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纯粹汉语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4966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娱乐至死》反照下的西方人与中国人

已有 780 次阅读2021-5-27 21:56 |系统分类:时尚天地分享到微信

  世界著名的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写于三十五年前,虽然这是一本写给电视时代的图书,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是一样的,其所蕴含的道理在网络时代也毫不过时,所以她能切中当今中国的时弊。尼尔·波兹曼说,现代美国人只知道娱乐,在娱乐中不再思考,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并为此感到痛苦。现今时代进步了,人们不仅不为放弃思考痛苦,反而还为不再思考兴高采烈,有些人把不再思考当作他们人生追求的最高境界!郑板桥写“难得糊涂”,本来是指装糊涂很不容易,不愿装作糊涂,现在人们却把它当作变成真正糊涂的理由。大学生毕业时以毁书为乐,似乎就是在向人们宣告:从此远离文字,不再思考。

    尼尔·波兹曼认为人们思维能力的退化,是因为思维方法从以文字为中心变成了以图像为中心,这只是表面现象,不是根本原因,比如在中国人的娱乐活动中,电视所占的比重并不高,中国也有很多人同样的不再思考了。尼尔.波兹曼以美国在18-19世纪时代为例,称那时为印刷机统治时代,人们都关心时事,善于思考,积极参与政治活动,直到电视机出现。其实那时是美国处在建国初期,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关系还不稳定,各阶层的人们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不得不尽力表达自己的主张,自然就会关心政治。待各方的利益都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了,一切似乎都完成了以后,人们就觉得没有值得他们思考的东西了。缺少了利益的驱动,所以人们不再思考。尼尔·波兹曼既没有找到问题的真正根源,也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西方传统文化里以基督教文化为主,伦理道德思想比较简单,认为人在世上应该崇敬上帝,刻苦修炼,死后才能进天堂享福。自文艺复兴以后,西方人就逐渐抛弃了宗教信仰,特别是近现代生产力越来越发达,物质越来越丰富,他们就不再追求天堂的幸福,因为幸福已经降临人间。由于信众人数的大幅减少,西方国家每年都有大量教堂被迫关闭、拆毁、出租或是出售。许多教堂被改造为博物馆、餐馆、健身房、住宅、仓库、超市、溜冰场、迪厅、幼儿园,甚至是清真寺。人们不再信仰宗教,宗教的戒律也就不再遵守。加上他们自由主义的传统,崇尚不受约束的个人主义,一切都以个人为中心,不在意自身与社会的关系。所以当今的西方社会长幼无序,男女无别,到处人欲横流。就像《美丽新世界》里描写的人物,除了睡觉吃喝就是玩乐纵欲,像畜生一样,西方人称这叫做“回归自然”!孟子曰:“人之有道也 饱食暖衣 ,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如果离开了道德教化,富裕很可能成为道德堕落的深渊。这种缺失了信仰和伦理道德的社会,看似歌舞升平逍遥自在,却经不起风吹雨打,看看卡特里娜飓风和新冠肺炎下的美国。

  “电视对于日常生活的渗透无孔不入,成为组织现代社会生活的重要媒介。而电视的表达形式往往是娱乐性的、碎片化的、排斥思考与逻辑的,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的成为娱乐的附庸,大众也日渐习惯于这种娱乐化的媒介接触,变成了一群娱乐至死的人。”  所以不管在西方还是在中国,百姓都一样愚昧,这怪不了谁,既不能怪爹妈没把你生好,也不能怪谁在愚民,而是民本来就愚。本来要使大众学得聪明就是很不容易的事,孔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易)使知(智)之”,我们的老祖宗2000多年前就说过了。古代人不易学得聪明,那是囿于物质条件,大众终日为糊口操劳,既没有时间更没有金钱去学习。现在人们饱食暖衣,既有充足的时间,又有足够的金钱,但他们却不愿意学习,宁愿废寝忘食地打麻将,也不屑于费丁点吹灰之力,把比一加一等于二还要简单的道理弄明白。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廉耻勇,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在人与人的关系上,他们只看得见利害,看不见是非、善恶。人们做事都是首先考虑个人利益。

   现代社会科学技术高度发达,人对自然界的认识在飞速发展,可大众在对自己精神世界的认识上,智力却是在退化。 人们都不爱动脑筋,毫不思索,对待知识真理处于消极态度。有吃就吃有喝就喝有玩就玩,看见别人怎么说就跟着怎么说,别人怎么做,就跟着怎么做,不管有无道理,人们的理由就是:别人都是这样的。他们还把这种盲从叫作“时尚”。尽管他们自诩崇尚个性自由,但在他们身上却难以找到个性,连说话都众口一词。不论是电视主持还是市井小人,说话都要讲究“时尚”,糟蹋汉语,比如用“状况”排挤掉“情况、”“问题、“麻烦”、“意外”;用“团队”代替“队伍”、“集体"、“组织”、甚至“团伙”等等。有的电视台还专门开有"时尚频道",用粗制滥造的低劣电视剧夾带向观众散布庸俗和荒谬。“时尚”借助电视和网络强大的影响力,很容易左右不再思考的人们的行为。喜欢盲从的人不需要自己动脑筋去判断、推理,放弃了思考,所以能使人感觉活得轻松、自在;因为只管当下,不看长远,所以能使人无忧无虑,无知无畏。所以在西方国家像“五G传播新冠病毒。”“注射消毒剂能治疗新冠肺炎。”诸如此类荒诞不经的蠢话竟然会有很多人信以为真,使这些具有世界顶尖文化教育水平的西方世界,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中世纪。


    不管是媒介控制教育,还是教育控制媒介,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问题是信仰的缺失,电视只是一个替罪羊。并不是人们沉迷娱乐就不再思考,而是人们不再思考了才沉迷娱乐。即使没有电视和网络,人们的物质生活一旦得到了满足,又没有信仰,社会就会耽湎享乐,淫靡成风。公众的话语为了迎合不再思考的公众对娱乐的渴求,才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
  
    现在的中国也跟《娱乐至死》里的美国一样,人们变得只愿意接受不需要动脑筋思考的视频和图片,比如搞笑的短视频,一些令人捧腹的综艺节目,粗制滥造的影视剧,而对一些需要动脑筋思考和理解的文字望而却步。人们说话写字不在乎表达意思是否准确,不认真遣词造句,就像患了语言表达障碍综合症,把细腻,优美、丰富、生动、精致的汉语词汇,变得粗糙含糊单调死板,除了前面提到的“状况”、“团队”,又如把高兴、愉快、欢喜、快乐、舒畅、惬意、兴奋、兴高采烈、欢天喜地等等,统统都变成了“开心、开心、开开心心”!不管符不符合语法规则和自己的习惯,开口就是“然后然后”、“有说过、有看过,有做过”,“赶时间”、“看医生”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公众说话都在电视和网络的引导下整齐划一,让他们的语言跟头脑一样简单,相互促进,加快退化。人们轻易就会改变自己多年的习惯以追求“时尚”,真是“无定形的东西”(黑格尔)。这种连说话都要亦步亦趋地追随别人的人,还谈得上什么“自我”,什么“个性”,更遑论什么“独立思考”!无聊的东西在人们眼里充满了意义,语无伦次变得合情合理,胡说八道犹如天经地义,使用错别字和病句成了“时尚”,这些荒谬的事情尤以电视为甚!幼稚得如同婴儿语言一般的所谓"网络语言"也应运而生。思维是离不开语言的,词语是概念的语言形式,词语贫乏就等于概念贫乏,只会简单词语的人,思维能力和表达能力自然也很简单。试问,如果头脑里连概念都没有,怎么进行判断、推理?这些只有贫瘠的词汇,“只会有限几个形容词”和简单粗暴的造句、却有无限的“然后、然后”、几乎等于不会说话的人,他们有多少思维能力?他们话语的严肃性、明确性和价值自然会严重退化。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进行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被轻佻浅薄的文化环境变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美国总统特朗普使用的都是词汇严重贫瘠的初级英语。他之所以能当上总统,就是因为他拙劣的语言,使跟他智力水平相当的选民们感到无比亲切,因而在他们当中具有强大的认同感。人们不再需要智慧,所以觉得情商应该优于智商。尤其是在这个反智的时代,人们以错误为荣,越错越得意,越错越“时尚,”我们的文化也越来越像滑稽戏。

    尼尔·波兹漫说,“现实社会的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被娱乐浸透了大脑的人们自然而然就会以娱乐的方式对待一切。不论在什么活动中: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等等领域。这些只会娱乐不会思考的人只能盲从。如果这些人试图以他们轻挑的见识干预国家事务,要求做只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才能做的事情:参与政治,用他们习以为常的、娱乐的方式对待严肃的政治问题,其后果就是胡闹、动乱。
比如美国人,以他们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浅薄的眼光看来,他们有神圣的政治权利,但他们只会以娱乐的方式行使,所以他们认为请愿的时候,跟在足球场上看比赛的时候一样,可以歇斯底里地发泄他们猛烈得过剩的热情,自然就应该冲击国会,他们的政治活动不过是一场“形同杂耍"的游戏而已,这是由他们的文化精神所决定的。不是那些人有什么错,而是他们的时代有问题。现今的美国是名副其实的尼尔.波慈曼时代,整个社会从总统到平民都在上演一场滑稽戏。子曰:“勇而无礼则乱。”那些没有信仰和道德的人,只强调自由,不讲究自律,光靠法律是约束不了的。如果大家都没有了传统文化,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区别就不存在了,大家都一样---都是牲畜。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