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凤林文化网 //www.sinovision.net/?237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凤林文化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刘雨槐自选诗歌15首

已有 1232 次阅读2015-2-4 08:23 |系统分类:文学| 诗歌 分享到微信

刘雨槐自选诗歌15首 

 

《我懂了,这里的庄园 》  (短诗)  

 

  作者:刘雨槐

 

这里的庄园,楼宇排列整齐,

每个不规则方块,都坐南面北;

梧桐一棵挨着一棵,

还有腊梅,红的,黄的,

是贴在一汪绿云上的

点点翡翠,色彩艳美。

 

这里的庄园,都年轻有为,

朝气蓬勃。入住者,

像一只只鸽子,早出晚归;

留守的老人,早晨与

黄昏,成群结队,

在花坛林荫间,歌舞美丽。

 

从春到夏到秋,再到冬季,

这里的庄园,诗情画意;

既便是到了晚上,劳累一天的

年轻男女,也在草坪上

甜甜蜜蜜。----在这里生活,

我懂了,人人都活得充实!

 

 

《天堂又在杀鸽宰鹅?》  (微型诗)  

 

   作者:刘雨槐

 

天堂又在杀鸽宰鹅? 

否则,云空为何

飞舞着

这么多洁白的羽毛?

 

 

《边关巡逻兵》  (短诗)  

 

  作者: 棠 童

 

流火叆叇,白哗哗,恣意行;

无风千里浪,如万马奔腾。

七月的太阳,烤焦了遍地月牙儿,

昏倒了胡杨,尸横蜥蜴群,

吐血的沙雀儿,坠地无声。

 

驼铃叮咚,烈日下,一队巡逻兵,

迢迢边关路,炎夏守国门。

汗湿征衣,汗浴征尘,少年熬到

白头翁,望断南飞雁,断肠人,

长城外,阴山下,有荒坟。

常年戎边不知苦,凯旋时,

白骨留塞北,唯有弧魂。

 

当年同村从军健儿七八个,

八千里长路云和月,萧瑟西北风,  

活着者, 还乡时老兵仅一人,

枯树寒鸦伴弧残, 回家方知家无踪。

问究竟,童年玩伴呈惶恐,

不是梦, 老宅遭强拆,

世态炎凉,当今军属不光荣。

 

父病故, 妻改嫁, 子打工,

家穷儿媳落风尘,哀婉影自怜。

怅惘悲凉高堂母,骨瘦似柴发如雪, 

守贫家,几多愁,伴重孙,

四辈三人重相见, 回家被误为陌路人,

煤油灯下, 黄土高坡寒窑苦,

老兵低头不敢看, 培伤情,。

 

(素材由一伤残老兵提供,初稿在一老师指导下修改,在这里一并致谢)



《草民诗人喝苦茶》  (短诗)  

 

  作者:刘雨槐

 

京都诗坛闹喧哗, 惊飞凤凰红残鸦。

草根彷徨, 精英嘶哑。

江畔废园, 老鸟相聚品苦茶,

哑然失笑, 不羡林外景如画。


 

《我是小小的钢琴手》(短诗)    

 

  作者:刘雨槐

 

骨头里已经燃烧起火焰,

血管里有波涛汹涌!

 

我,一位小小的钢琴手,

用我的心和我的十指

敲响了风雷,

听啊!琴弦发出的音律

如同闪电,又犹如

万马奔腾在千里草原!

 

          2013牢6月10日于成都

 

 

《穿过大半个西部来上学》  (诗歌) 

 

  作者:  刘雨槐 

 

其实,学校与学校都差不多,无非是

校院,教室,老师,操场,还有

北师大出版的那一套课本

可是,不同的教授方式,结果总是千差万别

穿过大半个西部来上学,无非是

想寻找个好学校,学知识不怕路途遥远

追求上进何惧门坎高?

坐汽车,坐火车,坐飞机,万水千山路迢迢

这期间,中国大地上----哪怕天塌地陷,哪怕洪水滔滔

哪怕春三月的罕见暴风雪在江南大地放任行掠

还发生了周贪官及令计划西山会

和诗歌界"荡妇体"风波

我仍然穿过大半个西部来上学

从兰州到成都

风雨无阻,披星戴月

人生路上我年少

最佳年华,是我寻找好学校

读好书求取上进的理由

 

 

《周一的早晨 》 (短诗) 

 

  作者; 刘雨槐 

 

周一,雨过天晴

晨风为太阳公公擦去睡痕

睁开眼睛

乐乐地笑了

缕缕霞光洒向大地 

晶莹露珠也为葵花把圆脸洗净

朵朵向阳金红

 

我们像列队的向阳花

晨风拂动着胸前红领巾

庄严肃立

放声歌唱

面向着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

是升旗仪式

也倾吐着发自肺腑的心声----

----起来

不愿作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有鸽子从头顶蓝天上飞过

也有朵朵白云

还有太阳公公满意的笑容

 

 

《西部北方腊月寒 》(仿元散曲一首)

 

  作者; 刘雨槐 

 

节气逼人烦,朦胧了意念,西部北方,腊月正酷寒,

夜半风狂雪满天,条条树枝儿挂银链,风中不打弯;

家家关门又闭户,窗外囱口缕缕吐黑烟。

 

楼挤楼,窗望窗,背对面,几家温暖几家寒。

寒屋南窗玻璃后,幽幽黑影企希对面囱口暖,

眸子定睛圆,不敢眨;猛发觉,雪中雀儿也牺惶可怜,

钻向囱口偷余热,缩成团,躲劫难,

火中取栗冒个险,苦熬凛凛烈烈三九天。

 

命也,运也,命运不随其心愿,也把无家可归的雀儿玩。

鬼使神差,屋内主人被冻起,忝煤捅炉炉火燃,

缕缕火苗哗啦啦向上窜,囱口顿时火舌卷黑烟,

逃难者无法回旋,困烟海,浑身蓦然间如墨染。

总算逃出三两只,羽翼己经被点燃,成为火蛋蛋,

扑向风雪中去逃命,阵阵悲呜啼声惨,

转眼间,几多羽灰如雪片;观者浑身颤,心境黯然。

 

 

《走过黎明》 (短诗)  

 

  作者: 刘雨槐

 

庭院深深,残月冷清

点点露珠,柳暗花明

悄悄冥冥,轻步踏着清风

人行道上的喳喳声

是落地枯叶纷身化尘

 

 

《晨时有雾》 (短诗)  

 

  作者:  刘雨槐

 

楼无数,雾万缕,无尽头

憔悴了天际早霞

太阳也轻拂云袖半遮面

淡淡的红,娇娇的羞

 

 

《我是书虫 》(短诗) 

 

  作者:刘雨槐

 

我是书虫,总在蚕食

方块字,

溶化进血液,

积少成多,铸造灵魂

 

 

《晨起方知是雪天》  (短诗)  

 

  作者: 刘雨槐

 

更鼓敲烦了鸡婆,气恼间踢醒了鸡公汉,

当值者未出窝,就伸长脖颈,

喔喔----喔,亮开嗓门儿几声呼唤,

赶得茫茫夜幕慌里慌张紧卷帘。

 

人虽裹在被窝,也脚凉手冰浑身直打颤; 

只好披衣下床临窗瞧----哦,哎哟哟!

变天了,朔风一把,乱剪鹅羽,

但见:苍苍满天白,银蛇舞河山。

 

 

《问  雪》  (短诗)  

 

  作者: 刘雨槐

 

放眼望去,从空际到大地早已茫茫

一汪银白!冰封河谷,山舞银蛇。

 

时在残冬季节,满天飘落的雪花啊!

你为何离开天堂,不辞劳苦地

来到人世间? 难道你也看不贯

满目龌龊,专程到大地上,

替力不从心的人们把其葬埋?

 

或许,还有另种意愿,就是冻死那些

到处下蛆,祸害众生的苍蝇,

捎带着为弱势群体净化生存环境?

 

 

《一剪寒梅》 (短诗)   

 

  作者:刘雨槐 

 

雪,静悄悄飘落,我期盼梅开

更甚飘雪,一剪寒梅悄然

从诗经里一路走来,

悠悠穿越红尘阡陌,

三千年风雨历程

不曾改变颜色。

 

任它岁月如何腐蚀,

任它天寒地冻如何摧残,

你依然盛开在唐诗宋词里,

盛开在悬崖峭壁

----在枝头,

陶然醉人的清香。

 

寒风吹过,你抖落身上的雪,

傲雪傲寒,坚贞不屈,

清瘦高雅,不亢不卑。

你高贵圣洁,笑看苍穹,

静静地等待

云开日出的时候到来。

 

 

《她是打工族家中一小丫》  (短诗)  

 

  作者:刘雨槐

 

寒冬腊月放寒假,正赶上朔风嗖嗖遍地刮,

老天阴沉沉,冻雨如冷泪,淋淋洒洒的嘀哒嘀哒。

爸妈去上班,关门又闭户,她一人留守在寒家,

写作业,学画画,直到夜幕悄悄朦胧下,

她才开灯盼爸妈。----终究年仅七岁呀,

孤守在空屋,心里急哇哇,对什么都骇怕,

骇怕老鼠从墙缝里爬出来咬疼脚指头,

骇怕蚂蚁从窗缝里挤进来从裤腿向里钻,

骇怕蜘蛛从屋梁下来顺着衣领向内爬,

风摆窗帘儿影噗哗,也把个小丫头活活的吓煞。

蓦听得,门外有脚步声踢踏踢踏,

还以为是爸妈下班,急火火开门向外瞧,

原来是邻居家阿姨从外面归来,陪她家娃娃,

蓦然间,小丫眼角溢出冰凉冰凉的泪花花。

 

 

《考古北山王陵》  (短诗)  

 

  作者:刘雨槐

 

黄土深埋着太多太多的恩怨

揭开数千年历史厚重

仍然是一滩滩污泥

不见天堂, 没有地狱

打捞出的几块朽骨上

转眼间就爬满蚂蚁

陪葬品有石刀石斧

和被泥土包裹了的黑陶残片

这些,是曾经辉煌过的

西域北部远古北山王

从民间传说,走进

考古学家档案的宝贵证见

 

 

刘雨槐, 男, 汉族,2006年10月出生于甘肃省兰州市,现定居四川省成都市, 笔名:棠童。5岁时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作品有诗歌,散文,小小说等,各种文学作品190多篇(首); 作品被选入《中国诗歌地理.00后九人诗选》《中国诗歌大观.365人诗选》(2014年卷), 及《我心灵的舞台》等文集。现为四川省成都市**附小在校学生; 另有大型学术著作《九千家全书--近现代华人知识分子简况》(与人合作)等。; 在互联网注册有《西部青少年文学网刊》并担任总编辑。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