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树身狼头长啸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549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荐读知乎小说《你有没有哪些手撕绿茶的超爽经历?》

已有 585 次阅读2023-7-28 04:47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题记

近年以来,笔者很难会读完一篇网络短篇小说,可这一篇《你有没有哪些手撕绿茶的超爽经历?》却是例外!

若论这一短篇小说的风格,在时下网络小说文坛上不多见——貌似粗浅,其实细腻;叙事简单,寓意深刻。

以致于《你有没有哪些手撕绿茶的超爽经历?》应当归属什么流派,我吃不准:它既像文坛过往了的“意识流”,又似曾经风行一时的网络小说流派“无限流”,甚至是其创新之“流”。

总之,只有那些想象力丰富的年轻人,才能创作出《你有没有哪些手撕绿茶的超爽经历?》这样可读性强的小说作品来;与此同时,也只有审美观独到的知乎编辑才会成为《你有没有哪些手撕绿茶的超爽经历?》的伯乐。

同时这也是笔者平生首次全文推荐的网络短篇小说,权当扶植新人之举吧。老朽相信:网友不会对其吹毛求疵。

荐读知乎小说《你有没有哪些手撕绿茶的超爽经历?》_图1-1
原文截图

作者:白框凉太子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2088059/answer/261990227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当我妹第 11 次抢走我男朋友,我直接找了个傻子,看她还抢不抢。
傻弟弟洗完澡,门铃响了。
「姐,你品位怎么变成这样啦?脑子不好的笨蛋帅哥吗?」
她不知道,傻子有一天不傻了,甚至坏得离谱。
1
「我们分手吧,我觉得我和你妹妹才是天作之合。」
家楼下的咖啡店里,我读到这句短信时,午后的阳光正明媚。
端咖啡的小男生手抖得跟帕金森似的。
我知道他,他在这家咖啡店打工有一段时间了。
起初眉清目秀的少年能引来不少姐姐要微信。
结果后来知道他智力方面有缺陷,就通通失望而返。
我盯着不断颤动的杯具突感不妙。
下一秒,茶杯猛然打翻。
褐色的咖啡液,蔓延到了我的裙子上。
2
「不是,我说你……」
前有男友劈腿亲妹妹,后有被人打翻咖啡在裙子上。
我顿感心里的火苗噌噌地往头上冒。
猛地站起身瞪着面前的人,突然发现,这人挺高的,我得仰着头看他。
气势瞬间减半。
偏他还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眉目俊朗,眼睛盛满澄澈的愧疚,让我后面的脏字被硬生生吞了下去。
不过我不发火,也有人替我发火。
这家咖啡店的店长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妈,能收留他估计也算出于好心。
不过这会儿,大妈到底是憋不住了。
「你怎么又打翻客人的东西啊?你还能干点什么?」
「我这是做生意的,不是做慈善的!」
在大妈喋喋不休的口水输出下,男生居然可怜兮兮地往我这靠。
可能是我刚刚到底没开口骂他,他以为我是好人吧。
我叹了口气,在接触到男生失措又害怕的目光时,心头猛地一动。
「阿姨呀,他在你们这打工,一个月多少钱?」
我打断了老板娘的输出。
老板娘对顾客,好像又瞬间自动转换到了笑脸模式。
「一个月八百,我包吃住的啊,你看他一傻子,也花不了多少钱。」
……
一个月八百,还真是……忽悠傻子的。
我转头,看着一直在发怔的男生。
「一个月三千,你要不跟我干吧?」
男生眼眸微微张大,午后的日光落进他浅褐色的眸子里,温柔又细碎。
「诶不是,这个月,我可是结了工资的……」
老板娘立马急了,想要拦我。
我打开自己的钱夹,把里面所有的钞票掏出来。
一共一千三百五十元。
递给老板娘。
「不用找了。」
老板娘见到钞票的那一刹那,立刻把男生如同烫手山芋一样推到了我身边。
3
就这样,我「买」了个男朋友回家。
是的,我买许一回来,是想让他做我男友。
男生叫许一,估计连名字都是为了好写,被人顺手编的。
我为什么要买个傻子当男友……
因为不管我谈哪种类型的男友,我妹都能给我抢走。
我就不信,她傻子也能抢。
我靠着墙,等许一在那个窄小的地下室里收东西。
老板娘平时给他住的地方就是这里,潮湿,矮小。
他一八几的人,都不知道怎么施展开的。
他收得很快,东西也很少,抱着个布包出来。
「收好啦,这么少?」
我问他。
「我的、就这点。」
那是他头一次跟我说话。
嗓音明明本该是清冷那一褂,却被他说得有些软糯。
垂着眼,走路,也习惯跟在我身后。
像被人无端抛弃好多次的大狗。
4
我把许一带回了家。
刚进家门就把他推进了浴室。
「好好洗一下啊,你看你这头发。」
我伸手揉了把他的头,还好,其实不怎么油。
我还真挺羡慕他们这些好几天不洗头也不怎么出油的人。
可他却站在原地,无助地看着我。
他的眼神实在是太澄澈,总让我觉得做什么都是我的错。
我叹了口气。
朝他招了招手。
「你看着这边啊,打开这个开关,就能出水了……」
「往左是热水,往右是凉水……话说左右你分得清吗?」
终于把这小子打发进了浴室,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我陷在沙发里。
总感觉,自己其实买了个麻烦。
他洗澡洗得很快,估计之前也有洗过,倒没出什么大的幺蛾子
只是把浴室弄得满地是水,水漫金山了而已。
不过,他开门,居然……
其实他那张脸真的挺顶的,如果不是智商有问题,追他的女孩估计能从我家,排到我妹家。
我细细地欣赏过去,下颔,锁骨,腹肌,再往下……
「你衣服呢????」
看了某些现在看还过早的东西,我猛地拿抱枕蒙住自己的脸。
传来他小心翼翼的声音。
「湿了。」
「湿了也给我先把,先把衣服穿上!!!」
5
许一好像很害怕吹风机的声音。
我给他吹头时,他一个劲地躲。
他还甩水,把头发上的水全甩我身上了。
我给了他一记脑瓢。
他立马垂下眼安安分分起来。
揉着他湿漉漉的黑发时,我发现他后颈上有伤,看疤痕深度,是个挺大的伤口。
也不知道这傻子是怎么弄的。
给他吹头吹到半干,我家门铃突然响了。
我放下吹风机去开门,哦,来的,原来是我的好妹妹。
抢了我十一任男朋友的「好妹妹」。
「姐姐,你失恋了,难不难过?呀,这是谁?」
我都还没同意让她进门,她就已经蹿了进来。
而且,还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许一。
「我新男友。」
我皮笑肉不笑地说,吹风机还在嗡嗡作响。
等我转头关风机的功夫。
我妹已经俯身,凑到许一面前。
似乎是和陌生人头一次离这么近的原因,许一猛地朝后缩了下。
他皱着眉,眼里透出的惊恐疑虑,是个人都能感受得到。
于是我想也没想,冲出去就挡在了他和我妹之间。
我妹很玩味地笑了声。
「姐,你品位怎么变成这样啦?」
「脑子不好的笨蛋帅哥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想别人用「脑子不好」这几个字来形容许一。
于是我推了她一把,让她赶紧往门外走。
「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如果你单纯是来看我的,现在看也看完了,慢走不送。」
我妹就是这种性格,从小到大,没什么词能比「白莲花」这三个字形容她更贴切的了。
她走时还在朝我笑。
「我来也没啥事,不过,爸让我给你带句话。」
「要是还不回家,就永远别回家了。」
「……」
6
我和我爸常年处于亲子关系决裂的边缘。
无非是……重组家庭的困扰,在我俩身上被无限放大了。
我和我妹同父异母,我后妈是我爸的初恋。
我后妈属于嚣张跋扈的大小姐类型,所以眼里根本就容不下我。
而我爸,由于愧疚,什么都宠着她。
我的童年记忆就是,和后妈对着干,后妈找我爸哭诉,我爸揍我。
所以成年后,我自然一秒都不想待在这个家里。
两三年都没回去过了。
……
我盯着沙发上抱着膝盖,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我的人。
叹了口气。
所以我为什么要预支一千三百五十块钱把他给领回来。
经济上,我明明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7
不过要说乖,许一也算挺乖的。
先不说打扫得干不干净,家里的卫生他反正能做了。
我上班的时候,他就开电视看卡通片,或者画画。
那画嘛……有点抽象。
我有问他画的到底是什么贵物,他玉白的指节磨蹭了纸边好久。
才指给我看。
「这是姐姐,这是我。」
太复杂的名字他记不住,所以他一般就喊我姐姐。
说这话时,男人低沉清冷的声线就响在我耳边。
也就这时候,我才能意识到,他其实算是个男人了。
很轻松地就把我环在怀里,很轻松地就能对我干一些事。
即使他表情傻兮兮,眉眼澄澈。
像永远都不会对我做任何坏事一样。
8
那天,是这几个月来下过最大的一场雷暴雨。
狂风大作,我住的楼算小高层,所以呼呼的风吹进来,就像野兽的嘶吼一样。
一般许一睡客厅展开的沙发,我睡卧室。
一声闷雷的巨响后,客厅里响起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我一跃起身跑去客厅看,果然,茶几上的花瓶碎了。
而沙发上不见人影。
就在我左右寻找灯的开关时,发现了窝在角落里的人。
我摁了摁开关,灯打不开。
这几天总莫名其妙停电,再加上是雨夜,估计又是供电出了问题。
我只能先去看那个不停发抖,缩成一团的影子。
「怎么啦,别怕,打个雷吓成这样……」
我想伸手拍拍他,忽然发现,他也许不是被吓成这样的。
他在忍耐些什么。
身后又一声炸雷,一两秒后,闪电的白光照亮了整个室内。
我只看清了他发红的双眼,因为下一秒,他已经把我扑倒压在了地上。
无论如何我都不该忽视的,许一是个男人。
一个有点腹肌的,超过一米八的,还处在青春期,有着躁动欲望的男人。
所以我不懂他是在吻我还是在咬我。
是在动情,还是在发泄。
我只想够一下茶几上的手机,赶紧打个 110。
不过最后,我还是放手了。
转而轻揉他的背。
其实有的时候,人的感情是会互通的吧。
我觉得他跟我很像,都是丧家之犬而已。
于是我用尽力气抱住他,一遍遍喊他的名字。
地上那片细碎的光明明暗暗,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慢慢平静下来。
嗓子里漏出一声呜咽。
他咬着唇,在尽力克制自己,都快咬出血来了。
雨声渐小,家里的灯闪了下,光漏进室内。
很久之后,回想起这一幕,我才发觉。
每次,他拿那双愧疚的双眼看着我时。
我都没法把那些错误,怪在他身上。
9
「你小子,牙口真不戳啊!」
客厅的灯明晃晃地亮着,窗外是一片黑夜。
许一盘腿,乖乖地坐我对面。
我正拿着碘酒消毒自己的伤口。
说实话,这咬得是挺漂亮的,可以看得出来他牙齿很整齐。
不过我心头的火该冒还是得往上冒。
于是伸手,捏住他的下颔。
他任由我捏着,不过眼神很清晰地表达出他的无措和惊恐。
脸好像挺软的,手感比想象中好。
他被我捏着被迫张了张嘴。
似乎弄得他有些难受,他伸手碰了碰我的手腕,又不敢把我手给拍开。
我松开了手。
「花瓶怎么打碎的呀,跟上次给我递咖啡一样,手抖吗?」
「我看你画画手也不抖……」
面前的人抿了下唇。
他凑我近了点,眼里像藏了无数颗细碎的星。
无辜,又闪烁。
「姐姐,好漂亮。」
「……」
就算你夸我漂亮,这事儿也不能这么轻易就过去!
……
10
许一其实还是挺怕黑的。
在他三番五次在客厅中造出异响,然后又可怜兮兮地望着我后,我终于妥协。
跟他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说到底,他的心智,也就像个四五岁的小孩。
睡觉也是蜷缩成一团,有的时候还会抢我的被子。
不仅抢被子,睡相还极差。
开始那几天,早上起来我发现自己被个一米八几的男人跟八爪鱼一样缠着,差点把他掀下床。
后来,我已经认命般在他清浅的呼吸中清醒,然后从他臂弯下钻出来。
果然,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事。
遇见他之前,我把我的人生,我的一切都活得一团糟。
遇见他之后,我居然有了期待。
比如下班的路上,给他带他爱吃的水果蛋糕。
路过超市时,会想他的画笔是不是已经用完。
那段时间,我居然过得开心了起来。
当我把奶油抹在他鼻头,而他失措地望着我时,我大笑着。
笑到,连自己都讶异我能这样笑。
……
不过,生活总是这样。
一帆风顺对我来说,永远都是一抹璀璨的幻想。
不知什么时候起,公司里开始流传起我是小三孩子这样的谣言。
开始,只是几个同事私底下讨论。
后来就连去食堂,都有人对我指指点点。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拜我那位「好」后妈所赐。
她已经不止一次造谣诋毁我了。
高中的时候,她就在我高考前,在学校门口拉横幅,说我是小三的孩子。
明明是她自己上位做小三,明明我妈头七都没过她就被我爸娶进了门。
她却偏要把这个名号安在别人头上。
我想过辩解,也想过解释自己的清白。
可是,当她和我爸手挽着手无比恩爱地露面时,我所说的一切都像是不攻自破的谎言,换来的,只有别人鄙夷的目光。
那天下午,我被经理叫去了她办公室。
经理是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对谁都很严格,但在这家公司,是她提携的我。
办公室里的空调开得很足。
我关上玻璃门。
和她对视时,我在她薄薄的镜片后找到一丝无奈。
「今天下午把东西收拾收拾,然后找财务结款吧。」
「……」
我想过会被辞退,可没想过会这么突然。
张了张口,想问她为什么。
明明我什么都没做错,明明我一直努力工作。
就因为这些莫须有的流言蜚语吗,就要抹杀我在职场所有的努力?
可我已经拼命解释了。
其实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实属来之不易。
所以我的手有些抖,到最后还是不甘心,咬咬牙抬头看她。
「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她只是轻敲了下桌上的笔,一字一句。
「你能力不足,仅此而已。」
能力不足?
能力不足我能入职半年就成组长?
能力不足为什么我的方案几乎都通过了?
能力不足为什么年终奖我拿大头?
我深吸了口气。
其实真要这样,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可明明不是。
走出经理办公室时,可能是我动作有点暴躁,拉开门没控制好力度。
门上的挂件,撞到玻璃上晃了晃。
经理在我身后叹了口气。
魏妍,你爸,应该挺有权势的吧。」
我顿住了。
张了张口,才发现什么,都哽得说不出话来。
又是这样吗。
后妈要搞我。
我亲爸,就在旁边不遗余力地支持她。
11
回家的路上,我抱着包,倚着公交车的玻璃窗发呆。
看样子要下雨了,天上乌云密布,敞开的窗漏进呼呼的风。
行人匆匆,公交车停靠在一处站台时。
一个父亲牵着女儿走了上来。
「爸爸,我什么时候能吃这个蛋糕啊?」
小女孩扬着头,问身旁的男人。
男人低头笑了笑,刮刮她的鼻子。
「咱们偷吃点,别被你妈发现了,小馋鬼。」
我就这么看着他们,鼻腔开始发酸。
后妈来了后,她不允许别人给我过生日。
不允许我爸给我买蛋糕庆祝。
于是到现在,我就再也没过过生日。
……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在脑子里慢慢地为未来做打算。
我没工作了,家里的开支突然就变得紧张了。
我连自己都快养不起了,更别说还有个大男人。
所以当我拉开门,发现满地狼藉时。
才觉得,其实人生就是这样。
在踹了你一脚后,还得再给你来一巴掌。
我不知道,屋里为什么这么狼藉。
破碎的玻璃,花盆倾斜掉下的泥巴,又或者是满地的面粉,到底是怎么搞的。
我的视线在屋里穿梭,最后,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我想要找的影子。
许一。
不见了。
大脑突然空白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不断扩大的恐慌。
我开始挨个房间,各个地方找他,一米八几的男人,不大的出租房,他能藏在哪呢。
我连厨房的储物柜都翻开来找了。
直到视线落在摔在一旁的画本
上面,好像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蛋糕。
满地的面粉、狼藉的厨房。
我突然想起昨晚,他睡不着,从身后慢慢地搂住我。
问我,生日是什么。
我跟他说,生日就是,一个人最重要的日子,要吃蛋糕。
「我可以给姐姐过生日吗?」
许一低哑又可怜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
做蛋糕……吗。
我又自己看了看他的那张画。
他的画通常都需要想象力,所以有可能歪歪扭扭的不是蛋糕。
而是一个小人捧着蛋糕。
这傻子。
不会,做完蛋糕跑出去找我了吧?!
……
窗外忽然惊起一声雷鸣,狂风骤雨猛地袭来。
拍打着窗棂。
我愣在那,愣了一两秒。
然后猛地起身拿伞冲出家门。
他那么怕雷。
他找不到我,要跑到哪里去。
13
雨夜的地总是湿滑,大雨朦胧地遮住人的视线。
举伞好麻烦,我干脆戴上帽子沿街跑起来。
边跑,边喊他的名字。
汽车驶过,溅起一道水花,冲在我身上。
我抖了下。
可是哪里都找不到他。
我跑了便利店,小学,画材店,哪都没他的影子。
最后去了公园,我常带他来玩的地方。
我多希望那个孤独晃悠的秋千上,有他的身影啊。
可什么都没有。
我扶着膝盖,喘气。
「哟,魏小姐,你在找什么呢?」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口哨声。
两三个带帽子和口罩的人,围住我。
「你们是谁?你们想干吗?」
我惊慌地朝后退了几步,这几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
「嘿嘿,我们只是奉命,给小姐理个发。」
「你妈妈说,你的头发太长了哦。」
这个「妈妈」应该是指我后妈。
没想到,这个女人已经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喊人来剪掉我的头发。
胳膊被人拽住,我想挣扎,可根本拗不过一个成年男人。
我开始尖叫,然后被人打了一巴掌。
「我劝你最好安分点,谁要你下雨还偏要往外跑呢?」
举着剪刀的人对我比了比,然后蹭着我鬓边一刀下去。
这是理发?
这明明是瞎剪。
我头发挺长的,养了好久,平时也总有人夸我头发保养得好。
我真的不忍心它就这么被人一刀剪下去。
于是我拽着那人的胳膊,狠狠地咬上他的手臂。
正当他吃痛甩开我,一巴掌准备落我脸上时,角落里突然冲出一道黑影。
直直地就朝钳着我的人冲出去。
把他撞翻在地。
「操!哪来的小子?!」
那人低吼着骂了一声,我才瞧见,那是许一。
摇摇晃晃的,站都站不稳,目光却挺狠。
可我还没来得及喊他的名字,他就被人撞翻在地。
被人摁在地上拳打脚踢时,他硬是没叫喊出声。
而是,死死地盯着我。
许一那双澄澈的眼睛头一次染上愤怒,又在见到我时,带了点委屈。
「你们有什么事,冲我来,对一个傻子拳打脚踢算什么?!」
我朝那群人吼,他们便停下了动作。
然后有个人当着我的面,捞起一旁的钢管,朝着许一的头——
直直地砸下去。
……
「我跟你们拼了!」
那一钢管仿佛也砸在了我身上,一瞬间我只觉得肾上腺素飙升。
可是,我还没冲过去,又被一个人拉住。
「别急嘛,魏小姐,马上到你了。」
拿着剪刀的人重新站在我身前。
我拼命挣扎,可怎么挣扎都没用,那人扯着我头发,然后剪刀落在上面。
我盯着地上垂落的,一缕缕很长很长的头发。
盯着躺在那,紧紧闭着双眼的少年。
我嘶吼他的名字,嗓子都快哑了。
一阵风吹过。
钳制我的人,突然被什么猛地带倒了。
我听见拿着剪刀的人在叫喊,然后是拳拳到肉的声音。
许一站在我身前。
可是,那还能算许一吗。
傻子怎么会,轻轻巧巧躲过黑衣男的攻击,然后反手拽住他的胳膊,狠狠地朝他面上来一下子。
傻子怎么会,干净利落地夺过剪刀,然后借势扎在另一个人手臂上。
一声惨叫划破雨夜的长空。
一瞬间的事,那几个人,全数倒在泥泞的地里。
少年插着口袋来到我身前。
他俯身。
看我。
「手机,借我用一下。」
……
雨水顺着他的眉眼蜿蜒而下,我盯着面前人漆黑的双眼。
他的眼神,不再澄澈了。
我把手机递给他。
他低头拨通了一个号码。
雨夜里,他的声音变得冰凉刺骨。
「喂。」
「对,是我。」
话筒那猛然爆发出惊喜的叫喊声,连我都听得见。
许一只是皱了皱眉头。
「嗯,我没死。」
「我也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
「等等,我面前有个女人,我可以问问她。」
他放下手机,低头看我。
我的心开始疯狂地跳动起来。
可他的语气无比平淡,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里是哪?」
「你是谁?」
「……」
雨夜嘈杂的声音蒙蔽了听觉,我怔愣地看着他,直到雨水模糊了双眼。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干涩难耐。
「你不记得我了吗?许一?」
身前的人只是轻皱了下眉。
「许一又是谁?」
14
警车顶端的彩灯不断闪烁。
我拉了拉身上的外套,盯着湿漉漉的路面发呆。
「魏小姐,应该没什么事了,您现在可以回去了。」
「还得麻烦您明天再来一趟警局,我们需要知晓唐先生失踪这段时间的所有行动轨迹。」
唐有鹤。
刚才我才知道的,许一真正的名字。
我应了声,还是忍不住朝警局里望去。
许一正靠在一侧的墙壁上,没看我,而是低头盯着地面。
刚刚送进来一个女醉汉,估计看他脸好看,随口调戏了他几句。
他就差点拽着人把人胳膊卸下来。
夏夜不知为何下了点雨就会冷进骨子里,警局面前忽然停了俩劳斯莱斯
一位器宇不凡的男人急匆匆地从副驾下来,直奔警局。
见到许一,男人猛地上前狠狠抱住他。
「有鹤,有鹤,你没事,真好……」
「你知道吗,大家都以为你死了。」
许一任由他抱着,后来大概被搂烦了,推了他一把。
「得了,脏不脏。」
男人哈哈笑了两声,拍拍他的肩膀。
「诶,甭说了,老爷子高兴死了。」
「大家都等着你呢。身体怎么样?头还疼不疼?」
他带着许一往警局外走,我就站在警局口,看着他们。
一瞬间,和许一对视了。
他漆黑的双眼毫无掩饰地看着我,半晌,再轻轻划过。
我不知道那股不甘心是从哪来的,不知道自己在慌乱什么。
许一他以前,是个傻子呀,我会喜欢上一个……傻子吗?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上前,拦住了他们。
「许一,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吗?」
我抬头看他。
于是这么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我身上。
许一的神色平常到我那颗心,慢慢,慢慢地往下落着。
「嗯。」
好像不愿在我身上多浪费一个字。
「你以前住我家的,我……」
「您好,这位小姐,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弟弟的照顾,你放心,我们会付你丰厚的酬劳的。」
他身旁的男人直接打断了我的话。
「不是!我不要什么报酬的,只是……」
只是……
可,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寂静的长夜里,突兀地响起许一的嗤笑。
「哥,你多给她点钱吧。」
「不然又抓着我不放,烦。」
一瞬间我愣在原地。
估计是我那样太落魄,他身旁的男人朝我欠了欠身。
「不好意思啊,我弟就这性格。」
「改天我联系你,小姐,我们一定登门道谢。」
「……」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那里站了多久。
直到有警员走过来,问我需不需要帮助。
我才猛地回过神。
我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
刚刚,许一看我的眼神。
好像和看那个女醉汉,没有什么不一样。
15
回到家时,地上依旧一片狼藉。
我怔愣地看着,那时去找他,太急,拿雨伞的时候,带倒了一片鞋柜。
我把包放在地上,然后往家里走。
给许一买的彩笔,新的,还没拆封。
在网上给许一买的衣服,在途中,还没到。
茶几旁那一地面粉上,静静地躺着那本画册。
我走过去,翻开,最后一页。
他一笔一划写下的——
「喜欢」。
……
第二天去警局做笔录的时候,果然不出我所料,又遇见了许一。
他今天穿着黑色的衬衫,垂眼坐在那,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很奇怪,明明是同一个人,却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他额头上缠了几层纱布,估计是昨晚那一钢管给弄的吧。
警方要问我的话其实也不多,我就一五一十地把许一是怎么到我家的告诉了他们。
出警局时,我在门口等了一段时间,才等到许一。
他淡淡地瞥了我一眼。
「许一……」
「我不叫许一。」
男人的声线稍许清淡,更多的是裹了层不耐烦。
是啊,他不叫许一,可我已经习惯这么叫他了。
「唐,唐先生,这是留在我家的画册,还有衣服,给你买的,还没拆封呢。反正我也穿不了,就带给你……」
我把带来的包递给他,他只是垂眼看我。
以前我总觉得许一的眼睛很漂亮,很亮,好像盛了无数颗细碎的星。
现在许一的眼睛也很漂亮,只是,像一汪望不见底的深潭。
他叹了口气。
「你觉得我现在还需要这些东西吗?」
「……」
「魏小姐,有整理这些的功夫,不如先把你的头发理一下。」
「至于我——,不要再把心思花在我身上了。」

荐读知乎小说《你有没有哪些手撕绿茶的超爽经历?》_图1-2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