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

已有 11848 次阅读2017-7-1 08:19 |个人分类:吃喝拉撒睡|系统分类:下午茶分享到微信


 

十年前到郑州领我的电影剧本奖证书和奖金时,被安排住在著名的“河南饭店”里。

住在“河南饭店”也算是满足了我许多年前的一个愿望,自从儿时知道山西最高级的旅馆是“湖滨会馆”,河南最“高级的”旅店是河南饭店”,便记住了河南这个最好的住宿处,也陆续知道许多高官、名人到河南来,都是在此处“下榻”的。

现在太原的“湖滨会馆”和郑州的“河南饭店”在本区域酒店旅馆业界排名不知如何,不过岁月成就的它们的历史地位是其它店家无法相比的。

河南饭店楼层不高,风风雨雨许多年之后,整个状态像一个巨大的院落,建店时期远没到比着赛往高处盖高楼的疯狂时代,楼层不高更显得端庄、平稳,暖色调的外墙墙体和窗明几亮的卫生保洁效果,在初夏的阳光下舒展着身肢,整个饭店都彰显出一种别致、安静、祥和的美。

记得早晨在餐厅吃自助餐,把我难住了,我这北方人的胃虽然混迹南方多年依然口味难改,河南有名的饭食烩面、烩饼和各种各样的饼食,让我这个忠贞不渝的饼食爱好者都想一一轮番尝尝,还有中原风格的多种菜肴我也不想放过。

只恨自己肚子只有那么大,还没尝几样就已经吃饱再无“品尝”的能力了。

印象深刻的是餐厅开饭时,在大厅一端小小的舞台处拍卖河南籍画家、书法家的作品。记得有几幅质量相当不错的书画作品都出自河南大师之作,价格很是低廉,一副一丈来长、一米多宽或者差不多这尺寸的几幅巨画要价在几千元到接近万元之间。算一下,这都是三十多平方尺的巨幅画了,光买这么大的宣纸都是件不容易的事了。

我不收藏名人字画主要是知道那买卖是需要极其雄厚的资金做后盾,而且要混进那样一群收藏爱好者的圈儿里才能干的营生,虽然我有许多那样的朋友,经常为他们的藏品拍照还因此得到几件他们,馈赠的老玩意儿,但我还是不乐意天天忙活那个。即使我一直严格遵守自己的底线,那天还是差点一冲动把在手里还没捂热的奖金加点钱买一幅大画,那大画很是壮观漂亮,满纸红梅花儿开的画风让我想起广东大画家光山月的巨幅画作。最后决定不买,但回到重庆后还是后悔过一阵子。

在各种各样的经贸活动上拍卖书画作品,见过的太多了,含金量较高的还属这次在河南饭店所见。

磁器口金蓉正街东头梯坎儿上端面朝嘉陵江右侧,好像很早就开着一饭店了,这一带集聚这好多家饭馆,熙熙攘攘人流中总是回响着各家招徕食客的吆喝声,多次路经此地带都被各家饭店雇佣的女人们极其热情地招呼用餐。我是个一分钟都不想浪费,单独自己吃饭时总选择极其简单饭食的人,也讨厌老被人没完没了招呼吃饭,于是每次走到此处,都是匆匆走过绝不停留。

这次在磁器口溜达到此依然如故,但此处醒目标识“码头会”店门前立着的一个川剧变脸偶人多少吸引了我,开始我以为是个真人装扮的假人站在那里——就像成都的宽街子、窄巷子,身着清中穿戴的“演员”将凡是他人眼能瞧见的皮肉处都用古铜色的颜色仔细涂抹,静悄悄坐在也古香古色的凳子上,模样活像一个雕法细腻的人物雕塑。我头一回在成都看见这等一身铜锈的活雕塑,也差点将其以为成物而不是人。幸亏我没有触摸“展品”的坏习惯,否则,在刚开街人流稀少的时候肯定会动心摸那“雕塑”一下,然后被他吓一大跳——据说原来由于按捺不住好奇心,被突然动起来的“雕塑”惊骇的游人不少,女人孩子为多。

我发现那家店门前的川剧人物确实是个假人而且形似骷髅时,兴趣大减。正要离开,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在店门内大厅里回荡,显然是在“拍卖”字画,于是决定进去看看热闹。

断断续续“拍卖”的书画作品字多画少——我在这里的时间段是这样,让我感觉这样的“拍卖”不够真诚。

书画作品的作者们也不外都是重庆“著名”的书画家,不过隔山隔行,那些著名者我一个都不知道谁是谁,也不太关注。被拍卖的作品没引起我的兴趣,我的兴致却被这里有楼有底有厅堂,戏院建筑结构空间所吸引。这里除了具备可以开展许多演出形式的戏台可能稍大一些外,整个布局都是旧时代格调中高档大茶馆的格局。

说磁器口这家茶食店的戏台大也是和从前的乡镇普遍存在的万年台比,要是和现在也是千年名镇的走马古镇那个建在茶馆上面的戏台相比,这戏台只能算“太小了”,走马那个恢复在历史老故地的戏台是个灯光、布景、功能都齐全的现代舞台,前台后台都很大,一些大型话剧和歌舞的演出要求都能满足。

“拍卖师”用我熟悉的嗓音连续“拍卖”好几件作品,作为“名家之作”,二三百元就能拿到手也实在不算贵,普通人的两三天收入而已。

我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这家可点菜吃饭也可点茶喝茶的建筑上了,感觉这里的硬件是完全能够满足清、民时代题材茶馆戏的拍摄的,这样不大不小刚合适的场地也不是那么好找,或许店家他们真该开展一下清民老茶馆影视剧拍摄场地的业务。

在“拍卖间隙”,一男子在川剧锣鼓声中走上来,在戏台上按着程式套路,表演了一段川剧变脸。

很多看戏的人是外地人,占着最好的位置喝着茶吃着花生、瓜子、麻花、小吃看得挺投入。“变脸者”不知何许人也,一变二变,八九十来变,到表演结束也被一直被看表演的男女们喝彩叫好,于是他走下戏台,“走到观众中间”,和男女观众一一握手,场面也很有几分明星派头,只是观众太少,掀不起山呼海啸的效果来。

这个茶食、小吃、演出共用的场所长处在于,它能很自然让人在此产生怀旧或者寻旧的心情,它的结构和格局大体和清民时代的此类处极其相似,有闲时,和朋友在此吃吃喝喝看看戏,看看小型书画拍卖会,即使只是一场娱乐一场游戏,也还可以算是个不错的体验选择。

以《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为题,介绍了两个可以喝茶、看戏的场所,其实只是介绍了我此次前往磁器口的一点感受而已,在磁器口,可以看戏的地方不仅仅这两处,这两处不过都有一个不错的戏台而已。

要说我喜欢,我还是更喜欢宝善宫那个高高在上的万年台,特别是那个建立在宝善宫庙堂基础上的大院子,古香古色几乎哪儿哪儿都是“原作”的气色,最让人陶醉的是铺在地面、构成梯坎儿的巨大石块,块块老旧沧桑赫然,绝对都是没有改动过的“原作”,想想,这怎么也好几百年了,这意境到哪儿去找?

 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1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2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3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4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5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6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7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8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10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11说说重庆的磁器口——之两个能喝茶看戏的老地方(下)_图1-12

 

 

 

 

                                             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