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文电视
iOS
Android
首页 中文商讯 查看内容

少数族裔选民的崛起

时间: 2024-1-5 02:01| 查看:26767|评论: 0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

摘要: 随着美国变得更加多元化,选民也变得更加多元化。越来越多的年轻拉丁裔选民有资格投票, 他们将对美国的选举和政治格局, 产生重大影响。

少数族裔媒体服务中心 (Ethnic Media Services) 于 12 月 8日组织了新闻发布会,  关注 “ 陷入困境的民主 - 少数族裔选民的崛起 “。少数族裔选民的投票, 始终是选举周期中的一个主要讨论。这是因为随着美国人口结构的不断变化, 白人越来越少, 多元化越来越多样化, 投票人口也在不断变化。但政治倾向, 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 新选民是什么促使他们登记和投票?


2024 年有资格投票的 4000 万 Z 世代成员中 45% 将是有色人种, 包括 880 万拉丁裔、570 万黑人青年、170 万亚裔美国人和 180 万多种族青年。Z 世代政治倡导非盈利组织 “明日选民” 的副新闻秘书 Jessica Siles 表示, “ 作为比以往任何一代都更加种族和族裔多样化的一代人, 这个投票群体仍然以左倾政治为特征。我们一直在街头游行寻求变革,我们的政治活动归功于我们共同的成长经历,  尤其是在枪支暴力和气候变化方面。2022 年, 年轻人投票支持民主党进入众议院, 领先共和党选民 28 个百分点。许多人喜欢指出青年选民投票率低的问题。然而尽管您可能会看到 Z 世代的投票比例较低, 但这一比例正在上升。2022 年这是这一代人涵盖整个 18 至 22 岁年龄段的第一次中期选举,Z 世代的投票率为 28.4%,高于千禧一代、X 世代和婴儿潮一代在各自世代的第一次中期选举中的投票率。第二高的比例是 1990 年投票的 X 一代,投票率为 23.5%。Z世代完全是美国新少数族裔选民的象征,因为这并不是说年轻人对民主党非常忠诚。我们继续为我们最关心的几个核心问题投票,其中第一个就是经济。作为选民我们是工人和纳税人, 关心我们找到好工作或买房的能力。这些投票集团的未来, 取决于谁能最好地让他们参与这些问题。”


拉丁裔是美国选民中增长最快的种族和族裔群体。Loyola Marymount University 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助理教授, Claudia Sandoval 表示, “ 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拉丁裔美国人, 每次选举都是真正改变美国政治格局的人。22% 有资格在明年总统选举中投票的拉美裔人, 是最近有资格投票的新选民。自 2016 年以来 38% 的拉丁裔选民是新进入政治领域的。与所有符合资格的美国选民的中位年龄 50 岁相比, 符合资格的拉丁裔选民的中位年龄为 39 岁。在这个选民中, 存在性别差距, 虽然拉美裔整体上偏左, 但拉美裔男性比拉美裔女性, 更有可能支持共和党候选人, 在内华达州这一比例分别高达 48% 和 24%。2000 年超过 35% 的拉美裔人投票给共和党, 2004 年这一比例为 40%,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 Bush 前总统在移民改革问题上的立场。 虽然前总统特朗普并不被视为渐进式移民改革的支持者,但选民确实倾向于将他视为独立于共和党的人, 而共和党现在党派之争相当严重。这些数字向我们展示了拉丁裔政治偏好、态度和政治认同的复杂性。 虽然现在只有 4% 的年轻拉丁裔选民认为民主党对拉丁裔社区怀有敌意,但其中 37% 的选民认为民主党不一定关心拉丁裔社区。虽然 22% 的人, 认为共和党对拉丁裔社区怀有敌意, 但三分之一的年轻拉丁裔选民, 认为共和党非常关心拉丁裔。”


乔治城大学政府学助理教授 Jamil Scott 表示,政党归属同样会引发黑人选民参与的问题, 她说, “ 到 2024 年我认为我们面临的问题, 不再是黑人选民是否会改变党派倾向, 而更多的是到底有多少黑人选民会在选举日出现的问题。拜登在学生贷款减免和投票权等问题上, 兑现对黑人选民的承诺。尽管他创造了美国黑人失业率创历史新低; 小型企业的新机遇;任命了许多黑人法官, 包括最高法院法官。关于承诺将在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中占据重要地位,拜登能够指出他所信守的承诺非常重要。黑人选民不能像关注贷款负担和通货膨胀导致的商品成本上涨那样关注立法。虽然黑人基本上不会改变他们的党派偏见,但许多人可能会想知道,如果他们的钱包状况没有给他们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是否要为他们的政党表明立场。对于黑人选民来说,尤其是那些更年轻、更倾向自由主义的黑人选民, 人们对民主党 ’捂住鼻子投票’ 的做法更普遍表示不满。2024 年黑人选民面临的问题, 不在于他们的投票有何不同,而在于他们是否认为这是他们需要为民主而露面的时刻, 或者他们是否厌倦了一次又一次地露面, 却看不到他们想看到的政策好处。”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公共政策教授、AAPI Data 创始人, 兼加州 100 联合创始人Karthick Ramakrishnan 表示, “ 就候选人而言, 选民的政党认同, 更能影响他们对问题的看法。例如无论你对税收或环境保护有何看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 你的共和党、民主党或独立身份可能会影响它们。” 他发现在亚太裔选民中, 越南裔美国人往往被认为是最坚定的共和党人, 而日本人和印度裔美国人, 则往往被认为是最坚定的民主党人。有趣的是像 Vivek Ramaswamy & Nikki Haley, 这样的印裔美国人, 在共和党领导层中的地位如此突出, 而与印裔美国选民的观点相去甚远。尽管如此 2016 年大选和随后的四年, 导致了这些趋势的分歧, 印裔美国人和华裔美国人, 都转向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的共和党。


少数族裔选民的崛起_图1-1

Jessica Siles, Deputy Press Secretary, Voters of Tomorrow


少数族裔选民的崛起_图1-2

Claudia Sandoval, Assistant Professor, Political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Loyola Marymount University


少数族裔选民的崛起_图1-3

Jamil Scott, Assistant Professor of Government, Georgetown University


少数族裔选民的崛起_图1-4

Karthick Ramakrishnan, Professor of Public Polic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 and Founder of AAPI Data and Co-Founder, California 100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发表对《少数族裔选民的崛起》的评论
 
大家都在说
查看全部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 ^_^
图片新闻[更多...]
娱乐图片[更多..]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清除痕迹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