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海角天涯 //www.sinovision.net/?1139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关注新闻热点,追踪时事报道。你的困难我来帮!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江西丰城市一煤矿152名职工被开除 当事人20年之后才知情

已有 3664 次阅读2011-12-8 03:23 |个人分类:天下杂谈|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面对监督,丰城煤炭局拒不纠错,局长孟新龙称改制难免有人被冤枉

    江西宜春丰城市河东煤矿(原名丰城县河东煤矿)在1988年强制开除了该矿152名职工,当事职工直到20年后(2008年) 才知道这一情况。从2008年今,被除名职工徐富根、熊国亮、朱小辉等11人(徐友顺、陈学良、涂美珍、陈光明、孙有泉、谢国华、朱春华、朱小辉、卢淑君)联合要求丰城市河东煤矿和丰城市煤炭局给一个合理的说法,但至今未果...

    改制后才方知自己早被开除

    徐富根、熊国亮表示他俩和另外9名维*权职工的遭遇要从1988年说起。1988年初,由于经济效益不好,丰城县河东煤矿(注:丰城县后改为丰城市)决定裁员增效。“当时,我们和其他150名被除名的职工被以停薪留职的方式回家等候上班通知,我们11人正在其中。”徐富根说。

    徐富根等152名职工显然没有等到上班通知,直到2003年河东煤矿全面改制,徐富根等152名职工也不知情。“丰城市煤炭局副局长毛志任改制组长,原矿长郭有顺成了老板,按照规定,凡在册职工都有参加改制的权利,如补发工资,医疗费,置换身份,买断工龄,参加社保等。他们却并没有通知我们。”参与维%权的职工朱小辉说。

    本文作者了解到,徐富根、熊国亮等职工之所以在停薪留职20多年后才知道河东煤矿已改制,并且还意外获知152名职工早已被除名,而透露这消息的人叫聂珍英。“聂珍英正直早于我们152名职工知道河东煤矿改制、除名内幕者,她从2003年前后就开始不断到有关部门控*告河东煤矿和上级主管单位丰城市煤炭局。”

    2008年,刚刚得知企业改制和自己被开除消息的徐富根、熊国良等职工并不相信聂珍英透露话。后来,徐富根、熊国亮联系到徐友顺、陈学良、涂美珍、陈光明、孙有泉、谢国华、朱春华、朱小辉、卢淑君等11人联合找河东煤矿和丰城市煤炭局理论后才真正得知自己早在1988年就已经被河东煤矿除了名。

    由于对被河东煤矿开除一事并不知情。于是,徐富根、熊国亮等11人从2008年至今一直在为此事向丰城市、宜春市、江西省有关部门投诉了,但无人理睬。徐富根等职工通过不断地投诉和举*报却发现河东煤矿在除名和改制的问题上存在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152名职工被除名&煤矿改制背后的猫腻

    是什么原因让徐富根等11名职工坚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1988年的那次大除名和2003年的改制到底有无玄机?河东煤矿1988年强制除名152名职工和2003年改制背后有无猫腻?

    通过丰城煤矿丰河字(88)21和丰河(88)第24号文件以及矿长办公会议记录,本文作者发现152名确实在1988年就因为各种原因被除名。但徐富根、熊国亮等11名职工却坚持认为这除名通知书背后有猫腻。“这除名通知我们并不知道,是河东煤矿改制后才拿出来给我们的,即便真的是煤矿作出的决定,按照当年的法律,在职工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下子就开除152名职工,合法吗?”

    丰河字(88)21和丰河(88)第24号文件显示的日期是1988年10月和12月,然而,11名职工向本文作者表示该文件中漏洞百出。“其中漏洞最大的是熊国亮,1988年被“除名”的熊国亮,其实在 1990年和1991年还照常上班,拿工资。像熊国亮这样的还有很多,我们只不过没时间找。”

    此外,本文作者经调查走访还得知被除名职工朱春华在2003年河东煤矿改制时曾被通知到煤矿办理社会保险等。“由于当时没有告诉我改制,也没有通知我上班,我没及时办理社会保险,到现在他们却不给我办,甚至声称我也在1988年被开除。”朱春华表示。

    河东煤矿职工陈学良最痛恨被除名一说。据了解,陈学良的手在1987年在井下作业时受伤,河东煤矿赔偿其医药费后,煤矿有关负责人要求陈学良在家休养。“矿上的人告诉我说需要上班时会通知我,但后来一直没通知,现在说我被除名了,实在说不过去。”

    徐富根等11名被除名职工甚至怀疑自己的身份被人顶替,而徐富根等人的这一猜测也从有关事实和文件上得到了印证。“档案局里,我的档案袋子里竟然装了一个叫徐伏根职工的档案,他们把我的照片撕掉,一张档案上贴着徐伏根的照片,档案上家庭成员确是我的,他们居然玩起了冒名顶替。”徐富根手拿自己档案的照片气愤地说。

    实际上,正是由于徐富根等职工对自己1988年被除名,2003年煤矿改制一事全不知情,才导致如今维*权行动艰难而又曲折。但职工们对原矿长兼书记郭有顺是如何承包了煤矿,和煤矿为何要在改制后才拿出所谓的除名通知书充满了疑惑。“如果有必要我们将调查当年的改制是否合法。原矿长承包了煤矿背后肯定有猫腻!”职工朱春华表示。

    此外,徐富根等11名维*权职还向本文作者透露一些根本没在煤矿上过班的人如今却拿了退休金。“其中某部门一名科长的老婆根本没上过班,但到现在她照样拿退休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不是刻意和那些没真正上班却拿退休金的人比,我们只是想讨回我们的权益,毕竟我们为河东煤矿付出了我们宝贵的青春。”

    职工维权举步维艰:批示成废纸

    煤炭局长孟新龙:改制难免有人被冤枉

    截至目前,徐富根、熊国亮、徐友顺、陈学良、涂美珍、陈光明、孙有泉、谢国华、朱春华、朱小辉、卢淑君等11人在为被强制除名一事四处上告,但河东煤矿和丰城市煤炭局乃至丰城市信访部门均未给徐富根等11名职工任何合理说法。

    据悉,徐富根等职工曾就自己的遭遇向有关媒体求助,而曾经关注过徐富根等11名职工遭遇的一记者称曾正面采访丰城市煤炭局局长孟新龙,他说:“孟新龙局长坦言企业改制难免会有人被冤枉,但孟新龙表示徐富根等人的遭遇已经是历史遗留问题,还说152名职工的问题如果都给解决矿上要拿出1000 多万,所以不能都解决,孟新龙局长当时曾说可以按职工的实际情况给解决,但最后并没有落实。”

    除了向媒体求助外,徐富根等职工也在通过信访和向省、市有关领导邮寄信*访材料反映所遭遇的不公。“宜春市和丰城市有关领导也曾作出批示或电话指示煤矿方和其主管单位妥善处理此事,但批示到了丰城市煤炭局和河东煤矿都成了废纸,最可恨的是,我们到丰城市劳动仲裁部门申请仲裁也不被受理。”职工朱小辉如是说。

    徐富根等11名维权职工维*权不成,却多次遭到丰城市煤炭局和河东煤矿相关人员的取笑和威胁。据悉,河东煤矿保卫科数名工作人员曾找到徐富根家里,声称徐富根不能到处乱告,否则将来吃亏不知道是怎么吃的。“煤炭局的毛志甚至公然取笑我们随便去告,告到胡总书记、温总理面前他们都不怕,毛志还扬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徐富根气愤地说。

    近日,徐富根等11名维*权职工经过咨询北京律师后终于得到了河东煤矿将徐富根、熊国亮等11名职工和另外141名职工强制除名程序违法的结论。而闻讯此事的北京数位律师对此事甚感诧异,并呼吁河东煤矿和丰城市煤炭局不要拿所谓的除名处理通知书为由搪塞维*权职工。

    “律师告诉我们,根据国有工业企业暂行条例,河东煤矿在开除我们之前没有找我们谈话,他们没有证据。审批处分事件没有案规定,没有则依法征求矿工会的意见,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当事人,没有证据证明被开除职工签字或公告送达的样本,河东煤矿剥夺了我们的申辩权。所以即便除名是真实的情况,也不具备法律效力。”

    11名职工表示将誓死维护自己的权益。本文作者注意到,11名职工在给有关部门的控诉信中明确表示哪怕碰得头破血流,告到江西省委、政.府,直至中央、国务.院也要为自己套一个公道。“实在不成我们就卧轨,自杀是我们自己的权利,谁也干涉不了,活不下去,死总可以吧!”

    独立撰稿人伍爱国则呼吁丰城市煤炭局以及丰城市委、市政.府应高度重视徐富根等11名职工的诉求。伍爱国表示:“作为全国百强县市,丰城市是不应该有这种匪夷所思事件出现的,况且徐富根等职工出具了响应证据,如果丰城市煤炭局等有关部门一昧无视11名维*权职工的诉求任凭事态发展,势必会引发更大的涉访纠纷,南昌百人跳桥事件就是最好的见证。”

    截至发稿,中国反腐维权网已向丰城市委书记和丰城市长实名举报此事,接到举报信后,丰城市煤炭局给中国反腐维权网的回函否认上文说法,而丰城市委宣传部一工作人员曾来电表示将尽快处理11名职工的诉求。但朱小辉等11名职工多次到丰城市煤炭局理论,被告知无法解决....中国反腐维权网将以发公开信的形式,实名向丰城市长和丰城市委书记举报此事。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