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来回的时光》

热度 6已有 6268 次阅读2014-6-21 09:52 |个人分类:哲笔信手|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来回的时光》_图2-1



带有结构性地书写文字有着稳定情绪的作用,而那样的稳定有着它自然的理由,就如我们吃饭需要餐具那样,现代文明的格式里,如果少去了这样一种格式,目的就会因为行为的无可着落变得欲知何去,不知何从。


那么,清晨的静远里,重新手捧刊印的文本,在字里行间寻找思维的脉络也可被当作一种一种格式,仅以一种难被搅乱的可靠手段,将未来从回忆中抽出来,放入现行的纯然中,让曾有、现有和将有的一切,在无争的景状里,完成契合或苟同。


那些曾用青春点亮时光的人们,如今都成了围绕着篝火余烬飘游的回声?剔去那些可被局外人计短较长的人名儿,那组依然活在回声中的身影,依旧鲜跃。他们,不都是披着诗意的情绪者,也不是带着文学冠帽四下邀宠的变态人。那时的人们,其表现可以是“去他娘”之后“我是你大爷”般的不逊和怪诞,请别计较,冷静地去看他们三尺书桌上彻夜的灯光和那个温暖不了世界却依然明澈的火烛,我们就能够明确地推断出他们在思考和进步上所做的个人努力。


他们中间的很多人,不再写文了、不再出书了、不再为了个可以拍成电影的文本头疼脑热了、也不再会四下里追着出版商死皮赖脸地为自己的文字做推销了。这是一种务实的退却,还是一种醒觉后无法重新激动的后果?我所知道的是,当时的文字见报和书本出版,总有的情节是为了一份可以贴补微薄收入的又一份进账。那是实际的好处,至于靠着成名得到更多实惠的希望,即便有,也是被深深掩藏起来并加以自觉克制的,为了一个文者的身样,也为了文字不会因为过度的势利,血溅在责任编辑的割弃中。


于是,如今想再读到那些人那样的文字几乎很难了,即便有,也是回越似的窥视,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但愿自己的良心一路下来没被狗吃了。


如今在读的文本中,文字越显得条目化了。条目自然可以拉出线脉,无可置疑地又是为不了解其时其人其状的大众们设立了一连串的阅读障碍。这些障碍其实不是文者的错,错就错在在一组组相关的概念上,条目在内在紧密相关的连带里,简约了书写和阅读的格式,并有意无意地通过这样的格式,将阅读者进行重划的群分,为了相互间彼此的节省。又于是,这样的文书,其目的并非向着大众去获取更多的认同,而是假设成为一种新的逻辑惯例,仅让知会者通过那扇尺寸有限的门户,进入一个不大有限的地界。


这原本就是一种可被解释为下意识的无奈,不同的仅是,这样的无奈不完全是下意识的,里面透着归拢守定后的持念和笃信。当很多涉及社会普遍化的议题不再那么可被文字展开、当公市价值混乱至文言诗说显得如此无所适从、当艺术的准线和裤裆文化扯为平行、当山顶的朝阳和水面的号帆成了一对旅游平躺着的消闲内容的时候,光秃和露裸竞相登场,那么语述者在温饱无碍的情状里,还能剩下多少耐心和斗志去“和光同尘”?前路遥遥,迷途登登中,再去集合一次,为了再度去完成对于道德的跨越?


他,他们都开始在回忆。其实这样的回忆足够冷静却谈不上中肯,因为实在的原因是想如此回转以对缺乏艺术情感的现代保持一个不短不长的距离,来表示对于某些更高的存在原有的敬意。


艾略特无疑可以归入后现代主义里承接了前现代主义气息的文学家,带着诗水流空气般的实在,将虚无重写:“向上的路就是向下的路;朝前的路就是就是回头的路,到了结束的时候,我又回到了开始的地方。。。。。。”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个空泛的后现代主义的涵盖外,应该有一个要点更加集中、囊括愈加广阔而不失精准的十字座标。可以说我知道这个点在哪里,是什么,也许我得再度为了一次有效的跨越,通过回望去走向开始的原点,希图通过这样的回归,去测定一个难定的范围。算作是回头的路径上,消化超前的路对于我该有的能量,并化出一份不一样的作业,以慰聊赖吧。

 

 

 










鲜花
2

握手
2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回复 放飞情感 2014-6-21 19:49
生存就有希求,对书的希求是生命的一部分,生命中有的人在高贵中之遥,有的人在卑微中浅行,高贵与卑微是有区分,何种高贵?何种卑微是能称出分量的,这就按重量不同,分成类。在书架中就能阅出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圣人”把纯洁洁呈现给读着,“犹大”把污浊硬塞给读者,有的作者身份低矮可灵魂气派,他会把湛蓝的天空打开,让读着呼吸清新。有的作者身份西装革履可灵魂肮脏,这样的人会给读着施舍什么,只能是呕吐。在读书声中我们也能看到喜马拉雅山中的雪莲,那是身份与圣洁一通高贵,读者每天都期盼花朵在心中绽放。这才是大众的喜爱。可有的作者只在床上床下腻歪,他能给读者什么,只能读着感觉味道像妓女身后的垫子般恶心。书者圣者引领读者文明,文明走向是什么,极阔草原,绵远山峦。夏日炎炎,花香四溢,这样读者才感觉生命的美。写到这里吧。哈哈哈
12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