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云里雾中回头望,地承天恩!》

热度 6已有 6395 次阅读2017-6-24 11:48 |个人分类:散记|系统分类:文学| 天恩 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云里雾中回头望,地承天恩!》_图1-1

借用国内这位魏碑书法者的四个字。存着是因为这四个字很合我意。字写得非常地劲力和端庄大气。


《鸡零鸭碎五十四》基本写好了。好似,来不及发,因为时间的有限,也因为一些个个情被取代。

周五按照常,又打电话给母亲了。碰巧外甥的儿子明儿是百日庆贺,各地亲友集拢在沪了。非常高兴视频上见到了大伯母,她,依然健硕,这就非常可人了。

想当年,我那个大五行里任职的大伯,为了响应建设边疆,建设祖国的号召,以远发团委书记领头人的身份从陈毅市长手里接过了挺进边疆的红色大旗,带领一百多位各行年轻菁英向西出发了。走前他拖了他的新婚的妻子,我的大伯母,一块同行。

大伯母出生江南名门世家,是众人眼里的掌上明珠,还是教会医院的从业人员,哪见过这种仗势啊,为了爱情,为了响彻云霄的精神口号,她,跟着出发了。

多年以后说及,那几十年建设边疆里付出的所有一切,其实非常心酸的。如今她要见我,问声好,送上祝福,我的心在万里之外,再次发酸。那一代人其实很勇敢的。勇敢在艰辛苦难后,依然能够面带笑容地站立于世。

中国半个世纪的建设里,多少像我大伯父那样的人,付出了青春和热情;他,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功绩,但过世时十里长街相送,就是向他这位为新疆金融系统建立和完备做出首要重要贡献的人,予以的肯定。跟大伯母说,向你问好,向你致敬。

说了一些我的近况,大家都给予了肯定。我是个日趋淡定的人,其实这份淡定之下,有我的雄心。我也没什么大目标,因为看得比较穿。那些所谓的人头簇拥、一哄而上、喧嚣倜傥、挥斥方遒的事,年轻时全都包揽过,见过走过经历过也就是了。有很多可以回忆,没什么值得再说就是了。

不说的和没说的,并未消失,即便在我离开过后。人可以很少地去拥有,但必须有很多可以来欣慰。我出国时,公司里、市政府一人破了多项纪录,这是我临走时市府的人意外发现并转告于我的。回想过去,我,值了。我没有对不起我的父母、单位和祖国。。。。。。多年过后,我心里还藏掖着一种真实的情感:咱们中国的好汉们,到哪里都不会为祖国丢脸的。这份纯真的情感,内在里和我大伯父大伯母青春血液里的那种热忱冲动,一般无二的。只是,时间阶段的不同,行为方式不同了而已。

堂兄喝高了,不停地大声赞扬我父亲的为人。他以为,此生就是以他为榜样,以他为旗帜了。我的父亲没有给他给我们后代留下什么昂贵的财产和傲人的名声,为什么他过世多年后,还有这样的精神号召力和品格影响力?于是我明白,世间最为长久和尊贵的价值,不在那些虚浮间。

就此想到我那可怜的二伯父了。兄弟姐妹中,他似乎是最大号的。年轻时的那个飙劲,是非常汹涌的。他的旗下集拢了上海滩无数顶级的公子哥,四大公司、五大银行、面粉五金、商报药业、纺织地产,几乎全包。他的不幸家人早期提及过,劝他收敛,劝他低调,他那时年轻,正是春风得意马蹄欢的时候,哪里肯收缰?也是时运不济,他吃了很多的苦,八十年代平反后回到沪上,派头依旧,花钱依然爱数号(人民币编码),毕竟时过境迁,也没得多少张的纸币能够为他撑起当年的豪气了。光景不能重复,也很难被我验证了,直到永安公司的后继人,带着万分的恭敬讲述了二伯当年“无敌的辉煌”。

我的姑姑也是个极其出色的人。她从国家计委出来后到了省级地方,便就成了“吴琼花”,又像业界的穆桂英,人人称道。她的事,不能多讲的了。我们非常地谈得拢,我的姑父也是。一个比较木纳的博士导,一生中肯勤勉,是我们后一辈人极其尊敬和爱戴的长辈。他,也是“将出名门”,中国历史上可以大书的那种。对于上海,他最最在意的是,只要途径或探访,就一定会首先拜访两位老人和我父亲。他对我父亲的感激和敬爱是有很深缘由的。此外就是,都是谦和博学的文人,能说到一起;还有就是我父亲十分坚挺的人格和品德。

远远望过去,人影淡远,却非常地清晰。回头自问的话,有两说,一说是给母亲的“废话”:我不应该出国的。可是谁都知道,那时节那情况,我是一定会飘洋过海的了,尽管当时我没有专门出国的欲望。第二便是说给孩子们听的:这人,要做得高贵和大气,要记得一句现在世人不在乎的话,叫,不畏浮云遮望眼!

。。。。。。

妹妹挤了过来合着说,看见你的字了,有进步,主要是见着精神气了,没有思想是写不好字的。她,说得没错。我就乘势跟进了:我写字最初主要的动机之一,就是重新书写老祖宗留下的那个象牙檀木扇面上的文。咱们的家族,联通了胡家,摊上了曾公,毕竟还是商界里的书香门第,晚清民国直到上海滩,搭的都是此界的翘楚,是个偏好但还是非常皇烁的,那一手的“金钟小楷”现人已是不知了,也不见经传了,我却要去写。写得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写。书写这份精致金粉小楷的曾祖,其后人是任氏家族的通好和至交,我想多少承继点精气的。不幸的是,许许多多名人字画那个年代里,俱已散失了,最后的那两箱舅父没来得及亲手交予家父,结果被家里十来岁的熊孩子给糟蹋了很大一部份,没地方去叫疼了。太可惜了。现在手头的四张古画出自名家之手,已是零星散落了。当然,躲过了太多的灾难还能留传于我,便是天幸了。必要加倍珍藏了。珍藏的不是其间的价值,而是一种命数运道,不可再失了。

我不懂的是,为何老妹扣了那面扇还如今不知放哪了?已经丢失了价值连城的文房四宝,还想再要失去吗?一旦失去,知道失去什么了吗?纳闷!不好多说的了。

今又是《云里雾中回头望,地承天恩!》_图1-2
隔日订购的网拍如期而至。这样,主打和备用的都齐了。

今又是《云里雾中回头望,地承天恩!》_图1-3
他们打得非常好。这是父子兵,孩子十三岁,动作和打法都非常正规,看得出是老爸亲手调教的。这里还有一位是马来西亚的专业教练跟他学了不少,他还主动陪我练习打球,教我步伐、手法和眼法。非常受益,非常感谢的了。


前两日收取了英国寄来的我的订购:两杆羽毛球拍,昨晚挥拍上场了,结果自然是,被人打得“屁滚尿流”。还是很开心,毕竟多少年后重拾旧爱,手脚不行了。也是到了这个年龄,和那些高手们对搏,不是对手了。好在,那里的人儿都和善,不在乎我这么个稀里糊涂的菜鸟,许我重新发球,又花时间教我规则和技巧。说实话,美国呆久了又在专业职场里混过的人,综合素质就是像了样,让我觉得挺温馨的。

国外呆久了,就会非常钟爱这样的友善。

回家时,已是灯火阑珊了,转去饭馆叫了饭,回家喂肚子。之后坐上按摩椅、洗个浴盆澡,一觉醒来后发现,肢体没有明显酸疼的迹象,知道,自己的身体的情况还是很不错的了。今儿轮着没事,发完此文后,就去继续练字了。

一柱檀香轻飘里。我很静淡,里间有一种难描的舒坦。知足了。

权杖不爱我外出激烈运动的,但是还是采取支持的立场了。真的很感谢。要知道,人在一起,心通,也是互相为彼此着想,做到互相能尊重,是一份难得。一件很普通的事,最后做到做好了,其实并非简单容易的。由此感激!



谨以此曲献给我的父辈们: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5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7-7-12 19:11
無心者無痕: 允执厥中,以衡两端? 连续几篇下来,感觉今兄的文风有新意
有时就是随手随意地,反而能写出点什么了。有点像开车,有些似乎技术的东西,其实处于一种经久后的直觉,而一些这样的直觉常常不错的。而写字,同样教会了我同样的道理。穷极死憋了东西就会很难看。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7-7-11 03:50
允执厥中,以衡两端? 连续几篇下来,感觉今兄的文风有新意
回复 今又是 2017-6-29 18:58
samfbh: 问候!
谢谢,独立节快乐!
回复 今又是 2017-6-29 18:58
samfbh: 问候!
谢谢,独立节快乐!
回复 samfbh 2017-6-28 03:19
问候!
回复 今又是 2017-6-25 13:35
nanalin: 当年我的老妈也差点跟着王震的部队去了新疆,跟着老妈出来的几个姐妹都去了那边建设边疆,贡献了青春,老妈却南下渡过了长江进了上海。文头的那几个字很像上海胡 ...
基本是,我大伯是五十年代初建设边疆的队伍里走得最远的一个。上百的人走到吐鲁番喀什一带,全坐在地上嚎啕了。他坚定地走到最远的和田,想去更远玉田的,军队派出来的军人接到上级命令:就此打住。他后来成了全新疆第一个拿到高级经济师职称的人。好像北疆后来有一个。改革开始时,他被调往乌鲁木齐。
也有朋友的父亲是王震手下的师长,那时跟着王震过去的部队,都是一流的狠部队(那时土匪很猖獗的,到七十年代初才彻底剿灭),一路西出还带去了很多西安甘肃一带的地方人才。那时的建设,最缺的就是人才;另外的一支是有我朋友的父亲带往西藏了。
那样的一批人,对国家(只好这样说)的号召是积极响应的。也出了很大的成绩。里面的苦太多了。文革时差点就死在长矛尖上。。。。。。
这幅字的署名,第一个看不清,后面的名应该是雪生,不清楚了。
谢谢到访留言了,也问好了。
回复 nanalin 2017-6-25 12:41
当年我的老妈也差点跟着王震的部队去了新疆,跟着老妈出来的几个姐妹都去了那边建设边疆,贡献了青春,老妈却南下渡过了长江进了上海。文头的那几个字很像上海胡铁生的魏碑字。问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