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jasmine002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22434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流氓与道德

热度 1已有 3697 次阅读2014-9-10 20:33 |个人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流氓与道德经常是扯不到一块的,但是其实未必。
  从古到今,流氓多得不可胜数,但是如果要说伟大的流氓,那就极其稀罕了。两千年前,却是有一位伟大的流氓,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王朝——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之所以称他伟大,那是说明他的功业,一个四十岁还是个小流氓头目,仅仅用了八年的时间,就成为履至尊制六合的君王,这听起来有点像神话传说。
  然而虽然伟大,刘邦还是不减流氓的本质。当被项羽打得屁流尿流时,刘邦仓惶出逃,追兵渐近,刘邦开始嫌车跑得太慢,就把车上的两个儿子推下车了。刘邦的老爹刘太公被项羽逮住了,项羽准备在精神上打击对手,准备将刘太公给烹煮了,不料刘邦竟然异常的镇定,对项羽说:“咱哥们曾经是结拜兄弟,所以俺爹就是你爹,你要是将俺爹煮了,也分一杯羹给俺。”这话一出,倒把项羽弄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刘太公大难没死,而且一不留神,成了太上皇,真是时来运转,可还是被无赖儿子刘邦奚落了一阵:“以前老爹你常说我无赖,不能象阿哥那样治理产业,现在看看我的产业,跟阿哥相比,哪个多呀?”看来,老太公只看到儿子无赖流氓的一面,却没有看到他伟大的一面。
  但是正是这个被老爹斥为无赖的人,最后居然令人不可思议地将鼓吹道德礼义的儒家搬到政治上,要知道从孔子开始,儒家经历了三百年的是间,一直作为最为显耀的社会思潮,但在施行政治抱负时,却无一不是碰了一鼻子的灰,还在秦帝国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重创,经书被烧了,还被坑了几百个儒生。但是正是刘邦这个大流氓头目登上皇帝宝座后,儒家竟然时来运转。其实刘邦流氓习性,哪有心思放在修身养性上,最初他见到儒生时,就非得羞辱羞辱他们,扯下他们帽子,并当众往里撒尿。但是当上皇帝后,刘邦发现他的那帮流氓弟兄们个个恶习不改,在皇宫大殿里舞刀弄剑的,心里也十分不痛快,这时儒生们正好抓住机会,粉墨登场,一个叫叔孙通的人,设计了一套朝见皇帝的礼仪,这礼仪的核心就是突出皇帝的尊贵,让众官大臣仆伏在脚下,尊卑次序分明,连流氓弟兄们也都规规矩矩,畏畏缩缩的。这下把刘邦给乐坏了:“到今天才知道当皇帝的威风啊。”叔孙通因为这一杰出表现,被刘邦擢升为九卿之列,真是风光一时。
  如果以为刘邦从此发愤正心诚意,改掉流氓习性,那可大错了,他发现了一大学问:虽然我做不到正心诚意,但别人得去正心诚意;虽然我听礼仪道德就睡着了,但别人还是得去学礼仪道德。刘邦这科学问,乃是将流氓精神溶入政治中,所以可以称之为“流氓政治学”,这要狠狠做到三点:一是要有“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精神;二是要有“宁我负天下人,勿让天下人负我”的意志;三是要把仁义道德拿来当护身符的勇气。
  不过可惜的是,刘邦之后,伟大的流氓政治家依然寥若晨星,而政治大流氓出了不少,之所以要区别伟大流氓政治家与政治大流氓,是因为前者虽然有流氓本性,但不缺乏雄才伟略与非凡的魄力,而后者除了流氓,还是流氓。政治流氓们各有各的手段,手法变化多端,颇令人叹止,但是他们跟市井小流氓相比,仍然不相同,象《水浒传》里被鲁提辖三拳打死的镇关西,还有被杨志捅死的泼皮牛二,那都只是些没有见识的小流氓,只有些狠辣的手段罢了。但是政治流氓,仅有狠辣手段,却是不够的,一定要把仁义道德的标签贴在脑门上,不要小看这条标签,这是能将黑客攻击有效阻挡住的防火墙。
  流氓与品德高尚的圣人,到底差多远呢?如果看了魏忠贤(又忠又贤,看起来真颇有圣人样子)的故事,会感觉相差也许不远。这个被阉了的男人,是历史上最大的政治流氓,而且除了流氓之外,毫无其他成就可言。但正是这样一个流氓,却跟万世师表的大圣人孔子平起平坐,被供在国立大学里(国子监),这个稀奇古怪的事情,是由一个叫陆万龄的监生提出的来:“孔子写了《春秋》,魏公公编写了《三朝要典》,孔子诛杀了少正卯,魏公公诛杀了东林党,功劳跟孔夫子差不多了,所以在礼仪上要与孔夫子并列尊贵”,陆万龄的荒唐的想法,竟然最后得到朝庭的准许,于是乎魏忠贤昂然迈进圣人圈子,与孔夫子分庭抗礼了。不仅如此,魏忠贤还没死,全国各地就争着为他立生祠,这个绝妙的主意要归功于浙江巡抚潘汝桢,他的这个创举令全国大大小小官员羡慕之余,争先恐后地投入修建魏忠贤生祠的浩大工程中。
  当流氓以手中的权力将道德二字写在脑门上时,俨然就是圣人了。魏忠贤在全国大大小小的生祠,充斥着对这样大流氓的最崇高的赞美,各种牌匾颂词上将各种最肉麻兮兮的吹捧都写上来了,一时间,象“尧天舜德”、“至圣至神”、“民心依归,即天心向顺”等吹得上天入地的赞誉,怕也费了许多知识分子的许多精力,连皇帝也没忘给写上“普德”两字来表彰这位当代圣人。然而浑身上下是“仁义道德”的标签,也不能裹住这个阉人的流氓本质,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圣人是从他的流氓中来的,没有了流氓,也就没有圣人的雅号。
  既然连魏阉这种政治流氓都没有忘掉要“立德”的古训以显示自己的雅致,于是乎,从中国士大夫与普通百姓,歌功颂德自然成为政治活动的重要内容了。我并不怀疑,几千年来,有许多为国为民,直言敢谏的真正正人君子,但是跟政治流氓相比,往往成为失败者,所以他们的对社会贡献的创造力,却远远不如一两个大政治流氓的破坏力。歌功颂德与肉麻不堪的吹捧,成为千年不变的传统。直到二十世纪,儒家的道德政治学宣告破产与终结,然而,政治流氓与道德光环结合的神话仍在延续,仍然如幽魂一般漫延着,仍然是那么的根深蒂固,坚不可摧。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