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想起上回“非典”,想起我的《爆竹声声》里的满城爆竹声

已有 540 次阅读2020-1-21 07:23 |个人分类:亲朋好友|系统分类:艺术分享到微信

想起上回“非典”,想起我的《爆竹声声》里的满城爆竹声

 

 

在“莫谈国事”流行、不想依附权势做事的心境中,讲讲自己的故事或许不仅仅是聊以自慰。

这几天武汉再度遭受“非典”袭击,让人没法不想起零三年这恶魔的北京行。

我在零三年“非典”肆虐期间的感受,与大部分人可能都不同。

“非典”来前,我的“反腐题材”剧本《将军最后的出征》在某机关要地“三审”已口头过关——只差一个公章,也就是说拍摄资金将陆续到位,可以选开机日子了。

   想起上回“非典”,想起我的《爆竹声声》里的满城爆竹声_图1-1

正期待着,狗娘养的“非典”风驰电掣来了。

一天一著名“娱记”电话给我,想“落实”我北京合作朋友名导**因“非典”被隔离北京小西天的事。焦灼中我赶紧电话北京打探,松一口气。还好,只是限制活动不得出自己家门而已——事出**和他的恩师——另一名导谈工作后,恩师出现“非典”症状。那会儿不得不草木皆兵,于是也被重点“监控”了。

“非典”打乱了许多人的生活。

漫长等待中,重庆本地一文化策划人很“主旋律”地说:“想为战胜“非典”做点事,鼓鼓劲,拍几个音乐MTV……”

约我写歌。

当时回答我笑谈一番“怕赶不上吧?恐怕我们还没折腾完,“非典”早死球了。我有这个功能,常常竹篮打水一场空,万一白忙活一场……”

后来果然,我的三首歌曲出来,选定拍摄的第一首交给歌剧院的某女歌手,歌手喜欢、赞美声中,我乐不滋儿地和她推敲了歌曲演唱的细部处理……

后来如我预言,我们正准备开机,“非典”来得快、赖得久,但突然说走就走了。

“说走就走”说得轻巧,谁知道有关部门和医护人员是花了多少心血才撵走它的?

自然而然,别说三首,一首都不用拍了。

希望我的那三首歌没有“湮灭”。

电影也拍不成了。据说“舆论”总负责人对“反腐题材”有指示:你们艺术家别帮倒忙了,电影电视里尽是腐败分子,人民群众会怎么看共产党?于是“将军”退场了。

也希望像零三年,我的这篇文字出来,武汉的“非典”和它大哥一样早早滚蛋。

本来是想讲讲我那三首主战“非典”的三首歌的,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乐谱,却发现了《爆竹声声》的有关文件,于是,就我早就预料到的“禁止燃放爆竹”实施,就有了下面这些文字。

《爆竹声声》是电影拍摄审批权下放以后,重庆批准拍摄的第一个剧本。

   想起上回“非典”,想起我的《爆竹声声》里的满城爆竹声_图1-2

从故事表面看,《爆竹声声》讲的是城市、乡村文化背景不同的人一次别致的冲突,实际上我想讲述的是,我们这个经历独特的社会,文明不断遭受蹂躏、粉碎之后的精神困境:

城市混得如鱼得水张二是偏远山区长大的农家孩子身世贫寒,刚来人世间爹就饿死,老妈张王氏遵照丈夫嘱托,节衣缩食供张二读完初中,给张二奠下在城市拼搏成功的基础。张二成功了,路子广、买卖大,成了资产千万实力雄厚的农民实业家。张二费尽尽口舌把母亲接到城里生活,没想到刚到城市没几天,就遭遇春节,被满城的“爆竹声声”吓死了,于是张二恨上了他认为“害死”他母亲的人,别有用心精心准备,在下一个可燃放爆竹的日子如法炮制,狠狠报复了他的仇人……”

一番周折后,资金口头落实,《爆竹声声》的开拍日定在2011年春夏时节。

影视制作方方面面变数极多,我对投资公司几个老总“口头落实”的资金承诺有担心外,更有紧迫感的是觉得“禁鞭令”随时会来。

完成《爆竹声声》创作,故事中多个至关重要寄托情志,渲染氛围的春节和满城烟火、爆竹声声大场面都是不可轻慢,必须早早掌握在手的。否则这次万一投资再出幺蛾子拍不成,恐怕以后再拍非常困难。而且这个故事如果没了那些必须的场景,主题意义将很难展现。

于是,我请娴熟于制片的“著名制片人”老友徐国庆负责年三十夜的外景拍摄。

             想起上回“非典”,想起我的《爆竹声声》里的满城爆竹声_图1-3

三十那天,“亿万人家团聚日”,国庆忙活了大半宿,过了几天给送来一袋录像带和一个一千G的大硬盘。

那一袋子宝贝似乎带来了一百个烟鬼吞烟吐雾的“结晶”,让我的书房立马充斥烟熏火燎的勃勃气势,味道之强烈,让我很是浮想联翩。

那浓烈的香烟味道似乎现在还藏在我的书柜里,偶尔看到那个袋子,闻到国庆差不多九年前带来的烟草味,我心里还会有几分悲恸许多心伤。

就是那年春夏,一向身体强壮的国庆兄发现患下不治大疾。

我去看过他,觉得他“挺得过来”的,但“没多久”他竟然去世了。

《爆竹声声》又因意外没拍成,后来有朋友想把本子买去,我谢绝了。让它在我书房再待些日子吧。

《爆竹声声》如果拍摄,我会设法把对国庆的思念注入其中的。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日  重庆 瞎玩斋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