国空军共起飞31架迎战,击落日军轰炸机6架。其中日军重轰炸机1架是德制苏罗通高射炮击中的。1937115日至1943104日日军多次出动各种型式轰炸机轰炸兰州,被中国空军击落轰炸机20架、驱逐机2架。
十三、中国空军轰炸汉口日军机场:
1939
9月下旬,日军集结十万兵力进犯长沙。中国空军为策应陆军作战,于193910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起飞DB320架轰炸日军汉口机场,炸毁日本驱逐机24架和正在修理的飞机10余架。193910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又以DB320架再次轰炸日军汉口机场,击落日军轰炸机3架、炸毁日军轰炸机50架。
十四、桂南会战:
1939
11月中旬,日军进攻桂南时,集结各种飞机251架,图谋截我西南国际通道,封锁战略物资输入。12月间,中国空军为配合陆军作战,由湘桂各地集中各队各种飞机115架。自12月下旬开始至19401月中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轰炸日军占领之机场、阵地等,共计12次,炸毁日军飞机15架。空战18次,击落日军飞机11架。侦察日军6次。
十五、宜枣会战:
1940
56月,日军抽调湖北、江西等主力部队,集结随县、信阳各地,分三路会师襄阳,伺机进占宜昌。中国空军协同陆军作战,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第六、八等大队部分兵力,轰炸当阳、宜昌等日军陆地和机场,共出动飞机284架次。
十六、从空中爆炸敌机:
1940
年夏、秋之季,日军以其全部精锐空军兵力,昼夜不停袭击重庆和成都,空战激烈。1940811日,日军出动轰炸机90架袭击重庆。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队长郑少愚率E-15E-16机及霍克三式共27架,第3E-162架,分批截击日军轰炸机。先以6架携带空中爆炸弹,飞到日军轰炸机编队上空投弹,炸日军轰炸机队形,然后连续进攻,击落日军轰炸机2架,击伤日军轰炸机多架。
十七、壁山空战:
1940年9月13,日轰炸机36
架在驱逐机30架掩护下袭击重庆。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队长郑少愚率第3E-15E-1634架,编为四个战斗群迎战,在壁山附近发生空战。因日军拥有零式机及97式机,均较我机性能优良。空战中郑少愚受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被毁13架、伤11架,阵亡10人、伤8人,这是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损失最严重的一次。
十八、中国空军轰炸宜昌:
1941年3月6,日以二万兵力进攻江西。中国空军为阻敌西侵,1941年3月9,由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队长陈嘉尚率DB36架,轰炸宜昌渡口之日军,日军伤亡惨重。
十九、成都空战:
1941年3月14,日驱逐机12
架袭击成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队长黄新瑞率领副大队长岑泽鎏、周灵宝,以E-1531架,采取双层配备战术,与日军在崇庆、双流发生激战30分钟。击落日军驱逐机6架,黄、岑二队长阵亡。
二十、长沙会战:
1941
9月间,日本集结飞机百余架、舰艇二百余艘、陆军十万,企图第二次进犯长沙。1941921日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 1SB36架,第2SB38架,由队长陈汉章和副队长王世择分别率领轰炸长沙之日军。1941923日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SB38架、第2SB39架,由队长姜献祥率领轰炸洞庭湖日军舰艇。1941102日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SB33架夜袭宜昌日军机场。
二十一、轰炸湘北退却之日军:
1941
12月下旬,日军发动第三次长沙会战。经过三日激战,日军受挫溃退。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队长金雯率领SB39架,于194218日轰炸长乐街、新市、浯口一带退却之日军。击落日军驱逐机1架,击伤日军驱逐机2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损失2架,阵亡3人。
二十二、轰炸越南日军机场:
1941
年冬季,日军加紧侵犯南洋,在越南的西贡基地,集结多支陆军飞行队和海军航空队,共计飞机450架。194212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SB318架,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队长杨仲安率领轰炸嘉林机场。美志愿队P-409架担任掩护,因云雾遮蔽,战果不详。1942124日,仍由杨仲安率领SB318架,美P-408架掩护,再次轰炸嘉林机场,仍因云雾遮蔽,战果不明。这两次轰炸均未遭敌机拦截。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架战机发生故障,飞行员何健生跳伞落入敌境被俘,其余安全返航。
二十三、滇西战役:
1942
5月间,日军占据腊戍后,企图攻取保山,进窥昆明,有长驱直入之势。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5等队主力和美机P-40P-43机,不断出击,致日军未能渡过怒江。滇西转败为胜,昆明得以固守。
二十四、鄂西会战:
1943
4月下旬,日军在汉口集结3个战斗队及1个独立中队,共计各类飞机248架,协助十万陆军,于19435月初,由华容、藕池口向滨湖以北进犯。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以第12411队及美国十四航空队,共计165架,协同陆军作战。自1943519日起,对汉口、沙市、宜昌等地之日军不断出击,共出动驱逐机362架次、轰炸机80架次,击落日军驱逐机41架、炸毁日军驱逐机6架,破坏日军机场5处、炸毁日军军事建筑6处、炸毁日军船舰23艘、车辆人马甚多。直至194367日,宜都、宜昌之间江防稳固可保。

二十五、梁山空战:
1943
6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P-4013架,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队长李向阳率领,向聂家河之日军进攻。返航途中在梁山机场降落加油时,日军轰炸机8架侵入机场上空投弹。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队中队长周志开单机冒险起飞,冲向日军机群,上下左右连续攻击,先后击落日军轰炸机3架、击伤日军轰炸机多架,创造英勇空战新纪录。
二十六、常德会战: 
1943
10月下旬,日军为破坏东南亚盟军攻势准备,以其陆军十多万兵力,分别集结在华容、石首、沙市、江陵等地区,并在汉口、宜昌等处集结各种飞机253架,于1943112日,开始向第六战区全面进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以第123411队及中美混合团、美国十四航空队,共计轰炸机、驱逐机200架,协助陆军作战。自19431110日至194426日,连续出动轰炸机280架次、驱逐机1467架次。击落日军轰炸机39架、击伤日军轰炸机17架、在地面击毁日军轰炸机12架,炸毁日军船舰、日军军事设施、日军车辆、日军人马甚多。
二十七、中原会战:
1944
4月开始中原会战,日军集结各种类型飞机170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以第24队及中美混合团、美国十四航空队,共计飞机156架(其中轰炸机36架,驱逐机120架),分别配置于重庆、梁山、成都、南京、安康等处。
作战期间,除轰炸日军重要军事设施外,还袭击运城、临汾、安阳、新乡、开封、信阳等日军机场。自194442日至1944820日,共出动驱逐机1646架次、轰炸机272架次,击落日军飞机87架、炸毁地面日军飞机79架;轰炸运城、郑州、汉口日军飞机场13次,郑州、洛阳城市8次,黄河铁桥13次,炸毁日军军车70辆。
二十八、长衡会战:
1944
年,日军东南亚战场的补给受到英美海军威胁,日军妄想打通粤汉铁路。在武汉地区集结各型飞机108架,配合陆军在湘北发动大规模进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4511队及中美混合团、美国十四航空队,共计轰炸机68架,驱逐机113架,支援陆军,夺取制空权。会战期间,自1944527日至194496日,共计出动驱逐机3978架次、轰炸机545架次。击落日军飞机17架、击伤日军飞机1架,炸毁地面日军飞机52架、炸伤日军飞机10余架,轰炸日军飞机场30次,炸日军占城市41次,炸日军司令部16次,炸毁日军阵地50处,炸死日军兵2584名,日军军马685匹,炸毁日军船只1360艘。
二十九,柳桂会战:
1944
3月,日军企图攻击柳桂。中国空军以桂林、芷江为前进基地,美空军以桂林、柳州、昆明为基地。自1944322日至944117日会战期间,中国空军出动驱逐机1264架次、轰炸机46架次。击落日军飞机48架、击伤日军飞机1架,炸毁地面日军飞机6架,日军车辆400多辆,炸死日军兵4550名,军马258匹,日军船只578艘,炸毁日军桥梁11座,炸日军司令部50多处。
三十、洞庭湖空战:
1944
723日,中美空军混合团P-40机和中国空军第三大队P-40机,共21架,掩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B-256架,轰炸羊楼司日军车站和日军仓库。在完成任务返航时,在洞庭湖上空与日军飞机40余架遭遇,发生空战。中国空军击落日军飞机10架,中国无损失,安然返回基地。
三十一、豫西鄂北会战:
1945
322日起,日军集结10个师团兵力,各型飞机106架,计划陆空并进破坏陕南、豫西、鄂北三个中国空军基地。1945322日起,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11队及中美混合团部分兵力,支援第一、三战区陆军,阻敌进犯。以中美混合团及美空军大部兵力作敌后攻击,使敌处于进退两难之境地。截止1945531日,中国空军出动各型飞机1047架次,其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93架次、3460架次、489架次、11105架次。共击落日军飞机41架,毁伤日军机场5处、炸毁日军飞机6架,日军军事设施6处,炸沉炸伤日军舰船23艘。因为当时制空权掌握在我军手中,各处获胜。
三十二、湘西会战:
日军以防止中国陆空反攻,企图破坏西南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基地芷江。在全县、邵阳各地集结四个师团兵力,各型飞机135架,19454月初,分途向湘西进犯。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驻芷江的13队,驻陆良的2队,驻梁山的3队,协助陆军攻击当面之敌,联合美空军袭击敌后方交通线及军事设施,歼灭日军一个联队兵力及其炮兵。同时歼灭进犯武冈之敌。自194549日至1945511日作战期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日夜跟踪追击,使日军伤亡惨重。在此会战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队出动P-40P-51942架次,为历次战役所罕见。第1队出动B-25113架次,第2队出动B-2558架次,出动P-40机、P-5118架次。从此战役之后,日本海、陆、空军逐次败退。
三十三、中美苏空军协同作战:
在反法西斯战争中,德、日、意结成轴心,中、苏、英、美结成同盟。美国空军第十四航空队和第二十战略轰炸机队,以及苏联志愿航空队,从1943310日至1944927日,紧密配合,协同作战,给陆军很大支援,取得了胜利。
三十四、中美空军混合大队袭击台湾日军新竹机场:
1943
1126日,中美空军混合大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从中国空军基地出发,轰炸台湾日军基地新竹机场,投弹百余枚,炸毁日寇飞机47架,并破坏了机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安然返回基地。

 

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

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简称AVG194181日~194274日),194181日成立,由中华民国空军航委会美籍顾问陈纳德为指挥官兼大队长,最初配备P-40C的外销型Hawk-81A-3型驱逐机,借用缅甸东瓜英国空军基地展开装配与训练,稍后又移往仰光的明格拉顿机场,协助英军对日作战,藉以保持中国在缅甸境内的运输线。194112月中旬,因据报日军将空袭云南地区,于是陈纳德在19411217日下令所属第12中队进驻昆明,唯独第3中队继续留在仰光协防;19411220日,日机果然自安南攻击昆明,被志愿队击落4架而首开记录!自此以后,美籍志愿大队的3个驱逐中队即采取轮流换防,来往于昆明、仰光两地作战,直到19423月初,由于日军地面部队节节进逼,迫使该大队于194237日撤离缅甸首都,全部转入中国境内参战。1942年元月2224日,本大队还曾两次掩护国军第12大队的SB-轰炸机,远程奔袭安南的日军机场。由于日军偷袭珍珠港之后,美国正式对日宣战,因此没有理由再让其国民以佣兵形式在志愿队助战,所以当他们的第一年合约结束,本大队即于194274日撤销,并将部份人机并入美国陆军新编成的第10航空队第23大队,恢复为美军的身份。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36111日~1988611)1936111日在江西南昌成立,编制有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中队、第2中队。全部配备诺斯洛浦Gama 2 EC轰炸机。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首任大队长李学炎,大队长李学炎193612月升迁后,193612月王育根继任大队长,参谋长毕超峰。王育根继任大队长后,轰炸大队相继增加至25个中队,由此王育根升至中将军衔。19378月中日开战之初(大队长王育根继任),该大队奉命将所有飞机及部份人员调往第2大队作战,剩余人员于19379月移驻湖北省武汉市汉口,并奉命以“中国”及“欧亚”两航空公司之飞机担任空运工作。19372月又前往甘肃省兰州市展开苏制SB-2轰炸机训练。1938年初,第1大队首度参加作战,于1938223日大队长王育根抽调波雷宁(上校)中队31架高速轰炸机中,抽调出12架高速轰炸机去突袭轰炸驻扎在台湾台北的日本空军基地,轰炸机群领航员为布鲁斯科夫。在炸毁日本飞机40架及其 3年的燃料储备,击沉或炸伤了几艘船只,并毁坏了飞机库和港口设施后成功返回江西省南昌机场。19381114日,授予波雷宁上校“苏联英雄”称号。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此后主要参与长江沿线之防御战,由于战损严重,19388月飞行员大部份调往河南省南阳市整训。武汉情势紧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部王育根指挥部迁往湖南省衡阳市,193811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部王育根指挥部调往广西柳州。19392月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成员大部调往四川省成都市“轰炸总队”集训,19394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才重新投入作战行动。1939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移防宜宾;19398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改成部队编制,并将一部份飞行人员与第8大队对调;1939年年底则参加桂南会战(19391124194013日之间的对日军轰炸作战)。19405月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全大队栘驻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基地,接收苏联志愿队的8SB-219405月下旬就参加枣宜会战(1940511940618日之间的对日军轰炸作战)。194010月中旬新成立“轰炸部队集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即划归该队训练,1941年元月中旬结训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分批派遣人员前往新疆哈密,在当地共计接收SB-Ⅲ轰炸机32架,于19414月间飞返成都时则仅剩20架。194191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又从第6大队补充了5架同型机。194192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长顾兆祥率领第1、第2大队联合机群出击洞庭湖日军驻军阵地,但领队机中途故障返航,致使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阵势大乱,发生多架迷航迫降,因此航委会归咎於顾兆祥而予以调职处份;19419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副大队长陈汉章再度率队出动,不料却发生队员张惕动中尉驾机叛逃至汉口案件。1941128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发动了太平洋战争后,而有大量日军飞机进驻安南,为了牵制其行动,新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副大队长杨仲安奉命率9SB-Ⅲ推进至云南省霑益县,于194212224两日连续出击河内嘉林机场(日本空军基地)。194245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又进驻云南省昆明,以支援滇缅边境的战事;194278月间因四川懋功、松藩等地的鸦片烟匪滋扰,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奉命派机8度出动,以协助保安队进行清剿及投送补给物资,19428月上旬,自第2大队接收5SB-Ⅲ;1942112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杨仲安副大队长率领5机出击,返航时因迷途而使3架迫降,领队与4名飞行员均告负伤。1943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尚有19SB-Ⅲ,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新任大队长姜献祥自19435月下旬起,接连率队支援湖北省前线作战。19438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奉命自各中队选派人员前往印度克拉蚩,接受美军B-25的换装训练,至年底以前先后完训两批,先行编入“中美空军混合团”参加常德会战(19438281943128日轰炸日军驻军阵地。)。就整个中美混合团而言,最早投入战斗的是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的B-25D轰炸机,当时这批飞机全涂著橄欖绿色,原厂所漆绘的美国军徽只被很潦草地抹去,改换的青天白日徽只漆在两翼之下,两片垂直尾翼上则漆有黄色的空军序号。1944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开始换装带有75公厘榴弹炮的B-25H,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将这些新飞机编上了601——611的尾号;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中队最初使用700开始的编号,于19442月间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一同驻防桂林后,就改为接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的机号直到620;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则始终保持在机头上漆号码,数字由710——720之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则只在机尾方向舵上漆有蓝白识别条,却不带任何号码。1944年秋季,又有一批B-25J拨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这批飞机大多保持其铝皮原色,并且在机上漆有很大的青天白日徽或美国五角星。1944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率第124中队自成都移往广西桂林,负责扫荡华南及南海之日军目标。19446月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在印度完训,即留在当地协助美军参加密支那战役。194489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才集中至重庆白市驿,194411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开始派机分驻湖南芷江作战。1945年为了出击日军佔领区后方,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中队调驻陕西汉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前往四川省梁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驻防芷江,于19458月战争结束前,共计执行397次任务,B-25出动920架次。抗日战争结束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奉命进驻汉口。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则於194511月前往上海换装C-4619464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又分遣至北平驻防。194651日,将已换装C-46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与空军第二大队配备B-25的第9中队交换隶属,以使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的机种统一。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仍留驻陕西西安。继空军总司令部于19466月成立后,19469月间即将全国归并成5个空军军区,指挥在其境内作战的飞行部队,因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的中队就分别隶属第一、第二军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第三军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第四军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部及14中队)1948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奉命接收蚊式FB26战轰机,所剩余的B-25则全部集中至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19495,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个中队均撤退至台湾台中,由于当地的海岛型气候对於木质结构的蚊式机造成严重伤害,以致于战力大幅下降。1953110日,第一联队於台中成立,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再度成为其麾下之飞行部队。1953416日 迁往新整建完成的台南基地,准备全面换装F-84G喷气机,同时淘汰所有蚊式机,仅保留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之B-25机队,但由于两种机型之作战性能差异太大,因此将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改为联队直属,并改换为4中队之番号,使得9中队名义仍保留在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旗下,并且一同接受喷气机换装。1954年“九三炮战”爆发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架担任紧急警戒,其他飞机则采取待命姿态。19541126日凌晨,乌近岛遭遇共产党解放军围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曾出动8F-84G掩护F-47对海炸射。1955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完成75F-84G战备。195527日即派机38架次掩护船团,前往大陈撤运驻军,翌日船团进入待命区。195529日到13日之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又出动了F-84G155架次,对于高耗油量的喷气机而言,这项任务已接近其作战航程之极限。19557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臧锡兰大队长率罗化平、刘苏钟、吕廷文执行侦察共产党解放军船舰时,于霞浦上空与4架米格-15发生空战,击落其中一架。1956年底,空军总司令王叔铭亲自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中队特技飞行小组授旗命名,从此“雷虎小组”成为全军唯一公认的表演单位,为了扩大编组及增加荣誉感,该组成员即广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个中队甄选而来。1958年“七二九空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损失2F-84G,因此少认定该型机不适於与共产党解放军米格-17对抗,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 奉命全部改换F-86F军刀式战斗机。1960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 9中队的军刀机装置低空投弹系统,并实施低空特种轰炸训练。19657月,台南基地成立“F-5机训练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所属3个中队依序换装F-5AB,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于196841日完成战备,并为第5大队各中队实施代训课程。196810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宁德辉大队长带领何福生中尉以(3091)号T-33实施仪器飞行时,因机件故障而坠毁於台南安平工业区空地上,当场人机俱毁。19768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又成为全军第一个F-5EF的完训单位,这批战斗机不再漆绘任何中队识别图案,而统一采用丛林迷彩式样,甚至连雷虎小组也不再有特殊涂装,只在表演时掛带红色之翼尖油箱,用来装置喷烟药剂。1988年中期,随著美式空优迷彩的盛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战斗机亦逐步改换为灰色系涂料,并在垂直尾翼上漆绘大队徽。1988611日,空军总部下令将特技表演的任务移交给空军军官学校,并由本大队成员负责代训。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中队

原陆军航空队“轰炸第1队” 19347月,奉命改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配备6架菲亚特BR-33架可塞V-65193411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全队换装9架诺斯洛普Canlma 2EC轰炸机。1935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奉命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改编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193611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改隶於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仍配备Canlma 2EC轰炸机。19368月中日开战之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奉命将所有飞机调拨给第2大队,部份飞行员则使用“中国”及“欧亚”航空公司的飞机担任运输工作,以汉口、安庆、芜湖、兰州为运输站,往来於南京、洛阳、里阳、绥德、太原、西安等地。193612月,由於苏联援华的SB-2轰炸机抵达兰州,因此才又改飞作战飞机,并於1938年初实际参战;1938417日午夜,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李赐祯队长奉命以单机由江西南昌夜袭南京大较场日军机场,於翌日凌晨返航途中,这架(1- 3)号SB-2却迫降於九江附近的河中,李赐祯队长与机员伍翔、张增泣均告溺毙。19387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奉命派遣3SB-2自江西吉安攻击安徽贵池下游日军军舰,返航时遭到5架日军军机追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103号机的射击士赵书麟击落其中一架,而该机本身亦中弹负伤,赵书麟与飞行员梅元白跳伞落入太湖国军阵地,轰炸员毕玉宝则与机同殉。193882l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新任队长田相国上尉驾驶747SB-2轰炸机,因公差由汉口飞往四川成都,但中途坠落於湖北宜昌南沱江中而殉职。193812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梁啟藩分队长奉命与第4队傅进学分队长各驾SB-2,由江西省玉山前往安徽省安庆轰炸日军机场,中途粱啟藩座机因故障而落后,适遇6架日本战斗机而遭围攻,最后坠毁於太平县集家山,全机3员阵亡。1939年初,由于SB-2数量不足,均拨交成都“轰炸总队”集中使用,至19394月份才出发作战。193912月初,为协同陆军展开桂南会战,奉命组织侦察分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分队长刘福庄被任命为侦察第5分队长,配备SB2轰炸机2架,但因为南宁会战展开,飞机须转派当地而未能按原计划实施。19405月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随大队部移驻成都温江基地;19406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顾兆祥队长率领7SB-2前往支援湖北省襄阳,但其中4架均因故障无法成行,只有4机完成任务。1940625日顾兆祥再度率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的6SB-2及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19中队的两架同型机,前往轰炸宜昌北镇境山之日军阵地,并由喻克勋分队长单独执行宜昌以东之侦察,此次所有飞机均达成使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换装SB-Ⅲ轰炸机,于1941923日联合空军第二大队共同出击洞庭湖,由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新任大队长顾兆祥座机故障,使得本大队原本出动10架,最后却只有3架完成投弹。194112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张锁魁中队长驾单机飞往河南郑州侦察黄河铁桥,并于陕西安康过夜,不料翌日拂晓日军军机前来搜索,这架B-1748SB-2临时因右发动机故障无法起飞,结果遭日军军机击中而焚毁。1942年,由于日军向东南亚发动攻势,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随同大队参加安南、缅北、滇西之出击。19438月起,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各中队开始选派人员前往印度接受B-25轰炸机训练,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为第二批出发,于194310月初至194312月底完成换装,1944年上半,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驻防于广西桂林,于19447月间移往重庆白市驿,194410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再调往陕西汉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1944年全年度共计出动194架次,损失B-2512架,阵亡5人、受伤2人。194531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613B-25自陕西汉中前往轰炸河南郑州之黄河铁桥,但在博爱上空中弹坠落,飞行员邝荣昌、俞时脓,通信员雷雨、领航员张德言均随机阵亡。抗日战争结束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奉命进驻汉口王家墩基地。19467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黄文亮分队长与谢迪夫少尉驾驶B-25,前往河南邓县攻击共产党解放军,在低空搜索目标时却撞及树木而机毁人亡。19483月起,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开始换成加拿大生产的310架蚊式FB26战轰机换装;194881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陈佳祚中尉在练习飞行时于汉口失事;1948922日,为了解救被共产党解放军包围的山东济南国民党军,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王文星分队长和航炸员曾繁大所驾的蚊式机被共产党解放军击落。19481113日为了支援徐蚌会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陈南必6中尉所驾120号机于碾庄墟上空遭击落。1949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驻防南京及上海。1949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首度飞往台湾台中休整。19495月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再度进驻湖南衡阳作战。19496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缪德源与李钟灵机组准备前往攻击江西南昌时,这架蚊式机却因故障而坠毁于湘江之中。1950116曰,共产党解放军对云南蒙自发动拂晓前奇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驻防当地的两架蚊式机被迫紧急起飞,结果黄良和副队长及倪子松通信长的座机于黑暗中撞毁;另一架则飞抵海南岛脱险,从此本中队即不再派机前往大陆境内。1953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奉命自台中移往台南基地,准备换装F-84G喷射战轰机,因为部队性质改变,所以原先的蚊式机组均全部调出,改由战斗机专长的飞行军官补充。1954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周石麟队长利用日常训练之余,自行编组成员进行编队特技,结果在苑金函联队长的支持下,大力争取在公开场合进行表演,最后终于获得空军总司令王叔铭的肯定,亲自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组员授旗命名“雷虎小组”。195511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童显文中尉驾3157F-84G出击福建厦门的共产党解放军舰艇,结果遭地面炮火击中而失踪,这是国民党空军在作战中首次损失的喷气战机。19557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杨崇和副队长率领4F-84G前往金门侦巡,在梧屿岛西方发现炮艇3艘,于是当即加以俯冲攻击,结果118号领队机中弹负伤,杨崇和副队长支持到梧岛而坠落爆炸。19551 9月20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杨远谟中尉驾1477号参加“胜利演习”时,在高雄上空竟与28中队的F-47相撞而坠毁。19587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潘铮中尉驾41F-84G,于执行空中巡逻任务时,在澎湖以南海面失事坠海而殉职。稍后所爆发的台海大规模空战有鉴于F-84G性能无法与米格-17对抗,因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即火速换装F-86F19602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罗化平队长率叶传煦、罗宏新、詹鉴标各驾F-86F军刀机执行沿海侦巡,在福建东山岛附近与共产党解放军发生空战,结果击落其中一架。1965)1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首先展开F-5AB换装训练,于1966115日起担任战备任务,19672l日开始执行大陆沿海侦巡。19747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获得当年度炸射比赛F-5机组的团体第一名。1976年问,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由“嵩山小组”训练,完成F-5E“中正”号战斗机的换装。19811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l中队邢世平分队长驾驶5118F-5E,执行拦截不明机任务时,却于屏东琉球西南方失事坠海。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2中队

陆军航空队“轰炸第2队”于19347月,奉命改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首任队长为王勋(后改名叔铭),配备菲亚特BR-3轰炸机驻于江西南昌。193411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全队换用9架可塞(V-92C CorSair)1936111日,在当地配属至新成立之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中日开战之初,奉命将Northrop Garoma 2EC移交空军第二大队。1938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改以SB-2轰炸机参战。1938316,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佟彦博副队长奉命率领5架飞机由江西南昌前往攻击杭州笕桥日军机场,投弹后遭到5架日军军机追击,其中2—6SB-2机空中起火,除飞行员王景常跳伞外,轰炸员吴复夏及射击士姜学钧均随机殉职。19387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的3SB-2协同苏联志愿队的两架同型机,自汉口经潜山前往轰炸安庆附近长江中的敌舰,返航途中遭到2架日本战斗机攻击,2047SB-2中弹著火,轰炸员邓凤岗随机坠落,而飞行员刘若谷、射击士秦俊生虽然跳伞但亦告丧生。193871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由苏联领队率领的5SB-2于返航汉口时未注意空袭警报之地面符号,前3架降落之后日军军机即已临空,其中由本队飞行员高威廉驾驶的3004号机遭到击中,机员于张公堤上空弃机跳伞,高威廉与轰炸员邝正始均落入湖中而告殉职。19388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由于堪用机数减少,飞行员调往南阳集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队部则于年底迁往广西柳州。 1939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又派往四川成都“轰炸总队”集中,1939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进驻宜宾。193912月初为支援桂南会战对日军阵地轰炸作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本中队队员胡玉麟被选派为侦察第9分队长,以2SB-2配属第九战区执行任务。19405月,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移往温江基地,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并接收苏联志愿队所移交的SB-2轰炸机。194056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再度出动支援枣宜会战对日军阵地轰炸作战。194010月中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进入新成立的“轰炸部队集训队”。1941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开始换装SB-Ⅲ轰炸机。19419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连续出动以支援长沙会战对日军阵地轰炸作战。19419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张惕勤分队长驾驶0202 号机于返航途中失踪,结果却降落于汉口机场向日军投降。1942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参加轰炸安南及支援缅北滇西对日军阵地轰炸作战。19438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人员首先在印度克拉蚩接受B-25轰炸机换装训练,19431015日完训并随即编人中美空军混合团返国参战,驻防广西桂林,此时首次以中国神话故事中的孙悟空作为队徽图案。19431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谭德鑫队长率领2B-25,执行广东、福建沿海威力扫荡,共计摧毁日军舰艇2艘、日军军机4架; B-25僚机则中弹迫降于广西岑溪,机员高锦纲、杨焕光、刘冠臣、汪镜生全数殉职。194431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派机两架由江西遂川出击长江下游的日军舰艇,但返航时双双油尽迫降,飞行员温凯奇及领航员黄志卿殉职。19446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4架轰炸机从重庆移防梁山途中,发生集体撞山惨剧。1944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剩余飞机全部进驻梁山。19448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首次以3B-25夜间超低空轰炸广武黄河铁桥,虽然命中目标,但624号机与组员陈芳锷、张建功、张国庆、王欣才均告失踪。194533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王璞真中尉驾驶612B-25H出击河南舞阳至南阳之运输线,结果遭日军对空炮火击落,同机阵亡的还有领航员黄建中、射击士廖诽昌及张修安。19457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韩安丰及蔡得中驾机夜袭汉口日军机场,结果被日军炮火击落于武昌,领航员彭先昶、通信员曹志墦及射击士雷昌龄亦同机阵亡。抗日战争结束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在194511月奉命至上海换装C-46空运机,于19462月初开始服行任务,并改编至空运空军第二大队麾下。19481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中队参谋竺培风上尉(蒋中正总统之外甥)0817号机由陕西西安运送汽油前往江苏徐州,中途于河南韩庄上空发生故障飞机失事坠地!同机殉职者还有方金鸿、李善昌、王徵祥等。1948年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即奉命先行搬往台湾新竹。1953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则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栘往台中水湳。195412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陈永琛与敖锡福驾驶263C-46,自桃园龙潭运载伞兵26名演习夜间空降,但在机场东南方5公里的高平村撞山失事,所有乘员无一倖免。19581月“八二三炮战”爆发,空运部队奉命加强对金门的运补行动。1958929日夜,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223号机于执行空投时遭共产党解放军炮火击落坠海,领航官葛广白、通信官李森杰、机械士王隆庭等人均告丧生,而飞行官华武麟、刘承理两人则被俘虏,但于1959630日在厦门获释。19597l日,原直属于第6联队之C-119暂编中队,开始使用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的番号,并改隶至第20空运大队,随即集体南移屏东驻防。1962728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黄基分队长和飞行官郑宁涛同驾1637C-119,在完成外岛空投任务后,返航至澎湖附近失事坠海,机上还有领航官崔东斌、士官长王英俊、货运士曲英杰、空投士赵之斌、空投兵萧丰耀。1984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奉命改隶至第10大队至今。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3中队

原陆军“航空第3队” 于19347月奉命改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193610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纳入新成立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旗下,配备达格拉斯(D0llglas)O-2MC机。1936年中日战起,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即担任侦察及夜间轰炸任务。19368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队长孙省三率须8架达机自江苏苏州飞往上海轰炸日军阵地,遭遇9架日本战斗机拦截,303号驾驶员桂运光当场殉职,后座见习官黄文模的腿脚亦中弹,但他仍控制飞机迫降于沪西国军阵地,黄文模虽然当时获救,但在医院中接受两次手术后仍告不治。193611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奉命在湖北宜昌担任“射手班”的训练。193611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柳平亮少尉驾309号机,带领射手训练班学生张春福练习空中射击时,O-2MC机突然发生故障而迫降于老虎背江中,两人均告罹难。19363月中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受命将所有飞机交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0中队,然后前往陕西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集中训练。1936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随全大队移往成都“轰炸总队”受训。193692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及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同时奉命撤销。1944年元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番号于中美空军混合团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麾下再度恢复,并随即派遣其空勤及机械人员前往印度接受B-25轰炸机训练,19446月底完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留在印北参加密支那战役。19448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才返国作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起初驻防广西桂林,后来又移防重庆白市驿,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1944年全年只损失飞机2架、人员受伤一名。1945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调往四川梁山。194532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由队员都凯牧驾驶的B-25于轰炸湖北宜城八里铺日军驻军阵地时,油箱及左发动机均遭日军炮火击伤,返航至长阳上空起火,机员弃机跳伞,唯独通信员李希珍未及时跳出而殉职。抗战结束之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进驻汉口王家墩基地。19464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单独调往北平,支援华北对共产党解放军的作战;19468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沉家让副队长与吴天纲少尉驾B-25准备轰炸应县共产党解放军阵地,但在起飞前却发生炸弹自爆,同机殉职的还有通信员段雄武。1948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换成加拿大生产的310架蚊式FB26战轰机的换装。19481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何月华中尉在南苑机场试飞315号机时,因失控而坠毁于北平市区。1948111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谷桓和龙大泉驾312号机炸射山西太原共军时遭击伤,返航至南苑时坠毁于芙蓉街。19493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李衍洛队长和航炸员王峰自上海准备飞往台湾台中,结果这架152号机因天气恶劣而撞毁于新竹竹东山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于19495月间正式移往台中进行整补,1949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又派部份人机前往湖南衡阳作战,19498月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曾一度撤退到舟山定海,随即返回台中。19498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林炯肃、吴桩机组于水湳驾蚊式机失事殉职。194910月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又奉命单独进驻广西桂林;194910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王焕桐、金殿侯机组所驾的339号机,于出击衡阳外围共产党解放军时中弹,返航至零陵附近即失去音讯。1949101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唐国雄、赵幼湘机组的145号机从台中准备出动时,因故障而迫降于水湳机场西北角机毁人亡,19502月起,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分遣飞机前往海南岛海口驻防;195062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石尔砥、杨士钧机组自台中驾164号蚊式机出击福建厦门,但中途因发动机停车而迫降澎湖马公,航炸员重伤,延至1950625日宣告不治而亡。1953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奉命自台中移往台南基地,原先的蚊式机组均调出,另由战斗部队选派干部重组番号,队员则由官校毕业下久的资浅飞行员补充。195511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蒲英华中尉驾驶15F-84G飞往屏东佳冬靶场练习炸射,但在返航台南途中却与第3大队见习宫姜炽昌的335F-47相撞,两架飞机当场坠毁,1955年12月20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行政长沉奕驾142号机出击台山列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时,遭其防空炮火击落于北台岛东北海中。195552l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徐继达中尉的166号机从桃园出击时,在起飞时冲出跑道而殉职。19577l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陆凤华中尉驾699号机执行侦巡任务时,于镇海角东方遭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炮击中坠海。19587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4F-84G于执行海峡侦巡时,在南澳岛东南遭米格机突袭,任祖谋中尉的55号机当场遭击落,领队刘景泉则支持到澎湖马公弃机跳伞,此役揭开本年台海海空战的序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随即改换F-86F军刀机。196872l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解除战备而开始进行F-5A换装训练,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飞机全部使用黄色识别涂装。1976年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由“嵩山小组”训练,完成F-5E之战备,所有飞机均采用丛林迷彩,而不再有识别涂装。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4中队
原陆军“航空第4队”于19347月,在汉口改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193610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于陕西西安隶属至空军第六大队,配备达格拉斯O-2MC机。1937(芦沟桥事变),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被配置于江苏淮阴,负责对东海洋面日军警戒任务。 19378月下旬,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奉命编组(夜袭支队),由浙江翁家埠出击上海日军。193712月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奉命改为轻轰炸队,换装SB-2轰炸机,并拨归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统辖,1938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开始作战,曾出动轰炸蒙城、永城、蚌埠、贯台集等地日军阵容,1938年年底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栘往广西柳州。1939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又奉命调赴四川成都纳入“轰炸总队”训练。1939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再移防宜宾。19391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为配合陆军在广西的冬季反攻日军,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分队长傅学进派任为第3侦察分队长,配备SB-2两架支援第三战区作战。19405月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移驻温江基地。19406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曾出动支援湖北枣宜会战对日军阵地轰炸作战。194010月中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则纳入“轰炸部队集训队”。1941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接收SB-Ⅲ轰炸机。19419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曾出击湖南支援长沙会战对日军阵地轰炸作战。1942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轰炸安南及缅甸的日军军事驻地。1943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奉命前往印度换装B-25轰炸机,并编入中美空军混合团返国参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驻防广西桂林二塘基地。19442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派机2架前往轰炸长江下游的日军军舰,结果张天民少尉所驾的B-25遭到日军击落,轰炸员蒲良楼、机工长工仲素及通信士曾明夫均随机阵亡。19445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吴文谟少尉驾驶的707号机于香港东面进行扫海行动时,遭日军军舰防空炮火击落。194482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闵俊杰副队长自桂林前往衡阳轰炸日军阵地时,座机遭日军炮火击中,返航至广西全州迫降而机毁人亡,同机遇难的还有领航员谭兆明、射击士陈志立、缪元僖及王潮渤。1944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移防重庆白市驿, 194411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派机分驻湖南芷江。194411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一架B-25自当地出击衡山公路日军阵地,但返航至贵州镇远时发生故障,所有机员弃机跳伞,但唯独飞行员赵圣题中尉因伞未张开而丧生。19454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调防湖南芷江,配合中美混合团空军第五大队作战直到抗战结束。抗日战争胜利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自芷江调往汉口驻防。194651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罗必正中尉驾B-25运送器材前往武昌南湖,但在起飞时发动机故障,结果坠毁于王家墩机场南端。194711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李学府与刘伟民由江苏徐州驾418B-25前往轰炸共军炮兵阵地,但飞机离地300迟即发生故障,结果失去控制而坠毁,同机殉职者还有轰炸员黄延福。194831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李荫吾分队长和张广霭上尉驾405号机由汉口前往河南商邱轰炸,结果在周庄上空发生故障,迫降时引发机内炸弹而全员丧生,其中还包括领航长韦汉生。同一时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在汉口展开加拿大制蚊式FB.26战轰机的训练。19486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高春泉中尉成为第一位在该型机训练殉职的飞行员。194892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古中天兴万峻松在练习飞行时又坠入湖中而丧生。1949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马士伟上尉在湖北武昌驾蚊式机练习时失事殉职。1949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奉命移往南京协防,1949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再返回汉口,1949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则前往台湾台中休整,19497月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进驻湖南衡阳。19498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梅仁先、胡启舜驾444号机轰炸长江下游的共产党解放军船只,结果在江西南昌中弹阵亡。19498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440号机于出击常德后,在攸县上空遇大雷雨而失事,周世泰、周仲林机组殉职。此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即自大陆退出,改以台中为主要基地。1950年,蚊式机陆续除役。19534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计划移往台南基地换装F-84G喷气机,而原先唯一使用B-25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奉命改换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番号,改为联队直辖。1953716日,则改隶至新竹的第八轰炸大队。19547l日,第6侦察大队在桃园基地成立,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即将所有B-25机组并入35中队,其番号被侦察中队所接收,新的第4中队成员组成后,即前往嘉义基地接受RF-51野马式机的训练,但因为该型机性能老旧而一直没有出动执行侦照任务。1957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再度重组,并先后成立RF-86FRB-57A两个分队。19582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赵广华上尉驾5642RB-57A执行大陆侦照时,于山东沿海遭米格-17击落。195810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王英钦上尉的5643RB-57D则于北京遭SA-2地对空导弹击落。1959年元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RF-100A分队也告成立,但因为该型机照相性能不良,始终未能担负作战任务,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部份机员转为换装RF-84F195910月底接收RF-101A侦察机,往后直到1968年初为止,这些巫毒式侦察机成为国军对大陆战术侦照的主力,其间共损失3架飞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吴宝智少校、谢翔鹤少校被俘,张育保中校则阵亡。由于换装RF-4幽鳄式侦察机的计划受挫,19736l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随同第6大队同时宣告撤销,剩余的RF-101则移交给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5中队

原由中央航空学校编组的“侦察第l队”, 19347月奉命于江西南城改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193610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编入新成立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配备达格拉斯机。19368月中日开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兼负前线侦察及夜间轰炸任务。1936912日夜,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陈庆柏分队长及队员黄波从杭州飞往上海投弹日军阵地,中途在玉环上空因机件故障而失事殉职。19369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飞行员蓝宝田、戴用章于河南周家口起飞时又告失事,撞死水牛一头,戴用章亦告不治。1938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调往成都“轰炸总队”受训。193892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同时奉命撤销。抗战胜利之后,由于日本陆军航空队在中国境内遗留有大批作战飞机, 1945101日重新编成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专门负责接收使用这些飞机,其中以九九双轻爆击机为主的部队即采用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番号,其队部先设于南京,后又迁至北平,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并分遣机队前往东北对解放军作战。19464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张淮源分队长及孙桂荃少尉在山东济南试飞日军轰炸机时,因发动机故障而失事殉职。19466月间,由于补充机件缺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均告撤销。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6中队
19355月,于两月前新编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奉命改称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当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驻防于四川成都,193510月份纳入新成立的“驻川空军指挥部”,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负责追击过境当地的红军。193610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编入在江西南昌成立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摩下,仍旧使用达格拉斯O-2MC侦轰机。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于1936914日编为“北正面支队”的所属部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派往山西战场协助陆军作战,至1936年年底又全数撤出。1938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调入四川成都“轰炸总队”受训,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则于193810月间裁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就改隶至第六大队,并开始接受SB-2轰炸机的换装训练,但并未参加作战。19405l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又奉命拨归第八大队统辖,移驻成都太平寺基地,使用DB-3重轰炸机。19407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范伯超队长率领8架飞机前往湖北宜昌攻击日军阵地,返航时遭到日机追击,其中由刘俊驾驶的89号机左引擎中弹,该机以单发动机迫降四川梁山机场。1940104日,日军军机来袭成都,所有DB-奉命升空疏散,其中65号机因故障未能追上编队,但又因为太早返回太平寺而遭日军击落,机员王其、卢国民及杨伯威均告罹难。194011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调入“轰炸集训队”整训。1941314日,日军零式机又大举进袭成都,所有DB-都奉命飞往甘肃兰州回避,从此就留驻在兰州当地,但由于器材缺乏,连维持日常训练都十分困难。194210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周仕铺分队长及轰炸员李希勣、通信员屠敏,共同以70DB-进行长途训练,结果在嘉峪关地区却人机失踪。19436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吴泰廉队长从兰州驾驶北美(N0rthAmerican)(贵州)号飞往新疆迪化,结果在中途乌鞘岭失事而殉职。1943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又调回成都整训,并改编为“轰炸混合大队”。19448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与所属3个中队均奉命撤销,但唯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获得保留,并改隶至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1943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0中队经印度前往美国,展开B-25轰炸机的换装训练。抗日战争结束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即奉命改为接受C-46运输机训练,完训后才于19469月返国进驻上海,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也改为“空运第2大队”番号。1949年元月2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吴琅准中尉自汉口驾296号机运送汽油前往陕西西安,但中途因故障而迫降失踪;19494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奉命迁往台湾新竹基地,除了担任岛内运输及沿海巡逻外,并且对大陆执行心战空投。1956年,空军增设“心理作战研究发展及指导小组”,加强对大陆的各种宣传策略;19561110日夜,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李学修副队长及邱文道飞行官驾机前往浙江执行空投任务,结果在萧山遭共军拦截而被击落,同机的领航官王俊民、通信官高耀明、机械士陈肃锋、空投兵姜文义、吴舜民、施秉璋、沉长礼均告阵亡,这是首架在敌后空投而损失的C-461959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0中队移驻屏东基地。19634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张乃扬与李祥麟同驾317C-46,自台北运送补给品前往屏东途中于苗栗三义撞山;殉职机员还有通信官张克静、装载长程建、货运士叶松龄。196983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完成C-119G运输机的换装训练。1984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0中队宣告撤销。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7中队

19353月,航委会新成立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但随即于19355月间又改换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19369月,新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番号又再度编组,配备伯赍达(Beda)27型机,后来则改换霍克-Ⅲ驱逐机。193610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被纳入新成立之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翌年中日开战之初,专门担任首都防空警戒,19361014日上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准尉见习员范涛驾驶“2207”号机拦截日军轰炸机时,被击落于来安而机毁人亡。19368月间,原广西空“飞机敦导第l队”即奉命准备改换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两队的番号,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前往湖北襄樊接受I-15机训练。19383月完训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移往湖北孝感,并随即参加台儿庄、枣庄之支援任务。193832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吴汝鎏中队长亲率78两分队I-1514架,从河南归德前往山东临城、韩庄一带轰炸日军阵地,返航时遭到日军军机追击,双方展开激烈空战;此役共击落日军军机6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李膺勋分队长的“5864”号机亦中弹坠毁,韦鼎峙因『5860』号机空中起火而负伤跳伞.周善的“5866”号机则迫降麦田之中。19384月初台儿庄大捷之后,为了协助陆军扩张战果,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第34分队奉命加强对日军攻击。193841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在马牧集发生对日军空军空战,吕天龙队长负伤多处仍冲出重围,副队长朱嘉勋、分队长曾达池两机迫降,而队员梁志航少尉则于跳伞后遭日军军机射杀。19388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调驻湖南衡阳。19389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飞行员警戒结束而乘车返回队部之际,却与粤汉铁路快车相撞而肇事,本队欧阳森及陈业干两位分队长重伤不治。由于受伤人员众多,因此航委会于1938910日即解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战备任务,并集体前往四川粱山“驱逐总队”整编,稍后又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迁往甘肃兰州,1939年中央航校第8期毕业生前来报到后,各队人员才获得完整的补充,19391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奉命进驻四川成都。1940年以后,才陆续接收I-15I-16实施训练,并往来于成都与重庆两地支援防空任务。19409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金有德少尉随同28中队曹世荣副队长升空警戒,但于返场著陆时,他所驾“2219”号在广阳坝失事撞毁;第二天“九一三空战”之后,全军改采避战措施。194011月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均返回成都并加入“驱逐集训队”受训。1941年初又开始换装I-153驱逐机,但性能仍然下足以与日军零式战斗机抗衡,因此仍然无法投入作战。19429月接收美制P-66,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才又进驻重庆担任防空。194310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奉命前往印度,于克拉蚩接受P-40N的训练。194312月底完训并拨入中美空军混合团。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返国后先驻防于广西桂林,19444月下旬又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及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进驻四川粱山。194462日为支援中原会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派出7P-40N出击河南郑州的日军运输车队,并且与日军军机发生空战,张乐民分队长因中弹迫降而阵亡。19452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拥有3架击落敌机记录的李宗唐少尉,随队由湖北老河口前往河南信阳执行对地攻击,结果遭日军对空炮火击中而阵亡。194532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叶望飞队长导引两架B-25前往轰炸湖北荆门日军机场,结果遭日军炮火击中而阵亡。19454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李相辅中尉于陕西安康驾驶P-5l出击日军时,却因发动机故障而迫降场外,油料起火而惨遭焚毙。抗战结束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移防江苏徐州,并随即投入打击解放军的行动。194722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张以德中尉驾“687”号P -51炸射山东莱芜时遭解放军地面炮火击中,迫降何家庄而告殉职。19477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作战参谋倪桂元的“681”号机,则于山东悦庄被解放军击中而坠地阵亡。1947111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金耀威少尉驾“682”号P-5l于任务返航之际,在徐州机场上空撞及长机,当场失控而坠毁于地面。19487l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应可勤中尉驾“703”号机于龙王店四郊一带低空扫射时,遭解放军还击而中弹,结果坠落于商邱阵亡。1948年年底由于国军在徐蚌会战中连连挫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被迫撤往南京驻防。19494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柳克辉中尉驾“7012”号P-5l准备出击,但升空后不久即发生故障,折返大教场时降落失事。1949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首度前往台湾屏东整训,1949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再进驻舟山定海基地,继续对江浙沿海地区解放军阵地进行袭扰。194962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郭干卿分队长驾“280l”号机于杭州萧山中弹返航,但于降落时冲出跑道而翻落水塘殉职。194912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张世振分队长又从当地驾“8045”号机,轰炸穿山半岛的解放军炮兵阵地,但被炮火击中而坠海。19504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奉命进驻海南岛的三亚基地。195042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赵光翟分队长从当地飞返台湾时,却于海上失踪。1954年,解放军对金门群岛发动“九三炮战”,使韩战以来暂告停止的冲突情势又形激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奉命全力支援当地的反击行动。195410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褚宏溥分队长驾“244”号F-47前往厦门、汕头等地侦炸,但于途经东山岛上空时遭解除军高炮射击,负伤支持到虎头山东北外海坠毁殉职。19556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派机4架前往广东汕头攻击解放军舰艇,其中朱定酉中尉所驾的“161”号F-47遭防空炮火击中,长机虽然令他立即弃机,但朱中尉不愿跳伞被俘而继续跟随机队折返,支持到金门西南约一浬处坠海殉职;空军总司令王叔铭为表彰其英勇,特别搭机前往坠机海面投掷花圈致祭。1956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才开始全面换装F-86F喷射战斗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曾参加1958年“八二三炮战”期间之制空任务。1959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自屏东移驻台中公馆基地。196311l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解除军刀机之战备,196442日开始F-104G换装训练,19641015日完训,1964111日起担任全天候星式机之战备。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8中队

19353月,航委会新成立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19355月,又改称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19357月,再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中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两队混合编组为新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继接收费亚特CR32之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成为驱逐部队。1936106日,纳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编制内。中日开战之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专任首都南京的防空警戒。193791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黄居谷、刘炽雷两位分队长升空拦截日军军机,却不幸双双遭到击落而殉职,本队CR32损失殆尽之后,人员即与其他部队采混合编组,并改用霍克-Ⅲ机作战。193710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张韬良少尉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刘粹刚队长于南京迎战日军军机,所驾2102号机被击落而殉职。19371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关中杰少尉又于江西南昌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6中队作战时,其2606号机中弹著火,关少尉则于跳伞后遭日军军机射杀。19378月,航空委员会已下令广西空军“飞机教导第l队”准备接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两队番号,并前往陕西西安接收I-15驱逐机;19383月完训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奉命进驻河南信阳,随即投入台儿庄、枣庄等地的支援作战。193832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随同吴汝鎏大队长出击山东临城、韩庄,返航至归德上空与日军军机发生空战,共计击落其中日军军机6架,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陆光球队长的587l号机、何信副队长的5911号机、莫休分队长的5913号机均因中弹而被迫放弃,但后两者均于跳伞时遭日军军机射击而丧生,另外黄名翔、李康之两位队员则负伤迫降。19386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2中队曾调往湖北孝感担任武汉防空。19387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5I-15刚移防至江西南昌即遇空袭警报,黄莺少尉空战时先和斗领队机擦撞而致使该机坠落,但随即又遭多机包围而中弹牺牲。19388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调往湖南衡阳担任警戒,19389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因飞行员专车遭火车撞毁造成惨重伤亡,因此剩余人员即调往“驱逐总队”集中,此后分别在四川梁山及甘肃兰州进行训练。1939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才奉命前往成都双流驻防。19405月,航委会调整人事,将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所有飞行及机械人员与直属25中队对调,使得原有的广西部队色彩至此消失。1941年元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派员前往新疆哈密接收I-153驱逐机,但因“三一四空战”失利而必须採取避战策略,所以一直处于接送飞机及训练的待命况态。19429月,开始换装美制P-66驱逐机,194210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移驻重庆担任防空任务。194310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于印度克拉蚩展开P-40N训练,年底完训并纳人中美空军混合团摩下。1944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进驻广西桂林参战,19443月,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8中队调往零陵,19444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部及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移往四川粱山。1944430日,当地发出警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龙震泽分队长驾驶架机龄老旧的P-43A升空迎战,但于返场降落时却不幸失事而殉职。19446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陈国英少尉自陕西安康驾P-40N出击,但因所挂带炸弹发生自爆而机毁人亡。194462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刘孟晋队长在印度接收新机时,因试飞失事而殉职。1945年元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P-40P-5128架联合出击武汉,遭到日军激烈拦截,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陈华薰少尉的675P-40于投弹时遭敌机击落。19453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杨元承副队长驾北美机自四川粱山飞往成都队部提领作战命令,但在返航途中因天气恶劣而迫降于重庆九龙坡机场,因伤势过重而于18日不治。194541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陈端絃中尉于出击老河口时遭日军地面炮火击中而阵亡。19455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吴坚少尉则于陕西安康出击日军时,在机场上空失事坠毁。抗日战争结束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奉命进驻江苏徐州。19462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作战参谋钟洪九驾677P-5l领队飞行时,因为遭遇沙阵而失事殉职。194793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李武庚中尉驾1415P-51,于炸射河南永城时遭日军击落。194710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见习官林云驾8024号机炸射徐州城郊解放军后,于返场降落时失事殉职。1948年年底因徐蚌会战失利,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奉命撤往南京,1949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进驻台湾屏东。195493日,解放军对金门群岛实施猛烈炮击,国民党军决定展开报复攻击;19549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副队长黄正昌少校率队轰炸小磴解放军阵地时,其369F-47座机遭炮火命中,黄副队长虽努力飞往金门打算迫降,但却在距离当地机场一里外坠落殉职。1956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面开始F-86F喷气机换装,并于1958年的金门炮战期间参加海峡制空任务。195892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派出12架军刀机掩护2RF-84F侦察福建平潭,当机队抵达定海湾上空时遭解放军军机拦截,双方爆发空战,结果第8中队陈景春副队长击落其中一架。1959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由屏东移驻新建的台中公馆基地。196052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又率先接收F-104AB型战斗机;19615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晏仲华队长带领28中队于鸿勋上尉进行战斗训练时,他们所共乘的4102号机突然进入不正常滚转,经改正无效而坠毁船台中公馆机场北端。19627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王继尧分队长驾4023F-104A担任防空任务,但在紧急起飞时于机场北端失事而机毁人亡。1965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奉空军总部(54)安庚525令,改换F-104G全天候性能机,整个转换训练在19651130日完成,此即《阿里山6号》计划。1967年元月1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派遣4F-104G赶往金门上空接应12中队的RF-104G,结果和追击的共军歼-6爆发空战,胡世霖与石贝波以导弹各击落一架,而3号机杨敬宗少校则于返航时失踪。1984627日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王蓉贵队长与傅中英中尉共驾4121F-104B,于执行对抗演练时失去连络而宣告失踪。1993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的“种子教官中队”编成之后,指导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实施IDF“经国”号的换装训练,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于1994年底成为全军第一个完成国产战斗机战备的单位。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9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最初成立于19353月,但随即在19355月份即改称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直到193511月,南昌总站拨出新自意大利购入的5架卡卜罗尼(Carproni)Ca111,而再度装备成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当时主要担任运输任务。1936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奉命改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编配6架萨弗亚SM72三引擎重轰炸机,而另以诺斯洛浦Gamma 2EC轻轰炸机编组新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193610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正式编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摩下。1937813日中日开战,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人机不断随同大队出击上海日军阵地。19379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由谢郁青队长率领移往广东广州,攻击封锁南海的日本舰队,使得日军调动航空母舰前往增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才被迫撤离华南。19379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奉命将剩余飞机移交给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随即开赴甘肃兰州展开苏制SB-2轰炸机训练,但由于新飞机数量不足分配,1938年初陆续返回江西继续训练,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部份成员则接收伏尔梯V-11新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飞往四川成都负责训练航校第七期轰炸科的毕业生,直到19385月份完训之后,所有V-11就移交给当地之空军军士学校。19386月,又有部份SB-2轰炸机运抵江西南昌,于是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采取混合编组展开作战,主要目标为长江下游日军占领区;19387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徐应鹏分队长奉命率领6SB-2前往轰炸东流附近之长江日军军舰,出发时临时有两架飞机故障,其余4机在投弹时则遭到日军军机攻击,其中904号领队机首先遭到击落,徐分队长与机员戴剑峰、张德刚全数殉难;而李福遇所驾驶的905号机也中弹而迫降在公路之上,机员负伤但生还。19387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与苏联志愿队联合出击马当日军军舰,留甫成所驾的903SB-2遭日本战斗机击中起火,全体机员跳伞,孙国藩少尉落入敌军阵地而被俘,并于两日后宣告死亡。 193810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再度赴兰州接机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才分得5架专属的SB-21938年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移驻四川成都。19395月,由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0中队发生迷航迫降,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奉命拨出2架飞机以补充该队。19398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集体移往宜宾;1939103日因为当地空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本队的3SB-2飞往昭通疏散,不料中途迷航失事,包括梅元白队长在内的8名机员均告殉职。 193910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本队副队长顾青阳也在成都试飞时机毁人亡。1940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开始自新疆哈密接收SB-Ⅲ型机,但因日本战斗机的威胁。19419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对湖南北部日军出击。19418月,开始换装美制A-29轰炸机,194110月起再度投入作战。1944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全体空动人员奉命前往印度接受B-25训练,194412月接收12架飞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进驻云南昭通,但因场地下良又移往陆良。19455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出击广西阳朔日军阵地,万肛中尉的座机遭炮火击中,返航途中迫降榴江,机长与通信员王河清、射击士许大钧均告殉职;总计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1945年本年元旦至抗战结束的8个月间,共出动31次任务、139架次。抗日战争结束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在美国受训的中队均改换C-46。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回国后单独调往陕西西安,接受第3军区的统辖。1949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首度进驻台湾台中。1949121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驻留大陆境内的最后3B-25奉命撤往海南岛,但928号领队机中途撞山,全机搭载的12名人员均告罹难。1950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飞机分散于台中、定海及海口3个基地。195031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一架B-25自台湾飞往海南岛换防途中宣告失踪,组员包括马中伯、李兴华及黄英杰。19504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王兴南、李德华、钟震等人乘坐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0中队C-46返台时,却在台中水裡坑撞山失事。1950429日,海南岛驻军全部撤退,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即不再派往外岛基地。19534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于扬中尉驾388号机于台中外海进行海洋低空飞行,中途因机件故障而坠毁于苗栗白沙屯附近海中,同机者还有通信士雷瑛、射击士周智士。19534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奉命迁往台南基地,所有蚊式机均已告除役,只留下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的B-25由第1联队直辖,随即奉命改换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的番号。1953716日改隶至新竹第8轰炸大队。至于空出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番号,则由战斗机部队选调人员重组,换装F-84G喷气战轰机,1955年初完成战备。19554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4架飞机在福建双峰岛遭遇米格-15挑战,结果由刘景泉及叶李荣合力击落一架。19569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廖国昌中尉驾驶新机执行大陆沿海侦巡时,因机件故障而在马祖附近坠海殉职。19588月,爆发大规模台海冲突,有鉴于F-84G性能不足以对抗米格-17,因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也火速换装F-86F军刀机。1968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又完成F-5AB自由斗士战斗机换装。19744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梁世勇分队长驾8518 号机执行训练任务时,却坠毁于台南机场,此为全军所损失的首架T-38A1974121日,F-5E机换装小组成立,并展开定名“嵩山一号演习”的训练工作,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9中队首先于1975年开始地面学科,197531日展开飞行,于1975630日完成战备。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0中队
1936
3月,原空军第9队奉命改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并增编刚自意大利购入的6架萨弗亚SM72重型轰炸机。193610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纳入在江西南昌新编成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19378月中日开战之后,由于本队飞机性能老旧,因而只能担任运输任务,而且在汉口曾遭日机奇袭而损失惨重,因此即派员前往甘肃兰州接受俄制TB-3机训练。1937113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中苏飞行员共同驾驶5架该型机栘往江西南昌训练,19371213日因警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前往吉安疏散,但日机追踪至当地而将停在地面的TB-3炸毁两架、炸伤两架。19371225日,修复及剩余的3架飞机即返回兰州,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本队人员以TB-3SM72继续担任运输工作,并接受SB-2轰炸机训练。19383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郭家彦分队长及队员张君泽共驾1602TB-3,运载人员装备白兰州飞往汉口,中途发动机故障折回,但仍坠毁于营盘山沟,机上人员全部罹难。19385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本队拨归四川成都“轰炸总队”受训,改飞V-11攻击机。1939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刘福洪队长率领5架该型机前往轰炸山西运城,起飞后下久其中一架即不明原因返场降落而失事,飞行员方汝南与轰炸员周景儒均伤重不治身亡;中途李承训分队长所驾155号机又因迷航而迫降,剩下3架飞机达成任务,摧毁敌机20余架,但在返航时,147号领队机却突然空中爆炸;刘队长及机员汪善勋、谢光明均告殉职,而刘福洪的新婚妻子陈影凡亦于1939216日举枪自尽。 1939年9月16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自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调出,仅剩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及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开始DB-3重轰炸机的训练。19402月份起即展开作战行动。19395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芮冠雄中尉于练习飞行时失事,轰炸员黄善基、通信员任自哲亦随机丧生。19413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为配合湖北宜昌的陆军反攻行动,陈嘉街大队长亲自率领6DB-3出击,但中途因云雾太浓而分散,本中队高冠才上尉的B-1611号机单独遭到日军军机围攻,结果坠落于国民党军阵地,轰炸员唐飞雄跳伞殉职,通信员高瀛洲阵亡于机内,而高上尉则重伤跳伞落入日军阵地,虽由农民奋勇抢救渡江送返,但仍于1941318日宣告不治而死亡。1942年间由于器材缺乏而使部队连正常训练均难以为继;1943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改为驱轰混合大队,并栘回成都整训;1944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被编列为补充部队,最后于19448l日宣告撤销,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番号也就此结束。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1中队

19353月成立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于19355月间奉命改换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的番号。193610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纳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麾下,使用诺斯洛浦2EC轻轰炸机。1937814日,开战首日即投入战场,不断出击上海及南海的日军阵地,直到19379月下旬奉命前往甘肃兰州换装SB-2轰炸机。193862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孙桐岗大队长亲率6SB-2由江西南昌前往轰炸马当要塞附近的日军军舰,但由于天气恶劣,不但与I-16掩护机失去联络,轰炸机本身亦队形分散,只有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11041103两架飞机抵达目标区,但随即遭到日军军机围攻,前者中弹冒烟,只有轰炸员钱长松及时跳伞,王廷元分队长及射击士陈旭均告殉职。1939年元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迁往四川成都,配属有5SB-2,但由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0中队于19395月间失事机数过多,因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又拨交该队一架作为训练之用。自19398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调宜宾后再未出动。194011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返回成都拨入“轰炸部队集训队”准备换装DB-3,但随即又奉命转往新疆哈密接收SB-Ⅲ轰炸机。1941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换回新机后飞回成都,鉴于日军零式机的威力而无法出动,部份飞机甚至以拆解方式进行地面掩蔽。1941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数次出发以支援长沙会战轰炸日军阵地。1942年元月2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参加轰炸安南河内任务时日军机场,邵瑞麟队长的1982号座机中弹落入日军阵地境内。19424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参加缅北滇西轰炸日军阵地之战。19425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萧德清上尉自成都驾机飞往云南昆明换防时,因机械故障而坠机,轰炸员龙衮亦随机殉职。194210月,开始换装美制A-29轰炸机,并再度投入战场。二次大战结束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在美受训人员则改为换装C-46运输机,于19469月返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以上海为基地。19475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吴铸参谋与蔡本训、俞止身驾驶115号机由云南昆明前往成都,起飞时因发动机故障而坠毁,殉职的有航行长士世建、通信员杨础云。1949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奉命撤往台湾新竹;1950625日韩战爆发,美国政府宣布台海中立化,除派遣其第7舰队协防台湾外,并要求国军暂停对大陆的攻击行动;而国军为防止解放军的偷袭,自1950725日开始实施全军出动的侦巡计划,其中空运部队山要负责夜间警戒;195012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朱铁蒲上尉及航炸员王会一以234C-46完成巡逻任务后,降落时却因夜暗而撞及场外建筑物,造成机毁人亡。195242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250C-46于执行黄昏海洋侦巡后,于返航途中坠海失踪,机员包括刘飞鹏参谋、飞行员吴善柱、领航长李福冰、通信员陈伯华、军士长刘莹、机械士陈和荣、王培义、空投兵屠建华。1959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自台中栘往屏东基地。1969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开始实施C-119G换装训练。19834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周莲生分队长和鲁世诚中尉驾驶3182C-119担任训练飞行,但在起飞时右发动机故障,虽经紧急处置又为避让前方的地障,最终造成飞机失速而坠毁。1984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宣告撤销。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2中队

19355月,原空军第9队奉命改称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这个番号首次在国军中出现。193610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奉命纳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麾下。1937814日,由于抗战军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立即经河南洛阳飞往南京,19378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曾出击上海日军阵地,1937817日又返回洛阳。19379月中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担任北正面之作战。193710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派出4V-92C可塞机,由吴元沛副队长率领从山西太谷出击崞县日军,返航时3105号机脱队迷航而迫降于霍县北校场外,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机员惮逸安及晏文庄为飞机加油后再度起飞,不料却触及小山而机毁人亡。19371111日,日军军机进袭河南洛阳,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张益民少尉驾 605号紧急起飞疏散,但遭日军军机追击而坠毁于龙门。1938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由洛阳撤往西安。1938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改为航委会直属侦察队,稍后在汉口接收可塞、许来克、复兴号、白郎卡等各型机,担任与炮兵协同作战。19387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正在机场实施训练之际,突然遭遇日军军机突袭,队长安家驹等多人伤亡,因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全队被迫移往湖南长沙及芷江,继续训练与炮兵的合作。19393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奉命调往云南昆明,以便与当地的侦察班联合训练,但由于当地雨季无法开训,于是在19396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调往四川成都,与陆军军官学校合作施行各种演习。193981日,航委会改订编制,从此定名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193910l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刘果毅分队长及侦察员温锦华于成都太平寺上空驾驶可塞V-92C练习空中照相,由于事先协调不足,驻当地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即派出驱逐机6架予以拦截,其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9中队分队长严均直接由前上方展开攻击,可塞机立即中弹起火,两名机员均跳伞逃生,但刘分队长因伞未张开而陨命。1940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均在训练状态而未曾参战。194l年上半年因无任何飞机,只能进行学科教育,直到194l6l日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接收1SB-Ⅲ轰炸机,但两周后即因空袭疏散而在广元失事损坏。194l6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队部移驻新津。194l9月下旬,又接收lSB-2194110月再接收北美(N0rth Ameri—can)3架以进行训练。19423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移驻太平寺,194210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又迁凤凰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1942年全年都在“空军总指挥部训练处”的督导下,由中队长田超主持教育训练,并与成都中央军官学校及第24军举行联合演习。19426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曾9次出动,侦炸四川西部茂县、懋功、宝兴等地的鸦片烟匪,所使用的飞机为临时拼组,除了SB-2及北美机外,还有可塞(Corsair)及达机(Douglas)等型式。1943年由胎器材严重缺乏,航委会于19438月间将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所有人机均调补其他部队,番号保留至年底宣告撤销。19453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再度于四川遂宁组成。19456月,首批在美国完训的机员才驾著F-5E侦察机自印度返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由方朝俊出任中队长,共编制14架飞机;这批新式侦察机于19457月初实际投入前线参战,赶上了对日战争的尾声。抗战胜利之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展开全国重点地区的全面照测工作,并于1946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进驻南京大敦场,随后又成立“驻平分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进驻于藩阳,以监视东北解放军之动态。在南京时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又陆续接收F-5G及由B-25所改装的F-10侦察机,甚至还负责维护空军副总司令的专机。1949年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F-5分队首先于2月飞往台湾桃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F-10分队则至5月间才移防至当地;19503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孙希文分队长与方振中上尉共驾07F-10,前往江苏徐州机场及南京水电厂执行侦照,结果遭遇敌机拦截而被解放军击落,其他机员还有刘鸿业、范士奇、许肃常、郭子振等。195141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周冠光与王岐驾驶004B-25执行任务,但起飞不久即失事坠毁,同机殉职的还有李彦斌及黄芸两名照相员、机工长许明英及通讯士罗详彬。195161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作战参谋林存典驾040F-5前往福建执行侦照,也在升空后即因故障而失事殉职。1951625日韩战爆发,美国宣告台海中立化,要求国军停止对大陆的攻击行动,于是各战斗大队只能对东南沿海实施分区巡逻警戒,唯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的无武装侦察机继续进入内陆进行敌情搜集。1953年起,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开始接收RT-33喷射侦察机。1954111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游健行中尉驾驶2号机深入江西执行侦照,但于闽西遭遇.米格-15拦截,折返回避途中于福建宁洋撞山阵亡。1954111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卢盛景队长和队员冯纪分别驾RF-51准备前往福建晋江之围头阵地侦察,但147号领队机出发下久即告故障,结果卢队长在新竹外海跳伞而告失踪。1955年元月1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梁树权中尉驾478RF-51前往马尾港侦照敌舰,但因天气恶劣而在台湾海峡失踪;195562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佘锦泽中尉驾7RT-33前往台山列岛侦照共军舰艇时,遭米格-15拦截而坠海阵亡。1956年元月3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李盛林副队长驾0027RF-86F,前往广东平潭墟侦照,因为遭4架米格-15追击而迫降于香港,历时42天交涉才获得英方释放并秘密返台。19574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陈怀与王兆湘驾RF-84F.前往上海侦照,也因为米格机拦截而被迫改变航向,结果后者于南韩济州岛迫降时机毁人亡。 1958年7月16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金懋昶上尉的5609 RF-84F,于侦照福建连城时,又遭解放军米格-15攻击,在返航脱离途中于宁阳撞山殉职。1958年八二三炮战期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的RF-84F机队担任了所有对敌侦察任务,其中的4次行动195898182024日更直接引发空战。 1960年底,由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换装RF-100A的计划宣告终止,因此部份机员转为训练RF-84F,并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调拨飞机供其使用。1963年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种子教官台中接受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代训,并接收8RF-104G2TF-1041964111日返回桃园完成战备。19732l日,由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撤销,其剩余的RF-101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接收,但使用半年后即告除役。1974年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的7RF-104G完成高低空扫瞄式相机的换装作业。19773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汪显群分队长及傅祈平作战官分驾56405636RF-104G出动时,竟双双于桃园北跑道头失事殉职。19825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李胜兴及王台新两位分队长同驾4146TF-104G进行飞行训练,却从此未再返回基地。1984年间,“始安”侦照相机换装计划开始;1984年年底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增编“中兴分队”,配备R-CH-1型机担任近海侦巡任务。19876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中兴分队作战官胡宗俊与葛绍漠上尉同驾0730R-CH-1于新竹外海执勤时,因发动机熄火,迫降海面失败而殉职。1990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中兴分队移往台南第443联队,与当地的71中队共同执行勤务。1994年由于桃园基地整修滑行道,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的所有RF-104G移往新竹第499联队驻防。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3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于19359月在江西南昌成立,最初配备贝来盖(pregtJCt)27式机,前往河南洛阳担任对共产党红军的作战;19365月返防即将剩余飞机除役,改以弗力提(Fleet)担任传令工作,到193510月初又自杭州飞机制造厂接收7架达格拉斯O-2MC侦轰机,然后再派赴陕甘地区;“西安事变”发生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所有人机在固原遭西北军劫持,但在被押往西安中途,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部份人员曾集体脱逃而顺利飞回河南洛阳。1937年初,被软禁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所有空军人员获释,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集合原班人马前往江苏徐州进行训练。19378月中旬,中日开战之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奉命交出所有轰炸机,调至江西南昌由当地飞机制造厂接收4架刚组装的萨弗亚SM81B,准备改编为重轰炸机队,但由于该厂及飞机均为意大利承办,而意大利又与日本同为轴心国家,因此南昌厂已陷于停顿,意大利顾问也纷纷辞职返回意大利,使得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留在南昌已无意义,因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改调至汉口基地,并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8中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1中队两队合组轰炸学校,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谢莽大队长指挥,以美籍教官巴尔为训练主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李逸侪队长为副主任,该校主要训练装备除了4架萨弗亚之外,还有一架由19队拨交而来的亨克He111A轰炸机。稍后,巴尔改调担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0中队马丁139W的整训;又因为汉口空袭频繁,因此在193712月中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李逸侪队长率轰炸学校所属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8中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1中队及“复飞训练班”学员,又奉命栘往湖北宜昌训练,航委会改派另一名美籍顾问姜恩生负责轰炸学校的飞行训练,结果于19382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竟在两天之内连续摔毁所有萨弗亚轰炸机,并曾撞死一名卫兵,如此严重的失事促使轰炸学校及复飞班先后撤销;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则于19385月初移往四川成都“轰炸总队”受训。19388月,航委会命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组织“夜间轰炸队”以协同陆军对日军作战,同时又接收北美(North America)3架,受空军军士学校教育长晏玉棕督导,于193810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进驻湖南湘潭参加作战,直到武汉撤守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才奉命返回成都继续训练。1939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奉命调归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统辖,于19398月初该大队才展开SB-2轰炸机训练,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分队长以上干部被编入第二组,队员则编入第三组。19403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萧翔副队长于驾驶1506号机练习时失事殉职。1941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前往新疆哈密接收SB-Ⅲ轰炸机,然后移往嘉峪关展开训练,但自19415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又奉命将飞机陆续拨交给其他部队,到年底全数分完,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3中队于1942年元月宣告撤销。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4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于19359月组建,最初配备费亚特(Fiat)BR-3轰炸机。后于19361015日隶属至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使用Camma 2EC轰炸机。19378月中日开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中队即以混合建制方式编组机队出击上海及南海地区的日军阵地。1937921日,其他两队奉命前往甘肃兰州换装SB-2轰炸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则接收全大队剩余的飞机继续留驻前线作战。19371024日清晨,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全正熹队长及游云章少尉从济宁接收刚修好的902号诺机,准备飞回南京参战,不料中途遭遇5架日军军机围攻而被击落。19371111日,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副队长率领3架本队飞机,从南京飞往花鸟山东北海面轰炸日舰,返航时遭敌机跟踪追击,1405 号机的宋以敬、李锡永及1402号机的李恒杰、彭德明均坠海丧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孤军奋斗到193712月时,Camma 2EC均已损伤怠尽,于是全部移交给武汉总站,人员则改编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0中队的番号。此时外援队组织成立,便由他们沿用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番号,直到19383月撤销所有外籍飞行员的合同,改由徐焕升重行改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1938520日并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以2架马丁(Martin)139W轰炸机执行“人道远征”行动,飞赴日本九州投撒传单;此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即隶属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1939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徐焕昇中队长升任大队长,所属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及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合并,并开始换装俄制DB-3轰炸机;从第二年开始即投入作战,194010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李昌雍队长并曾驾机深入北平,散发军事委员会蒋中正委员长《七七告全国民众书》及《九一八告国民书》,但李昌雍队长于1941年元月2日在成都失事,同机殉职的还有唐虞卿中尉。1941314日,由于日本零式战斗机以压倒性优势进袭成都,迫使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所有DB-3飞往甘肃兰州疏散,并且从此就留在当地驻扎。1941618日,当地也发出警报,空军第四路司令部即下令所有飞机升空疏散,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钱祖伦队长奉命带领8DB-3飞往青海,孟宗尧分队长所驾91号机发生故障而迫降失事,轰炸员冯克刚及通信员廖竞成亦同机罹难。1942年间由于器材严重缺乏,使得常规训练亦难以进行,于是在1943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又被调回成都整训,编入驱轰混合大队,最后在19448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宣告解散,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番号也暂告撤销。19827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番号再度于台湾花莲基地成立,采取白狮为队徽图案,最初使用F-5AB战斗机,后来则改换F-5EF迄今。19852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马迎春飞行官于执行试飞任务时宣告失踪。19856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何治统副队长也于训练飞行中下落下明。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5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于19367月中旬由首批投奔南京政府之广东空军人员组成,配备达格拉斯O-2MC羊城号,后于19361016日编入新成立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侦察大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自组成之后,就立即被派往甘肃兰州担任打击共产党红军的任务;19361212日发生“西安事变”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与同驻当地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全部遭东北军扣留,但于1937年元月3日利用飞往西安集中的命令,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集体转往宁夏银川投奔效忠南京政府的马家军,顺利脱离东北军的控制。19378月中日开战之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驻防南京负责通信联络任务。19386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奉命改为直属驱逐队,接收自德国购入的亨克尔HS123在江西南昌训练。193867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并出击长江下游的日军军舰。19388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则调入梁山“驱逐总队”受训,从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全队人员即分遣各处工作。最后于19401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在四川遂宁奉命裁撤。19439月,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队奉命改编为驱轰混合大队,增编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及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两个驱逐机中队实施整训,最初设立于成都凤凰山,19445月又迁往太平寺基地,但于194481日宣告解散,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番号再度撤销。1983年元旦,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的番号第三度出现,设立于台湾花莲基地,配备F-5A战斗机。198410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周忠立中尉在实施超低空投弹练习时,飞机未能及时拉起而告坠毁。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6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于19361016日于江西南昌成立,是由原广东空军“第1飞机队”改编而成,最初隶属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侦察大队,1937813日临时配属至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驻于安徽滁县。19378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派出可塞V-92机轰炸上海日军司令部,3102号机驾驶聂盛友遭地面炮火击中头部而当场阵亡,后座汪汉淹仍强忍伤痛将座机飞返基地;第二天,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杨鸿鼎队长又率领6架可机攻击同一目标,于返航时遭到日本战斗机追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16053101两架飞机中弹迫降,机员吴元沛、廖德寿、胡秉文均负伤,而前一天才倖免于难的汪汉淹则左腿遭击断。19379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又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7中队编入“北正面支队”,参加山西前线作战;193710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自河南洛阳派出6021205两架飞机前往敌境侦察,不幸遭到日本战斗机拦截而双双坠毁,王干副队长、队员王文秀、丁嘉贤、韩师愈全数罹难。193711月,由于安阳失守,北正面作战即告停止。1938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撤往陕西西安。1938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奉命调入四川成都“轰炸总队”受训。193810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改为航委会直属驱逐队,并立即调往湖南芷江接收9Hawk-75,由美籍顾问陈纳德主持训练,并于1938年年底调往四川重庆及宜宾等地担任警戒。1939年元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全队奉命飞往云南昆明,到19396月间将所有飞机并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8中队,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的番号则于19398月奉命裁撤。1943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改编为驱轰混合大队,增编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5中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两个驱逐中队实施整训,但由于人机编制均不足,勉强维持到19448l日,全队于成都太平寺宣告解散,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番号第二度消失。19837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6中队第三度于台湾花莲恢复番号,配备F-5AB自由斗士战斗机,后来则换装F-5EF型机迄今。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7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于19368月由原广东空军(第2飞机队)改编而成,所使用的飞机亦是美国华侨为广州政府募款所购得的波音281型驱逐机;于19361016日纳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驱逐队摩下,驻防于江苏句容。19378月开战以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除了卫戍首都南京以外,还派机掩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的轰炸机攻击上海日军阵地。南京失守前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奉命撤往汉口改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并换装俄制I-15驱逐机。19383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联合自陕西西安出击风陵渡,投弹完毕后遭遇日军军机拦截,队员容广成及骆春霆被击落,刘敬光、刘意济负伤,周锡年则弃机跳伞。19385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奉命在I-16及霍克-Ⅲ的掩护下轰炸河南仪封日军阵地,但在I-16掩护机会合之前却接到空袭警报,第三路司令官即下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10I-15提前出发,在飞抵目标区时却遭日军军机拦截而展开空战,岑泽鎏队长5883号机中弹百馀发勉强飞回,但朱均球的5905号机、汤威廉的5909号机、丘戈的5903号机、张街仁的5910号机均当场被击落;而胡佐龙分队长的5901号机及邓政熙的5899号机则迫降于日军阵地之内,但两人均自敌后逃脱。1938年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随同大队前往甘肃兰州补充10I-1519392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在当地连续迎击日机3次进袭而大获全胜。1939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奉命调往四川成都;1939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前往云南昆明接收12架地瓦丁D510驱逐机。19406月下旬,由于航委会调整驱逐部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交出所有地瓦丁机,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全大队在194011月加入“驱逐集训队”待命。194012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前往新疆哈密接收俄制I-153机,1941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陆续飞返成都。19413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首度遭遇日军零式机挑战,无奈新飞机性能仍然不堪一击,江东胜分队长、队员任贤、林恒均惨遭击落而丧生,从此全军奉命采行避战措施。1942年元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刘敬光队长率领11I-153进驻云南昆明,负责中缅边界的对日军警戒及传令任务,并曾推进至缅甸腊戍基地,直到19426月中旬才返回成都归建。19429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展开P-66驱逐机的换装训练,但一直未曾作战。1944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7中队奉命前往印度接受P-40N训练,并纳入中美空军混合团麾下返国参战,驻防湖南芷江基地。柳桂战役期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自194488日至19452月底,共计出动467架次,空中击落日军军机7架、地面击毁日军军机11架,本身则损失4P-40,阵亡3名飞行员。抗战胜利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迁往南京驻防,并立即展开对解放军的攻击行动。19467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刘炳霖少尉驾1707P-51前往如皋执行任务,但在返航至土山镇时因机件故障而失事坠毁。194612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陈绵年少尉于苏北白驹镇被解放军击落,谢室铭少尉则于19461222日在刘庄遭解放军击落。194852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潘裕初中尉于出击返航南京时失事殉职。1949年元月11日,为了支援徐蚌会战中邱清泉及李弥兵团突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唐汉中队长驾14325号机率队出击,但在陈官庄上空遭解放军炮火击中,唐汉队长支持到包家集上空弃机跳伞,但从此即告失踪。19493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王国安分队长也于出击安徽合肥之际失去下落。19493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奉命撤往台湾桃园;1949419日,林毓桓中尉和陆庆章淮尉在当地训练飞行时,却因飞机相撞而双双殉职。19545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再度于当地发生撞机事件,驾驶282F-47的刘宗诚机毁人亡,而陈卓华则死里逃生。1955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完成F-86F,喷气战斗机换装。19713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奉命自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改隶至新竹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并换装F-100A超级军刀机;为了配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雷示申图案之队徽,所属战机都在机身上漆绘红色闪电涂装。19741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原有人机改换41中队名义,而将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的番号归还至桃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接收F-5A1978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又完成F-5EF战斗机的换装训练。198032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7中队派遣F-5E担任马祖运补之空中掩护任务,结果竞发生战斗机相撞意外!飞行员傅范标坠海殉职。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8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8中队,1936810日在浙江杭州成立,由航空委员会直属,是原广东空军第3队改编而成,配备达格拉斯单翼飞机。19378月中日开战之后,1937915日组成《驻粤空军指挥部》,将原驻防广州的第18队亦纳入其摩下。1937921日敌机大举来袭,梁国朋分队长率领队员分驾4341可塞42114212、羊城号、6536台夫莱等4架飞机向西北方疏散,但仍被日机发现而发生空战,结果梁分队长当场阵亡,刘保生座机著火而跳伞,张继宗、张国安、傅福珏均负伤,只有黎廷宣一人毫发无伤。因飞机老旧无法作战,于是在193711月间将飞行员调入《轰炸学校》受训,并随该校迁往湖北宜昌;19382月轰炸学校宣告结束,18中队飞行员又奉命编入新成立的成都《轰炸总队》,到1938927日则奉命改隶第6大队。1938111日,18队正式奉命改为驱逐队,接收9Hawk-75,移驻四川宜宾自行训练,并于193812月再接收25队移交的5架同型机。1939年元月,本队成为航委会直属队并调往云南昆明,划归美籍顾问陈纳德指导,并担任当地之警戒,同时也改为航委会之直属队;193981日开始实施新编制,本队成为第18中队,并移驻重庆;193912间奉命参加桂南会战。1940年初,由于滇越铁路运输线遭到日机密集空袭,本队于1940年元月7日奉命调驻云南昆明及蒙自担任警戒;19405月下旬则撤回重庆广阳坝,随同第4大队担任首都防空,19406月下旬又接收该大队22中队所移交的9架霍克-Ⅲ,并直接划归第4大队指挥;1940104日,日机大举进袭成都,空军第3路司令部鉴于重庆《九一三空战》的惨败,即令各部队升空疏散,18中队的6Hawk-75由向冠生副队长率领飞往灌县,中途遭日本零式机追击,石干贞中尉的5044号机中弹起火,但跳伞未开而告丧生!吴国栋、陈桂林两机均负伤而回,本中队未起飞的一架Hawk-75则被焚毁于太平寺机场。但到11月间,大部份飞机均已损失殆尽,仅存的一架Hawk-75奉命飞往成都;第18中队的番号则于121日裁撤,1945101日,18中队番号再度出现于新改编的第6大队摩下,专门接收日军遗留的战斗机为主要装备,但这次只维持了8个月,就于194681日奉命裁撤。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19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于19368月由原广东空军“第4飞机队”改编而来,所使用的机种亦是广东政府于一年前所购入之德制亨克He.111AO轰炸机,并于19361029日在江西南昌纳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编制。19378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谢莽大队长亲自率领本队3架亨克及30队两架马丁(Manin)139W,由汉口经南京前往上海轰炸狮子林、蕴藻滨一带的日军军舰,途中马丁机与17队掩护机自行脱离;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投弹后即遭到日军军机围攻,除了1902号领队机奋力脱出外,1905号机负伤迫降常州,1903号的射手云逢增、机械士茹康怦中弹殉职,该机迫降于虹桥机场后又遭日军军机扫射投弹而焚毁,只有薛坤炳副队长、飞行员刘焕及射手陈雄基逃出,但陈雄基亦于当晚伤重不治而亡。1937101日,驻于汉口基地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的3He.111由于空袭警报而升空疏散,但因为返场太早反而遭到一架霍克-Ⅱ驱逐机的误击,领队机惨遭击落;周莲如副队长、张吉辉分队长等共6名机员罹难。1937年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开始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共同担任运输任务,并且接受SB-2轰炸机训练。19385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奉命迁往四川成都,所属部队均归“轰炸总队”训练。19385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副队长侈彦博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4中队徐焕升队长各驾驶一架马丁轰炸机远征日本,在九州撒下大量传单而平安返航。19392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黄普伦队长率领伏尔梯V-113架自四川梁山前往轰炸武汉日军阵地,中途因天气恶劣而失散,其中133号机撞山失事,机员黄瑞稳、杨权、洪彦捉殉职,黄队长本身亦未达成任务,被记大过一次。19399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拨归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改换使用SB-2轰炸机,并随即参加桂南会战。1940年元月中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返防至成都双流自行训练;19406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参加湖北枣宜会战,执行轰炸日军阵地及侦察任务。194011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移往温江基地,并纳入“轰炸集训队”受训。1941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开始接收SB-Ⅲ轰炸机,并在甘肃嘉峪关展开训练。1941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的飞机奉命拨交给其他部队,以至未再参加作战。194112月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则随宣告解散。194510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再度于南京组成,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也成为它所统辖的驱逐部队之一,专门负责接收日本陆军所遗留的各式战斗机。19464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汤子魁分队长在北平南苑试飞四式战斗机1966号时,失事坠毁于芦沟桥西南。19468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9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6中队即同时宣告撤销。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20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0中队,于19368月由原广东空军“第5飞机队”改编而成,配备达格拉斯双翼机,由于机型老旧,1937年中日开战后并未派在前线执行作战。1937913日,航委会在南京成立“射手训练班”,并规定训练用飞机为15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0中队即调往该班担任训练工作。1937913日,射手训练班迁至湖北宜昌,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也于月底参加协训。1938年元月24日,日军轰炸机空袭宜昌,军需兼司书关俊杰淮尉未及疏散而中弹,成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0中队第一位牺牲者。1938年元月3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0中队队员盘贻普因公差由湖北恩施飞返宜昌,所驾2003号机因迷航而坠毁于建始县花果坪。19383月中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奉命将其所有O-2MC机拨交本队使用。19388月,由于日军轰炸机空袭频繁,因此训练班又奉命向西移往四川宜宾,并由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0中队陈又超队长兼班主任。1939年元月,训练班的第二期学员毕业后,所有训练工作于19393月间宣告结束,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0中队于19394月底奉命裁撤。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21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于19361016日于杭州笕桥组建,隶属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驱逐大队,配备霍克-Ⅲ驱逐机。19378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全队自河南周家口移防浙江杭州,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抵达笕桥机场时适遇日本鹿屋航空队来袭,各机就奋勇紧急起飞加以拦截,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刘署藩少尉的座机因未及加油,于起飞时空中停车而坠落场外殉职。19379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李桂丹队长率领9架霍克-Ⅲ前往上海,驱逐在国民党军阵地上空的日本军机,结果谭文分队长所驾的2310号机油箱中弹,当场起火坠毁。此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即与全大队进驻南京大教场,担任攻击上海日本军队的任务。19379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奉命前往甘肃兰州换装苏制I-16驱逐机。193712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董明德队长及乐以琴副队长各驾一架霍克-Ⅲ在南京参加防空作战,结果曾获颁五星星序奖章的乐副队长遭日军军机击落而阵亡。19382月新机完训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进驻汉口担任防空。1938531日,日军军机来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6架飞机参加拦截,张效贤分队长的2107号机遭击落;1938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调往四川梁山“驱逐总队”集训。1938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再赴兰州补充飞机。193811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则奉命移驻四川成都。1939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又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迁往重庆广阳坝,担任陪都防空任务。193953日,日军轰炸机54架来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董明德大队长亲自率队升空,当场击落其中日军轰炸机7架,但张明生副队长的“P7153”号机被击中著火,虽然跳伞仍重伤不治而亡。1939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移驻梁山前进基地,在当地并获得I-15新机补充。193910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又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大队部迁回广阳坝。1940年元月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队员曾培复与李侃在云南昆明随同协防当地的22中队迎战日军轰炸机,后者所驾2104号机于返场降落时,因撞及场边大树而机毁人亡。19407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丁寿康少尉于拦截行动中负伤跳伞,因流血过多而于送医途中丧生。1940912日,日本零式战斗机首次来到重庆挑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随同郑少愚大队长奋勇拼战,结果余拔峰中尉、黄栋权中尉当场阵亡,而司徒坚中尉中弹后迫降,右腿骨折断,仍因失血过多而殉职。1941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在新疆哈密接收I-153驱逐机,但仍然採取避战态势;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8架飞机由陈盛馨队长率领,驻防至兰州西古城机场。19415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迎战来袭的27架日本轰炸机,结果合力击落日军轰炸机其中一架。1941810日拂晓,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欧阳鼎中尉从成都双流驾7261号机随同无名大队升空拦截入侵日军轰炸机,结果中弹负伤而迫降仁寿,但未及送医即告丧生。19423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全队前往云南昆明接受美制P-43A训练,于19429月初返回成都。1942102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何德祥中尉在金堂上空拦截日军侦察机时,座机忽然空中起火而告殉职。1943年冬,湖南常德会战爆发;194311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高又新队长率领4P-43A掩护一架P-40M,前往常德国军阵地投送子弹弹药,途中与日军军机发生空战,一举击落日军军机4架,但杨枢中尉与其P-43A座机则告失踪。1944年元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开始前往印度换装P-40N19442月完训返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随即进驻陕西安康参加中原会战。19445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周滨嗣少尉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出击河南洛阳日军车队结果于激战中宣告失踪;同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高又新队长率7架飞机出击河南洛阳、伊川的日军装甲部队,共计炸毁日军装甲车30余辆,余连贵、李霖章的座机均迫降,而白熙珍分队长则被击落,他虽然负伤被俘,但最后仍割腕自尽以示不屈。19446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李霖章中尉再度攻击山西平陆之日军战车部队时,遭其日军防空火网击落而阵亡。19446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奉命南移湖南芷江参加衡阳保卫战轰炸日军阵地。19446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全队21P-40N4批向前线出击,唯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陶友槐分队长遭地面日军击落。19447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司徒福大队长亲率5架飞机前往永丰地区侦炸日军阵地,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沉台哲少尉于升空后不久就因故障而脱队,随即又迷航而迫降于辰溪浦市之饮水冲,机毁人亡。1945年抗战结束之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P-51机群陆续由重庆飞往北平驻地。1945102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万克庄中尉在移防时于湖北境内宣告失踪。194512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操式鹏分队长于侦炸张家口及灵邱地区解放军的任务中又告失踪。19465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岑庆赐作战参谋驾2170号机,掩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中队B-25炸射伊通、公主岭及四平街时,遭解放军地面炮火击中而阵亡。194692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汪潜少尉的2163号机又于攻击蔚县时被解放军击落。194872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作战参谋黄锡蔡自北平驾2195号机侦炸平汉铁路及永定河两岸,结果在攻击解放军帆船时遭击中,最后迫降于解放区内的固域而宣告失踪。19488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刘金玉上尉的2186号机在通县因大雾而迷航,结果撞及树木而丧生。1948102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孙中坚中尉的P-51在河北方顺桥被解放军击落。1949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经山东青岛而撤往台湾嘉义,并于19497月起又轮调至舟山定海驻防;19505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郭松柏分队长为了掩护该岛军民向台湾撤退,于侦炸共军任务中宣告失踪。19513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聂华榊中尉在嘉义进行超低空投弹练习时,其座机竟然与同驻该基地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0中队311C-46相撞,使他当场坠地殉职。1954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开始接收F-84G战轰机;195410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325450号机于编队时发生擦撞,造成政治指导员金崙少校殉职。19566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赵荣典分队长于担任大陆沿海侦巡时,所驾F-84G座机发生故障,飞至乌邱海岸迫降失败而殉职。19606月,第4大队全面换装F -100A超级军刀机,所有飞机仍延续先前之红色识别涂装。19788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由嵩山小组代训箭靶射击课目,打靶结束返回台南之际,因为3号长机末按照雷达导引之穿云下降程序,造成4号机黄英岳中尉和其5213F-5E因高度太低而冲入海中失事。197819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完成F-5EF之换装并执行战备。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22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成立于19361016日,隶属于杭州笕桥新编成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使用霍克-Ⅲ驱逐机。19378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自河南周家口移防笕桥基地,由于中途在安徽广德落地加油,因而未赶上迎击日本鹿屋航空队之行动,但在往后的一个月间则不断担任攻击上海日军的任务。19379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前往甘肃兰州换装驱逐机。19382月完训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随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进驻汉口担任防空。1938218日,日军轰炸机大举来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由李桂丹大队长亲自率领I-15机队迎战,击落日军轰炸机4架,但大队长及队员李鹏翔、巴清正、王怡均壮烈殉国,另外刘志汉队长跳伞,郑少愚副队长负伤迫降,而吴鼎臣则与一架敌机相撞而机毁人亡。19385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奉命派遣霍克-Ⅲ两架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轰炸河南兰封日军阵地,结果和日军轰炸机发生空战,冯如和的2201及赵茂生的2205号机均遭击落。1938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进驻江西南昌担任警戒。193874日,日军轰炸机攻击当地,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张伟华队长率7I-15迎战,当场击落日军一架九六式舰战机,并俘虏其飞行员,队员张志超中弹阵亡,信寿巽跳伞后仍被日军轰炸机追踪射杀,张队长遭火烧伤但跳伞生还。1939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移往重庆。1939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再推进至梁山,并获得I-15驱逐机的补充。19398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王远波队长在当地试飞修理的I-16而失事殉职。1940年元月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张伟华队长奉命率领6架飞机前往云南昆明担任防空,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队部则留在梁山。19403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刘锁中尉与梅倪丹少尉在昆明练习编队飞行时发生互撞,两架I-15同时坠毁。 1940年4月22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刘润田中尉驾P-7106号担任夜间拦截日军轰炸机,但空战后因迷失方向而迫降于彭水河中殉职,张浩英分队长的P-7117号机则因故障而迫降在大中坝。19406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驻昆明的分遣部队从空军官校接收9架霍克-Ⅲ,然后飞回重庆归还建制,计划利用该型机较大的油量专门担任夜间防空任务,但随即又将这些飞机移交给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8中队。19407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驻梁山部队也全数调回,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全中队集中于白市驿基地。1940913日,日本零式机首次来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随郑少愚大队长英勇奋战,结果张鸿藻中尉中弹殉职。由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损失惨重,被迫退出战斗序列,而于194011月间归入成都“驱逐集训队”整顿。1941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前往新疆哈密接收I-153驱逐机,但因为“三一四空战”失利,证明新机仍然无法对抗零式机,所以只能继续採取避战态势。19419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进入双流“驱逐总队”训练。1942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开始在昆明换装P-431943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派驻梁山前进基地。1943224日,日军轰炸机18架来袭,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王特谦队长率领4P-43A起飞迎战,结果许晓民的2104号机遭击落而阵亡,石泰庚的2105号机及刘福聚的2013号机,均因机员跳伞而损毁。1943527日,为了支援鄂边作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张祖骞副队长率领4P-40E前往轰炸偏沿山谷日军阵地,结果11023号领队机及薛凤翥中尉的11021号机双双遭日军炮火击落。1943823日,日本轰炸机大举入侵重庆,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1中队均派机升空拦截,共计击落2架敌机,但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段克恢少尉也中弹阵亡。1943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开始陆续换装P-40N驱逐机。19444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奉命推进至陕西安康、南郑、西安等地参加中原会战。19445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飞行士何沛泉上士从西安飞往韩城附近搜索日军时,遭日军地面炮火击中而阵亡。194452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吉承涛分队长在攻击河南高门关日军驻军时,其座机俯冲之后未能拉起,因而宣告失踪。19446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进驻湖南芷江以支援衡阳保卫战轰炸日军阵地。19447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联合出击湘潭附近的日军浮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何国端中尉投弹时座机发生故障而先行返航,但却从此失去下落。194472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谭明辉少尉驾机掩护陆军第79军向衡阳挺进时,被日军炮火击中而坠毁。194473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周绮干分队长在衡阳前线执行侦炸日军阵地时,遭遇3架日军战机而发生空战,结果周分队长当场阵亡。1945年元月,陆续换P-51驱逐机。194521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王庆利队长自贵州青镇飞往重庆白市驿途中,于赤水日平乡的仙人侣山撞毁殉职。1945221日,又在同一条航线上,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魏本立少尉也撞山失事。19457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新任队长祝瑞瑜上尉自白市驿基地率队出击日军轰炸机,但其座机升空后即发生故障而告坠毁。194510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开始陆续进驻北平。1945122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杨恩平副队长于长途移防中宣告失踪。194810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见习官刘长冠驾2299号机随队出击锦州外围解放军,结果被地面炮火所伤,返航时坠毁于北宁机场东北方。194812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王良榘中尉由山东青岛攻击河北天津,但中途因机件故障而迫降失事。1949年初,由于北平局势危急,在天坛临时开闢野战机场,1949年元月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黄德厚分队长驾14278号机要从当地出击时,却撞及场边树木而殉职;随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即移往山东青岛,并于19493月首度前往台湾嘉义休整,19498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又一度返回湖南衡阳作战。19499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林天民少尉驾2311P-1随队炸射黄土岭时中弹,勉强飞回到草市上空而决定弃机跳伞,但伞绳被机尾牵扯而随机坠地。19499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魏自华队副的2302号机则在攸县河滩迫降而失去踪影。至此以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即不再驻防于大陆境内。194911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江定汉作战参谋自嘉义驾40号机前往福建侦巡,结果在福州附近跳伞而失踪。19504月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轮驻舟山定海基地;19504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李长泰队长于出击浙东乍浦时,遭到苏联派驻上海之战斗机袭击而告阵亡。 1954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展开F-84G喷气机换装。19567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派4架飞机前往东冲攻击解放军船舰,结果遭遇7架米格机而发生空战,3号机蔡云辉由于无法抛弃外载而被追击,4号僚机欧阳漪棻为援救长机而一举击落其中两架,因此而获颁“青天白日勋章”。19588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谢膺生分队长的160号机于担任海洋巡逻时,却失事坠毁于新竹机场以北。1958823日金门炮战爆发以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奉命在基地警戒而不再执行侦巡任务。19606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完成F-100A超级军刀机换装训练,所有飞机仍延续F-84G时代的黄色识别涂装。19747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在当年度的炸射比赛中,获得全军F-100型机的第一名。1978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完成F-5EF战斗机之换装而开始执行战备任务迄今。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23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于19361016日在浙江杭州成立,编制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摩下,配备美制霍克-Ⅲ驱逐机。19378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1中队由河南周家口移防杭州笕桥机场,巧遇日本鹿屋航空队而予以迎头痛击,随后即担任攻击上海日军的任务。19379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奉命交出所有剩余霍克机,集体前往甘肃兰州实施I-15训练。19382月完训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全队进驻汉口担任防空。19382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吕基淳队长率领8架飞机升空拦截日军轰炸机,击落日军轰炸机4架,但吕队长则中弹阵亡。193841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会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轰炸山东枣庄日军阵地,并和日军轰炸机发生遭遇,结果张光明与孙金鑑因座机中弹而跳伞,但后者惨遭日军轰炸机追踪射击,身中5弹而丧生。1938429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陈怀民少尉于汉口空战中,与一架日军轰炸机相撞而同归于尽,其遗体在一个月后才于长江寻获。1939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由成都调往重庆。1939611日,日军27架轰炸机进袭当地,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郑少愚队长率领8I-15迎战,英勇冲入其火网进行拦截,结果2310号领队机中弹38发,而梁添成分队长的2307号机则起火坠毁。19398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李志强少尉驾驶2310号机执行夜间拦截日军轰炸机,却遭日军轰炸机击落而阵亡。193912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全队I-15前往参加桂南会战,1940年元月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返回重庆广阳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2中队则进驻四川梁山。194053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贺忻少尉于空战后返回广阳坝降落时,不慎冲入弹坑而机翻人亡。19407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调往白市驿基地集中;1940913日,日本零式战斗机前来重庆挑战,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王玉琨队长率领9I-15随同大队机群迎战日军轰炸机,因为双方性能差距悬殊,结果刘英役中尉及康宝忠少尉均中弹阵亡。1941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换装I-153驱逐机,但仍然对零式机採取避战态势,19419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又再纳入双流“驱逐总队”受训。1942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全中队前往云南昆明准备换装P-43A,部份干部则前往印度运送新机。19425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陈梦鳊分队长在新德里因迫降撞树而殉职。194210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又开始接收P-40E驱逐机。19435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李向阳队长奉命率领全大队的15P-40E支援鄂边对日军作战,杜兆华副队长座机中途故障而脱离编队,但仍单独前往日军阵地进行扫射,结果却因不明原因在空中爆炸。19436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及美军共14P-40,于梁山基地遭到日军突袭,周志开队长奋勇升空,一举击毁日本轰炸机3架,荣获“青天白日勋章”。1943121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周队长单独驾驶P-40N前往前线侦察,但于返航时遭日军轰炸机偷袭而阵亡。1944年元月2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程益顺副队长于白市驿基地试飞新修妥的飞机,因机件故障而失事坠毁。19444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奉命参加中原会战轰炸日军阵地。194451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刘尊队长率5P-40N自陕西安康袭击河南洛阳的日军运补线,遭遇强烈的日军地面炮火反击,造成李长泰负伤迫降,黄震中少尉及2l中队周滨嗣少尉均告失踪。19446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集体移驻湖南芷江,以支援衡阳保卫战轰炸日军阵地。194471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郑兆民少尉于掩护陆军进攻日军阵地时,遭地面日军炮火击中而阵亡。1945年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全队陆续换装P-51驱逐机。19455月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进驻湖北恩施。194561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8架新机自当地远袭江苏徐州日军机场,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严仁典分队长的2355号座机被日军防空炮火击中机翼,飞行员跳伞但仍丧生。194510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全队奉命进驻北平,并立即对华北地区解放军展开攻击。1945112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马启国中尉于出击张家口途中,在河南郾城上空因机件故障而坠毁。1946年元月2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汪承烈中尉从重庆移防北平途中,在陕西安康降落加油时失事殉职,1947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进驻潘阳北陵基地期间,吴启光中尉驾2310号机攻击辽宁大虎山地区时,遭解放军机枪击中,P-51迫降起火焚毁。194810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作战参谋吴汝杰驾2309号机炸射锦州地区解放军时遭击中,返航至朱各庄时不支迫降,但因为撞及坟堆而重伤不治身亡。1948年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奉命首先前往台湾嘉义进行整补。1950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又进驻舟山定海。195031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赵健少尉自当地飞往大榭岛炸射解放军,但被地面炮火所击落。1952123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分遣在金门料罗机场的T-6机队,于巡逻任务中成功地拦截到一架被劫持的菲律宾航空公司C-47客机。1954年元月13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周世钧副队长驾385F-47于嘉义练习特技飞行时,因改正不及而失事坠毁。195581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汤燄中尉驾驶新换装的145F-84G执行海洋侦巡时,却在澎湖马公附近宣告失踪。19606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完成F-100A全面换装。196581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韩国锋少校驾146 号机支援F-86F执行大陆沿海侦巡,不料这架超级军刀机却在东山岛外海故障解体,机员落海殉职。1978年元旦,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改隶至新竹第499联队第11大队麾下。1978111日,又奉命改换42中队名义,其番号再度归还至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但原有F-100A则留在新竹,返回嘉义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开始换装F-5E虎二型战机。19781216日,美国片面宣佈与中华民国断绝外交关系,全台湾立即发起“自强救国捐款”活动,其中25亿元于1979320日交付空军总部,并宣称自力生产F-5EF编组一个中队,而正在换装中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即获选为此“自强中队”。1982112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3中队刘淦屏副队长驾375 F-5F进行夜航训练,但在落地重飞时机件故障而坠毁。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24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于19361016于杭州笕桥组建,隶属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配备霍克-Ⅲ驱逐机。19378月初,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进驻江苏扬州,1937814日,对日军开战以后即下断出击上海日军。193782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移驻南京担任首都防空。19371026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刘粹刚队长奉命率领4架飞机前往山西太原助战轰炸日军阵地,但因为夜暗迷航而分途迫降,拥有11架击坠记录的刘队长不幸撞及高平县城楼而殉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作战飞机亦告损失殆尽。1938年元月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张若翼少尉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于武汉上空迎战日军轰炸机,所驾2303号霍克-Ⅲ机翼遭击断而坠毁。19384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奉命调为航委会直属队。1938821日,日军轰炸机对汉口机场发动奇袭,当场击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2中队正在训练的飞机两架;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李克元队长与队员赵世錡则奋不顾身升空迎击,但因爬升占位不及,李队长被击落而机毁人亡。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于19389月份划归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指挥。193811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随同该队撤入四川。193924,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苏显仁队长因公差由湖南芷江单独飞往四川铜梁,但在中途遭遇多架日军轰炸机围攻而殉职。1939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调驻重庆广阳坝。19397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东调梁山。1939729由兰州新接收7I-16,即全数拨交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使用。193910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改调新整建完成的重庆白市驿基地。194045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奉第一路司令部命令再度推进至梁山,专门截击入川轰炸的日军轰炸机。19406月,由于航委会调整驱逐部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集中所属各队于重庆,以担任陪都的主要防空任务,于是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又返回白市驿驻防。1940616日,日军轰炸机共计114架分4批大举夜袭陪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王文驿分队长率领4I-16参与迎击,彭均中尉所驾2414号机遭火网击落,其余3架飞机于加油后再战,合力击落一架日军轰炸机于涪陵。194073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龚业悌副队长又率7架飞机拦截夜袭日军轰炸机,由于各机性能不一,最后只有24182420号僚机追随长机爬升至高空占位,但在向日军轰炸机编队攻击后却双双遭到击落,陈少成中尉及王云龙少尉均告阵亡。1940913,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首度与来袭的日本零式战斗机遭遇,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的6I-16担任高层掩护,结果首先遭到突袭,杨梦清中队长当场殉职、龚业俤副队长负伤,经此严重打击之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全队奉命撤往成都地区避战。1941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陆续前往新疆哈密接收I-16Ⅲ驱逐机,但因为性能仍不能与零式机抗衡,因此只能伺机拦截日本侦察机。19419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则又归入新成立的“驱逐总队”集训。19423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又派员前往印度接收P-43A驱逐机,并在云南昆明展开换装训练,1942424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武振华副队长于起飞时失事殉职。194210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又开始接收P-40E驱逐机。1943年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再换装P-40N19446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进驻湖南芷江参加衡阳保卫战轰炸日军阵地。1944830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陈嘉斗少尉于空战中阵亡。19453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沉人燕分队长自重庆飞往湖北恩施公差,但于返航时在石硅县撞山殉职。194565,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曹仁寿中尉驾新换装的P-51自湖北恩施出击日军轰炸机时,却在起飞时因发动机故障而失事。1945815日,日本宣佈无条件投降。1945818,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郭凤岛副队长驾机前往归绥散发招降传单,不料却遭日军地面炮火击落而殉职。抗日战争结束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于194510月下旬开始移往北平驻防。1946419,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陈地塔分队长驾P-51炸射辽北四平街外围解放军时,遭地面炮火所击落。194681,为执行缩编政策而将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4中队撤销。
中华民国空军第一大队第25中队
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于19361016日,随同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于浙江杭州成立,配备霍克-Ⅲ驱逐机。19378月,中日开战之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担任出击上海前线日军阵地轰炸及护卫南京空防任务。1937817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董明德副队长率领8架霍克-Ⅲ轰炸上海日军司令部,阎海文少尉因其2510号座机中弹而跳伞,不幸落入日军阵地遭到包围,他以配枪与敌人奋战之后,用最后一颗子弹自尽成仁。193711月间,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奉命改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并栘驻汉口担任警戒。19371225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队员涂长安少尉公差前往广东韶关领取一架I-15驱逐机,由于当地警报而升空疏散,当飞抵广西柳州邓家塘车站附近,却被地面友军误射而惨遭击落。1938年元月4日,日军轰炸机进袭武汉,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张伟华分队长率领7架霍克-Ⅲ及1CR.32升空迎战,结果在队尾压阵之末恩儒分队长遭到击落,队员王飞凤左臂中弹但仍脱险而还。19382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杨吉恩少尉在汉口上空拦截日本轰炸机,但反遭敌战斗机奇袭,他被迫放弃2306号座机,这是其第二度作战跳伞,但却遭日军轰炸机追踪射击而阵亡。19383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奉命交出所有霍克驱逐机并留在原地待命。19384月底,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又自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3中队调出,成为航委会的直属队,并交由美籍顾问陈纳德指导训练,准备接收新组装的Hawk-75驱逐机。1938818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首次以新机于湖南衡阳拦截进袭日军轰炸机,队长汤卜生于此役中弹阵亡。19389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为躲避日军轰炸机空袭而迁往湖南省芷江。193812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奉命将所有的5Hawk-75移交给重庆的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18中队。1939年元月2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队长刘依钧等5名机员在由重庆返回芷江途中,因所搭乘的空运机失事而全部丧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该队所剩余的飞行员即被派赴兰州“驱逐总队”受训。19398月,航委会改订编制,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本队飞行员即被调拨补充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4中队、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并候令人事调整。19405月下旬,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本队所剩下之两名飞行员及所有机械人员,奉命与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8中队对调番号,自19407月起陆续至甘肃兰州接收修复之I-15驱逐机,并在当地担任警戒。194011月,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栘往成都,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奉命全队人员暂归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5中队管理,并入“驱逐集训队”受训。1940121日,空军第一大队(轰炸大队)25中队番号正式裁撤。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