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ygqyx88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40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假李琢的官场

热度 1已有 1034 次阅读2012-4-20 02:59 |个人分类:大千世界|系统分类:杂谈| 微博, 成都, 实习生, 计生委 分享到微信

成都计生委官员微博实为“同僚”捉刀,一场诡异的微博造假事件,背后是怎样的现实?

特约撰稿 雍兴中

记者 曾鸣

实习生 沈颖 张岚

发自成都

孟立联缺席了成都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一下简称为成都计生委)4月16日的大会,但这不妨碍他成为会议的主角。会议通报:假冒成都市计生委办公室主任李琢之名发微博的,正是与李琢办公室一墙之隔的研究室调研员孟立联。

一周来沸沸扬扬“李琢19961003”微博事件,幕后的操盘者终于显山露水。从2011年11月11日起,孟立联利用办公室相邻李琢的条件,开通了一个以李琢为名的微博,编写和讲述着李琢的工作和生活。这个微博在网上孤独地生存了5个月,连当事人李琢也完全不知,直到几天前因为网友的偶然关注而迅速蹿红。

孟立联在成都市计生系统内,被公认颇有才气,仕途上却不甚顺利。最近三年,他两度因群众测评不过关而未能升迁。他为何要假冒李琢?南方周末记者无从联系到孟立联本人,无法得知具体动机。更为诡异的是,真相大白后,微博“影子主任”的身份虽不真实,但126条微博却不完全是造谣,其中不少内容,都得到了证实。

“我发现一个特别二的人”

2012年4月12日玩8时,是“李琢19961003”微博从默默无闻到暴红的起始。网友“思路花雨2012”发现这个微博时,“李琢”仅有142个粉丝——两个小时后,这一数字达到了1.4万。

当时“思路花雨”刚刚吃过晚饭,在关注对象中看到了一条转发消息,这位简介为“成都计生委办公室主任”的博友,迅速吸引了她的眼球。匆匆看过几条他的微博,她喊道:“老公!快来看,我发现一个特别二的人!”

特别“二”的“李琢”微博,让她惊奇。微博中,他不仅对成都市领导多番“吐槽”,更自曝自己曾给副市长代笔,还提到系统内的公款吃喝,甚至官员间人际关系的秘闻。

“思路花雨”的老公看后,觉得这是假的,“不可能有这么傻的人!”但“思路花雨”却感觉这是真的。身为河南的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她觉得官员在工作中和生活中其实是不一样的,在网络上以另一种面目存在并不奇怪,况且“李琢”微博曝光的诸多细节,编造的可能性很小。

作为最早发现的网友之一,“思路花雨”得以一窥“李琢”微博的原始风貌。微博以“记录,发现”四个字开通与2011年11月11日,经过了三次改名后,名字定格为“李琢19961003”,个人简介则在2012年4月5日才改为“成都市计生委办公室主任”,并上传了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公务员的照片形象。尽管身份名字几经变化,在4月12日晚走红前,微博的声音一直很微弱——转发数和评论数都是零。

因为过去有官员不懂微博特点而看直播开房过程,不少网友怀疑,这位敢言的“李主任”不知道微博的开放性。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博主完全了解。“李琢”还在无人关注的2011年12月,就已三次发图片“晒”自己的福利,2012年3月27日,他开始转发微博。也正是因为转发了一条“成都发布”的微博,他才被网友们注意到。

许多看到微博的网友,评价“李琢”微博“太真实了”,并迅速关注和大量转发。一片“哥,你红了”的围观声,微博照片上戴着眼镜、略显文气的中年公务员“李琢”,一夜爆红。

现实中的李琢,的确是成都市计生委的办公室主任。

官员们“躺着中枪”

当“李琢”粉丝在晚8时如火箭加速般蹿升时,4个小时前,李琢就得知了消息。

4月12日下午4时左右,还是上班时间,李琢的朋友打来电话询问:“你开微博了吗?”李琢回答说,没有啊。朋友告诉他事情原委,李琢深感意外,马上上网去看。

稍晚,成都市计生委宣教处副处长王波也接到了电话。他在“李琢”的微博中被戏称为“王三皮”——“三皮”为“波”字拆开。本地一位记者提醒他,计生委出事了。为了看网上内容,没开通微博的王波迅速注册了微博。当他了解了解微博情况,准备向领导汇报时,李琢也将网上的内容打印了下来,准备向领导汇报。

事后来看,在成都计生委得知消息、现实中的李琢着急向领导汇报后的数个小时内,网上“李琢”似乎对这一切并不知情。尽管粉丝在剧增,微博在被疯狂地转发和评论,但微博的主人没有删微博,也没有更改微博简介中的身份。

在得知消息的当口,成都市计生委是如何讨论应付的?事后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询问,成都市计生委一直没有透露。

然而,机敏而老练的网友们在转发和评论的同时,因担心“李主任”反应过来后删微博,在当时就习惯性地截屏保存了相关内容。晚上10时30分左右,“李琢”的粉丝突破了1.4万,就像是朝鲜发射卫星一样突然升到了最高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预料中的删除出现了,微博一条一条消失,最后ID被注销。这并不能阻挡“李琢”继续走红,网友把截图保存的全部126条微博,整合后继续传播。同时,微博中提到的官员,也被网友一一列出人名对照表。上自被“吐槽”过的成都市领导,下至同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躺着也中枪”的官员达到了20人。一位成都市计生委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对照表中涉及本系统的内容,仅有两处没有和现实对应上。

成都市计生委政策法规处副处长冉毅是最早被网友找到的“中枪”官员。在微博中,他被博主成为“冉鬼子”。4月12日,他还在成都市党校学习,当晚河南网友“良子彦青”从成都市计生委网站通知中找到了他的电话。冉毅还不知情,对“良子彦青”说,成都市计生委办公室主任确是李琢,但他根本不懂微博,微博可能是别人冒名注册的。

前述成都市计生委内部人士也说,李琢是单位的“笔杆子”,平时为人低调,很难相信他会有此举动。

事实上,当晚就有媒体直接联系到了李琢,李琢也做出了否定的回答。接下来的一天,各地网友和媒体的问询电话纷沓而至,他的电话成了烫手的热线。

4月13日,南方周末记者在成都市计生委办公室见到李琢时,他面容憔悴,向南方周末记者斩钉截铁地表示自己并没有开通微博,而是有人冒名,同时说,自己和家人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采访过程中,他接起了另一个媒体询问的电话,短短几十秒的通话时间里,他的手一直在抖。

这一天下午,李琢通过四川新闻网发出个人声明,称有人冒用他的名义,在新浪微博上发布造谣诽谤言论。这被李琢和成都市计生委实为对事件的最终回应。此后,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李琢,均被他以“不愿被打扰”婉拒。

4月13日是周五,此后的两天李琢事件未再起波澜。李琢办公室旁边的房间始终锁闭着,一如它之后几天的状态。

造假者就在李琢左边

事情并没有戛然而止。当媒体和网友们还沉浸在李琢的声明是否真实、博主到底是谁的时候,4月16日星期一下午的成都市计生委大会突然公布,真正的发帖者是孟立联。

李琢微博事件震动了成都市计生委系统,所以这次大会也在人们意料之中,一位内部人士会前认为,“可能是为了统一思想,要求大家注意本职工作,不要被外界言论影响。”然而会上爆出重磅新闻:假冒李琢名义发微博的,是成都市计生委研究室调研员孟立联。

当天,南方周末记者来到成都市计生委办公区,孟立联的办公室紧闭着,人不在。他右面的办公室里,李琢正在工作。

两人的办公桌位置,似乎能解释为何孟立联能“高仿”出李琢的工作和生活。他们所在的办公区原来是一间大办公室,后来用木板隔为“田”字型的四间,木板中空且上不接顶。孟立联的办公室位于田字格的左下角,他的右边就是李琢。这一重要的位置信息,甚至就存在于微博中:2011年11月30日,孟立联将微博名由“派高2455712653”改为“右面啄哥2455712653”——孟立联的右面,坐的正是李琢。

计生委工作人员分析,李琢平时说话声音比较大,可能是每天上班时,他的大嗓门把他的许多信息,毫无保留地泄露给了左边的孟立联。在李琢高谈阔论或窃窃私语的时候,后者正在留心倾听,并迅速将一些内容编排到了网上的“李琢”微博中。

提起孟立联,大家都觉得他很有才气。王波说:“我还在达州工作时,就知道他是个很能写的人。”孟立联1964年升任,是计生系统的“老人”。他曾调到广安地区计生委,后又调入四川省计生委,最后又调到成都市计生委,“业务能力还可以”。

“有才气”,不仅是单位同事评价,孟还有能拿得出手的“干货”——他同时是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中心人口研究所兼职教授。西南财经大学相关负责人介绍,像孟立联这样在政府任职同时兼职教授的,整个中心共有5人。

人口所实行双导师制,孟立联负责安排学生学习,最近他不怎么带学生了。但在网络搜索中,仍能发现孟立联的一些学术论文。2011年11月22日,他还在西南财经大学承办的“中国西部人口发展论坛(2011)”上作了学术报告。

皮是假的,毛是真的?

这样一个有能力的人,为何要假冒李琢名义开微博,并不断对同事进行攻讦?由于孟立联正在接受调查,其动机暂时还不为人知。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孟立联学术上有所成绩,最近几年仕途却颇为不顺,其攻讦的对象,则与他的事业线发生过交集。

孟立联大约在10年前由四川省计生委调入成都市计生委,2006年任办公室副主任,2008年升任办公室主任,其间他主持过一段时间政策法规处的工作,冉毅当时受他的领导。

冉毅后来回忆,他与孟立联工作上分歧较多。也许是这一点,孟立联在微博里抱怨:“冉鬼子和谁在一起都闹矛盾,老板还用他,真是闯鬼了。”

这期间,成都市计生委两次欲将孟立联扶正,但都没有通过最后的民主测评环节。孟立联微博中提到的宋银邦,2008年任政策法规处处长,冉毅在2011年5月6日也被任命为副处长。

2009年12月22日,孟立联则被免去研究室副主任职务,任研究室调研员。王波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这实际上提职了:“副主任是副处级,调研员是正处。”

在王波看来,孟立联的为人处世是有问题的,两次民主测评未能通过就是证明之一。“他比较清高,难打交道。”在单位中孟立联不太跟王波等人接触,就算是中午在机关食堂吃饭,也很少与人坐在一起。

王波说,在这个事情发生前,李琢一直在用各种方法争取孟立联,把他当兄弟看。这让李琢也很痛苦,他后来向人说起,其实事情发生后已经猜到是孟,但还是没有猜到孟会做这样的事。

作为成都市计生委的一员。孟立联用假冒的身份,究竟反动了哪些真实情况,孟立联这些行为背后,隐藏了“办公室政治”的哪些秘密?这个问题得不到回答,“李琢”微博在网络上留下的阴影,就仍然不会消失。

来源:新华报业网 作者:雍兴中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