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心理与性-邓明昱博士 //www.sinovision.net/?834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Medical Psychology and Human Sexuality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生活与内心世界

已有 811 次阅读2016-5-24 08:40 |个人分类:心理学、心理健康、心理咨询|系统分类:健康养生分享到微信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生活与内心世界

 

我是个中度抑郁病患者,现在仍是,自诊断以来今天大概是第218天。我开始会笑,我在康复中。在这218天内,我见过一位社工,一位心理学教授,一位大学心理辅导员,一位心理催眠治疗师。在这218天内,我离家出走过,也把自己困在家里过,尝试过冲出马路,尝试过走上天台,找寻过很多自杀方法。显然地,我没有自杀到。

但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半年内19宗学生自杀案,最近网络上流传了很多评论这件事的文章,我想以一个正在遭受抑郁病困扰的角度谈谈面对这件事时的感受。网络上流传的都是,正常人对我们的看法,正常人觉得的我们的看法,康复者的看法,但究竟想自杀的人到底在想什么?尤其是在现在自杀风气弥漫的情况下。这些是我在坐车时悠闲时写下零零碎碎的片段,前后未必贯通。

烦是烦,不开心是不开心,长期不开心是长期不开心,他们是判然不同的。你在街上与陌生人吵架了,那是烦,不是不开心;你认真学习的一科F了,那是不开心,不是长期不开心。每天你起床后任何事都没发生,你就已经是不开心的,对任何事情失去兴趣,睡不到,吃不下,持续了一段日子,这就是长期不开心。通常是太多事情一件又一件压抑他们造成的。19个生命,未必是纯粹因为学业而自杀的,可能他们同时面对着家庭、学业、友情的问题。自杀前是有导火线的,我认真去找自杀方法前,就是因为和朋友吵架,他们说了踩我底线的说话令我真的对人生没期盼,当然根本原因是我在爱情友情家庭学业事业健康所有大范畴都面临问题而致的。

 

 我是抑郁病患者,我的世界是这样
 

情绪病病人情绪波动很大,可能上一秒还在和你谈笑风生,下一秒就大发雷霆。其实那刻「爆煲」未必是他们控制到的。情绪病病人的控制能力也是有限的,很小事就会很敏感。情绪病病人不是不会笑,不是不会和朋友玩。轻度情绪病病人可能知道自己有事,更加会想多同朋友一齐想令自己开心;但当他开始收埋自己连人也不见就真的是进入中度抑郁症的前兆了;进入中度抑郁症时,如果他不去寻求帮助,旁人也不去帮助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抑郁病患者当然思想很负面,是他们控制不到的、不由自主的,有时他们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可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钻牛角尖,而牛角尖鑚了就是鑚了,负面消极的想法已经在脑袋了,挥之不去了。我想自杀的时候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

为什么凭什么我要对你们负责?
如果我对你们负责,那谁对我负责?

不要说「你死了,我怎么办?你爸爸妈妈怎么办?」这样的话,其实这是在给压力我们。基本上,我最病重的时候想法可以说是:我连自己都顾及不来了,为什么我还要理会你的感受?

我曾找寻过很多自杀的方法,但连普罗大众认为最不痛的服用安眠药都很痛──服用几百片安眠药后在睡梦中挣扎动弹不得,因为身体对药物的排斥产生许多副作用,你的所有器官都在焚烧在痛,就这样持续几小时,然而这么疼痛过后安眠药而死的「成功」例子是少之又少的。在我找了很多方法后,发现每一样都要折磨很久才能去到死的地步,我怕了,我怕痛,为什么连去死都这么困难?又想到爸爸妈妈,我真的很害怕两老会受不了。结果,我不是不想死了,是我很想死,但我不能这样做:其实更痛苦。

为什么我会去见心理医生会找帮助?不是每一个抑郁病病人都会意识到自己有抑郁病,或者不是每一个抑郁病病人知道自己有抑郁病都会去寻求帮助。我去寻求帮助是因为我从很小开始就喜欢看心理学书,知道抑郁病这回事,知道有病就要去找医生,所以可以说,幸运地,我懂得自己去寻求帮助。但不是每个人都懂得去寻求帮助:如果你留意到身边有朋友长期和你说不开心,甚至开始把自己困在家里的倾向,又或者离家出走了,请关心关怀他们,未必需要说些什么安慰说话,更加不要说「你已经很幸福了」之类的话,简单一句「我在这里陪着你」已经很足够。

即使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美好,我还未享受过贵族奢侈的纸醉金迷,我还未欣赏过清幽静谧的质朴无华,可是这紧要吗?我已经对所有事物无兴趣了,每天起床后,就是赖在床上,连Facebook也不想去翻,直至受不了了想起床了才去找东西吃,洗澡,每日就是这样。在床上摊着,思索着很多东西,哭泣,想死。「人固有一死」,真的有「既然都是死,为什么不早点死。有区别吗」的想法。

不要和抑郁症病人说「你已经很幸福了」、「要学会知足」、「不要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虽然知道你们关心,但真的觉得可笑。要是我能自己控制到自己「不去想不开心的事」,我一开始就不会去想了。当不开心像毒药一样蔓延在你身体每滴血液,你连要去找事情分散注意力分散不开心的动力都没有。不要和我说我已经很幸福了,我知道啊,我生活在香港这样的大城市,我有得吃有得住我比埃塞俄比亚的孩子幸福多了。可是,这样想,有令我开心吗?

在我最想自杀的时候,有位朋友Whatsapp了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的电话给我,说实话,那刻如果不是他提醒我,我都想不起有这个机构,有这个机构可以帮助我,我按下了电话,从天台走了下来。

可能你会耻笑抑郁症病人为何经历这样平常的事就会不开心到这个地步。每个人的承受能力不同,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最重要的是你不是他,你不知道他有多痛,为什么要质疑是他的能力问题?为什么要质疑是他的抗压程度?这些才是对抑郁症病人最大的侮辱。同一段失恋,发生在两个不同的人身上,后果也截然不同。有人选择忙碌来逃避失恋,可是有些人就把爱情当作生命的全部,她失去了他,林林总总的原因,就会走上抑郁的路。

我抑郁病的状态大概是,很不开心——持续不开心——持续不开心很久很久——自杀倾向几次——寻求帮助——有意识知道自己要好起来并正在努力,我不知道我会需要多少时间可以好,也不知道中间会不会再复发。但正是因为深受抑郁病困扰,知道了自己要好起来,所以更加会去找朋友玩去找开心。但可能总会有人说「他的抑郁病是装出来的吧?他还很开心的和我们一起玩呢!」

希望你们能明白,正是因为病了,我才发现,原来,健康很紧要;正是因为抑郁,我才发现,原来,开心很紧要。如果你们身边有朋友好似有情绪病,告诉他们一句「我在这陪着你」吧,多主动关心他们吧,多约他们出来闲聊吃饭吧。

#sxizJ0vgjSTips { position: absolute; left: 9999999999em; z-index:999999999;width:56px; height:24px} #sxizJ0vgjSTips a { background: url(http://mat1.gtimg.com/www/sogou/sogou_tips_v1.png) no-repeat 0 0; display: block; width: auto; height: 24px; line-height: 24px; padding-left: 23px; color: #000; font-size: 12px; text-decoration: none; _position:relative; margin: -32px 0 0; } #sxizJ0vgjSTips a:hover { color:#45a1ea; background-position: 0 -34px }搜索
#XW0qpGz0gjSTips { position: absolute; left: 9999999999em; z-index:999999999;width:56px; height:24px} #XW0qpGz0gjSTips a { background: url(http://mat1.gtimg.com/www/sogou/sogou_tips_v1.png) no-repeat 0 0; display: block; width: auto; height: 24px; line-height: 24px; padding-left: 23px; color: #000; font-size: 12px; text-decoration: none; _position:relative; margin: -32px 0 0; } #XW0qpGz0gjSTips a:hover { color:#45a1ea; background-position: 0 -34px }搜索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