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方舟子 //www.sinovision.net/?156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英国《卫报》两篇关于傅苹事件的报道

热度 2已有 1309 次阅读2013-2-13 22:07 |个人分类:访谈录分享到微信

  第一篇:

  华人质疑企业高管发家致富的故事
  一本描述从文革到美国技术公司老总的书的作者指控批评者搞抹黑运动

  英国《卫报》2013年2月5日

  原文: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3/feb/04/ping-fu-book-chinese-critics

  记者:Tania Branigan in Beijing and Ed Pilkington in New York

  (方舟子翻译)

  她的故事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战胜悲剧的故事:在中国文革期间的苦难童年,在揭露杀戮女婴后遭遇监禁和被迫流亡国外,然后飞黄腾达,成为美国一家重要技术公司的老总。

  “它听起来就像是一部令人无法相信的小说,但是这是在两个世界的一个人生的真实故事,”傅苹自传《弯而不折》的网站热情洋溢地介绍说。在一次推销该书的采访中,这名企业家谈到在2010年国情咨文演讲结束后,米歇尔·奥巴马如何邀请她到白宫喝睡前饮料。

  但是在华人读者列举其采访中的一系列自相矛盾和不可思议之处之后,傅苹被迫反击关于其书中有夸大不实的指控。“这些指控让我感到震惊和悲哀,”傅苹告诉《卫报》说。“它非常非常伤人,因为它让我回想起了我八岁时发生的事。”

  傅苹是3D软件公司杰魔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共同创始人,该公司的激光扫描技术被好莱坞电影制片厂、汽车设计者以及那些制造自由女神像的精确复制品的历史学家们所使用。她在25岁时到了美国,上了大学,历经保姆、保洁人员和餐馆服务生的艰苦历程,最终高升到现在的位置,成为著名的企业高管和白宫创新和创业国家咨询委员会的委员。

  许多问题围绕着这名54岁的作者在《弯而不折》一书中关于其恐怖经历的描述,在1966年文革开始时她被迫与父母分离,被送到一个再教育集中营,十岁时她在那里被轮奸。在那段时期大约有3600万人受到迫害,许多家庭被迫分离。

  但是包括监视中国学术界的有影响力的博客作者方舟子在内的怀疑者说,傅苹故事的大部分是不真实的。傅苹现在承认,她2010年在NPR电台说她目睹红卫兵用四马分尸的方法处死一名教师一事是“情绪化记忆”,可能是错的。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听说了这些故事,它们反复出现在我的噩梦中。那个时候是多么痛苦。我被从我父母身边带走。”她说。

  但是现在她认可她的想像可能作弄了她。“在我的心中我总是认为我看到了它,但是现在我不能肯定我的记忆是对的。我可能在一部电影或其他地方看到它,我承认这是个问题。”

  关于她离开中国的情形,也遭到了质疑。她的书的第一句话是:“在我25岁的时候,中国政府悄悄地将我驱逐出境。”怀疑者指出,通常只有著名的异见人士经过安排后才会被流放到国外。

  傅苹说在其回忆录初稿中并没有用“驱逐出境”一词。这个词是她的共同作者和编辑建议用的,目的是为了“吸引读者”。

  但是她补充说,根据词典的定义,说她被驱逐出境是准确的说法。“如果你被要求离开你的国家,而不是自愿离开的,那就是一种驱逐出境。”

  根据傅苹的书,她被迫出国,是因为她的大学论文研究了因一胎化政策导致的杀婴现象。一家上海报纸获悉了她突破性的研究,之后《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呼吁结束这种疯狂举动”——对一份古板的共产党党报来说这令人震惊。它引发了国际舆论的谴责,她因此被关押,她如此写道。

  在方舟子说他找不到有这样的报纸评论后,傅苹在其《赫芬顿邮报》的专栏回应说:“我记得读过1982年一家报纸发表过一篇呼吁性别平等的社论。它不是一篇新闻报道,也不是我写的,我不知道它是否和我的研究有关。在写书的时候,我没有点出这家报纸的名字,因为我不能肯定。但是,我想我是在(《人民日报》)读到的社论,因为它是发行量最大、最官方的报纸。”

  企鹅公司名下的Portfolio图书公司的出版人Adrian Zackheim说他力挺《弯而不折》,补充说他“绝对信任”傅苹及其回忆录。“该书总体上是正确的,我对此毫无疑问。那些挑剔它的企图是政治攻击。”

  Zackheim说Portfolio公司没有计划探究该书的真实性。“这是一个妇女生活的回忆录,它不是新闻报道。书里有没有错误呢?我不能说没有,但是如果有的话,那也是记忆错误。”

  第二篇:

  傅苹关于中国文革时期的童年故事引发论战

    英国《卫报》2013年2月13日

  原文:
  http://www.guardian.co.uk/books/2013/feb/13/ping-fu-controversy-china-cultural-revolution

  记者:Tania Branigan in Beijing and Ed Pilkington in New York

  (方舟子翻译)

  一名成功的美国企业家面临越来越多的质疑,这些质疑针对她广受称赞的关于在中国文革期间她的苦难童年故事。又有新的矛盾之处被发现,专家们也质疑其故事的关键部分。

  傅苹在其发家致富的回忆录《弯而不折》中说,她八岁时被从父母身边带走,遭到残忍的虐待,并被送到工厂劳动,然后在她读大学时引发了国际舆论对中国杀戮女婴现象的谴责,被迫离中国前往美国。之后她创立了软件公司杰魔公司,该公司目前正被3D System收购。

  批评者承认文革很恐怖,但质疑傅苹的个人讲述。她已经承认红卫兵将老师四马分尸这一描述是“情绪化记忆”,可能是错误的。对她的书以及采访进行仔细检查后,发现有大量的自相矛盾之处,专家告诉《卫报》她的故事有几处是无法让人相信的。

  54岁的傅苹说这些批评让她深受伤害,补充说:“我不知道谁是幕后黑手,但有人是。”

  她最惊人的一个说法是,被尊为现代中国国父的孙中山“将我的爷爷和叔公像亲生儿子一样养大”——这就像一个英国人被温斯顿·丘吉尔养大一样。研究孙中山生平的专家、悉尼大学教授John Wong说他不知道孙中山有过这段抚养史。

  傅苹告诉《卫报》:“那是我离开中国前家人告诉我的。我相信这是真的。我妈妈说这件事在历史书中有记载。”她随后补充说,孙中山是照顾他们,而不是实际收养他们。

  在其书中题为“工厂工人”的一章中,傅苹描述她在工厂工作了十年,直到1976年学校复课。她描述说,她一天工作六小时,一周工作六天,并告诉一个采访者她在10年间从未上过学。

  文革方面的专家告诉《卫报》,学校在1968或1969年间大部分都复课了,学生有到工厂学习的课程,那是去学技术,而不是当劳工。

  傅苹说:“在10年间我没有恰当的学校学习。我被送到工厂学习,有时是在农场学习。”

  一张由傅苹提供给媒体的照片显示,她拿着小红宝书,戴着毛主席像章和袖章摆姿势拍照。清华大学的Michel Bonnin和北京大学的Yin Hongbiao说这表明她在当时并不是受歧视的“黑分子”。傅苹说当时小孩通常会照向毛主席表忠心的照片,“不管是‘黑’是‘红’”。

  傅苹还说她被苏州大学校方逮捕并批评,因为邓小平接见了学生刊物出版者。她说邓小平读过她编辑的一本流行杂志上的一篇大胆的文章。

  加州大学河边分校研究现代中国文学的专家Perry Link说,在1979年学生刊物的代表有过一次会议,但是补充说:“我不相信邓小平曾经接触过这个群体。”

  他或者其他人也不知道来自傅苹的《红枫》社团的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傅苹说她相信这次会议的联合出版物《这代人》选了她的文章,但是Link手头的《这代人》版本并没有这篇文章。

  现在在特拉华大学当历史学教授的Yinghong Cheng曾经在同一时间和傅苹在苏州大学的同一座大楼学习,有他自己的文学社团。他告诉《卫报》:“我完全不知道那个社团(《红枫)的存在及其出版物,如果它曾经那么流行的话,我应该知道它。”

  傅苹提供了一份她的刊物,说她同时代的人也许没有听说过这个社团,因为它是地下的。她说邓小平在接见共青团领导人时接见了学生社团代表,并解释说她只是听说了这次会见,她本人并不在场。

  这名企业家声称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她在揭露杀戮女婴现象后被命令离开中国。她写道,在几个月的研究中,她“亲眼目睹”女婴被溺死和窒息死。上个月,她告诉一家电台说,她“亲眼看到几百名女婴被杀死。我看到女孩被扔进河中。”

  伦敦大学学院研究中国人口控制的专家Therese Hesketh说:“我从未听说过这样的故事。杀婴当然发生过,但是并不常见……它肯定不会公开地干,因为即使在当时杀婴被抓到了也意味着可能被起诉谋杀。”

  傅苹告诉《卫报》,在那次电台采访直播中,她口误了,应该说“我的研究是根据几百个案例,我亲眼目睹女婴被杀。”

  她补充说:“如果你去农村,去计划生育单位,在每个乡村和每个学校,它全都发生过。几乎没有人会被允许去贫困地区。这种事情发生过,但是中国不想让人知道它发生过。”

  这名企业家曾经说,因此导致的舆论谴责让她被捕入狱,在邓小平的干预下她才被释放——在她的书中没有提到这一不寻常的细节。

  其他问题还包括她何时离开中国:在不同场合她的说法不一,有时说她被释放两周后离开,有时说过了一年多才离开。

  傅苹说,她曾经把批评她称为抹黑运动,这是错的,补充说她已认识到她曾经以为是在攻击她的那些人只是在讲述他们自己的文革故事。

  “我希望这将会变成关于那时发生过什么事的文明讨论,如果能从中有所收获的话,我并不介意人们把怒火对准我,只要我们能一起弥合创伤,”她说。

  企鹅公司名下的Portfolio图书公司的出版人Adrian Zackheim说:“傅苹在其书前面的《作者说明》中写道:‘我已尽力记忆并描述我生活中的事和人。大多数情况下我用真名,虽然为了保护隐私我改了一些名字。许多细节发生于40多年前,我已尽可能地去确认这些事实。”

  “尽管大家都尽力了,但有时候在纪实的书中还是会有小错误。只要它们引起了作者的注意,在将来的印刷中就会得到纠正。傅苹已承认了几处错误,如果需要做更多的纠正的话,我们当然也会去做。”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