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雨伴云归 //www.sinovision.net/?6917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https://user.sinovision.net//?69176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与色相关,与坎坷相伴

热度 3已有 2820 次阅读2012-4-18 09:08 |个人分类:云归原创|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与色相关,与坎坷相伴
文/雨伴云归
 
题记--生活就象沏了无数次的茶,淡,又不能不喝。人生好似涂上了多种颜色的图层,乱,又不得不去面对。

   一直想为懵懂的人生写点什么,却总是嫌思绪紊乱,言语太过苍白,只好任凭那些记忆的碎片在大脑中堆积着,随岁月蒙尘。今日思绪翩然,于静谧中梳理一番纷乱的记忆,也算对多年的人生进行一下盘点。

   不可置否,茫茫人海,在人的一生中,都会遇到过很多的人和事,有些人来了又去,有些人去而复返。红尘滚滚,缘分的天空下,有些人将与子偕老一路同行,可有些人却有缘相遇,无缘执手,有些人擦肩而过,想我云归,也乃凡夫俗子,终归逃脱不掉尘世的烦扰。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辗转难眠,在漆黑的夜里放任眼中渗出的迷茫。有时也做梦,只不过梦不再色彩斑斓,生活的磨砺,让我失去了最初的纯真和浪漫。睡不好,一个人披衣静静的独坐,看孤星残月,听风涛呜鸣,已经看透了世态炎凉,阅历了人间冷暖,这些足以磨平我轻狂的棱角。在一些锋利的锐气和残存的傲气被折杀将尽的今天,才发现,自己辗转沉浮为之拼搏奋斗的一生,到头来只不过是一潭死水。只能从心疲力尽的挣扎后,在心底发出一阵阵微澜的涌动。

    在思绪延伸的同时,脑海中一些人一些事纷至沓来,少不了萦上心头,少不了折磨视听。更有甚者,缠神烦心,如魅似魔,随影附形。

  每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天中,至少有三百六十个片断,它们拷贝成一串串或精采、或暗淡,或喜悦、或忧伤的情节。当时经过时倒也是自然处之,过后则回味无穷。精彩的如好茶,味酣;暗淡的如淫雨,酸涩;喜悦的色彩明亮,只是一闪而过;忧伤的印痕深深,涂抹不掉。生活百味,酸甜苦辣;回忆逝年,感慨万端。 

  天命之年话从前,回首,颇多感叹,云归一生,与色相关,与坎坷相伴。

  1962年2月27日(农历正月二十三),五十年前的今天,我出生在一个既平凡而又不普通的家庭之中,平凡的是,时值三年自然灾害最后的一年,我的家庭也和众多的家庭一样,都在为了生计而忙碌奔波着,若说不普通,这就要与我的家庭背景和当时的政治氛围息息相关。顺便提及一下我的曾祖父,祖父和先父。

    我的家庭背景虽非门庭若市,大抵也算得上书香门第。

    曾祖父曾在清朝时期科举为秀才,为官朝野,因不满官场的勾心斗角、尔虞汝诈而归隐田园。
 
    祖父在民国初期便弃文从军,开始戎马生涯,1927年(民国16年)6月15日(农历五月十六),奉系十三军攻巨野之役,二十七岁的祖父便阵亡于疆场,

    先父作为遗腹子于1927年9月4日(农历八月初九)出生,由祖母靠着先人留下的基业,守寡一生将先父带大,先父幼时就读私塾,习孔孟之道,1942年时年15岁的先父,于国高转读满洲陆军军官学校,同年在反满抗日进步思潮的影响下,不满日本人对我民众的侵略和奴化,愤然与一些进步人士脱离日伪束缚,北上苏联,从此开始了红色之旅。

    1943年先父回国投身李兆麟将军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随后参加解放战争,建国后从事反特工作,1958年因发表言论被定为右派分子,直到1979年才得以平反。

    在我出生之时便被无辜的打上地富反坏右的烙印。只是幼小的我没有感知罢了,直到1966年的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席卷全国,先父同时被扣上特务,反革命坏分子等大帽子,使得刚刚懵懂的我,没等领略初蕊鹅黄的天真,便被卷进红色恐怖的浪潮之中,那时我的记忆之中添加了抄家,我们全家也被赶出原来的住所,等等的一切……都给我幼小的心灵蒙上一层暗暗的灰色的阴影,让我原本金色的童年不得不接受所谓红色风暴的洗礼。整天提心吊胆地在恐惧之下感受人生的艰难。
    
    遥远而苍白的岁月在我的文字中也流泛出些许颜色来。逝去的岁月不可言说,可六十年代的人似乎更容易追忆旧日的足迹。经历七十年代的深刻的反思,经历八十年代的理想主义,九十年代的卡通化,时至今日,或许印证了黑豹的歌名《无是无非》。浮生掠影,白云苍狗,能在追忆中得到如此乐趣,也是一种幸福。赤橙黄绿青蓝紫,六十年代后的人,总有一种莫名的时代的铬印。带着一点困惑及希望。

    记得童年时期的我,常常拄着蜡黄的小脸,就一直在期待中冥想着,以为到了2000年就意味着进入了共产主义,在我的脑袋里,共产主义就是不用上班,却天天有大鱼大肉吃,想拿什么不用买,全是免费的!
  
  那时的我,还屈指计算过,等我到2000年的时候,40来岁虽然也老大不小了,但是还能赶上共产主义的生活,为此,很是高兴了许久。
  
  现在,原定的共产主义的日期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我还得上班,去商店也不能看到什么喜欢的拿了就走。事实说明,原来生命中充满了善意的谎言,但这个谎言却让我的小时候充满了期待和喜悦。
  
    回忆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平凡的生活,总是琐粹而芜杂的。我们看惯了大事,却往往忽略了身边的小事。我们可以对国家大事,世界风云侃侃而谈,可对于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一些平常的现象,却掷之不理,或者不屑于顾。
  
    五十岁的我已经开始怀旧了,我真的老了吗,NO,我在怀旧并不等于我老了,我还将怀旧。但是,我将继续向前。

  权且以《浮士德》的结尾来做一个收尾,天使说:凡是自强不息者,我们必将搭救他。
 
 
    云归顺便借助网络向好朋友们说一声,谢谢你们了,由于我近期事情较忙,有很多的信息未能及时回复,希望朋友能理解哦,云归谢谢朋友的支持和厚爱,如果哪天我的祝福和回复来迟了,那并不代表我会忘记你们,无论何时我依然会记得你们的。云归懂得,朋友才是我最大的财富。友谊在空间的来往中加深,情义在时间的流逝中求真,心意在空间的交流中坦诚,距离在相互的问候中靠近,心愿在彼此的祝福中验证,我真心祝福朋友幸福开心! 
 

2012年2月27日初稿于我生日的这一天。
(function(w, d, g, J) { var e = J.stringify || J.encode; d[g] = d[g] || {}; d[g]['showValidImages'] = d[g]['showValidImages'] || function() { w.postMessage(e({'msg': {'g': g, 'm':'s'}}), location.href); } })(window, document, '__huaban', JSON);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3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雨伴云归 2012-4-19 08:03
天鹅公主: 文笔不错,感人,快写入我的故事了
云归谢谢公主的留墨,祝好
回复 天鹅公主 2012-4-18 14:13
文笔不错,感人,快写入我的故事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