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喜乐花园 //www.sinovision.net/?34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行我素,此生无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吴老医生感染新冠病毒后的实战记录

热度 8已有 3354 次阅读2020-12-16 10:49 分享到微信

最近美国加州的疫情十分严重,州长宣布实施新的关停计划。一位在南加州医院工作的医生朋友告诉我们,她所工作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

她还发来了一篇短文,介绍一位姓吴老医生的治疗过程,据说是真人真事,转录于后供大家参考。

吴老医生所遇到的第一道坎是医院病床不足,他不得不走“后门”才住进了医院。在医院住了十二天,他最后战胜了病毒,成功治愈。

根据吴老医生的叙述,医生采用的主要治疗手段是“血浆”和“瑞德西韦”,这两种方法的疗效至今仍存在争议,但是血浆对他产生了疗效。医院后来收到了“抗体鸡尾酒”,但是因为此药必须在感染早期内使用才有效,所以没有给他用。

《吳老醫生戰病毒記》

吴老医生感染新冠病毒后的实战记录_图1-1


2020年歲末、我、一位年近65 歲的老人終於面臨世紀病毒被迫大戰一場。感恩節前的一陣子新聞媒體天天爭相報導Covid19 的疫苗研發成果、似乎人類戰勝病毒指日可待。

自今年初從武漢發現了這個新的病毒將近一年的時間內、全世界的科學家們居然說不出病毒是天然的還是人為的,當初的吹哨人死了、出事的海鮮市場拆了、近在咫尺的實驗室清了、女將軍躊躇滿志、老學委板藍根清瘟湯利好。在D 的英明領導下全國上下一片歡騰、戰勝病毒了。當初怎麼囬事?沒人再提。普通如我這樣的老百姓卻很想知道為什麼當初和現在都不能讓有能力有公信力的國際科學家作基本情況的最原始的調查?有了真相才能最有效地解決世紀難題。為啥不能查?難在哪裡?沒有真相永遠有說不清的嫌疑!是不是因為有人在WHO 罩著、老子財大氣粗就可以不遵守基本法則?或許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深信遲早有一天會真相大白。不說出原因、缺乏合情合理的解釋、是對人類的藐視、是對生命的藐視、是對現代科學家們的藐視

病毒流傳到西方、流傳到美國、流傳到全世界已快一年了,沒有收場的跡象。美國雖有強大的軍事、經濟和科技力量可以戰勝任何一支入侵的軍隊、卻沒有辦法控制入侵的病毒,眼看老川要讓出白宮、幾十萬人命歸西天、經濟重創。被病毒打得落花流水。西方國家的老百姓自由散漫多少年、對病毒的不重視是從總統到平頭百姓、各級政府手中既沒有足夠的財力和人力也沒有一令斷是非的權利。讓人戴一隻口罩都是那麼的難、被提高到「沒自由、毋寧死」的地步。這是別人祖祖輩輩的活法、社交距離更是形同虛設、Party 照開、看俺帥哥州長就是一個例子、台前還在呼籲老百姓不要聚會、轉過身幾十個人偷偷開生日party、被媒體抓住爆光上電視、忙不迭的道歉。一個需要被嚴格控制的病毒來到了一個根本沒有辦法嚴格控制老百姓的國家其結果就是一場災難!

11月18-19 兩天中我不幸被一位同樣享受著人身自由的魔鬼傳播到可怕的病毒(同時間、同部門超過10人被傳染)。

11月23日星期一、開始發燒次日確診陽性,立刻自我隔離、睡覺、喝水吃退燒藥。感恩節假期當然泡湯了。自我療法效果並不明顯、體溫經常超過38.5 並伴有肌肉痠痛、乾咳。氧分壓尚保持在95%以上。五六天後仍舊沒有消退的跡象讓我覺得至少應該拍一張胸片看一下了,先打遍附近所有Urgent Care 診所電話、沒有一家願意提供拍胸片,必須去ER。

11月28日晚上七點,一星期中第一次開車出門去了附近醫院的急診室、走進ER 被人用掃描體溫計遠遠朝額骨頭上蜻蜓點水地掃了一掃、告訴我沒有發燒(這工具的精確性非常離譜)氧分壓95%、大廳內間隔坐滿了人、我被告知可能要等待長達10-14 小時才能看到醫生(不是開玩笑!),我覺得自己在冷板凳上根本不可能坐得了這麼久,只能打道回府。

根據自己多年當急診室醫師的經驗決定明天清晨三四點再來,那是一天中病人最少的時段。

11月29日凌晨四點,我戴上了自己的溫度計和氧分壓儀回到同一家ER,測出氧分壓在90%上下。終於給了一瓶氧氣讓我慢慢吸氧並等待。等待期間一次一次被叫入抽血、做EKG 和拍胸片。上午八點半終於被收入ER 觀察室。診斷典型Covid 肺炎,兩側肺下部肺炎、左邊更加嚴重。吸氧增加到每分鐘4L、人感覺不舒服,氧分壓不穩定。上午見著了肺科和傳染科醫生、制定了治療方案:包括:靜脈注射Remdesivir 「人民的希望」、兩種抗菌素、激素、抗凝劑、利尿劑、PPI、維他命D 和Zinc,最重要的是order了Covid 康復病人的兩袋新鮮血漿。用藥後情況稍有控制沒有明顯改善,48 小時候ER 等待仍舊等不到病房、吵吵鬧鬧的環境加上發燒難熬。我實在沒有辦法只能向一位老朋友心臟科醫生求助。走了一次無可奈何的後門。

12月1日上午被轉入了病房,12/2 凌晨終於接受了兩袋新鮮血漿,此後再無發燒、說明病毒被控制住了。這是一個真正有針對性的治療方法、距我接觸病毒已經兩個星期了。

入住的醫院是建於10 年前的一家普通社區醫院、設備完善、病房寬敞、衛浴齊全(可惜無緣應用)、一切設施有效舒適。很多醫師我都認識、受到了良好的照顧。

護士們是由一群中年女性組成她們是: Amy,CiCi ,Daisy, Debra, Elmore, June, Rebecca, Theresa, Megan, Melody, Maria, Wendy 等等等等、一個個普通名字的背後是一個個家庭、有丈夫有孩子,她們態度和藹、服務周到、有能力有愛心的,給予了我很多的照顧和支持,她們是天使,我對她們深深地感激。可是醫院的PPE 貨源顯然不是十分充沛、她們隨時都會受到病毒的侵襲、亦為她們擔心、年輕可能也是她們的另一層保護膜。所有Covid 病人沒有家庭探望、一切都在醫院內解決。

一日三餐營養是有保障的,其它就只能將就著過了。不敢挑戰自己、不能洗澡、每天只能用濕浴巾紙擦身,護士們會幫忙、好在醫院人人戴口罩臭味也是聞不到了。

治療在一天一天地進行中,不再發燒、生命指症平穩,可是、可是仍舊需要24 小時吸氧4L、氧分壓也隨著體位而改變,病情進展緩慢。睡覺需要趴著氧分壓才能夠滿足要求,胸前還有5-6 根電線聯繫心臟觀察儀、手臂上有輸液管和氧分壓探頭、無法平靜地睡覺、病毒不饒我。

5 天後自我感覺好一點了、白天盡量坐沙發椅上變變體位、打打瞌睡、戰鬥還在繼續。現代醫療的習慣幾乎天天要抽血檢查,雙臂上留下一片針眼,以前查房查別人也是同一個思路處理事情,以後需要多想一想是不是可以降低一點抽血的機會、是不是每一次都那麼的非抽不可?

我現在是病人住的病區原來是一個Tele 監護病房現在全部接收Covid病人,36 個房間滿座、樓上還有半個病房18 張床也是人滿為患、加上ICU 和急診室等待的Covid 病人,醫院快吃不消了。

12月6日、來醫院第八天了、從死人身上摸索出的治療方法也慢慢用盡,包括:冰凍血漿、5 天靜脈藥Remdesivir 「人民的希望」、5 天阿奇霉素、還有每天抗凝劑注射、PPI 預防消化道出血、zinc 和維他命D、止咳化痰藥等等。後人的獲救是從好多前面失去的生命中學得,大量的人命和醫療資源讓醫護人員找到了比當初有效的方法、假如當初我們知道得早一點、多一點、治療方法正確一點、黃泉路上要少多少冤魂?Rocephin 和激素仍舊繼續。

12月7日、昨天晚上終於可以側着睡了、氧分壓達標。病情是在非常緩慢地好转中,但是、隔牆傳來強烈地咳嗽聲一夜不斷、是那種聲嘶力竭、幾乎會將從胸腔推出來的聲音、是痛苦的!他有沒有留一點機會讓自己呼吸?我不知道!病房不是旅館、走廊天花板的喇叭裡日夜都會傳出某某病房搶救的呼叫,每一聲呼叫都是某人生死拼搏的一瞬間。以前醫院值班這樣的的聲音天天聽到、是匆匆忙忙趕了上場等下場,現在睡在病床上的我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生命如此脆弱、生死如此接近,有時就像翻過一張撲克牌。

 

社區醫院和其它400 家醫療單位的電腦網路兩三個月前受到駭客的入侵勒索800 萬美金,造成網路全面癱瘓3-4 個星期之久,從此病人失去Wi-Fi 服務,醫院地處偏僻、建築結構阻擋信號、手機網路斷斷續續,每一條短信都要耐心等待。除了家人親人和工作同事之外、我沒有告訴其他人包括遠在地球另一邊的哥哥姐姐們。通信不暢、說不清楚的事情只能讓人平添煩惱。而來自家人親人以及新舊同事的關懷通過短信斷續流入令我感動,是沙漠中的一股細小的清氣流進了我的肺、讓心靈得到安慰。

 

天天吸氧引起鼻腔口腔乾燥、額外的氧氣並不令人舒服、這僅僅是救命的東西無享受可言,臥床和靜坐導致腸道不蠕動、居然可以天不見大號,生病人六脈不張、氣血不和,所幸恢復沒有停止只是緩慢,第九天我勇敢地將氧氣下降至3L、繼續觀察、每天都做無數次的深呼吸運動,必須幫助自己早日恢復肺功能,我期待著早日回家。

 

我一向認為醫生是一個特殊的職業,除了執行醫療科學還得扮演社會工作者的角色、和病人充分的交流實在重要。傳染科醫生是一位白人紳士、每天全副武裝戴著防毒面罩,走進來檢查我的肺並和我説話,他是主角一號、尤其在開始的階段是非常的重要,中了解醫院之間對治療方法上竟然有蠻大的差別,有他是我之幸。肺科是兩位中年印度男醫生輪流來每天一次、六呎外說話、從來沒有聽過一次我的肺、當然靠的是胸片、化驗單和計算機數據、回答問題似是而非,不太明確;床位醫生是一位年輕的阿美尼亞後裔、九天中視頻兩次登門一次,沒有體檢、基本是遠程服務,也做到有求必應。總之每一位的工作負荷都超重。傳染科醫生一天要看30-40 Covid 病人、肺科醫生罩著全部ICU Covid 床位,小年輕床位醫生天天12 個小時連續轉30 天無休,我還能對他們提什麼要求?他們也是人、如此長時間的工作還如何做到盡善盡美?太難了!

 

今天下午傳染科醫生姍姍來遲、告訴我他知道藥房有貨Regeneron,就是老川傳染三天內用的人造抗體,他要給我來一支,現在還有多少作用?不知道、臨床沒有太多的資料,假如我有幸在感染三天內就接受如此治療、今天肺部炎症可能完全不是現在的狀況,事到如今沒有假設、權當亡羊補牢,而最終結果出乎意料,我並沒有得到這最昂貴的一針、失去了和老川持平的機會,理由是臨床應用已經意義不足了、並且我已經在一個星期之前用過了血清抗體。


12月8日、入院第十天,側睡氧飽和度的提高是肺部炎症在改善的跡象,看來肺的傷害在慢慢地修法中,卻又有了新的問題心臟監護儀頻頻顯示出心跳過緩、尤其發生是在晚間睡眠中和做深呼吸鍛鍊的時候,卻沒有絲毫感覺?為啥?只能找心臟科大夫討論一下。還有會不會有晚間阻塞性呼吸綜合症呢?以前也沒有過這種問題、要和肺科醫生談一談了。過去幾天的咳嗽從乾咳慢慢變得有痰白色的痰,深呼吸誘導著咳嗽並將其能排出,這樣的臨床改變和流感過程相似,痰化驗也沒有找到奇奇怪怪的細菌。


醫院伙食一日三餐營養有保障、但是難得吃到合適的口味、我堅持盡量多吃不挑食、喜歡的當大餐吃、不喜歡的當藥吃、抗病需要能量戰鬥尚未結束。測得體重維持在147-150 磅左右與平時相差不大。


睡病床的日子是無聊的、常常搞不清今天是何日、要板著手指數。沒有網路、沒有書籍、沒有報刊、沒有收音機,只有一只電視機、充斥垃圾節目:肥皂劇、兒童劇、推銷健康保險、做菜、造房子、開當鋪、釣魚、美容、救寵物、賣車、觀眾席上無觀眾的不知名的體育節目, 卻看不到老川忿忿不平大選的節目,電視徹底封鎖來自那方面的訊息、封得乾淨徹底。垃圾節目實在無法入目、看電視是一種折磨。假如孩子們都看著這些節目潛移默化的長大、不傻也難。追求媒體百花齊放變成了目標?


傳染科醫師認為一切問題都由病毒引致、包括心跳過緩。肺科醫生更願意讓心臟科醫生過目、床位醫生態度認真和我一一探討、只是探討難有結果。只能等待超人心臟科醫生。説他超人毫不誇張、認識十幾年來此人一貫起早摸黑、干兩三個人的活,門診、查房、procedure 樣樣不拉下,手機隨時回答、甚至半夜和在國外休假也是手機不離身,不可思議。


再說睡覺:雖然一人一個套房、理應睡覺不錯,床是多功能的可以分節調動高低和角度、床墊還算不錯。但是想一想胸部有五根聯線、兩手臂上有探頭和靜脈注射針管、鼻腔還有一個24 小時不停的氧氣管、躺下不知如何擺姿勢,稍有不妥儀表板上刺耳的畢畢聲不斷、令人心煩、睡意嚇走一大半,多日相處仍舊做不到合作無間。諸多問題造成睡眠很少質量很差。當今高科技如此發達難道想不出一些更佳的方法?很多東西可以做成Wireless,少一點牽制多一點舒適、有助於病人休息、有利于康復,我看到了差距或許是其他人的商機。


12月9日, 來醫院的第十一天、住入病房的第九天。情況有好轉、昨夜基本沒有出現心動過緩和低氧分壓的發作警報、吸氧也從4L 降到3L,可能疾病到了拐點、最後的勝利即將來臨。隔壁卻又傳來了Code Blue 的呼叫、是本病區一個晚上第三個被插管後轉往ICU 的病人、這種升級凶多吉少、常常是走進了單行道。人們普遍認為年齡、慢性病患者、尤其是肥胖高血壓、COPD、心臟病人更容易變成重症而喪失生命。護士小姐卻告訴我前些日子當地一位46 歲健身教練和健身房老闆、肌肉男,沒有任何慢性疾病入院三天情況惡化、插管轉入ICU 沒幾天就掛了。也有病人堅持不聽從醫囑、簽下違背醫療指導的AMA 走出醫院倒在停車場、停止了呼吸。人的生命充滿了未知、每個人都不一樣,染上病毒後的大多數人屬於無症狀或者症狀輕微者,也有人卻再也跨不過這個坎。醫學道路上還有太多太多的未知需要人類不停地探索。


這幾天全美、全洛杉磯病毒人數呈爆炸式增長、同事短信我、整個單位一個週末測出陽性人數超過300-400,全線失守。我從昨天就開始聯繫的心臟科醫生一直處於失聯狀態、不尋常的失聯令我生出疑問,斷斷續續知道醫院天天有醫生護士查出陽性,希望其中沒有他,限於HIPPA 我無法深究。最後終於等來了和他的遠程交流,心情輕鬆不少,此時此刻醫院工作實在是非常危險非常辛苦。


痰量逐漸增多需要排出這些分泌物。身體要求我清垃圾。但是凡Covid 病人醫院通通不提供霧化吸入治療、原因是霧化處理大大增加病毒擴散範圍、而且大量的呼吸治療師都染上了病毒。今天是一位新護士H、她告訴我六月份全家染上病毒,她十天後還產下一女嬰、除了71 歲老爸住院三天其他家人通通平安無事,小Baby 健康成長,不同人體對病毒的反應如此不一、醫學沒有答案。


下午、繼續減低供氧到2L、希望一夜平穩我就可以帶著氧氣回家了。美国今天又有20 万人确诊,加州两万,崩潰啊!晚上聯繫了醫院保安、確認11 天前泊在停車場的車還在,明天要開車回家了,一次漫長的泊車,上一次如此停車應該是幾年前停在LAX 對停車場。


12月10日、第十二天,情況繼續好轉,靠著2L的氧氣、一晚氧分壓達標,可以回家了。胸片上白花花的兩大片需要時間來消除。下午三點終於出院來到停車場、坐進車中感慨萬千,相隔12 天終於可以回家了。由於病毒特殊還得繼續和所有人保持隔離、回家的路也得一個人來完成。鼻子裡聯著氧氣管、慢慢地將車開出醫院。


醫院門口救護車伴著刺耳的警報聲呼嘯而過,南加州依舊陽光燦爛,家附近路邊有跑步的有騎車的人、還有孩子們的嬉鬧聲,醫院外的人們似乎覺得病毒是那麼的遙遠、得病都是別人家的事。美國已經有超過一千五百多萬陽性確診者、將近29 萬人死亡, 死亡率接近1.9%。


帶了一隻小氧氣桶回到了家,突然發現這桶氧氣僅僅只能維持5-6 小時而已,出院後的氧氣供應有專門的私人公司負責、大門上有人留言送貨人中午已經來過了,立馬電話接通服務,得知晚上七點半後會有人上門送貨,這是我唯一的必需品,東西不到無法安睡,除了等待無計可施。晚間8 點多送貨的人終於按響了門鈴、送來了四隻大小罐裝氧氣瓶和氧氣機,今晚得救了。


等拿到了氧氣桶和裝置、我洗了一個等待了12 天的澡,洗完澡感覺是如此的美妙,雖然鼻子裡還連著氧氣管、但是可以睡到自己床上啦。


官方網站上講發病20 天後病人就沒有傳染性了、但是人類對這個新病毒的認識非常有限、目前並沒有充分的證據支持他們的說法、我會繼續保持隔離、也期待臨床症狀改善,沒有任何的理由讓危險帶給不安全的人群。


上面絕大部分內容是我躺在病床上一點一點寫出來的流水帳,病情的紀錄都會被詳細地記錄在我的醫院病案資料中,但是我的感受誰知道?我要寫出我的感受、萬一回不了家讓人打開手機可以看到我的病床經歷、也希望可以幫到其他的人。(2020-12-13)

 












鸡蛋
3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rubin 2020-12-16 23:42
我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北京和广州的朋友都无法打开。
回复 现实很骨感 2020-12-16 21:20
普通如我這樣的老百姓卻很想知道為什麼當初和現在都不能讓有能力有公信力的國際科學家作基本情況的最原始的調查?有了真相才能最有效地解決世紀難題。為啥不能查?難在哪裡?沒有真相永遠有說不清的嫌疑!是不是因為有人在WHO 罩著、老子財大氣粗就可以不遵守基本法則?或許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深信遲早有一天會真相大白。不說出原因、缺乏合情合理的解釋、是對人類的藐視、是對生命的藐視、是對現代科學家們的藐視---------------这位吴老医生不知道是不是中医 世卫早去调查了,到是美国退出世卫组织,有不让国家专家调查之嫌。
回复 威聯 2020-12-16 17:41
“普通如我這樣的老百姓卻很想知道為什麼當初和現在都不能讓有能力有公信力的國際科學家作基本情況的最原始的調查?”
“有能力有公信力的國際科學家”的来历和认定是第一道难题!星际科学家比较可靠,但普通如您这样的老百姓,最多听说过绝对见不到外星人;神选科学家最可靠,但普通如您这样的老百姓,能见到神婆神汉装神弄鬼的的视频就不错了。
回复 威聯 2020-12-16 17:01
这个年头,六十五岁小青年一枚哪称得上老?!只要端正心态、好日子长着呢!
回复 小虫 2020-12-16 13:38
非常好的分享,大家要保护好自己。看见其他中文网一位作家也在最近得病毒19 去世,看见他最后一篇博文是在家里地下室隔离,前面和这位病人差不多,医生对他说如果不好就去急诊。。。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情况,死了。网友有写文章纪念他,才61岁。可能也是找不到后门??这位医生比较幸运,自己懂医疗知识,半夜再去挂急诊。。。
回复 rubin 2020-12-16 12:23
第二波比第一波疫情更凶猛,我们都要小心防护,保护自己也是保护家人和朋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