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红松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012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纪实文学 爱情使我们风雨同舟11

热度 2已有 1017 次阅读2018-9-27 05:18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分享到微信

李志英和伊清的爱情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但她还是很冷静,克制着自己尽量少与伊清见面,一是因为她毕竟有家庭,有孩子;二是她的写作也促使她要静下心来学习,她反复地告诫自己,千万千万别像街上的那些搞婚外情的女人那样,被别人知道了,给你安上一个道德败坏的名声,让你永远也抬不起头来。她觉得自己并不是那样一种女人。这一天早上,他们又在跑步时见了面,伊清把一封信交给了李志英。李志英待伊清走了以后,就站在田野里读起了这封信:

红松:
  您的信和一束诗稿,我反复地看了无数遍,使我心潮起伏,感情激荡,它给我带来了幸福和希望,也给我带来了苦恼和不安。您对我提出的真诚的要求,我不能不照着您说的做,但我又总是平静不下来,老是在想,想着您的信,您的诗和您说的话。一方面我尽量克制自己不去看您,另一方面我又多么的希望意外地碰见您。最近,不仅看书,写作进行不下去,而且午眠和晚上也睡不好。但早晨我还是坚持起来跑步,这主要是为了让您知道,我没有病倒,使您放心。实际上由于睡眠不足,我一身都感到酸软和没有力气。
  现在我的思想乱如麻,理也理不清。昨晚我一个人独自到您第一次约见我的马路上散步,说是散步,哪有那种闲情逸致?我心里装着很多话想和您畅谈,又害怕打搅您,使您安静不下来。今天晚饭后,我又到十字路口和南街漫步,也没有见到您,只有失望而归。嘿,在百货公司门口意外地碰见了您,您说到单位去值班,我真高兴。但我也不便和您多谈,还是回来写信,把我最近几天所想的,简单地告诉您。
  您说您永不后悔,但从您最近的信,诗和谈话中好像有些失悔,后悔不该认识我,不然也不会这样的心神不定,坐卧不安。您现在所采取的是压制的办法,甚至是躲我的办法,以使自己平静下来,这种心情我是完全理解的。
  因为不能平静下来,学习,写作都得受到影响,如果您实践的结果能收效,那就更好,我将尽量压制自己不打搅您;如果还是收效甚微,我觉得我们最好能在一起充分的交谈一下,彼此交换看法,交流思想,互相关心,加深相互了解,在思想上一下把矛盾解决以后,我们都会充满信心向着共同的目标前进。
  “喜欢”和“爱”是否可以划等号,严格地讲,可能有一点区别。“爱”比“喜欢”更近了一步。但是很多事物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很难截然划分的,特别是两者的临界点上,您也分不清爱和喜欢有什么差别的。本来您是很爱我的,从您的信和诗以及您的表现都证明了这一点,这您也不否认。为什么您忽然把您深情的思念,热烈的语言,都说成是在很苦恼,很矛盾的情况下发出哀怨,不是爱的表示。如果您肯定您的这种说法,您的诗歌就有点不真实了,如果您的诗和信是您的真情实感,加上一个“喜欢”的扉页,而翻开这扉页呢,还是篇篇都是爱情。您说是吗?假如您只是喜欢这个词,觉得它朴素无华,纯净亲切,因此您说:“我喜欢您。”这我就没有说的了,我只是更感到亲切,幸福。是否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我不知道,希望在下一次见面时告诉我。
  下雨的星期天过后,我接到您的信和诗稿,使我心慌意乱,充满幸福感。我所受的挫折,您是了解的,并且深表同情的。但是您说到:“我们处在县城的两个角落,我们都生活得很好。”这对您来说,也许是恰当的,对我来说,精神上还是很不幸的。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我有了生气勃勃,志同道合的朋友,有了真正的知音。看了信和诗以后,我觉得那是一颗赤诚的心。您火一样的挚情,也使我的心燃烧得很厉害,因此,我回复了一封充满感情的信,把我红彤彤的心献给您。既然把心都献给您,我丝毫也不怀疑您的高贵和善良,爱抚吧,亲吻吧,让我们的心曲合鸣。
  您是充满幻想,富于诗意,富于感情的人,您要爱什么,追求什么,都很有勇气,很有毅力。您对社会阴暗面而感到气愤,对极左路线在口头上,在作品中都要进行抨击,而对于受到极左路线所牵连的无辜的人们,则给予深刻的同情;您鄙弃那种害怕树叶子落下来打破脑壳的人,敢于去做人民的代言人,为人民说话,把历史的悲剧向人们揭露出来,教育人们······这些作家应有的素质都在您身上反映出来。尤其是您孜孜不倦的学习的态度,锐意进取的求知精神,勇于实践,顽强追求的毅力,勤奋好学的优良作风,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具有这些可贵品质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很少,在县城里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吧。因此我不仅喜欢您,也很尊敬您,您的这些方面,对我有很大的感染,好像我的心灵的窗户都打开了,嗅到了清新的空气,看到了姹紫嫣红的满园春色。
  我所得到的印象,您就是上述这样的人,而不是那种花前月下柔情蜜意的女子。您和她们是根本不同的。您充满幻想,并不沉溺于幻想,而是要以行动把它变成现实;您富于诗意,但不是装潢门面,而是具有真实感情,因而写得很动人。特别是一缕情思,启开您的心扉,您的诗歌的语言,挚烈的感情,简直就是汹涌而出。您是富于感情的人,非常向往志同道合,心心相印的真正爱情,但是您更珍惜自己正确的理想事业。因此,即使我的情绪很不安,思想很苦恼的情况下,我也不能不承认您的安排是正确的,同时也是智慧的,甜蜜的诱人的。您对我提出的三点要求,我必须认真去做。这是一种亲切的鞭策,是真诚的关心,只有真正的知音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为有您这样的知音感到自豪,感到幸运。您使人生变得更有意义。
  您说您是小学生,直到现在,我还是认为由于谦虚,您在对我说假话。您应当是高中或大学生。因为我发觉您对许多问题,如友谊,爱情,知音,人生都有认真的思考和独到的见解,您说男女之间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友谊。“真正的爱情是志同道合,心心相印。”“知音,它意味着,真诚的友谊,相互理解,甚至能以心换心,同生共死。”对于人生,您反对世俗观念,反对庸庸碌碌,迷恋高雅的精神生活,醉心于事业的追求与创造。人们说,幸福与挫折,成就与苦难好像是一对孪生弟兄,要获得幸福,成就,总要经过长满荆棘的曲折小路。现在您已选定了这样虽然难走但很正确的道路,您就赋予人生新的意义,遇到任何艰苦困难,也会百折不饶,信心百倍。
  至于我,既不像人们善意赞扬的那样,更不像人们恶意诽谤的那样,我就是我。您会逐渐觉察到,我的善良,赤诚,我对于世俗观念的鄙弃,对纯真爱情的向往,对文学艺术的爱好,对于高雅精神生活的迷恋,对于理想的追求,有很多方面与您是那么相似,我们谈得拢,合得来,也许就是这种原因。作为知音,您对我的安慰,鼓励和提出要求,都使我感到亲切和温暖。我别无他求,就是想竭尽全力地支持您,鼓励您,帮助您,抛开世俗的虚伪与欺骗,赤诚相处,真正做到以心换心,同生共死,不愧为您的知音。您在事业上能够获得成就,也就是我的最大幸福,您也许是我第一个发现的珍珠,一定能荡去尘封而光彩夺目。
  要说的话很多,信上那里能够说得完?如开头所说,我也有苦恼和不安,还是希望您在最近,能安排时间约见我,以畅叙一切。祝您成功!
  晓戈-83年6月15日

  看了伊清的信,李志英的心里很难过,她知道伊清想她并渴望见到她。但是,她不能,也办不到随时随地让他见到她;她有家,有孩子,有工作,还有想拼搏以实现自己梦想的写作;她给他写了这样的两封信,实际上是两篇散文,一篇是【恋情】,另外一篇就是:
  
【一封无法寄出的信】
  亲爱的:这是一封无法寄出的信,它是我的心,我的情,我的爱。哦,爱,这情深意重能与天地同辉的字眼,小小的几页纸能把它写尽吗?不能!就是倾三江,蘸五湖之水作墨,也不能把它诉完!
  爱啊,它在我的心中激荡,燃烧,使我难以自持,辗转反侧,夜不成眠。爱啊,它使我日日夜夜,朝思暮想,食不甘味,恼人心烦!这就是爱的力量,情的感受。三十二年的人生,我也曾得到过爱,但比起它,却是那样的遥远,那样的淡。我扪心自问:“我堕落了?”(在世俗的眼光中)然而我的感情却得到了升华,我幸福地得到了您真诚的爱,真心的爱。它是那样炽烈,使人心醉。这就是我需要的爱,追求的爱!
  我们的一切,会被世俗的人安上“另求新欢”的可憎字眼。然而,我却不希望用最崇高的思想的精华--爱情,来换取这个字眼,因为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正直善良,爱美而又美丽的勤奋好学的女人。我渴望得到真正的爱情,虽然我结了婚,履行了法律上的夫妻关系,然而从我丈夫那里,我却没有得到我需要的这种感情。在某个时候,当他的柔情蜜意到来的时候,他会在我的脸上身上印上无数个亲吻,但更多的时候,为了孩子,为了家务,为了我渴望的学习,有时也为了经济,他会鼓起眼睛,给我一顿无情的训斥。当然,家庭中会有矛盾产生,而我又是一个“懒”得出奇的女子,因为我的心思全用在书上,用在思考中,无暇顾及“贤妻良母”的那套清规了。我曾经给他解释,我正在摸索中,以后路走出来了,我会很好的对待他,对待家。然而他不能理解我,常常奚落我,使我对他的情渐渐地淡了,这就是我结婚六年的婚姻和爱情生活,虽然现在他竭力的弥补,然而那情,那在心的深处受伤的伤痕是不可能弥补的。
我一直对“贞洁”二字进行思考,我认为它纯属是骗人的假话。一个女人,谁不希望得到真情的爱,真心的爱?当丈夫的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处处体贴,关怀,安慰和爱护他的妻子,那么,那个女人是一个幸福的女人。但有的男人却不是这样,他们视女人为奴仆,或者玩物,或是夫权十足,这样家庭的女人她有幸福吗?她能不越出常轨吗?当然,那种逆来顺受的女人和那种得过且过的女人,我们都不去说她。所以,我斗胆说,女人,她自己并不是把贞洁看得比什么都重(当然在遭受侮辱时除外),她渴望得到最热烈的抚爱,不是丈夫的,就是情人的。

亲爱的,您说我说得对吗?
红松--83年6月20日

【恋情】
  倩倩心里很难受,火烧火燎一般。她甚至对什么事都不高兴,不顺心,以至于做什么事都觉得是勉强的,或者是应付,也可以说是懒心无肠了。
  倩倩怎么啦?哦,她是在恋爱了。恋爱对每一个成熟的人来说都是应该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可是倩倩的爱?这怎么能算爱呢?倩倩是结了婚生了孩子的女人,那聪明伶俐的儿子长得多像她。她已经有丈夫,有家庭,怎么还能恋爱?可是她却实实在在的是在爱。这个爱,在她当少女时没有体会到,因为那时候她是一个矜持的姑娘,不需要自己去向别人表明心迹。结了婚的她自然也接受了丈夫的爱,但是,她却没有为自己的丈夫付出过这样深沉的爱。她想,爱就爱吧,在一个锅里吃饭,在一张床上睡觉,就这样过日子,哪有那么深的情,那么沉的爱?有了孩子,她付出了爱,但这是母爱。要说他们也算得上是幸福的一对,家里没有公婆,丈夫又很能干,还有房子。可是,她的心,自从在偶然的一刻认识了他,那个让她怦然心动的男人,她就变了,变成了一个丈夫不易察觉的妻子,孩子疏远了的妈妈。
  
这能怪她吗?这又能怪他吗?都不能!
  倩倩首先被他忧悒的眼睛所吸引,被他的气质和微笑所吸引。她深深地同情他的遭遇,然而他们不认识,后来,他们点头招呼,成了见面点头的熟人,虽然倩倩知道他的名字,但她明白他是不知道她的。倩倩在这个时候觉得自己的丈夫是那么的不如意,她一看到那个心里的他,心跳就会加速,思想中就会闪念出:“这才是我理想中的男人!”她的眼睛时常在人群中寻找,竟然有那么巧,有好多次,她都会碰上那个有一双忧郁眼睛的主人,但此时此刻的那一双眼睛,却是一双含笑而又闪光的眼睛。也许是倩倩一个人的努力?也许是那双眼睛的主人的共同努力,他们终于互相望着,而且是那样的深情!倩倩啊,这可怜的女人,为了自己曾做过的梦,为了这梦中的人,为了那无数个白日夜晚不尽的相思,为了那月光下孤独的苦苦徘徊,她终于走到他的身边,走到那可怜的苦命人身边,接受了他的亲吻。
  啊,这吻是情的思念,情的表露,幸福而苦涩的吻啊,只有在那悄悄的黑夜,静静的原野,偷偷地接受,多么幸福,然而又多么可怕!他们都是有家庭的人,他们都出来另寻新欢?倩倩图他什么呢?她的心里的情感是这样深,这样沉,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热烈的情要对别人说,然而对他,却说出了心里的一切,这是爱吗?他图倩倩什么呢?年轻,漂亮?是一个真正的知己的倾诉,还是一种欺骗?或者是出于一种低级趣味的消遣······倩倩也许不得而知,然而倩倩还是相信,他是诚实的,深情的。
  就是这样的爱使倩倩难受,她努力克制自己,别去想他,要用心工作,学习,操持家务。可是不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与他的基础上了,和他在一起呆一会儿,连着几天倩倩的心情都会格外愉快,做事有条理。这一段时间他们没有碰头,怕的是会面多了被熟人看见,于是,倩倩就觉得心里少了一样东西,而且她胸中疯狂姿意增长的那情,那爱却更难诉说!她真希望能望着他的眼睛,深情地用心里话告诉他:“我想您。”也希望靠在他那宽厚结实的胸前听他喃喃细语:“我爱您!”然后,再热烈的深情地亲吻。
  然而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容易而又极不可能。你说倩倩能不难受吗?
红松--83年6月24日

连着两篇散文一般深情的文字一起递给伊清的还有这样的一封短信:
  清:我写了这样一篇【一封无法寄出的信】给您,它是我真实的思想。我反复想,人要有毅力,也要有勇气,既然是真实的深沉的爱情,为什么把它埋在心底?一个女人,一个感情丰富而有事业心,求知欲和奋力攀登的女人,连自己爱什么,恨什么都不愿讲,她又怎么算得上是一个好女人呢?当然会有人说不好的,因为这是“大逆不道”,也许还会有人曲解为我图您什么之类。然而不!我确实是真心的追求,赋予,而不是索取!一颗孤傲的心需要友谊,需要爱情。
  我永远忘不了在月光下苦苦的徘徊,孤独的相思,我永远忘不了在桥头的久久顾盼,失望和焦虑的心情。时时地,只要看见您那双忧戚的眼睛,我是那样高兴,心却为之一颤!我明白了,这就是爱情!于是,不怕您笑话,我主动邀请。世界上这样的事也许不少,然而是不是都是怀着这赤诚和高尚的感情?我不明了。
  我绝不是一个低贱的女人,我得到的也绝不是庸俗,低级的亲吻,因为我的感情是真实的,心是真诚的。
  红松--83年7月6日晚

  现在的李志英已经找不到伊清当时回复她的书信了,她只能把眼前记录下来的文字,依着日期,再写下去。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