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黄胜友博客 //www.sinovision.net/?1863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黄胜友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搜寻故乡的记忆:《柳蒿芽、山野菜及其他》 黄胜友

已有 6381 次阅读2011-4-12 20:16 |个人分类:文学艺术分享到微信

(亲情散文): 

《柳蒿芽、山野菜及其他》 

黄胜友

 

    在我记忆里,清明节过后,故乡的小河就开冻了,山谷间的田地的雪也都融化了。

    这个时节,就可以去田地里挖野菜了。

    我童年的故乡是在东北张广才岭的腹地,一个在关东非常有名气的小镇,小镇的名字叫亚布力。

    七十年代初期,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林区的人们家家也都要用山区里的野菜做菜,充饥。黑龙江的林区,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林区山上能够吃的野菜种类特别多,现在大多数我还能很清晰的记起,印象比较清晰的,也算是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刺嫩芽(我们小的时候叫刺老芽)、刺五加、蕨菜、(蕨类的品种很多,有广东菜、猴腿儿、老牛广等)、婆婆丁、苋菜、小根蒜、荠菜、苦菜、柳蒿芽、大叶芹,小叶芹等等。林区里人们采回这些野菜后,只有个别品种的野菜用来炒菜吃,其余的都是蘸着东北大豆酱吃。那个时期的油少,一年也见不到几回肉吃,野菜做成的菜也不是很好吃。各家各户在开春清黄不结的季节,几乎家家都要用野菜充饥,人们把野菜清洗干净,切碎以后掺上一点粮食,做野菜干粮或是做成野菜粥等来吃。当时也是为了糊口生活,林区人家没有办法的办法。

 

    故乡林区的野地里,最先在生长出来的绿色小植物,是一种我们小时候叫猫耳菜的野菜。刚刚融化的田地里,黑油油的田垄上,小小的猫耳菜刚刚露出茸茸的绿色,山野间,田地里,就出现了我们这些七、八的孩子们的身影。我们挎着柳条编织的筐,拿着一把小刀子子,在田野里搜寻地里最先发芽的猫耳菜。猫耳菜这种植物不大,生长着五六个小叶瓣,叶瓣太小,还没有小手指盖大。要想挖满一柳条筐,要在山野的田间地头跑一个上午,要走很远,才可以挖满。

   但是在出春的山野里,享受温暖的阳光,一点也不觉得疲惫和劳累。挖满猫耳菜以后,和邻居的小伙伴四五个一群,有说有笑的走在回家的山路上,别提有多么高兴和开心。回家后,母亲把绿色的猫耳菜和黄玉米面混在一起,放点盐,煮出来做的糊糊吃。在绿色蔬菜还没下来的时节里,把那带有泥土清香的猫耳菜放在嘴里,绿绿的颜色和香喷喷的玉米猫耳菜粥,别提有多么的可口。

   这种猫耳菜这种野菜虽然最先林区的人们带来新鲜的野味,但是猫耳菜生长的极其迅速,印象中也就几天的时间里,在温暖的阳光下,根系发达的猫耳菜就会疯长,猫耳菜野菜的中间长出一棵长长的茎来,开出淡淡的小黄花儿,开过花儿的猫耳菜也就老了,不在鲜嫩儿了,这种野菜也就退出了林区人家的餐桌。

    这个时候,一种叫柳蒿芽的植物就成为田野里人们采摘的最多的野菜。柳蒿芽和柳树没有任何关系,也许是田野里柳条丛林里的湿地里生长的比较多的缘故吧,才叫柳蒿芽。春天的林区里,柳蒿芽最多。黑龙江林区田边的地头里、山沟中的沼泽地里,也是柳蒿芽生长的天堂。柳蒿芽有种天然的蒿子味道,把鲜嫩的柳蒿芽挖回来,再用开水焯烫过,可以直接沾东北黄豆大酱生吃;可以放上辣椒油、和大葱一起凉拌后食用,下饭;也可以和玉米粮食混合一起做饭团子,还可以做包子的馅。在黑龙江春天的季节里,柳蒿芽这种集天地之灵气的野菜,陪伴黑龙江林区的时间最长。所以各家各户都喜欢这道珍馐美味野菜。

    不过,林区最初吃山野菜是一件很不浪漫、很没有诗意的事,那时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一是因为缺少粮食,二是黑龙江的开春没什么绿色的蔬菜下来。我读初中的时候,就是因为吃凉拌柳蒿芽多的因素,伤了胃口,好多年以后,都不敢闻柳蒿芽的味道,一闻,就恶心,吐酸水。

 

    后来,生活渐渐好了,林区里的人们不用再拿山野菜充饥了。但因为有的野菜还是很好吃的,所以,每年人们还是经常去山上采挖一些品种来吃。我读高中的时候,还经常在星期天独自上山,自己采山野菜。但常有些山里林场的亲朋好友送一些,也就没断了吃点山野菜,不过不象七十年代的那些年头那样顿顿经常了吃。再后来,林区人们生活条件好了,大鱼大肉也越来越多了,于是山野菜倒成了好东西,经常是在比较像样的酒宴上都能吃到山野菜,而且越是生活标准高的人越是讲究吃山野菜,而这时山野菜也有了新说法新价值。据说山野菜有种种优点,诸如绿色、营养、保健等等。我到是认为,那些是生长在田野地头,林间沟壑里的没有任何污染山野菜,是最值得炫耀的。

    到九十年代初期,故乡林区利用林区山野菜资源优势,修建了山野菜加工厂,把那些绿色山野菜产品加工后,成为价值很高的出口食品,也远销到大城市里,家乡的山野菜的身价也就越来越高了,据说现在故乡的山野菜的价格也非常的高,很多林区人都有点买不起了。

      不过,在黑龙江的故乡,我家乡的山野菜一直是不会缺少的。

      因为小的时候,生长在林区,因为经历过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有过挨饿的岁月,所以我是从小就和山野菜结下了不解之缘。

      离开故乡很多年了啊,童年去山野田间,挖采山野菜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非常的难忘。

    真想回一次群山环抱之中的亚布力故乡,在山清水秀的田野山川,去寻找往昔的一次绿色的记忆,再尝一尝自己采摘的山野菜那份悠远的馨香,体会那些花钱买山野菜没法体会出的生活情趣,添几分用自己的双手劳动创造的绿色欢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