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投资.中国 //www.sinovision.net/?5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四海之内皆兄弟 共舆而驰 同舟而济 --集自《论语》、《后汉书》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2月16日 - 一个不该忘却的日子(下)

已有 2033 次阅读2010-2-20 14:53 |个人分类:中国远征军分享到微信

1943年11月28日-12月1日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在伊朗首都德黑兰召开了著名的德黑兰会议,会议确定了盟军进行战略反攻和战后利益划分等问题,这次会议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对德、日、意法西斯反攻的开始。而在此之前的1943年10月,中国远征军即开始了中国军队对日军的战略反攻。经过野人山死亡之旅的2万中国远征军经过从服装到武器的全部美式装备以及在印度的兰姆迦营地1年半时间的严格训练,此时已经如同猛虎添翼锐不可挡。

改编成中国驻印军新一军的新38师、22师以及佩戴国军标志的美军特种兵麦瑞尔支队(相当于现在的海豹突击队,大约1个团的兵力,由麦瑞尔准将指挥,多年后改编成为美军骁勇善战的第75游骑兵团)于1943年10月由先头部队从印度的利多开始出发,其后由中美军组成的装甲部队的推土机和坦克在丛林中开辟道路,大部队跟随出发。10月29日远征军攻克了新平洋、此后陆续攻克了于邦、太洛、大白家、孟关、瓦鲁班.....等多个日军据点。在瓦鲁班美军麦瑞尔支队由于冒险突进被日军包围情况十分危急,是新38师大约1个营的兵力拼死救援打垮了日军救出了美军麦瑞尔支队。3月底4月初,中国驻印军攻克杰布山,至此孟关-杰布山战役结束,驻印军共击毙日军2700多人,击伤约3000人,而远征军仅伤亡754人。在此战役中,驻印军歼灭了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王牌军第18师团的主力和指挥部,缴获了其军旗,为中国军民报了仇雪了恨。

4月-6月中国驻印军南下进行了孟拱河谷战役,歼灭日军6800多人,此后在攻克密支那、八莫等战役中,中国驻印军所向披靡,连日军的文件中也称:“支那军归国心切,锐不可挡”。在历时两年的缅北会战中,中国驻印军全歼日军第18、第56师团,重创日军第53师团、第2师团、第33师团和第49师团,共击毙日军3.3万余人,伤日军7.5万余人,俘虏323人。缴获大炮186门,战车67辆和汽车552辆。中国驻印军伤亡1.7万人。中国驻印军在反攻的各个战役中战果辉煌,除了配备了美式装备并有飞机、坦克、大炮的因素外,全军将士作战英勇顽强和复仇心切也是更重要的因素。在完成入缅战役之后,驻印军一部被空运到南宁,后收复了广州和香港,本来受到美军的邀请去接受日本投降,后因国内内战被运到了东北终成历史遗憾。

在驻印军攻打孟拱期间,蒋介石调集了11集团军和20集团军共20万人于1944年5月11日开始横渡怒江进行了收复滇西的战役。战役开始阶段一些部队配备了美式汤姆逊冲锋枪,但有些部队还是脚穿草鞋被美军称为草鞋军,不少士兵是只经过3个月训练的新兵。尽管如此,这些士兵还是英勇顽强地参加了异常惨烈的松山、腾冲、龙陵等战役。扼守这几个战略要地的是日军的56师团、55师团等王牌军,守松山的是日军射击比赛的冠军团,而松山的地堡工事复杂而密集,装甲车可以在地堡中运行,地堡用厚钢板、水泥、厚土等覆盖,500磅炸弹直接命中也毫发无损。腾冲的城墙有4米厚,是用十分坚硬的火山岩砌成,飞机大炮也很难炸毁,日军盘踞腾冲两年多在城内修筑了重点堡垒30余座,各街巷堡垒星罗棋布,战壕四通八达,整个腾冲城已成一座庞大而坚固的堡垒。因此攻占松山、腾冲、龙陵的战役进行的十分艰难和惨烈.......

1944年6月4日,三十架美军战机以猛烈地轰炸开始了松山大血战的前奏,但在猛烈轰炸之后,日军密集的子弹就从四面八方把冲上阵地的国军打死,半个月后国军伤亡3000人但仍无法拿下阵地。7月5日,大雨中泥泞的山坡犹如泼了油一般,数以万计的中国士兵手脚并用地朝山头攀登,同时还要躲避上面日军从地堡中射出的交叉火力,战斗对于中国军队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  几天后调来了美国飞机,调来了百余门大炮,整整轰炸了一天,松山的大小山头被反复犁耕,整个山头都是焦土。有的地方达几米深。炮火不可谓不足。
    轰炸再进攻,进攻再轰炸,但松山日军的阵地依然坚如磐石。真是邪了门。
    仗打到这个份上,国军官兵的伤亡已超过数千人。加上先前的损失,放眼望去,从松山的山顶至山腰,铺满了中国士兵土黄色的尸体。由于日本士兵的枪法很准,用战场士兵的话来说――就像长了眼睛,因此谁也不愿意去救伤员或搬运尸体。每当炮火激烈或飞机轰炸的时候,不少尸体的胳膊大腿飞上了天。怒江的天气也极其无常,日夜温差很大,晚上下雨冷得发抖,但白天太阳一出来,烤得人流油,阵亡的士兵往往两三天后就开始发臭腐烂,随后生出白蛆,爬得到处都是,由于美国军医晚上在阵地上到处打针,给士兵服药片,战场上才没有发生瘟疫。
   “打仗就是这样,要多残酷就有多残酷,弟兄们天天泡在尸水里打仗,在死人堆里打滚,那种日子,别提有多么艰苦。几个月下来,人都变了形状,手臂、脚杆、身上的皮肤都被尸水咬成黑色,死人的臭气好久都洗不干净……
“听说我们那个师(103师)打完仗以后整编,师长一看全师还剩下不到两个连,带头放声大哭”―摘自一个战场老兵的回忆。
    另一位幸存士兵这样回忆道:“训练了两三个月,部队就奉命上前线,一上前线,那种场面才叫惊心动魄。死人多得没法埋,到处都是尸体,主要是我们的弟兄,也有日本人。只好听凭日晒雨淋,炮弹轰炸,最后乌黑的尸水把山上的草都咬死了,几年后我路过那里,山上寸草不生。”
    极其惨烈的松山攻坚战陷入了一筹莫展的境地,全军将士,包括美军顾问团和蒋介石,都注视着李弥。注视着这位从排长干到将军的中国军人,能否把战局扭转。
这时,82师少将师长王伯勋给李弥出了个古老的主意,那就是挖地道―从松山下面挖通道到子高地,然后用炸药把日军送上天。李弥听后和美军顾问研究了一番觉得可行,决定实施。16天后地道挖成,再用1天1夜时间安放了7吨TNT炸药,一切就绪。

 1944年8月20日上午9点,阳光明媚,松山在视线里十分清晰,远征军司令卫立煌和一批美军顾问以及宋希濂、何绍周都早早地过了怒江,来到隐蔽部观看。所有的部队都撤离危险区域,由工兵营长亲自摇动起爆器。“我看见他的手有些抖”一个老兵这样回忆道“猛吸几口烟,然后扔掉烟头,狠狠摇动那架电话机改装的起爆装置。开始似乎没有动静,过了几秒钟,大地颤抖了一下,接着又抖动几下,有点像地震,隐蔽部的木头支架嘎吱嘎吱晃动起来。同时,我看见子高地有一股浓浓的烟柱窜了起来,越来越高,烟柱头上也有一顶帽子,很象解放后电影上放的原子弹爆炸。烟柱足足有一两百公尺高吧,停留在空中,久久不散。声音传过来时,却不及想像的大,没有飞机扔炸弹震耳,闷响,有点像远方云层里打雷”
    松山主峰炸出了两个四十来米宽、三十来米深的大坑。中央主地堡炸飞了。没有了踪影。由于没有主堡,冲上去的士兵第一次没有被日军赶下来,但战斗还没有结束,激烈的争夺战还在进行。战至8月29日,日军断粮三天,竟然砍下刚刚阵亡的中国军人的手臂和大腿,在地堡里血淋淋的进行烧烤。这种毫无人性的充饥方式维持了近一个星期。(另一种说法是日军吃死亡的日军尸体,这种情况在东北关东军的虎头要塞也发生过,可见日军是一群无人性的畜生!)
    9月1日,蒋介石下了一道死命令,限第八军在“九一八”国耻日前必须拿下松山,否则正副军长均按军法从事。于是李弥抓了顶钢盔往头上一扣,亲自带领特务营冲上松山主峰阵地,一连激战数日,9月6日,他被人从主峰扶下来,据目击者描述:……胡子拉碴,眼眶充血,打双赤脚,呢军服成碎条状,身上两处负伤,人已经走形。
第二天,松山战役结束,那是下午四、五点钟时分,山上的枪声渐渐地稀疏。参谋长向他报告:副军长,我们胜利了!李弥坐在指挥部外一块石头上一动也不动,像个木头人,接着眼泪滚下脸颊……

   松山血战历时一百廿天,官兵阵亡八千余人,日本守军除一人化装突围全部战死,敌我阵亡人数之比接近1:6。另外,中国军人伤者逾万。如军事家们所料:斩开松山这道险关,立即打破怒江战场的僵局。9月8日,潮水般的部队和后勤辎重通过滇缅公路,开往龙陵。14日,腾冲告捷,怒江的中国军队左右两翼连成一片,向龙陵合击;而日军迅速溃败,向缅甸境内撤退。
 据第20集团军战报称:1944年反攻腾冲以来,历经大小40余战,毙敌联队长藏重康美大佐以下军官100余员,士兵6000余名;我亦伤亡官佐1334员,士兵17275名。是役阵亡官兵和死难群众葬于腾冲国殇墓园。墓园位于腾冲城南,占地5公顷多,于1945年7月7日建成。

黄杰将军在评述龙陵战役时写道:“自1944年6月5日到11月3日,为龙陵之战。此役我曾经过三次攻略,敌亦曾经过两次增援反攻,为全战役中时间最长、兵力最多、战斗最惨烈之会战。计敌共死伤10620员名,我军共死伤28384员名,约1与2.7之比。”
    1945年1月27日,在欢呼声中,中国远征军与中国驻印军及盟军会师于芒友。
    滇西战役从1944年5月11日开始,至1945年1月27日结束,历时8个月16天。日军第56师团全部被歼,第2师团及第53师团被歼一部,死伤、被俘共21057人(不包括驻印军歼敌数)。中国军队出动7个军14个师和其他特种独立团共16万多人,伤亡、失踪共67463人。日军与远征军的伤亡比例是:1:3.2。
    1945年1月28日,中国远征军与中国驻印军在中印公路经过的一个小镇-苗斯举行会师典礼。中国远征军在通往祖国的路上竖起白布横幅:“欢迎驻印新军凯旋回国!”驻印军司令卫立煌、美军索尔登将军(此时接替史迪威将军)、孙立人军长、黄杰总司令站在旗杆下面。卫立煌致词“今天是会师东京的开始。”索尔登将军说“到东京会师去,让两国的国旗飘扬在东京上空。”他们的讲话被士兵们的呐喊淹没了。会师典礼之后,中国远征军便启程回国。中国驻印军为确保中印公路安全返身攻打腊戌。一场令世界注目的持续了3年之久的滇缅战争就这样结束了。

后记:

中国远征军经过浴血奋战取得的滇西缅北战役的胜利,是我国抗日战争史上反攻取得的重大胜利,对中国的抗日战争乃至太平洋战争都具有重大意义,它不仅打通了滇缅公路使大量抗战物资源源不断运往国内抗战前线,为扭转战局即扭转日军打通东北到越南的南下交通线后对四川形成的不利局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从而为国内抗战从防御到全面反攻奠定了基础,也为美军轰炸东京和太平洋战争提供了必要的支持,这种意义还包括增强了人们抗战必胜的信念,打败日寇只是时间问题!这在当时尤为重要。 正如当时美国《纽约时报》的评论所指出的:“入缅之战开创了大陆反攻的新阶段。”

在中国远征军的滇西缅北战役中有4000名美军以顾问等方式参与其中,这些美军被规定不参与第一线作战,但仍有不少人和中国将士一道冲锋陷阵并牺牲在异国他乡,战后,美国政府组织了专门机构回迁所有在海外战死的阵亡者遗骨。在美国陆军部档案里有极严谨的移葬报告,有埋葬地的地名、经纬度、阵亡时间、阵亡者军阶及军人号码、移葬时间、移葬负责人的姓名、移交过程等等。上世纪60年代日本政府不惜代价亦移葬了在缅甸的阵亡者遗骨,只要看看缅甸满街的日本车、金碧辉煌的佛塔,以及城市基础设施,就知道鬼子对他们的阵亡者是花巨资的。他们手持战争期间的遗骨埋葬图,盖了房子的拆房子,修了路的扒路。他们用钱开道,修了无数的慰灵塔,就连菊兵团的七百多匹战马都慰了灵。而中国抗战军人的遗骨和坟墓呢?1942年中国远征军出国作战,在缅甸战死数万人,几十年过去,没有得到任何的慰藉,甚至所有的纪念碑和墓地全都毁了。国内的抗日将士阵亡者墓地以及纪念碑今又何在?除了云南腾冲40年代建、60年代毁、80年代重修的国殇墓园,90年代初云南德宏重修的远征军纪念碑外,各地的墓地和纪念塔也是毁得一干二净了。
    如此爱修墓的一个民族,如此对祖宗崇敬有加的一个民族,是否该为那成千上万的殉国者、为那些60年前让我们民族免于灭顶之灾的前辈英烈留下一部完整一些、准确一些的历史和一块石碑呢?

抗战结束后部队领命北调,炮兵连长张子文预知内战将起,决意退伍,去昆明重入大学读书,后来回保山做了一名中学教员。1956年的一天,刚授完课的张子文被找去“谈话”,黑暗开始了。他不得任何申辩,甚至没有机会告别妻女,便被投入劳改农场,罪名是历史反革命。此一别,妻离子散。曾经在战斗中有出色表现被卫立煌称为“青年才俊”的张子文,在二十多年的牢狱生涯中熬干了生命中一段最宝贵的年华。八十年代初他被平反释放、恢复教师工作时,已到了退休年龄。他与后来结合的老伴住在保山市一中简陋的宿舍里,干净而几乎家徒四壁。老伴的前夫也是一位与张子文一样有着相同经历的“历史反革命”。

陈宝文老人,92岁,中央军校炮科毕业,比张子文早三期,他在十一集团军司令部任作战参谋。抗战结束他脱下军装回到昆明打理自家产业,那是当地最大的一家酱菜园,产品驰名全国乃至东南亚。解放后平静的日子转瞬即逝,到了工商业改造的当口,他家的酱菜园也“公私合营”了,陈宝文在厂里变成了普通工人,后因“历史问题”被剥夺公职扫地出门。老人忆及当年,没有丝毫忿懑,只是平静地叙述自己为了养活家小,到街上当苦力拉板车。家里孩子多负担重,他仗着身高体健,多拉快跑,但这也不足以保证他生活的平安,六十年代他拉板车的权利也被剥夺了,下放到千多公里外的小山村里改造。平反以后,他靠着每月领着菲薄的退休金艰难度日。在昆明一处住宅区,小小的两居室,陈宝文孤身一人,他已与世隔绝。

刘桂英,就是前面所说经历了野人山死亡之旅的女兵。解放后当了几年小学教师,因“历史问题”被清出教师队伍,后来几十年再也难找到正式的工作,只能在艰难中度日,如今在安徽省合肥市过着清贫的日子。

几十年来,那些牺牲在惨烈战斗中的远征军将士们有些还魂飘异国他乡,有些身埋国土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慰藉。那些明知道前进一步就是死亡却还在死人堆里奋勇杀敌的幸存者,他们本来和那些牺牲的烈士一样都是拯救国家和民族于危难的民族英雄,理应得到人们的爱戴、尊敬和抚恤,但却有许许多多人象张子文一样被打成“历史反革命”被关押、被清理、被歧视,许许多多人仍在贫困中了却残生。目前这些幸存的远征军老兵已经为数不多了,他们的年龄也都在82岁以上了,但还有不少仍在贫困中度日。

笔者之所以要耗费笔墨时间写这么多,就是希望能借此还历史以真实,就是希望尚在异国他乡的英魂能魂归故里,就是希望逝去的与幸存的英雄们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和慰藉,就是希望活着的老兵们能得到更多的慈善捐赠,同时也希望远征军浴血奋战的抗战精神能够在青年后代中传承,这是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期望的,只要他还有一颗“中国心”。

中国远征军的故事近年来在大陆的电视中开始陆续播出,有CCTV播出的10集纪录片《中国远征军》,还有2009年上演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这部电视剧以松山战役为蓝本拍摄,是一部很不错的电视剧。2010年1月上演的电视剧《滇西.1944》是以龙陵战役为蓝本的,但里面有关共产党地下党游击队协助远征军作战的情节存在着欺骗观众和为共产党脸上贴金骗取通过有关部门审查之嫌。

在《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有和尚参加游击队并为了掩护远征军而牺牲的故事,在真实历史中也确实有和尚、道士参加了游击队打击日寇的事实。从《抗日战争时期战争年表》中可以看出,在1940年9月(抗战期间)共产党新四军消灭了国民党苏鲁战区韩德勤的部队1.1万人以后(即黄桥之战),1941年1月就发生了“皖南事变”导致6000多新四军牺牲。皖南事变以后,共产党的八路军、新四军除了一些游击战以外,很少有成规模的主动出击打击日军的作战行动。从抗战初期到抗战结束,共产党军队却从最初4、5万人发展到了八路军、新四军共50万人、游击队100万人。而国民党军队在抗战期间牺牲了280万人。因此,人们很难想象在1942年到1945年这4年中共产党的军队都干了些什么。而在1942年后日军调集了近百万军队南下作战,共产党战区日军兵力薄弱。

如今我猜想,目前90%的中国人中没有人关心中国远征军的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甚至还有人会对远征军将士的牺牲嗤之以鼻,这些人中有许多是属于读过书的所谓知识分子或精英人士,但他们对这些历史是无知和麻木的,他们只知道为了自己的私利而营营苟苟,甚至愿意为了私利而成为日本人、美国人等洋人的奴才或奴才的奴才。多少年来,在大陆的中小学的教科书中,我们也看不到有关中国远征军历史的内容,这是教育部门掩盖历史的可耻行为!更多的青少年在“追星”和电脑游戏等垃圾文化中迷失。由此,我感到悲哀,为那些为了拯救我们国家和民族而牺牲和未牺牲的远征军将士而悲哀,因为许许多多的中国人对他们的牺牲是麻木不仁的。我也为青少年的未来感到悲哀,因为他们的未来没有信仰、缺少正义、所有的只是自私和冷漠。我悲哀,因许许多多中国人的无知与冷漠而悲哀,看看日本人、美国人所做的,就没有理由不悲哀。

心吾   2010.2.20  中国南京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