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方舟子 //www.sinovision.net/?156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方舟子:要说较真有病 那就是这个社会有病

已有 1188 次阅读2011-1-19 10:55 |个人分类:访谈录分享到微信

方舟子:要说较真有病 那就是这个社会有病_图1-1
  搜狐2011年01月17日

  人物介绍:

  方舟子,号称打假斗士。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新语丝网站的创建者。汉芯造假、唐骏学历造假等事件的揭露者。反对中医,支持转基因的领军人物。称肖氏反射弧疗效可怜而被肖传国买凶报复最终受伤的那个人。

  语录:
  “如果说有专业机构在打假,他们更有权威性,就不需要我们个人的力量,但正是因为专业机构或者不管事或者本身就在同流合污,那就需要民间的力量个人力量站出来。”
  “要说这种较真是一种偏执,甚至有人说有病,我觉得实际上反映的是社会的问题,是社会有病,而不是说较真的有病。”
  “如果全民的科学素养很差,科学不成为社会思潮的主流,那么民主自由是很不可靠的。”

  谁是方舟子?

  2001年揭核酸营养胡吹,2004年介入朱苏力招生事件,2005年揭肖氏反射弧跟肖传国结怨,2006年揭陈进汉芯造假,2007年揭蒙牛OMP不可靠,2010年死磕唐骏学历造假事件,左旋肉碱事件。等等。都是这个叫方舟子的人首先介入,或者在最关键的时候给出最给力的证据和声音。

  谁是方舟子?就是那个10年间骂了一堆名人,每次骂人都引来一片混战,但他本人每次都没有输,都没有留下漏洞的人。

  在2010年之前,方舟子是一个小众名词,除了关注学术打假的小众人群外,他的打假足迹很少涉足公共领域。2010年开始,这个局面变了,他与唐骏死磕,跟周立波叫板,更成了雇凶报复案的受害者。

  谁是方舟子?就是那个以前只有特定人群支持,挨打后大部分人支持的那个遇袭狂奔逃命者。就是公众在2010年突然发现生死其实与自己相关的那个人。

  方舟子与人论战,有个一以贯之的方式,就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死缠烂打,穷追猛打,绝不收手。这就像两个人打架,如果有一方坚持 “伤其十指不如断起一指”,这个人就狠毒得可怕。

  谁是方舟子?就是那个宣称偶像是鲁迅、文风和行事风格也学鲁迅,面谈时温文尔雅,私底下看到什么事就搜罗证据大加挞伐的人。这样的人,也难怪有人专门建了网站骂他,而且一骂就是10年。

  一个人以论战为业,但他说自己不偏执,只是看不得拿假话当真话。谁要是被这样的人骂上了,谁就是倒了八辈子霉。因为有人说,在打嘴仗上,方舟子是个天才,从来只有他赢,没有他输。

  我是个理想主义者 机构同流合污更需个人打假

  记者: 2001年揭核酸营养胡吹,2004年介入朱苏力招生事件,2005年揭肖氏反射弧跟肖传国结怨,2006年揭陈进汉芯造假,2007年蒙牛OMP事件,2010年唐骏学历造假事件,左旋肉碱事件,这是您的“战斗履历”。如果您以此为职业从中获得收益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您好像不是。从这个层面上判断您是个理想主义者,这个判断正确吗?

  方舟子:比较正确。我一直是这样给自己定位的,比较有理想主义的成分在里头,我要追求完美,学术上科学上追求完美。

  记者:那您的理想是什么?

  方舟子:希望在学术上在科学上追求完美一些,因为做学术做科学本来就是要追求真理的,不得弄虚作假。但是现实中特别是在中国弄虚作假非常多,这就跟做一个学者做一个科学家这种职责冲突,这也是为什么老要去揭露造假的主要原因。

  记者:大部分自然科学的学者都是埋头做研究,很少在公共领域发声。您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声音放到公共领域?

  方舟子:很多科学问题跟公共事物是息息相关的。涉及到打着高科技旗号的假产品、假药、假保健品,最有发言权的是专业人士,因为他们知道猫腻在哪里,本来应该是由这些科学家、医生出来揭露,但是在国内很少听到这方面的声音,反而是这些专业人士在造假或者替他们做虚假宣传。

  本来一些专业机构应该出来告诉公众事实真相是什么,但是现实是这些专业机构一方面公信力比较差,另一方面他们本身也在推销假的产品,至少是授权打他们专业机构的招牌去推销,这个是很不正常的现象,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个人的力量站出来对抗这些造假的一个原因,如果说有专业机构在打假,他们更有权威性,就不需要我们个人的力量,但正是因为专业机构或者不管事或者本身就在同流合污,那就需要民间的力量个人力量站出来。

  有关中医转基因  我传播的是国际主流观点

  记者:对您的毁誉参半,很多打假行为赢得一片赞誉,但是关于中医、转基因等问题,您的观点引来很大争议。您为什么在中医、转基因问题上持那么一个立场?

  方舟子:他们有人说我比较极端比较偏激,其实我只是在普及国际科学界主流的观点,我并没有什么标新立异的地方。

  我对中医的批评还有对转基因技术的支持跟国际主流科学界的观点都是一致的,不过国内的人很少听到国际主流科学界的声音,这方面受到一些误导。像转基因,有人把它变成政治问题,当然这里面涉及到一些环保组织本身的问题,他们采取环保的立场不是科学环保的立场而是比较极端的立场。这些声音在国内的媒体反而变成了主流的声音,导致一般的公众都受到了误导。

  中国的公众科学素养平均来说是比较差的,在一些对他们来说比较难判断的问题他们很容易迷失方向。比如中医的问题,用很朴素的民族感情来代替科学判断。有这么多的人迷信中医反对转基因,这恰恰说明目前做科普工作有多么得迫切。这两个问题刚好跟我的专业背景有关,所以我更需要花更多的精力来做这方面的科普。

  记者:关于中医、转基因,您的反对者有的认为,目前的科学知识无法解释地特别清楚的事件未必在未来就不可以解释。

  方舟子:涉及到中医和转基因的问题,不存在现代科学还没发觉要留待后人解决的问题,现在有关这方面的争论都是根据已有的科学知识就可以判断的。

  中医的问题,我并不是说把它一棍子打死,这套理论目前来说是一套过时的理论,那是古人对人体对大自然一个非常朴素的看法,现在看来是错误百出的,我们现在更好的现代科学现代医学的理论完全可以取代它,没必要说继续坚持一两千年老祖宗提出的那一套。我不否定中医的某些药物某些疗法是有价值的,这个毕竟是实践当中摸索出来的,但是有虚假的成分,需要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用现代科学的方法对它们进行检验,看哪些是值得保留的,哪些是有效的,有效的话是不是安全,这样才会更好地被继承下去。

  我的基本观点就是废除中医的理论,检验中药包括其它疗法像针灸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学术腐败障碍科学发展  我想帮助清理一下

  记者:一个人长时间坚持一个行为一般有两种驱动:利益驱动和价值观驱动。打假占据了您工作很大一部分内容,它能给您带来经济利益吗?

  方舟子:那不行,带不来经济利益的。我经济收入主要靠写作,做比较正面的科普,所谓的打假那是业余在做,只能算是义务劳动。

  记者:既然带不来经济利益,而且又会带来别人对您的攻击,甚至会带来像肖传国这样的人身伤害,您为什么会长久坚持?

  方舟子:我给自己的一个定位就是科学的普及,提高普通公众的科学修养。只有科学发展了,中国才能真正变成一个现代化的社会。现代化社会的一个标志就是科学、理性要成为这个社会思潮的主流,中国目前的现状恰恰相反,一方面是反科学的思潮变得很时髦,另一方面科学界本身应该是比较纯洁的,但是学术腐败又很盛行,这些变成中国科学发展很重大的障碍,我想帮助清除一下这些障碍而已,为中国科学的发展,包括中国整个社会的进步助一臂之力。而且这里面涉及到公共利益,这是我一直比较重点关心的领域,他们不仅骗人钱而且损害到普通公众的健康。这是为什么我会关心这个的原因。

  记者:您今年刚受到身体上的打击,这有没有让您对自己的打假方式或者打假行程思考一下?

  方舟子:这个是意料之中的。但是我这个人的信条就是不怕得罪人,除了有理想主义的成分还有一个英雄主义的成分在里头,看到不公的现象、虚假的现象,很难容忍,想要说,特别是没有人敢站出来说,更敢站出来说,这个可能是跟性格也有一些关系。这十年来也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击报复,对我的攻击谩骂每天都有,这对我造不成什么实际伤害,我不会把这种放在心上。有一些实际的报复,比如告我损害他们的名誉权,也有很多网友支持搞一个基金会来帮我应付这些诉讼,对我来说实际的损失其实也不大。最后他们买凶报复,这个是比较令人担心的。我现在更加小心一些,在人身安全方面比较注意。但这个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不能说因此就退缩了,并不是完全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况。

  要说较真有病  那就是这个社会有病

  记者:您太太说您是一个特别倔强的人,这是您太太的说法。有些人认为,您特别偏执,您怎么评价?

  方舟子:这个只能说是在某一些问题上比较认真比较较真,特别是涉及到科学的问题、学术的问题。我认为本来就应该对事实真相有洁癖,不应该放过弄虚作假的行为。很多人可能理解不了,因为我们受的教育,我们整个文化的传统都是告诉大家做人要厚道,不要去得罪人,以和为贵,所以很多人难以理解。正是因为大部分的人不愿意去较真,才更有必要说个别的人要站出来,不然的话整个社会更混乱了,总是要有人站出来较真的。

  要说这种较真是一种偏执,甚至有人说有病,我觉得实际上反映的是社会的问题,是社会有病,而不是说较真的有病,较真本来是做学术做科研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但是我们现在国内的很多科研人员很多学者连这个最基本的素养都丢弃了。

  记者:跟您的教育经历有关吗?

  方舟子:当然也有关系。在科学方面的教育我是在美国时完成的,在学术上较真的精神也是在美国读研究生的时候培养成的。

  在美国读研究生的时候一星期都会有一次实验室会议,由某一个学生或者是某一个研究员介绍最近这段时间他做的实验,之后大家来给他挑刺。如果那个星期没有人做出什么值得介绍的结果,那就某一个人从学术期刊上找一篇论文,大家给这篇论文挑刺。你想这种论文都是发表在权威期刊上已经经过审稿,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能够发现论文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包括外面请来的教授做学术报告,报告完了以后大家提问都是针对他报告中存在的某些可能的疑问的。这种潜移默化培养出来的严谨的做学问的精神,在国内比较少,国内搞一个学术报告完了之后大家都是在那里打哈哈或者说好话奉承,敢于提出疑问的比较少。

  一百年来赛先生其实没有真正到中国安家落户,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做科普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科学不成社会主流 民主自由不可靠

  记者:您最崇拜的人是不是鲁迅?

  方舟子:如果给我找一个偶像的话,只能算是鲁迅了,我从小就受他的影响,他的思想,对中国社会、中国历史的看法,包括一些为人处事还有文风,可能都会受到一些影响。

  记者:您现在做的事给人感觉像西部牛仔那样,单枪匹马的。这种思维方式其实是美国式的思维方式。

  方舟子:在美国呆的最大的影响一个是知道了科学研究是怎么回事,更进一步培养了较真、严谨的精神,不怕得罪人。但是如果一直在中国生活的话,有可能同流合污,很多中国人也是年轻的时候20多岁的时候当时也是锋芒毕露的,但是到三四十岁整个人棱角没了,我还是比较幸运能够在美国那个环境里继续受到熏陶。

  记者:看得出您是特别喜欢美国的,您为什么要回国?

  方舟子:一方面有家庭的原因,另外一方面因为现在这十年来做的事情主要跟中国有关,写的文章出的书都是在中国出版的,在国内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产生影响,在美国通过网络能造成影响,但毕竟隔了一层。如果说让我来选择在哪生活,我倒是更愿意在美国生活,愿意到美国人际关系比较单纯比较简单的环境中生活。

  记者:现在大家一提起个人理想可能就会说追求民主平等等,不知道您对您的理想如何概括?

  方舟子:民主、自由、平等都是值得追求的目标,但是方式不尽一样。对我来说,我觉得最能发挥我的才能可以做得比较好的不是喊一些口号,最好的就是通过科学的普及来提高全民的科学素养,如果全民的科学素养很差,科学不成为社会思潮的主流,那么民主自由是很不可靠的。

  (拾年)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