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红酒不过夜 //www.sinovision.net/?46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真情真性 实话实说 樽中红酒从不过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和吃饭一样:写博也是你我自己的事

热度 32已有 7986 次阅读2013-9-9 08:30 | 红酒的心声 分享到微信

 

 

(一)

 

看过一部非常感性的《孤独的美食家》,每集不过三十几分钟而已,却有本事让食物回归到了生理的层面:味道和饱感。在满足自己的同时,也给予食物一种前所未有的尊重。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很不起眼的日本人,假如称他为美食家,那是对美食家的一种侮辱。传统印象中的美食家,是那种在时尚杂志辟有个人美食专栏,出过一两本食不惊人誓不休的畅销书,打扮精致,品位高尚,把食物的咀嚼吞咽当作艺术创作来处理的一类人。

 

而电视剧里的那个日本人,显然不是这样。允许我来精简概括,他不是什么美食家,不过是一个吃饭的人,尽管他吃得是如此虔诚,那么投入。

 

 

(二)

 

马上就要涉及到一个问题,吃饭到底应该是只是吃饭,还是得必须来点别的什么?

 

至少在我们中国人的社会圈子里,吃饭意味着很多。譬如说谈生意,据说国人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买卖都是在饭桌上敲定的;再譬如说相亲,两个将来有可能发展成恋人甚至是夫妻的陌生人第一次见面,为了避免尴尬,嘴巴里面总得塞点什么吧;最多的是各种名目的聚会,也就是所谓的饭局,一群或亲或疏的朋友周末聚在一起,在酒精的催化下,说着一些不咸不淡或者牛皮哄哄的话,对社会现状以及国际大势表达着自以为是的观点,包厢内烟雾缭绕,粗俗的笑声此起彼伏,通红的脸膛,在灯光以及泛着油星的餐盘照耀下,折射着一种模糊的色彩。

 

在这些设定的情境下,食物咀嚼变成了交流方式,南北佳肴变成了点缀装饰,食的本质发生性的转变。再关注一些我们曾经目为之夺的舌尖上纪录片,你就会发现这些作品首先从立意上就试图把食物的本质给消解掉,导演们充分展现食物的制作过程无非是在展现工艺,强调食物的饮食方式则是在鼓吹文化,一个菜系代表一个地域特色,一种小吃背后隐藏一个历史故事等等,把物质食粮包装成了精神食粮,好一种舍本逐末的用心和刻意!

 

 

(三)

 

《孤独的美食家》每一集大部分的篇幅展现的是主人公吃饭的全程,而完全把美食制作的细节省去。在这部非常感性的作品中,食物本身非常感性地呈现,男主角品尝食物的过程也很感性,除了表达很好吃来对地方了,以及一两句与未知的邂逅之类的形容句,基本上没有其他节外生枝的表达。

 

别忘记这部电视剧的名字叫《孤独的美食家》,在纯粹的食物品尝之外,所谓的孤独是另一个重要的主题。戏里面那个吃饭的人」,因为工作的缘故要接触各色的人群,别人的欢愉与热闹,悲喜与感动,无不衬托着他的孤单,以及时刻萦绕在他周围的伤感情绪。

 

用美食治愈孤独,或者说,像享受美食一样享受孤独,难道不正是如今所有在都市中感到困惑、焦虑、疏离的人们最好的存活方式吗?

 

 

(四)

 

在一部努力表现孤独的剧集中,吃饭完完全全成了一个人的事,一如你我在这里写博,不要质疑我的食物选项,不要吃惊我的用餐表情,不要担心我的营养摄入,也不要在我吃饭的全程埋汰我,挖苦我,恶心我!

 

因为,和吃饭一样,写博是你我自己的事。










鸡蛋
18

鲜花
6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1 个评论)

回复 白露为霜 2013-10-3 14:36
“除了表达「很好吃」和「来对地方了」,以及一两句「与未知的邂逅」之类的形容句,基本上没有其他节外生枝的表达。”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9-28 08:04
fengfeng: 老师好,祝周末快乐!
好久不见,你回来了,我也就快复出了!哈哈哈。。。
回复 fengfeng 2013-9-28 02:28
老师好,祝周末快乐!
回复 suzannema 2013-9-21 10:18
所以吃相有百態;藝術有流派。
回复 qqqnyc 2013-9-18 07:58
君子试味: 吃饭其实也可以不只是自己的事,譬如你在公众地界生啖血腥,或者食臭如饴,完全不顾旁人的感受,那就肇始了一种公害。   ...
祝 红酒兄及全家 中秋节快乐!
回复 Serendipity缘定今生 2013-9-18 06:45
祝福你以及您的家人中秋快乐,身体健康!
回复 zpengtao 2013-9-17 13:23
也许,吃,就是生活吧,每个人的,吃相,都不太一样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9-13 00:43
qqqnyc: 吃饭可以是自己的事儿,如果你一个人自己吃。可写博,虽然也是你一个人写,却不可能是自己的事儿了。因为要给别人看,它不是日记。而日记,有人也是写给别人看得 ...
吃饭其实也可以不只是自己的事,譬如你在公众地界生啖血腥,或者食臭如饴,完全不顾旁人的感受,那就肇始了一种公害。
回复 qqqnyc 2013-9-12 22:33
吃饭可以是自己的事儿,如果你一个人自己吃。可写博,虽然也是你一个人写,却不可能是自己的事儿了。因为要给别人看,它不是日记。而日记,有人也是写给别人看得,呵呵。写博,有社会性。你无法控制读者的反应。我们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对别人博文的反应。这也因人的修为和功力而异了。
回复 小虫 2013-9-12 13:51
君子试味: 网络世界,不一定要强逼自己当观棋不语的真君子,但至少不能沉沦变成一只见谁咬谁的疯狗!
希望我所有友善的博友们在博客这个美丽的空间里,建构属于自己的快乐,也把快乐给可以给的人们,让快乐在大家心中轻松盛开,永不凋谢。--青竹凌云。支持
.
回复 小虫 2013-9-12 13:48
青竹凌云: 呵呵呵!青竹也这样想,写博与吃饭的确有些共同点哈!象俺就是到时得吃饭,到时得写博(随意文字,写着快乐!)这博客嘛!虽说是客,但其实就像进了酒楼要了个包 ...
说的好,支持- 希望我所有友善的博友们在博客这个美丽的空间里,建构属于自己的快乐,也把快乐给可以给的人们,让快乐在大家心中轻松盛开,永不凋谢。
.
回复 今又是 2013-9-11 12:02
君子试味: 卡夫卡说过:为了我的写作我需要孤独,不是“像一个隐居者”,仅仅这样是不够的,而是像一个死人。写作在这个意义上是一种更酣的睡眠,即死亡,正如人们不会也不 ...
漂亮!卡夫卡在意识写作这方面,是超越人世的先导。他场景式的跳跃里,都是段章性的间隔,而间隔之间他是不做任何铺设和解释的大贯纵横。
段章的末了,读不到结论的人,就会裂断于下一个连续。这是他“恃才傲物”的作为、才能和胆气。
脱下的便帽、寒湿的赛马、女人合在鲜花乱飞里的惊呼,相信我,没几个人懂的。至于萨特,信仰和人格之完整的价值,远在他哲理性超越历史分界线时,剧台式演寓里发出的振聋发聩的、犹若板斗烟气般的揭示!
握手!
回复 今又是 2013-9-11 11:51
君子试味: 你还是拿公主坟出产的天底下猪肉干最香的下酒吧,至于选什么酒?我不给意见,酒酒酒,Ma了个Ge巴Zi的,Wen着香,Wen着醺的,都可以!!!               [em: ...
哈哈哈哈哈哈。仙人酒,士子剑,可是李太白的玩法?
早在九个月前我就公然地告诉过他们,大局已定!他们不信是因为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暗做阴为”。接下去,任由他们继续,大局恒定的前提情况下,他们说得越多,错的越多,丑得更厉害。两个嘻嘻哈哈,乱敲歪唱的锣鼓手,是女人,忽略不计了。
三架马车我只敲其一部,便能让他们“无所而功”。他们不懂的。就不告诉他们。让他们日夜翻到了不知所以。我们照样天空朗朗,云淡风轻!
回复 今又是 2013-9-11 11:41
君子试味: 学术界流行一句谑语: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稍加玩味,发现也适用我们所处的网络世界!
有时我会问自己,我是否太过直意和公开。好多事完全可以和我没有丝毫关系还会损伤我的。结果发现,良知不允许我长期的静默。
我研究过他们整整一个星期,路子和结构看清楚了,我才出文“公劝”的。可是他们玩疯了,哪里会有冷静和自持来智慧冷静地综合看问题。于是好像我“很傻”。呵呵。
他们攻打你,是毕全功于一役的做法,后面要干什么我看得非常清楚。他们把我的行为和你、和潇潇和其他人随意钩挂,目的很清楚。逼我知难而退。。。。。。非常可惜,他们错看了我。没想到我会出动。脸上和心理开始抽筋。你看下去,他们如此继续走,在美国几乎所有的网站都将会是“臭名昭著”。人作孽,不可活!
回复 看客 2013-9-11 10:27
同意!没想到还有人会在网上“玩儿真的”, 没这么严重嘛。
谢回话!
回复 信奉诚实的人 2013-9-11 10:04
“和吃饭一样,写博是你我自己的事。”是不是有点强迁?吃什么不吃什么是个人的选择,最多影响到你的家人。写搏可是一种公共行为。当然,别人可以选择看与不看,信与不信。但它的影响远远超过吃饭。
回复 新兰 2013-9-11 06:05
君子试味: 姐,说实话,这篇还真不是为写美食而写。不过还是被你理解到位了,我的三餐我做主!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9-11 00:27
zero01: 套用一句外交部的常用语句:坚决反对!
吃不吃饭是你红酒兄你自己的事,有没有博文可读就关乎大家伙的事了      ...
网络世界,不一定要强逼自己当观棋不语的真君子,但至少不能沉沦变成一只见谁咬谁的疯狗!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9-11 00:24
放飞情感: “因为,和吃饭一样,写博是你我自己的事。”写博那是我裸体的展示,那是我心灵呈现,因为我骨子里对世界虔诚,对人性尊重,我的人生在天地漫步不扭捏,真实踏步 ...
卡夫卡说过:为了我的写作我需要孤独,不是“像一个隐居者”,仅仅这样是不够的,而是像一个死人。写作在这个意义上是一种更酣的睡眠,即死亡,正如人们不会也不能够把死人从坟墓中拉出来一样,也不可能在夜里把我从写字台边拉开。
回复 红酒不过夜 2013-9-11 00:23
mrasiandragon: 我行我素,痛快!。
吃糠咽菜,吃相难看,都不会被人骂,当然痛快!   上酒,劝酒,敬酒!!!
123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