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扬州八怪碎语 //www.sinovision.net/?358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转载老人报的文章:“我与习近平在正定县的交往”

已有 1296 次阅读2012-10-5 06:06 |系统分类:时政资讯| , 老人, 领导班子, 正定县, 文章 分享到微信

1985年10月正定县委领导班子成员欢送习近平(前排左一)到厦门任职。

    [河北] 王幼辉/口述 杜丽荣/整理

    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和习近平同志曾在河北省正定县一起共事。

    1982年3月,近平到正定任县委副书记,当时我是正定县副县长。一年后他任县委书记,1985年离开正定,调往厦门任职;我于1983年被选拔为河北省人大副主任。虽然我们共事时间不长,但因为彼此都在河北工作,从1982年至1985年这4个年头,我们的接触和了解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质朴、儒雅、平易近人

    1982年3月底,县里通知我参加一个关于引进项目的会议。开会时,我发现班子里有一位个子挺高、穿着一件绿色军装的年轻人,看上去不像干部。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小伙子原来是新来的县委副书记。

    正定县当时有一位自学成才的作家,任县文化局局长,叫贾大山。近平在任期间,很关心大山的工作和创作情况,并且多年与他保持着联系。大山曾对我讲过,有一次,近平到大山家里聊天,返回机关时已是深夜,机关的大门关闭了。为了不打扰门卫,近平蹲下身子当人梯,让大山踩着他的肩膀翻进大院开门,然后才悄悄地回到房间。

    近平虽是高干子弟,但他做人很低调。他下过乡、吃过苦,在基层劳动锻炼过,和老百姓有接触,有生活体验,他关心弱势群体,能团结人。在一齐工作中,我丝毫没有觉出他有干部子弟的派头。平日里,他总是穿件军装,脚蹬大头鞋,在一般人看来,这位县委副书记好像有点“土”,但透过他朴素的外表,可以感受到一种内在的神韵和教养,由此让人产生一种敬佩之情。

    那时,我们县委、县政府的干部,都在大食堂吃饭,而且一律都在窗口排队买饭。近平和大家同样蹲在水泥板搭成的“饭桌”上,边吃边谈工作或拉家常,近平给大家的印象是平易近人,温和儒雅。

    当年我和近平下乡时,很少坐吉普车,经常骑着自行车走村串户,遇到河滩地、泥泞地,我们都扛着车子走。他对我说:“你在正定工作已经20多年了,你可以带我多看几个地方。”他从不愿意别人提及他是习仲勋的儿子。在乡下吃饭时,不论是在乡镇食堂还是在百姓家里,我们每次都是自己买饭票或用餐后留下伙食费,决不搞特殊。我记得他最爱吃的是老乡家的玉米饼子和小咸菜。

    有一次我到正定县去看他,到饭点了,他掏出5块钱叫服务员到街上去买两个罐头。我记得很清楚,是一小罐鱼和牛肉罐头。在他办公室兼宿舍的房间里,有一个小柴油炉,这在当时很普遍。因为近平经常下乡,误了吃饭时间,他就在办公室用这个炉子煮挂面吃。那天,他就用这个炉子煮了两碗米饭,并对我说,一人就一碗,我们俩很快就把两个罐头消灭光了,那顿柴油炉煮饭吃得很开心。

    大事难事敢担当

    20世纪80年代初期,在公车、办公用房比较紧缺的情况下。近平先给正定县老干部局买了一辆小轿车让老干部用,自己坐的是吉普车,他还把县委、县政府合用的大会议室腾出来,作为离休老干部的娱乐活动室。

    当时闻名全国的“农业学大寨”典型——正定县三角村一些农民为填饱肚子,曾到外县去买山药干来维持生活。这种情况县委、县政府早有察觉,但对此敏感的事情,谁也不愿主动向上级反映。近平担任县委书记后,实事求是地多次与主管农业的县委副书记吕玉兰同志一起如实向上级反映情况,引起了中央的重视。在中央派出调查组核实后,终于把正定县粮食征购任务减少了2000万斤。这件事关系到正定县42万人的利益,由此可见近平工作大胆,有魄力,不唯上,只唯实,深得人心。

    习近平刚来正定时,分管精神文明建设。由于种种原因,正定县公路管理当时存在五大问题,不仅阻碍了车辆畅通,而且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重大损失。为扭转这一混乱局面,近平明确提出要在公路上做到“六无”、“四好”,并落到实处,改变了“高产脏县”的面貌。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