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ygqyx88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40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打油诗帖

已有 2732 次阅读2012-11-6 03:55 |个人分类:休闲、娱乐|系统分类:文学| 打油诗 分享到微信

 

打油诗帖1

    终南望余雪 祖咏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
                      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在《欢乐英雄》里古龙这样写道:
  
“有些人很喜欢冬天,因为冬天可以赏雪、赏梅,可以吃热烘烘的火锅,可以躺在热烘烘的被窝里读禁书、睡大觉。这些乐趣都是别的季节享受不到的。
喜欢冬天的人当然绝不会是穷人,冬天是穷人最要命的日子,穷人们都希望冬天能来得迟些,最好就永远莫要来。
   只可惜穷人的冬天总是偏偏来得特别早。”


   穷人的冬天来得早,又没酒喝,没火锅吃,肚里没油水,踏雪寻梅的兴致大多也就不高。雪下得大,庄稼人还可以接受,毕竟“瑞雪兆丰年”,而心里没有希望肚里稀里咣当的穷书生的冬天便更加难熬些。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天寒地冻,这一冻便冻出些故事来,能作诗的还会打着寒战诌几句,反正作诗不用花钱。
   清朝林古渡《金陵冬夜》诗曰:
                     老来贫困实堪嗟,寒气偏归我一家。
                     无被夜眠牵破絮,浑如孤鹤入芦花。
   罗隐《雪诗》曰:
                     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
                     长安有贫者,为瑞不宜多。
   却说某日长安城天降大雪,寒泠之极,一个吃饱了饭出来消化食的文人见雪花飘飘,诗兴大发,脱口道:“大雪纷纷落地……”。
   刚念了一句,恰逢有个升迁的官员经过听到了,感念皇恩浩荡,一拱手接口道:“正是皇家瑞气。”
   旁边一个卖防寒用品发了大财数钱都数不过来的商人心花怒放,也凑了一句:“再下三年何妨?” 
   一语激怒了路边一冻饿欲死的乞丐,哆哆嗦嗦的大骂:“放你娘的狗屁!”
   这四个社会各阶层人士一人一句也凑合成了一首诗:
                       大雪纷纷落地,正是皇家瑞气。
                       再下三年何妨?放你娘的狗屁!
   像上面这几首诗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语言幽默,通俗易懂,这类诗被人们称为“打油诗”。正如狗肉上不了大席一样,打油诗一向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多是散见于一些趣闻野史。 
   打油诗的作者往往很难因一首成功的打油诗而传名于世,大多数情况是打油诗被人津津乐道,而其作者却鲜为人知,像下面这首极为著名的打油诗现在就无法确定是哪位高人的作品:
                     远看宝塔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
                     有朝一日翻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明代李开先《一笑散》录有“打油诗”的名字来源,故事发生在冬日的大雪天,某省参知政事雪天出来赏雪,忽然看到有人在自家的墙上题了首诗,黑乎乎一大片,诗是这样的:
                          六出飘飘降九霄,
                          街前街后尽琼瑶。
                          有朝一日天晴了——
                          使扫帚的使扫帚,
                          使锹的使锹!
   参政一见大怒:“何人大胆,敢污吾壁?” 有家人回答说没别人,肯定是张打油干的,参政马上派人去捉张打油来要治他的污染环境罪。张打油满口否认:“某虽不才,素颇知诗,岂至如此乱道?如不信,请另命一题如何?” 
   当时南阳被困,欲请禁兵出救,参政即以此为题。张打油应声道:“天兵十万下南阳……”参政一听赞叹说;“有气概,壁上定非汝作。” 急令成下三句,张打油接着念:“也无救援也无粮。有朝一日城破了——哭爷的哭爷,哭娘的哭娘!”
   参政大笑而舍之,张打油从此远近闻名,诗词但涉鄙俗者,谓之 “张打油语”。
   
张打油的打油诗还真不少,最著名的一首《雪诗》曰:
                        天地一笼统,井口大窟窿。
                        黑狗变白狗,白狗身上肿。
   全诗中不见一个“雪”字,但那雪花狂舞,天地间一片银白的景色早已跃然纸上!
                                 咏 雪 陆永伯(明)
                         大雪纷纷下,柴米都涨价。
                         板凳当柴烧,吓得床儿怕。
   玩音乐的有阳春白雪有下里巴人,写诗的也一回事儿。喜欢打油诗的一般都肚子油水不多兜里银子奇缺,一旦财大气粗官运亨通架子端起来了,说话也就雅了,写诗自然也阳春白雪了。
   北宋相国吕蒙正早年贫居洛阳,一天上街时口很渴,看见路边卖瓜的口水流老长很想吃,可一摸口袋半文钱都没有,后来他看见道旁滚落一瓜,忙捡起来泥都没顾上擦吃得津津有味。
   吕蒙正觉得自己这么大学问还得在街上捡东西吃太不公平,肚子里怨气不小。有一年隆
冬,吕蒙正要吃没吃要喝没喝,觉得老天爷没照顾他,在祭灶时用清水一碗供在灶神前,并奉上一首打油诗:
                            一碗清汤诗一篇,灶君今日上青天。
                            玉皇若问人间事,为道文章不值钱。
   吕蒙正后来中举做了状元,再以后又当了宰相,他要把以前受的委屈都补回来,专捡稀罕物填他那个饱经磨难的胃。有段时间吕蒙正特别喜欢喝鸡舌汤,一天不喝就难受,做这么一碗汤要杀鸡数百,鸡毛就堆在那儿,天长日久堆得像一座鸡毛山。
   吕蒙正再也不觉得社会不公了,越活越滋润,他在洛阳大量购置地皮,修建园林府第,还在当年捡瓜吃的旧址上专门建了座纪念亭。
   有像吕蒙正这样以清水一碗敬神的,也有以清水一杯待客的,古语有云“君子之交淡如水”,其实穷人之交才真正叫“淡如水”。
   明代江盈科《雪涛谐史》有个故事:一士人家贫,友人来访买不起酒,只能以水相待。他有些过意不去,出一上联自嘲曰“君子之交淡如”,藏一“水”字,以示歉意。而客人却不介意,对曰“醉翁之意不在”,而藏一“酒”字。贫士之交,难能可贵!
   穷人肯定交不到酒肉朋友,有那个闲心也没那个闲钱。不过这样也好,有人说这样才是君子,才不庸俗。
   “酒肉朋友”可不是个好词,方毅就写过这么两句:
                             美酒千杯难成知己
                             清茶一盏也能醉人
   还有这么首诗,“世人片言合,杯酒盟新欢。生死轻相许,酒寒盟亦寒。”像喝酒喝茶这样的道理怎么说都有理,要说“酒肉朋友”不好,“人走茶凉”也不是什么好事。其实真正的朋友并不在于喝酒还是喝茶,而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酒喝酒,没酒喝茶。
                                 秋 夜 元好问
                     九死余生气息存,萧条门巷似荒村。
                     春雷漫说惊坯户,皎日何曾入覆盆。
                     济水有情添别泪,吴云无梦寄归魂。
                     百年世事兼身事,樽酒何人与细论。
   明代王逵年轻时家贫以算命为生,后来发达了不干这事了,写了一首打油诗:
                     精通周易非为卜,善辩六壬任想猜。
                     今日除去吕公绦,不到贫时我不来。
   嫌贫爱富不只是人的特性,就连神仙都这样,传说最善占卜的姜子牙当年封神时,他老婆贪心想掌管金库,私下找老公走后门希望能封她当个财神。封神奉行的是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姜子牙不敢有负天命,可又不想得罪老婆,就说:“封神封神,天命天命。上苍赐予,心诚则灵。”说完写了九九八十一个字,让他老婆闭着眼挑一个。
   姜子牙的老婆以为老公一定会罩着她,摸来摸去忽然摸到个与众不同大一号的,满心以为那一定是姜太公做的手脚,谁知打开一看,写的却是一个大大的“穷”字!姜子牙叹口气说:“封你做穷神此乃天意,穷神管不了财,只能管那些没福气的人。”
   从此,每到过年,家家户户怕沾上姜氏穷神的晦气,便都在门楣上贴上“福”字,以驱逐这个穷神老太太。
   至于“福”字要倒贴,又有另外一个故事。
   清末慈禧为了笼络人心,一年除夕想出了给群臣赐“万福”的招。接到“万福”的大臣们少不了得谢恩,恭亲王跑得快先来,可他光顾往前挤了,没留神把“福”字拿倒了,慈禧一看不大高兴,李莲英在旁边察言观色看到了,忙也拿个倒“福”字上前解围:“老佛爷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奴才们新年接福,福就‘倒’了!”
   李莲英有意将“倒”字说得重一些,这招挺灵,慈禧一听转怒为喜,高兴地连声说:“福到了!福到了!”并且下旨宫中的“福”字全都倒着贴,很快民间也流行起这种贴法。
                                白 粥   张谊(宋)
                    水旱年来稻不收,至今煮粥未曾稠。
                    人言箸插东西倒,我道匙挑两岸流。
                    捧出堂前风起浪,将来庭下月沉钩。
                    早间不用青铜照,眉目分明在里头。
   白粥其实就是稀饭,冬天的早上,寒风料峭,喝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稀饭,再来一套烧饼夹油条,是许多中国人最好的早餐享受。作为最有中国特色的早点,喝粥最多补益中国人的身体,陆游就写过一首诗盛赞喝粥的乐趣:
                    世人个个学长年,不悟长年在眼前。
                    我得宛丘平易法,只将食粥致神仙。
   可要是一天三顿顿顿吃稀的,小北风再一吹……任你再喜欢传统美食,也不愿做食粥神仙。
   旧时药神财神合庙有联曰:
                            纵使有钱难买命
                            须知无药可医贫
   人一旦穷到无药可医的地步,一般还就认命。这世上多喝着稀粥还忍不住来两句诗的,苦中作乐耳!有人曰:
                       薄粥稀稀碗底沉,鼻风吹起浪千层。
                       有时一粒浮水面,野渡无人舟自横。
   又有人曰:
                       薄粥稀稀水面浮,鼻风吹起浪波秋。
                       看来好似西湖景,只少渔翁下钓钩。
   范仲淹两岁时死了父亲,母亲改嫁,继父姓朱,范仲淹遂改姓朱,直到二十九岁那年才恢复范姓。
   范仲淹小时侯在山寺读书,据说五年未曾脱衣眠。一到冬天他每天早上都煮一大锅粥,待凉后冻成一整块,范仲淹拿刀划为四块,一日两餐,每次两块,进京求学时依然如此。当时有一个富家子弟拿肉给他吃,范仲淹不要,说:“并非是拒绝你的好意,实是怕吃刁了胃口,以后食不得白粥。”
   隋朝王通有句“不辱于人谓之贵,不取于人谓之富”,吴祖光先生曾取其意做对联一副广为流传,联曰:
                                   不屈为至贵
                                   最富是清贫
   范仲淹当得“富、贵”二字!
                                   山居杂咏  黄宗羲
                        锋镝牢囚取次过,依然不废我弦歌。
                        死犹未肯输心去,贫亦莫能奈我何。
                        卅两棉花装破被,三根松木煮空锅。
                        一冬也是堂堂地,岂信人间胜着多。
   有时侯富人也写写打油诗,那一定不是饿得睡不着,一般情况下是吃饱了撑得难受,想找人消遣消遣消化食儿。有个财主平时啥事不干,专以欺压百姓为乐事。财主爱吟些歪诗以显其“才”,一天他看见有个樵夫满头大汗挑着担柴从山里走出来,便叫他放下担子,听自己吟诗。你别说肥头大耳的财主还真没叫猪油糊了脑子,就地取材即兴发挥,他指着柴担吟道:
                       山上长树不长柴,砍下树来变成柴。
                       变成柴来多麻烦,不如当初就长柴。
   樵夫正累得喘不过气来,一听财主这话气马上通了,怒气直冲脑门,他灵机一动也依着财主那调调来了几句:
                         老爷吃饭不吃屎,饭进肚里变成屎。
                         变成屎来多麻烦,不如当初就吃屎。
   由于打油诗有一种特殊的调侃作用在里面,如果使用得当的话,既可以顾全大家的面子,不致伤了和气,又不委屈自己,于是有些当代的名人便也喜欢来两句。名人毕竟是名人,总要顾及自己的名声,不便像普通人那样恶语相向,即便他们心里想。
   著名的学者胡适有一则故事为人所乐道,1937年七七事变后,蒋介石和汪精卫联名邀请全国各界名流人士到江西庐山开座谈会。一次谈话时,蒋汪二人发言过后,胡适即慷慨激昂的发表了一通抗日救国演讲,当时在座的胡健中听后,即席赋诗一首:
                       溽暑匡庐盛会开,八方名士溯江来。
                       吾家博士真豪健,慷慨陈辞又一回!
   语中戏谑之意显而易见,胡适当即以一首打油诗回赠:
                       哪有猫儿不叫春?哪有蝉儿不鸣夏?
                       哪有蛤蟆不夜鸣?哪有先生不说话?
   四句反问,饶有风趣,据说当时蒋介石听了也忍俊不禁。
                                题玉堂壁  陶谷
                      官职须由生处有,文章不管用时无。
                      堪笑翰林陶学士,年年依样画葫芦。
   陶谷出使南唐时在驿舍的壁上留了四句谜语让人去猜:
                     西川狗,百姓眼,马包儿,御厨饭。
   后来宋人齐丘解开了谜底,原来是“獨(独)眠孤馆”。
   陶谷的名声不太好,在出使南唐时他是后周的翰林学士,可他不顾身份,公开调戏韩熙载的侍女。
   韩熙载是南唐的高官,也是一个著名的画家,他晚年放荡不羁,家里蓄有一百多个歌*,每次宴请宾客,韩熙载都先让歌*出来与客人见面,和客人们打情骂俏,调笑殴击,等他们乱成一团时韩熙载方踱着方步出来,欣赏这百丑图,故宫收藏有一幅名画就叫作《韩熙载夜宴图》。
   陶谷投靠赵匡胤后,仍不时有桃色新闻,赵匡胤对他有点看法。陶谷文章书法都不错,常埋怨不得重用,有些不明底细的人也推荐他,赵匡胤说:“陶谷是有些才能,可我让他起草诏书时,他总是看着前人的旧本去做,只改换几个词句,没有新鲜东西,这不是像俗话说的‘依样画葫芦’吗?”
   陶谷一听升迁无望,就请求回家,赵匡胤不让他走,说:“你为翰林学士,一向是依样画葫芦照抄旧本,工作又不累,还是接着干吧。”陶谷回去后在壁上书了上面那首诗。
  “依样画葫芦”的典故出在宋代,当时有两个翰林学士,一个叫胡卫,一个叫卢祖举,两人都喜欢卖弄才学,常胡编乱造些词句。一次,两人负责起草文章,开始写了“江淮尽扫胡尘”,可觉得这样写又少点什么,便改成“江淮尽扫于胡尘”,这样一来,意思整个颠倒过来,有人写诗嘲曰:
                         胡尘已被江淮扫,却说江淮尽扫于。
                         传语胡卢两学士,不如依样画葫芦。
   明清时有些官员为了省事,把以前发的比较好的文件样本分门别类整理成册,需要发布新文件时就把老的拿出来做样本,反正有些东西每年都差不多,改改时间地点就行了,一时官员皆大欢喜,有人写诗讽刺说:
                         依样葫芦画不难,葫芦变化有千端。
                         画成依旧葫芦样,要把葫芦仔细看。
   八仙之一的铁拐李不画葫芦,他整天背个葫芦拐啊拐的跑得还挺快。铁拐李姓李名玄,传说遇太上老君得道成仙。铁拐李原来长的还不错,有一次他的灵魂外出神游时,徒弟以为他已死去,就把他的肉身烧了。
   李玄的灵魂玩够了回来找不到肉身无所依附,急得到处乱转时发现一个饿死的拐脚乞丐,不管三七二十一赶快附在他身上,从此就是蓬首垢面、坦腹跛足的样子,手拄一根铁拐杖,身背一个大葫芦,周游各地,济世救人。
   某年有人拿张古画请一文士题字,画的是铁拐李,文人题的是:
                         葫芦里是什么药?背来背去劳肩膊。
                         个中如果有仙丹,何不先医自己脚?
   “八仙过海”是流传最广的中国古代神话故事,这八位仙人除了铁拐李,还有吕洞宾、张果老、汉钟离、曹国舅、韩湘子、蓝采和、何仙姑。
                                  梧桐影 吕洞宾
                                   落日斜,
                                   秋风冷,
                                   今夜故人来不来?
                                   教人立尽梧桐影。

                               题张果老倒跨蹇驴诗
                           世间多少人,谁似这老汉?
                           不是倒骑驴,凡事回头看。
   古时诗人喜欢在驿亭等处题诗,供人评说,是因为当时传媒环境所限,这是一种重要的传播方式。安成彭氏家庵,有题壁诗数首,其一曰:
                           经从佛口出,佛岂在经里。
                           郎在妾心头,郎心隔千里。

                                                               
   题壁诗还有形成系列的,古有题壁者曰:
                         望湖亭在太湖西,多少游人胡乱题。
                         我也胡乱题一首,待他泥墙一齐泥。
   倒是颇有自知之明,然有疾之如仇者题曰:
                         多时不见诗人面,一见诗人丈二长。
                         不是诗人长丈二,缘何放屁在高墙?
   下面又有细心人注解:
                           放屁在高墙,为何墙不倒?
                           那边也有屁,把它撑住了!
   今人能作诗的不大常见,喜题 “到此一游” 于名胜处者颇多,间或亦见 “打油诗”,恐张打油亦不愿观。
                                蓝桥驿见元九诗  白居易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打油诗多为有感而发,背后大多有一段精彩的故事,故事里有有趣的打油诗更少不了有趣的人。
  《世说新语·容止》中有个故事:何平叔(晏)长得很白,魏明帝怀疑其抹了粉,一年夏天,让人弄了盆热汤饼给他吃,何晏吃得大汗淋漓,以朱衣自擦,“色转皎然”。
   有热气腾腾端到面前逼人吃的,也有想吃面吃不到嘴馋得骂人的。
   南宋时建阳有一种乡俗,生了孩子,第三天要举行“汤饼筵”,请亲朋好友吃面。有个叫游必举的人一连生了两个女儿,每次都请人来吃面。第三个出来一看又是女儿,他不请客了。古代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生男孩放到床上躺着拿玉给他玩,叫“弄璋之喜”;而生女孩就放到地上给片瓦就不错了,凑合着也算件喜事,只能叫“弄瓦之喜”,《诗经》里就有“乃生男子,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弄之瓦”的说法。 
   游必举看着估千金垂头丧气,哪儿还有心思请人吃面,估计那时侯吃面可能是白吃,不像现在要凑份子,吃过两回面的朋友王中这回没面吃生气了,写了首诗送给游必举:
                         数年生女必相邀,今度为何不见招?
                         但愿君家常弄瓦,弄来弄去成瓦窑。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