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说说最美词、曲,读读西南联大校歌

已有 809 次阅读2018-5-24 04:20 |个人分类:历史、良心|系统分类:艺术分享到微信


 

说说最美词、曲,读读西南联大校歌

 

在大陆中国无论谁,如果在文革前没开始自己的阅读历史,是很难在文革时判断当时任何形式文字好坏的,在那个几乎消灭一切图书、整个国家出版机构近乎歇业的时代,压根没接触过古今中外的好文字,根本就没法具备对文字优劣作比较的能力。

庆幸我的阅读史开始得还比较早,但文革开始时我才十一岁,所读的百多本书大都是当时觉得非常好其实品质大都很糟糕的“革命现实主义文学”,这些书有些不但胡编滥造,而且叙事漏洞多如牛毛,这些书的功能也仅仅是,用极其夸张的娱乐性满足我一类少年儿童的快乐需求而已。

不幸的是,我在这样的阅读基础上喜欢写诗了,而且写的很投入,写了很多。当时那些“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井冈山上红旗飘,毛主席和林副主席把革命来领导……”很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许多诗就是模仿这样的诗“创作”的。

有一天我在我所在的大工厂一个大字报专栏读到一首诗,把我激动得差点哭出来,我觉得那首诗写得太好了,一个人悄悄地对着那诗好一会儿默读,就想记住那几句我觉得水平极高的诗。可惜后来我觉得那诗不够好时又把它忘掉了,只记得让我当时很敬佩的第一句:

“当苏修的导弹射向我们伟大首都北京的时候,

我们拿什么保护我们自己的国家……”

这首诗确实比“井冈山上红旗飘……”那样打油诗风格的诗更打动我,于是我就开始写这样的诗了。

文革革掉文化命——至少是把文化打残、关进冷宫后,仅剩着少量中外电影和八个样板戏供老百姓观赏。有段日子天天听样板戏、看样板戏、唱样板戏,几乎人人都可以把常看的老电影和样板戏里每一句戏词倒背如流。看电影仿佛成了一种大家参与的别致娱乐活动,常常出现众多观众接影片中人物对话的现象,有如一种别致的大合唱,许多人都喜欢跟着一起瞎嚷嚷。

那会儿我是弹着一支简易秦琴唱样板戏的,特别偏爱《智取威虎山》里面杨子荣和少剑波以及《沙家浜》郭建光的几段唱。

我最喜欢的一段唱,是《智取威虎山》里面少剑波独自一人运筹帷幄于木头屋时那段老生腔的:

“溯风吹,

林涛吼,

峡谷震荡,

望飞雪漫天舞

,巍巍群山披银装,

好一派北国风光……”

这段词几十年没唱了,顺手拈来依然记得,可见当时多么深入我心。

自然而然的事,我觉得样板戏的唱词写得太好了,绝对同意评它们世界第一名。

后来我上初中了,我的恩师——我的初中第一个语文老师,毕业于华东师范中文系的上海籍高材生张志忠先生,见我喜欢写作,不惜冒着风险把一本当时还绝对列在“毒草”中的《中国新诗选》借给我读。那是一本精装、崭新的书,似乎没被翻读过——即使今天我还记得那书黄色的书皮、洁白的纸张、扑面而来的油墨和纸香混杂的气息。

细细读过收录了五四和新文化运动时期大部分中国著名诗人诗作的《中国新诗选》,我很震撼,甚至因震撼而很长一段时间不好意思随意写诗了。

张志忠老师教了我们时间不长,很快我的另一个恩师张开政先生成了我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不知两个张老师是否有过交流,张开政老师对我的厚爱更是丰满。他为我打开他的有几百本文革前出版物的书柜时,我几乎要晕厥,光那些我已经知道的歌德、海涅、莎士比亚、莱蒙托夫、普希金、裴多菲、泰戈尔、郭沫若、贺敬之、吕远的名字就让我激动不已。

这些诗我不仅细细读,还抄写,至少有一百多万字量的内容被我抄写在我的软皮、硬壳的笔记本中,庆幸我三十年前没有一下全都扔掉,还保存着几本在我的书柜里。

我很感激我的两位张姓恩师和其他长辈,在我们少年那个文化荒漠时代,用他们珍藏的近百本书滋润我干渴的心灵,让我免于遭受大部分同龄人难以防范被灵魂苍白综合症的侵袭。

后来在QQ世界闯来一位不知何地朋友,几次提醒我“一定好好读读样板戏里面那些中国最好的诗”。我告诉他那些“诗”肯定不“最好”,他居然生气发火了。我懒得和他计较,就把当年打破我对“样板戏”迷信的几首词曲发给他: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

没曾想,我的说辞他不但不认可,还跟我争论起“60年大饥荒”的事,咬牙切齿地说“60年代根本没有发生饿死人的事,大饥荒都是右派们编造的谎言”。我不再和他废话,直接删了他。

无论诗、文、词、曲、小说、戏曲,还不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事,优劣好坏都是一目了然的。

十多年前,对晚清以来的军歌、校歌很是下功夫了解一段日子。有些歌词写得真臭,但早已经唱红了天下,有些歌词写得真好,可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比如很打动我的据说是冯友兰先生写成的《西南联大校歌》。这词是不是很适合拿来当校歌使用,暂不评价,但这一首明显借用了岳飞那首《满江红》古歌词悲壮情绪的词确实写的不赖。

 

万里长征,

辞却了五朝宫阙。

暂驻足,

衡山湘水,

又成离别。

绝徼移栽桢干质,

九州遍洒黎元血。

尽笳吹弦诵在山城,

情弥切!

 

千秋耻,

终当雪,

中兴业,

须人杰。

便一成三户,

壮怀难折。

多难殷忧新国运,

动心忍性希前哲。

待驱除仇寇复神京,

还燕碣!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