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56

热度 2已有 3842 次阅读2014-6-7 04:57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 妇产科, 男医生 分享到微信

我们医院与九阳药业已经进入了实质性的合作阶段,双方已经签订了意向性协议。 

虽然在这个协议里面并没有明确很多的细节,但是已经明确了双方的合作意愿并原则性地说明了双方合作的基础——用医院药品的大部分采购市场换取九阳药业对医院基本建设的投入。 

医院和九阳药业都投入到了紧张的成本核算当中去了。 

我们医院这个项目的领导小组由范其然和我负责,下面的成员由审计、药房和基建处的处长或者副处长构成。范其然还特地从学校那边请了一位纪委副书记来当顾问。 

其实有一点我很明白,成本核算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这件事情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对未来医院毛收入的估算。这一点双方都心知肚明。 

这是一个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问题,但是它却又是可以预见的。 

对于九阳药业来讲,他们可以把这个问题看成是一种风险;但是对于我们医院来讲却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的——因为我们只不过是把其他医药公司的利润转移到了九阳药业而已。 

但是这个帐却不能这么去算。因为这里面涉及到利益问题。有利益就会被上级相关部分注意到,因为在人们的眼中,利益转移的同时往往会伴随着腐败。 

如何做到让九阳公司能够接受同时又不让上级部门,对了,还有医院的职工以及社会包括以前那些既得利益的医药公司,让他们对这次合作的条件不至于提出太大的异议将是一个最根本、最核心的问题。 

对未来医院的毛收入的估算涉及到很多方面。九阳公司提出来了一点,他们认为即使在未来医院的毛收入大幅地增加了,这里面也应该与他们对医院基本条件的改善有关系,而不能单纯地去考虑物价和人们的需求的因素。说到底,他们的意思是说医院的发展与他们的建设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他们也应该享受到这种发展后带来的好处。 

这个好处其实就是现在在双方合同上规定的利益。 

对这些问题我和皮云龙磋商过很多次。 

我发现自己已经并不十分地关心合约中的时间长短了。因为这些问题不是我能够决定得了的。 

“医生们以前的回扣你仍然需要考虑,不能让他们的收入受到影响。”我私下对皮云龙说。 

这个问题我只能私下对他讲,因为这一条不可能写进正式的合同里面去。 

“那是当然。不然那些特殊药品会卖不动的。”他认同我的这个想法。 

15年,95%的份额、每年减百分之一到二。你看这个条件怎么样?”皮云龙问我。 

15年,从85%开始减。这样最现实。我是站在和你朋友的关系上给你出这个主意。”我真诚地对他说。 

他不说话。 

我再次对他说:“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将时间定为10年。份额却要求90%不变,即使谈到80%你也划算。” 

“为什么?”他问。 

“时间越长,政策性的风险就会越大。你能够保证你父亲的那个关系会一直在我们省任职?你能够保证在中途不出什么意外的事情?”我提醒他道。 

“谢谢!”他恍然大悟。 

“就你这句话,我将给你1%的股份。”他随即说道。 

我急忙道:“这不行。” 

“我的决定不容改变。”他说,“我给孙苗苗安排的是一个小户型的房子,那天给你说的那套房子我仍然给你留着。” 

我直摇头。 

“我发现范其然有些动摇。麻烦你好好给他做一下工作。”他说。 

“我尽量吧。”我回答。 

“本来不想告诉你,但是我觉得现在是时候了。”他接着又说道,“我知道你和钟省长的关系,是他交办我在这件事情上找你的。” 

这一刻,我全部明白了。原来幕后的那个人居然会是他。 

但是他可不管医疗啊?我很是疑惑。 

“最近省里面对副省长的工作作了调整,钟副省长已经分管医疗这一块了。”他仿佛明白了我的疑惑随即补充道。 

我顿时明白了一切的一切,包括范其然在这件事情上扑朔迷离的态度。 

小月的事情就肯定没有问题了。对此我坚信。 

“对不起,我没有及时发现你的短信。老钟说了,他会安排好的。”颜晓给我打了电话过来。 

我连声道谢并即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小月。 

小月居然激动得在电话里面哭了起来。 

我感慨万分。我不知道小月她为什么对放弃自己的专业这么坚决。记得有次听秦连富讲过这样一句话:“当一个人什么也不会的时候就去当官吧,因为当官是最不需要专业知识的。” 

可是,小月并不是这样的啊? 

只要她喜欢就好。我心里叹道。 

“你给岳洪波打电话吧。晚上我约了陈莉吃饭。”过了一会儿小月给我打了电话过来。 

我觉得这样安排似乎不大好。“你问了陈莉了没有?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我估计很麻烦。陈莉说她已经对岳洪波失望了。”小月说。 

“为什么?”我大为吃惊。 

“你先回家,电话上说不方便。”她说完后随即挂断了电话。 

“你知道不知道岳洪波有个孩子的事情?”我回到家后小月便直接问我道。 

我大吃一惊:“不会吧?这是哪里说起的?” 

她非常怀疑地看着我:“那你应该认识郑亚男吧?” 

“男的还是女的?我没有听说过。”我摇头。 

她忽然生气了:“凌海亮,你怎么到了现在还在骗我呢?” 

我莫名其妙:“我真的不认识啊?我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呢。你怎么不相信呢?” 

“郑亚男都说认识你!”她更生气了,“她说她以前经常到你和岳洪波住的那个寝室来,还说你看见过她和岳洪波一起睡觉的!你居然说你不认识骗鬼去吧你!” 

经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想起来了原来小月说的是她!那个我没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岳洪波谈的那个女朋友! 

我急忙申辩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她啊,可是我真的一直都不知道那个女学生的名字。真的,我从来都没有问过岳洪波、也没有问过那个女学生。” 

“你说的是真的?”小月狐疑地看着我。 

“是真的。”我回答道,“我当时还有些看不惯呢。” 

她展颜笑了:“要不是郑亚男说你有多单纯我今天还真不相信你说的话。” 

我苦笑着问:“她说我单纯?” 

“她说她有一次给你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可是你却被吓住了。你说,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她怪笑着问我。 

我顿时想起了自己读书期间的那件事情,急忙摆手道:“别说了、别说了!咦?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她白了我一眼:“陈莉告诉我的。” 

我有些替岳洪波担心了:“那个叫郑亚男的找到陈莉啦?” 

小月点了点头: 

“那个郑亚男听说岳洪波马上要和陈莉结婚了于是便去找到了陈莉,她的目的就是要陈莉放弃岳洪波,郑亚男说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凌海亮,我提醒你啊,这岳洪波可是你的前车之鉴,你可不要像他那样到时候给我抱一个孩子回来!” 

我极是惶恐:“哪能呢?我不会的。” 

小月怪怪地在看着我。 

我发现自己刚才的话很是暧昧,赶忙又道:“我不会在外面干那些事情的。” 

“但愿如此......”她拖长了话对我说。 

我很是担心她后面说出“好自为之”的话来。菩萨保佑!她的后面没有那句话。 

“我的意见是今天就不要叫岳洪波与陈莉在一起了。我认为我们两个人不应该去掺和这件事情。你认为呢?”我想了一会儿对小月说。 

“本来也是。但是陈莉说很多事情要你去作证。”小月说。 

我吓了一跳:“这怎么可以?不行!” 

“你怎么能这样呢?岳洪波和陈莉都是我同学,我得罪哪边都不好啊。”我又道,满是责怪的口气。 

“那你说怎么办?”她问我。 

“我去找岳洪波谈谈。”我说。 

“这件事情你可是回避不了的。陈莉已经说了,她必须要你作证。”小月道,“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很难处,但是他岳洪波既然做了那样的事情就得自己负责任。也罢,你去找岳洪波谈谈也行。我看他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我发现她好像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意味。 

我心中暗叹:女人啊,怎么对这样的事情如此嫉恶如仇呢? 

出了家门我就去开车。把车开出了车库后我便开始给岳洪波打电话。 

“哥们,有事吗?晚上我们去Happy一下怎么样?”岳洪波在电话里面笑道。 

我朝着电话怒声地道:“你家伙还要去Happy!出大事情啦!” 

“大事情?什么大事情?”他似乎有些莫名其妙。 

“你和那个什么郑亚男的事情被陈莉知道啦。”我大声地对着电话说,“你现在应该知道陈莉为什么不理你了吧?” 

电话里面很长时间没有发出声音。我朝着电话里面大声吼道:“喂!你听到了我说话没有?”

“完了......”我最后听到电话里面传来了他的一声哀鸣。 

我开着车朝他公司赶去。直奔他的办公室。 

“凌......,你怎么来啦?”是云裳。 

“你们岳总呢?”我沉声问她。 

“在里面。”她朝办公室指了指,眼神里面带着畏惧。 

我估计是自己的脸色太难看了,随即朝她挤出了一个笑容。 

“你笑得好难看!”云裳说完转身跑开了。 

我苦笑着去推开了岳洪波办公室的门。 

“谁?!老子谁也不见!给我滚出去!”我没有看见人,只听到一个声音在怒吼,是岳洪波的声音。 

“我也要滚出去吗?”我一字一句地说。 

“是你啊。”声音带着沙哑,我看见他从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钻了出来。 

我看见他去摁了一下办公桌上面的一个按钮。 

不一会儿云裳尽进来了。 

“去泡一壶铁观音来。今天我不见任何人。”他吩咐道。 

“是真的?你和那个郑亚男有一个孩子?”云裳泡好茶出去后我问他。他叹息着点头。 

“那你怎么还去向陈莉求婚?”我有些生气了。 

“我开始不知道。当我知道的时候孩子已经生下来了。是一个男孩。”他回答。 

是一个男孩!我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承认那个现实了。 

“我给了钱的。她也答应了的。怎么会这样呢?”他喃喃地在说。 

“我听小月说是郑亚男去找的陈莉。郑亚男希望陈莉把你让给她。”我觉得自己应该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他。 

“这个婊子!”他忽然恨恨地骂道。 

“我给了她那么多的钱,还给他买了房子。她究竟要怎么样?!”他继续地道。 

“她说她不能让她的孩子没有爸爸。”我说。 

我看见岳洪波的脸上青筋暴现:“放她妈的屁!那孩子在我父母那里!这个死女人疯了!当初说得好好的,狗日的说变就变了。不行,老子现在要去找她算账!” 

他随即站了起来,脸上的神情异常可怕。 

我急忙拉住他、劝道:“这件事情还得从长计议才是啊。你别着急,我们仔细研究研究这件事情再说。” 

他颓然地坐下。 

我看着他:“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你爱不爱陈莉,你想不想和她结婚?我需要你最真实的回答。” 

他苦笑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处?” 

我认真地道:“当然有用处啦。你想想啊,陈莉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对她的父母讲这件事情的真相,这究竟是为什么?我认为是她并没有完全放弃你。” 

他摇头道:“任何女人都不会原谅这种事情的。” 

“难道你会去和郑亚男结婚?”我问道。 

“绝不可能!”他恨声地道,“老子现在恨不得杀了她!” 

“这不就得啦?现在的关键是你必须去对陈莉作一个解释。因为这毕竟是以前发生的事情。我想只要你解释得合理,是合理,你明白不明白?只要你解释得合理,我相信陈莉也可能会原谅你的。陈莉的年龄已经不小了,她好像只比我们小一岁,是不是?”我问他道。 

“什么是合理的解释?”他问我,“这样的事情还会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啊?” 

我给他出主意道:“你读研究生的时候谈恋爱这样的事情陈莉不会怪罪吧?你可以说后来你发现对方还同时在与其他男人来往啊什么的,于是你便和她分了手。后来她又来找你,比如你当时喝醉了啊什么的就没有控制住自己等等,反正就是要说明一点——你不爱那个叫郑亚男的女人,那是一个无心中发生的错误,对,是错误。你要承认自己犯了错误。我想也许这样陈莉会重新考虑的。” 

“行吗?这样?”他傻傻地看着我。 

“那还能怎么样呢?你把话说尽、说够,你要说自己现在如何后悔、同时还要说明自己如何爱她,你说完了就等待陈莉的审判吧。这总比你不去努力的好啊。这样做了以后即使她仍然不原谅你你也就不会后悔了。” 

“嗯。”他点头。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个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啊?你做了DNA对比没有?” 

他苦笑道:“这样的事情你说我会那么草率吗?更何况那孩子长得和我一个模子似的。” 

我忽然发现自己很是羡慕他这狗日的居然有儿子了。 

“要不我去找郑亚男谈谈?”我对岳洪波说。 

“不用。我自己去找她。”他拒绝了我。 

我想了想,道:“也许我去谈的效果会好一些。你现在带着愤怒的情绪去谈只会越谈越僵。而且我想郑亚男肯定正在等着你去找她呢,她能没有准备?” 

“这样行吗?”他疑惑地看着我。 

我笑道:“我去试试吧。有我在中间缓冲一下不是更好吗?”

 (抱歉,后面的没有来得及修,修改后过段时间继续连载。)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8288 2014-6-7 18:06
太精彩彩啦!
回复 tea 2014-6-7 07:33
等待后续〜〜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