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懒虫摇旗 //www.sinovision.net/?3261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吃酒吐诗,耍腔听曲,月光翻墙,进进出出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大耳莫若个山驴

已有 998 次阅读2017-7-14 01:49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朱耷老先生》


整个天空似乎都将溺亡在

一种怯懦和狂怒的墨色里了!


每一枝梅花树桩都支楞着

又尽可能佝偻起来,守着茫茫雪地

雪和狗爪一样的梅花,桃花,莲花

它们在各自安身处还好吗

它们必将丧生在池塘里与山坡上


故国晦暗如海,遥远不可追寻

浓稠之水,淡墨涛浪

从飞虫睡眠的空中河床

和芭蕉丛乱云横飞的内心

悄然高高耸起


这座空庙曾经住过

和尚,道士

口吃和爱哭的朱耷先生

通常,他从黄昏和黎明里醒来

在月光佩环叮当的山头

和树影沉沉的谷底

竹节虫和木鱼石一样缓缓爬动

鳜鱼一样翻白,乞讨来至寻常屋檐下


蔓延和狂泻,深夜坐成探向远山枯笔

他养的每一只鸟都爱在深夜里发出怪叫

驼背的鸟叫醒比深夜更深的巷子

半瞎的鸟睁着未盲的眼讲故事

夜深人静,道路和夜行者结伴而行

背着包袱的秘密队伍

滚滚炊烟一样不可阻挡来到我们面前


“嗖——”的一声,一只黑鸟水淋淋飞起

黑鸟沉默,掠过白鸟群,向着

未知方向投射过去

一个须发日益稀疏人留下来

终日于宣纸上题写

家。坟冢。草深如乱发的咒语

未亡人的笑和哭


每天有多少盲人和驼背

在天空下坦然接受凌迟和碾压

有多少疯子逃出市镇

筚路褴褛背着叛逆尸首痛哭


——不是上山,便是入墓


《八大与石涛》


笔墨就是我们的命运啊

命运就是浪迹江湖的云


有的未亡人

哭成了一团墨

浓得化不开


有的,笑如涟漪

越漾越远

终于淡泊得看不见


枯笔画下道路

纷纷涌向残山剩水


远远地

挑泔水桶人迎面撞见人:

爷,你看——

倪云瓒,六君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