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语默文集-号不知先生-诗人思想者 ... //www.sinovision.net/?342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现以哲学思索为己任,主攻诗歌、书法、国画、篆刻。著有《语默文集》书法墨迹限量本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今又是 2014-10-30 21:55
你的淘宝在哪里?我刚注册完国内代购。给我个你的店的连接。
今又是 2014-10-1 09:33
语默: 虚伪是这本书思考的核心的主题—— —— ——我养的一只猫,原来名字叫“沱沱”,从今天起更名为“宇宙灵魂”。 ...
  
今又是 2014-9-30 11:54
语默: 惭愧,,我只是有点点自傲,谢谢兄长鼓励。。。
语默,一点层次上的一些人,必要骄傲的,我从来不善于和谦虚或不骄傲的人多说什么的。大家虚虚地都往后缩,直到再也看不着听不见不好玩的。当然,前提是我们都得学会看对人和找对人。一般的人,啥都不要说的,不如牵着狗儿去散步。
今又是 2014-9-29 09:56
读了,四个字,叹为观止。
语默大才,所幸我从头至尾没有看错。这是我上了中文网后头一份骄傲!
今又是 2014-9-29 09:55
语默: 百度一下:世界就在这里
找见了,今早读了第一部分。
今又是 2014-9-28 10:01
语默: 将链接全部复制到浏览器打开就可以了
链接在哪里?我有空找找看。 问好语默!
今又是 2014-4-20 22:20
语默: 这是无法克制的,在艺术面前,很多东西是需要大刀阔斧的,就算太多遗憾,也不足惜!在历史当中,往往流传久远的作品,恰恰不是作者本人所重视的,这也是“以他人 ...
所谓“否定”,不是对象本身,而是所谓的呈现形式,以及艺术的高度,
今天晚上帮儿子完成项目制作后,我就跟他说,你并没有做完,因为最后的一道关,是展现,而展现的最末是外交礼节般的风度和整个制作的艺术性。
真是不谋而合的完全一样。敬礼!
今又是 2014-4-20 21:33
语默: 这是无法克制的,在艺术面前,很多东西是需要大刀阔斧的,就算太多遗憾,也不足惜!在历史当中,往往流传久远的作品,恰恰不是作者本人所重视的,这也是“以他人 ...
所谓“否定”,不是对象本身,而是所谓的呈现形式,以及艺术的高度,还远远不够,还有一些更多余的东西,需要舍弃,
反思我们这一代人以及兄长那一代人,做的很多东西还过于“油腔滑调",还停止在那般思索之中,做得还远远不够,我想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思考(持续性),不然若干年后再来这项思索,是不可能了。
语默是彻彻底底的真正的才子!思维非常地笃定和清晰,还藏着锐利。非常难得。我同意你的观点。
我不想出书,也不想投稿。其中我个人的意趣的成份占据了主要的因素;其次就是我没有出书的需求。有些话我这里不方便说了,拐着弯说的话,就是这个时代四面都是没有心的耳朵。不等于对牛弹琴。何苦。我不怕自己淹没的了。没所谓了。我就那么俗舒坦坦地远远望去,如果能够看见地头水平线以上有一丝亮光,就够了。可是我基本不抱希望,只是偶尔在那个方向上张望一下而已,这样期望就不会成为包袱。
知道了,那我就尽力而为了。希望不会辜负语默的厚望。
我还没去看邮箱,晚些时候或明天吧。刚刚帮大儿子完成学校的一个任务,小儿子复习也完成了,还没吃饭呢。就要安排他们睡觉了。老大每天6点要起床的。就那么的琐碎,十多年下来,习惯了。问好!
今又是 2014-4-20 10:26
语默: 哈哈,其实宣宣就是学习出版专业的,她对出版行业也很熟悉,之前不愿意出版或大多是因为那事思想深度还不够,出版带来的是误人子弟。呵呵。。。不管以什么方式出 ...
怎么会误人子弟呢?那是你一贯的对自己的要求。毕竟那些的文字都是结果,具体了一个完整的过程。只不过在文字表述和思想的表达提高上,你往后看的时候,他们不能代表未来,但是它们依然是未来无法或缺的基础。对吧?你总不能为了进步先把自己毙掉一半。哈哈哈哈哈。

能成为语默文作的第一读者,无上荣光。我,即便用漫不经心的眼微微地去张视一下,就会常常被吓得缩回来。胆子比较小。 我读东西的时候,倒不一定要去寻低探高,我只是想找到一块磨刀石。

这样就好,有萱萱在,出版的情况和路数就全明白了。现在大陆的情况不太好。《山楂树》的开路先锋是十七万美金。曾有一位在这里,也想走同样的路的,我电话打下来的情况就是,好的出版社,任务都排到年底和明年初了。这样的任务重量下,他们基本没有专人可以拉出来帮数量庞大的投稿人看稿子,或做校正和审稿。不是专门途径介绍下适合他们,同时还是“畅销大书”的话,那你就得是大家趋之若鹜的名家。其实都是为了不赔本,还能赚钱。所以我的朋友(原远东国际舵把子,现去了另一家出版集团)说,如果书出来了的话,有现成的,可以通过管道大范围输出。谈个大致的方案就可以了。
你这类书,如果的确挺刮了,是否应该请一位此类行业里顶尖的评论家过过目呢?我们以前是这样做的。大致环节是,自己稿件出来后,圈子里阅读,汇总建议和批评,然后重新调整某些走法和技术,最后润色,定样,出稿。一般都要走上三四步。、不过那时人也不一样。首先是圈内人在那个城市里都是出类拔萃顶尖的。二是,谁也不会因为是朋友昧着良心说假话的,到底都是为了东西好。有时啊,批评非常尖锐的,甚至带有毁灭性。好处是,一旦出手,出版渠道方面不会有任何问题,而且事后的反应一般事先就被控制到位了。过去在上海,许多人常走的途径是《上海文学报》,还有一个大约是《上海记者报》。《新民晚报》、《读者文摘》也可以的,不过你总得掉只胳膊,或自己先卸掉一条腿。篇幅的关系。你想,有些东西一个字都不能动的呢,编辑跟你来个一万字缩减到六千字你怎么玩?自杀算了。哈哈哈哈哈。
所以,中国现在的,也是过去里留下来的所谓这方面的顶级评论家和作者,现在好像几乎是全体趴窝了。 他们绝对不肯低了身价,“咪哩嘛哩哄”的。如今市面流行的东西,最好连水准两个字都不要去说,这样他们才能稍许心安写,装作无厘头,随便看了好玩。

你不要小看那些将被你抛弃的所谓“过去的无聊”。那里面有两个东西是存在的:朴实的情感和认真的前出。这是大体上来说和去看。你如果不要,我可以全收,然后如果可以,我变个调,用谱曲的手法走一遍,不一定就会输给谁,包括现今的你的。信不?哈哈哈哈哈。我比较胆大妄为的。

昨天带孩子出去看电影吃饭前,我花了大约40分钟走了下。我知道我能做什么的。我就是时间的问题。看似手中一大把,可是有质量的时间并不多,依然是环境、作为支点的对象和沉静方面的事。

《寻梦园》我打进了了三个文学哲学方面的要素,全部是我消化后的独立阐述。那三个基本的要素来自英国的舒缓、法国的诚然,和德国的置高。那是一种即兴的总汇,但不是故意地去拿捏,而是自己有了后,那些要素随风而起般的到来,随手就摘了,添成一丝色,一股香。

这方面的东东太多,一时说不清,有时就觉得:书信来往的交流,容易依着思考的冷静顺出条理和智慧;有时觉得通过文字界面容易达到心领神会;也有时候觉得,直接面对的交谈最能激发灵感。然而这三者各有各的毛病,而想把他们非常智慧地连在一起加以应用到位,这是非常难,非常地不容易。心的度衬和把握是最难的。词用和技术简直就是“小儿科”了。不知语默心下如何?
问好。
今又是 2014-4-20 09:43
语默: 以前兄长看到的都我的一些残枝败叶,谈不上思想深度,不过是过山车的一些思索片段罢了,你看到的那些都不可能出版的,没意思的。。。我回头整理几个主题性(基本 ...
我大致懂你的意思也赞同你的努力。等我看了后再说吧。
我一直以来是绕开类似易或灵异走的。我不多的精力在所谓的喜好中,走得也是非常地自我,且我喜欢从各个时段的一些著名人物的身上找到那种属于永不倒塌的高位支点性的揭示,然后重化为属于我个人特有的叙述。
这类东西,在美国我现有的状态境况里是做不好的。因为我离一个合适的环境太远,而且没有具体的、用来交流、互动的对象。这在一个人的知识“经过胃酸成为营养”前,缺少了根本的外部条件,所以自身最可涉及本质的消化,产生不了大作需要的大智慧。所以我通常不会求高求大,而是尽量去靠近本质和真相。
关于思想和语言之蒙骗。我想是的,至少在绝大多数是那样的。自然,我们说的事有一个关键性的前提:你想干什么?
倘若想去讨人喜欢,就会是另外的样子,非常方便也合算,成本又低,但那样一来就不会有那种我们追求的本质价值了。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今又是 2014-4-19 12:41
语默: 兄长早安!最近想了很久,但还是想到了兄长最适合这个序言,我正在思索修稿的一本书,目前已经接近尾声,大概在2个月的样子(或更长时间)完稿,序言的事需劳驾 ...
顺便问一下,有没有在既定的圈子里走过?谁帮你审稿和校核的?我不是说你文字和框架上的功夫。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谢谢。
今又是 2014-4-19 12:34
语默: 兄长早安!最近想了很久,但还是想到了兄长最适合这个序言,我正在思索修稿的一本书,目前已经接近尾声,大概在2个月的样子(或更长时间)完稿,序言的事需劳驾 ...
语默你也知道。我知道些,零碎的呢,也重新温习了一些。总归是零碎。有的时候,我会有一种“灵机”的一动。在哲学也或文学的某个要点的框架里,说一些有关本质的事。大篇制、大深度、大纵跃的东西,就不仅是见识,还需要胸襟和眼光了。你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我真的是懂你的人之一吧,只是我不知道到底我懂你多少,一个是路径的方向的问题,另一个是你实在是非常的渊学博大,你是一个如今十分罕见的笔者,我从未真正地探到过你的底。所以,也许在关键背景、关键手法、关键寓意的指向上我需要你的点拨和核证。唯有这样的保证,我才敢接你的口,为了慎重。
能不能考虑书本出版前,在类似《萌芽》和《经济导报》(我现在不太清楚导报了,原先是可以打乱建制,发出拳头性文章的)发一到两篇。虽然我已经离开了,这方面我还可以帮你接洽一下。如果东西的印刷量够用来“散开”,我可以试着帮你铺满上海的新华书店。这方面的管道是应该是敞开的。细节以后再说。
要不你先发个关键重头的东西给我看看,我想了解一下主题的动向。如何?

我有比较充裕的时间的。做什么,我说了算。儿子考完试后,也就只剩下玩了。哈哈哈哈。

你一定要跟萱萱说,她可以开笔写大东西了。我知道我们都是不肯轻入凡尘的人,可是估计没办法,当整个的世界在文学哲学的顶部不再需要金光闪闪的象牙塔时,从里面走出来还要步入人间,楼梯只好自己建。其中就是所谓前瞻性的故事叙事法和所谓的的和时代脉搏起伏一致的文息和心跳。这的确让人很纠结。但也绝不是什么付不起的代价。一定要认清代价。这样就可以放松了来了。二位大才,前程无量,预祝了!
顺颂春安!
粉嘟嘟 2014-4-11 07:04
语默:                                  
亲,你的心情如此复杂吗?喜怒忧思悲恐惊都有呢!
今又是 2014-3-16 20:59
语默: 心不在这方面,呵呵,难免会优柔寡断,这是我性格使然,强求不得,目前的销售额也在递增,佛教文化方面,总体还是凑合解决生计,其他的就是赚钱了,希望能足够钱 ...
过日子是没办法的事,一阵一阵地就得努力,没法旁顾的了。以后去黄山脚下,鸡鸭鱼都养齐喽,最好连酒都是自酿的,就放在床边和书桌旁,写出来的东西不把人惊翻了才怪呢。哈哈哈哈。
想想要是你我躲在那里三年会是什么情况?   
今又是 2014-3-15 22:14
语默: 目前是与缅甸方与云南方的品牌商在合作,这不过是过程,自己完全单干风险太大,资金也是个问题,毕竟物质基础,决定了艺术的接下来的路,呵呵,翡翠竞争大,也刚 ...
他们原来要带我去缅甸的,走得都是军方的路子,我怕惹麻烦,没去。那里我去过好多次,是项目的事情。过去认识的一个老板,他在全国有十多家珠宝店,全部开在顶级商厦里,当时他要给我很多东西做,而且全部是免费提供的。过去珠宝协会和拍卖行也有些朋友,就是没去做。早知道就好了。
是,慢慢来吧,机会到手时,胆子要大,落手要快。语默性格儒雅恐怕会手软。哈哈哈哈。多锻炼锻炼,有了经验就不怕了。
今又是 2014-3-15 22:01
语默: 昆明(云南)边缘地区,治安不会太好,地震频发,江西湖北安徽对角位置,其实要求不高,不过是简简单单的鸡鸭成群的生活,花花草草,目前在卖翡翠珠宝,期待用最 ...
可惜我回了美国(要不也不认识了),不然珠宝方面我肯定帮得了你。广西云南缅甸那里我去了一定可以搞定的。原先他们要我经手的,我不愿意,那时不玩那个东西的。现在我家里还有很多这方面他们寄来的资料。我的一个老把弟是这个方面中国最顶级的人物。当时我可以随便拿的。估计这个做好了,流动快,利润也是可以的。祝你顺利。
我嘛,目前就是瞎涂了玩玩。那种东西是要长期静下来才行的。我最多玩玩随笔了。问好。
今又是 2014-3-15 20:58
语默: 青城山,都江堰类的之前想过,但综合原因都一一限制了,目前是做淘宝声音,但也会陆续的卖一些自己的宝贝,边远地省份和过于偏僻的省份考虑安全,也都否定了,大 ...
黄山脚下估计不错的,南麓的话,也不会太冷。为什么不考虑昆明之类的地方,那里比较温暖。
希望你一切顺利。期待读到你的作品。
今又是 2014-3-13 20:06
语默: 在江边住着呢,一个小县城的江边,目前还在为搬家(长期居住)的地方打算呢,外边的雾霾多,连出去都需要屏住呼吸呢。。。我们都好,呵呵 ...
真有那么严重吗?成都我去过好多次,可惜那时不认识你。最后一次去好像是在2006年,有朋友在那里投资了一个硅矿,架了高炉在那里日夜不停。哪里才叫昏天黑地。
如果没有经济来源区域性的限定,去青城山那块如何?问好了。
今又是 2014-3-11 08:06
语默:    都好。呵呵
萱萱呢?依然喝着咖啡喜欢在清晨的阳光里吐烟圈?
特别喜欢她的文思和文笔,里面透着一种常人没有的明白,而且叙述得非常智慧。你们搬去郊外了吗?
今又是 2014-3-10 10:04
语默: 兄长:刚才地震局报道加州附近发生7级地震,应该不会影响到你那边吧?
没有,离着很远呢。 谢谢关爱。你可好?希望诸事完满顺利!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