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月下箫声 //www.sinovision.net/?6325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下马的东风117红色战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个指控,两种说法,谁在说谎?

已有 2273 次阅读2011-11-27 07:18 分享到微信

桑兰官司仅可能存活的三项指控中最重要的一项是“刘国生侵吞桑兰基金”,桑兰在这条诉状中指出基金损失1000万美元的说法受到了法官和大众的质疑。

面对质疑,海明律师在博文中这样解释到:“是曾经参加过桑兰基金筹款会议和活动的一些人士透露的。透露者说原计划筹得2 千万美金呢。无论是否准确,将来可以调查求证,但是,我们没有胡编,是有人提供线索的。还有黄健所说,孙启诚也是证人”。

海明这样的解释完全来至路平之口,今年69日国内媒体根据海明透漏的消息曾经这样报道:桑兰遭性侵时是处女身 基金筹备会巨额资金遭私吞

 7日,桑兰的代理律师海明给相识的记者发了一份经过公证的法庭证词。该证词证明,桑兰受伤后在美生活期间曾遭性侵,而施暴者就是被告薛伟森。薛同时也是桑兰当时在美监护人谢晓红的儿子。

    
这份证词是由医生路平提供的,他在19987月底到10月期间曾经担任过桑兰的治疗师。

    75
岁医生说出真相

    
路平说,当他去被告家里时,亲眼见到薛伟森把正在睡觉的桑兰搂在沙发上并覆盖着一条毛毯对其进行性侵。他说,桑兰瘫痪后胸部以下已经完全失去知觉,感觉不到冷热、痛痒以及其他一切感应。桑兰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已被性侵犯了。

    
路平说,桑兰当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下身流血,而薛伟森帮桑兰擦拭用过的厕纸上也有血渍。路平说,自己亲耳听到桑兰问为什么会有血?路平说,桑兰当时只有17岁,还是处女。

    6月5日,海明曾发来一份“
寻人启事,目标正是被告薛伟森。他说,作为此次跨国官司的被告,薛伟森早就知道自己的被告身份,却至今躲着,不肯出来接传票。

    
海明说,在桑兰质问薛伟森时,薛伟森只是用卫生纸给擦了擦。这一切,路平医生全都看在眼里,恨在心头。如今已经退休的75岁高龄的路平医生决定讲出真相,还桑兰一个公道。

    
对于此案,美国联邦法院已经立案。纽约上州检控官也展开调查,并主动要求与桑兰见面。

    
桑兰不知基金筹备会

    
路平还说,薛伟森曾跟他说过要如何利用桑兰的名声来赚一笔的事。因为有百万纽约客,尤其是华人社区都同情桑兰。

    
在这份证词中,路平特意提到了一次讨论设立桑兰基金的会议。会上,他作为桑兰的治疗师出现。谢晓红和本案另外一个被告、桑兰当时的代理律师莫虎都出席了这次会议。他说,会上讨论了很多内容,包括桑兰的伤势、责任、她应该受到的待遇、家庭护理、怎样募捐、基金命名以及如何管理等。

    
路平说,桑兰没有参加此次会议。事实上,当我问起桑兰关于这次会议,她甚至不知道竟然还有个会议在暗中进行。

    “
桑兰只是说她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

    
无论她做什么,她必须依赖谢晓红。让路平感到震惊的是,桑兰基金的钱,桑兰只收到了14万美金,而这远远低于捐款的数目。

然而,同样是今年6月份桑兰经纪人的博文却是这样写的:桑母和我说,当时某人跟她讲,本来基金可以筹更多的钱,是因为体操协会主席张建说桑兰不缺钱,回来国家管着,到处去筹钱影响很不好!我就纳闷了,汶川地震,我也捐款了,桑兰也捐款了!丢国家的人了 么???我不知道张健看了我的微博怎么想,如果你想弄干净这事,最好赶快出来对媒体澄清,我等着你呢!
6月14日 03:36
来自新浪微博

国家体育总局的前领导伍绍祖曾说过:桑兰在美国的一切问题都已经解决,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为此,伍绍祖被桑兰经纪人和前律师海明恨之入骨,以致杜撰出伍绍祖三儿子被逮捕的假消息。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关于桑兰基金1000万美元损失桑兰经纪人和律师的说法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按照海明对桑兰的性侵证词看法:两个不同的证词,必有一假。

在同一项指控中,桑兰经纪人和前律师竟然有不同的说法,在严谨的法律面前,不知道这二位是在为桑兰维权,还是把桑兰往火堆里推?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揭你底 2011-11-27 22:10
现阶段最好不讨论证据,不给坏蛋提供线索将滥诉变成轻浮。
回复 sztao 2011-11-27 17:52
又是路平,这位老先生活了一把年纪真不自重,我倒真希望他在法庭上提着一包材料
说给法官听。给他一个奖励,进监狱,免费吃住终身有靠。
回复 看好戏 2011-11-27 16:53
To: 月下箫声 你曾经说:
恐怕到那时没一个敢站出来解释的
反正没有一个官司可以以这样理由起诉的,
如果可以,
那我可以起诉全世界任何人,
因为我都可以听说一些事情,
然后起诉。
回复 月下箫声 2011-11-27 12:00
To: 月下箫声 你曾经说:
那就让他们在法庭上自圆其说吧,如果能闹上法庭更好,被告律师会一条接一条的让他们把这些东西一一给解释的,这是诉讼,打官司,自己说过的话要负责任的
恐怕到那时没一个敢站出来解释的
回复 月下箫声 2011-11-27 11:56
To: 普渡众生999 你曾经说:
某人(估计是刘国生)说,桑母转,黄健再转:没筹到更多的钱,
路平说:筹到了更多的钱。 (这句不是直接引语,姑且信之)。
这只能说明证人和被告说法不同。
你要说"桑兰的母亲认定",我还要说桑兰的母亲受欺骗呢。

那就让他们在法庭上自圆其说吧,如果能闹上法庭更好,被告律师会一条接一条的让他们把这些东西一一给解释的,这是诉讼,打官司,自己说过的话要负责任的
回复 普渡众生999 2011-11-27 11:01
To: 月下箫声 你曾经说:
其实是你没看出其中的奥秘,海明描述的是筹到l了更多的基金,刘谢贪污了桑兰的基金。而黄建指出的是桑兰的母亲认定了现有的基金,只是由于张建的阻拦没能多筹些。这难道不自相矛盾吗?
某人(估计是刘国生)说,桑母转,黄健再转:没筹到更多的钱,
路平说:筹到了更多的钱。 (这句不是直接引语,姑且信之)。
这只能说明证人和被告说法不同。
你要说"桑兰的母亲认定",我还要说桑兰的母亲受欺骗呢。
回复 月下箫声 2011-11-27 10:30
可以看出,路平是完全在说谎,同他的十三年前的带血纸一样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海明这次就没敢再提路平的名字,只能推搪的说“将来可查证的”,也足以证明这项指控完全是海明按推断“轻浮”诉讼的。可笑的,黄建真的把这当真了,还要去查基金的账
回复 月下箫声 2011-11-27 10:19
To: 普渡众生999 你曾经说:
两种说法,一种出自路平,另一种出自桑母。我没看出明显的矛盾之处。既使有,不同当事人的对十三年前的事的回忆有所不同也属正常,况且二人讲的不完全是同一件事。我不觉得这能归罪于海明和黄健。
其实是你没看出其中的奥秘,海明描述的是筹到l了更多的基金,刘谢贪污了桑兰的基金。而黄建指出的是桑兰的母亲认定了现有的基金,只是由于张建的阻拦没能多筹些。这难道不自相矛盾吗?
回复 普渡众生999 2011-11-27 08:53
两种说法,一种出自路平,另一种出自桑母。我没看出明显的矛盾之处。既使有,不同当事人的对十三年前的事的回忆有所不同也属正常,况且二人讲的不完全是同一件事。我不觉得这能归罪于海明和黄健。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