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方舟子 //www.sinovision.net/?156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评“方舟子“拆桥”不妨当作一部宣传片 ”

已有 1227 次阅读2011-9-9 17:30 |个人分类:学术打假分享到微信

  方舟子按:国际旋毛虫委员会说温度超过62.2度旋毛虫瞬间死亡,《云南省旋毛虫病公共卫生应急预案》则说若温度低于70度浸烫1分钟不能杀死肉中幼虫。昆明市动物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尹占国竟说“从这两份资料的出处来看都具有一定的权威性,我也一时无法认定哪一个标准更准确。”他不知道二者说的不是一回事:前者指肉的中心最低温度,后者指浸烫温度(即汤温),当然后者要比前者高得多才能保证肉中心的温度达到最低要求,浸烫温度达到85度较安全。都是不学无术的在管着昆明的疾控?


  另外,如果过桥米线用的是没有预先煮过的云腿,那也是生肉,煮熟了才能吃。猪带绦虫、旋毛虫的囊蚴比较顽强,腌、薰、凉拌都杀不死,烫、涮的话也要确保肉的中心温度达到70度才比较安全。


  附:

  方舟子“拆桥”不妨当作一部宣传片


  2011-9-9生活新报


  当方舟子关于“吃过桥米线有得旋毛虫病风险”的言论在网上传开后,事件也逐渐从对过桥米线是否安全的争论,演变成了一场针对方舟子本人的口水大战。在你来我往的争论中,我们也应该意识到,除了对真相的追寻外,这或许将是一次转危为机的机会。

  面对争议方舟子很淡定


  “我的提醒并不是针对过桥米线,只是针对那几片生肉,过桥米线可以吃,但那几片生肉最好不要吃。”


  “打假卫士”方舟子对云南过桥米线的一条评价,让这道历史悠久的云南风味小吃瞬间蹿升成了本周新浪微博的热门词汇,同时也将方舟子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争议往往是推动事件发展最好的助燃剂,在方舟子发表“吃过桥米线有得旋毛虫病风险”观点的5天时间里,对它的争议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这场不断有人加入的争论中,一方是义愤填膺的云南过桥米线拥护者,另一边是倍感受伤的方舟子和他的支持者。一时间,方舟子发表评论的微博也被愤慨的云南网友所覆盖。


  事实上,方舟子在昨天的微博中直言不讳地谈了自己的委屈:“这几天说了三文鱼片、牛排、涮羊肉、醉虾、醉蟹、鱼片粥、荸荠、茭白等感染寄生虫的风险,没引起风波。说到用虹鳟冒充三文鱼时,有丽江人来骂,说到过桥米线,更是一拨一拨的云南人来骂,我真是服了。不就说了涮生肉有风险要当心吗?”


  针对过桥米线“骂战”,记者昨日再次采访了方舟子。面对这场由“过桥米线”而引发的网络口水战,经历过太多争议的方舟子表现得十分坦然和淡定:“对于那些攻击我的云南网友,我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毕竟过桥米线作为云南的名片,对于云南意义重大,我从来没有否认过桥米线的美味,我之所以作出这个提醒,并不是有意要攻击云南的餐饮企业,只是吃过桥米线确实可能存在这样的风险。”方舟子一再表示:“我的提醒并不是针对过桥米线,只是针对那几片生肉,我只是觉得过桥米线可以吃,但是那几片生肉最好不要吃,其他配料但吃无妨。”最后他笑言:“我觉得云南火腿也美味,要是将过桥米线中的生肉换成火腿不是会更美味么?”


  “利用质疑宣传过桥米线”


  “遭到质疑并不可怕,关键是看要如何应对,应对质疑的过程也是一次对外公关的绝佳机会。”


  虽然骂声如潮水般袭来,方舟子依然坚持自己的立场。昨日,方舟子看到本报的报道后表示,对于记者实测过桥米线原汤的温度,他认为担心依然有必要。“国家卫生部从2001年6月到2004年底开展的全国人体重要寄生虫病现状调查的结果显示,在10个省所采集的血清样品中,旋毛虫病血清阳性率平均高达3.38%,其中最高为云南(8.26%),相当于每12个云南人就有1个感染旋毛虫。”他解释道。


  不过从昨日回复方舟子微博的评论来看,一些网友已经没有太在乎方舟子对过桥米线不安全言论的举证,而是更多地针对方舟子本人进行抨击或咒骂。


  对于部分网友在网络上的过激反应,张晓岚营销策划机构董事长张晓岚也有自己的看法。张晓岚认为,就连可口可乐、肯德基这样的世界知名企业都会遭到质疑,更何况是像过桥米线这样具有地方特色的小吃。“遭到质疑并不可怕,关键是要如何应对。”在张晓岚看来,应对质疑的过程也是一次对外公关的绝佳机会。“我认为在这次过桥米线事件中,云南人首先应该平静地看待质疑,然后科学分析,最后才是合理举证,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张晓岚举例说,在康泰克被爆出含有危害人体的PPA成分之后,公司立刻正面回应质疑并很快推出了不含PPA的新康泰克,这就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危机公关。


  “我不是说云南过桥米线有问题,如果事后证明市场上绝大多数的过桥米线并没有方舟子所说的安全隐患,我想这也是对过桥米线的一种有力的宣传。从这点来看,我们还得感谢方舟子呢。”网友“晨阳豆豆”正好和张晓岚的观点不谋而合。“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饮食文化,但并不能说全都是健康和积极的,比如刺身也是日本人从古吃到今、从小吃到大,卤味也是中国人的传统美食,可关于这类食品的健康问题,一直都是有争议的,总之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吧,毕竟多听他人意见不是什么坏事。”


  完善过桥米线标准是关键


  “目前云南只有在蒙自地区建立了过桥米线标准,除此之外的其他地区均无标准可参考,这无疑对过桥米线的生产管理和指标控制造成了很大困难。”


  尽管昨天昆明市动物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尹占国证实了过桥米线现烫的猪肉不存在安全隐患,那么云南的过桥米线真的就无懈可击了吗?昨日尹占国得出的现烫猪肉安全的结论,是依据吉林大学人兽共患研究所人兽共患病教育实验室2007年11月21日编译的国际旋毛虫委员会《关于控制人食用的家畜和野生动物中旋毛虫推荐方案》。资料显示,当温度为49摄氏度时,杀灭旋毛虫的时间需要21小时,但是当温度达到60摄氏度时,1分钟就能够将旋毛虫杀死,而当温度超过62.2摄氏度时,旋毛虫将瞬间死亡。“我们平常食用的过桥米线汤温远远超过了62.2摄氏度,如此说来我们绝对可以放心食用。”


  不过记者在云南省寄生虫病防治网看到了一份于2008年公布的《云南省旋毛虫病公共卫生应急预案(试行)》。其中指出,不同温度对旋毛虫幼虫杀灭效果不同,肉类若温度低于70摄氏度,肉片厚2.5mm,浸烫1分钟不能杀死肉中幼虫,而在85摄氏度汤中浸烫1至2分钟,肉变灰白色后较安全。记者注意到,两份资料中对于杀死旋毛虫的温度有着较大的出入,而方舟子正是引用后者的内容作为佐证。那么,到底哪个才是防治旋毛虫的标准措施呢?对于这个问题,尹占国并没有给出我们理想的答案:“从这两份资料的出处来看都具有一定的权威性,我也一时无法认定哪一个标准更准确。”


  除防治旋毛虫的标准模棱两可以外,云南过桥米线至今也没有完善的生产标准和衡量体系。云南过桥米线协会办公室主任刘文华表示,目前云南只有在蒙自地区建立了过桥米线标准,除此之外的其他地区均无标准可参考,这无疑对过桥米线的生产管理和指标控制造成了很大困难。


  其实早在方舟子事件之前,云南省营养学会临床营养专业委员会主任杨振娥就表示,过桥米线作为云南的名特饮食,提高其营养卫生学的科技含量、保证进食的安全性和营养搭配的科学性、建立质量控制体系已迫在眉睫。她指出,过桥米线是含有高脂肪、高蛋白的动、植物食品,若进食完,消化系统难以承担,进食不完则造成食物的浪费。此外,生菜、生肉、冷盘的食品卫生状况也需要规范。“如此说来,过桥米线也并非是无可挑剔,或许方舟子的质疑能让我们更好地完善过桥米线的各项管理规范和措施。”张晓岚说。


  生活新报 记者 袁野 实习记者 袁晓萌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