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家那两个分别三十多年的“汤婆子”再度重逢团圆了

已有 1823 次阅读2016-2-27 11:44 |个人分类:吃喝拉撒睡|系统分类:家庭生活| 汤婆子 分享到微信


 

经历了19672月那个我此生最寒冷的夜晚后第二天,父亲在“大跃进”时担任“工人文学创作小组”指导员时结识的工人诗人、后来父亲一手“培养”提拔的部下陈玉忠叔叔,赶紧将自己家取暖炉子停用了,让我和姐姐将抬了回来。

那是一个陈叔叔家从北方带到南方铸铁炉子,可煮饭、取暖并用——我幼年时家里也有个很好用的大铁炉子,后来住上了暖气房早就送人了。有了取暖炉,我和姐姐赶紧捡来劈柴,爸爸买来了煤炭生上了炉子。有了取暖炉,家里暖和了许多,门窗玻璃安上后,情况更是大为好转。

669月就该读小学一年级的大弟弟跃生,因“文革”停课,去年91日在太原由我带着到学校报到后,直至此时第二个学期都要到来了,还一堂课都没上过。到新厂的第二天跃生就和五岁的小弟弟永生一起被送到托儿所去了。毕竟托儿所比空空如也、潮湿、寒冷的家里好许多,还可以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家里屋里潮湿寒冷,屋外就是个四处泥泞、堆满各种建筑材料的工地,小孩子在这环境玩耍实在太危险了。

回忆那天觉得特别美好,姐姐急着去见她先期到达的同学去,顺便办理她的转“红卫兵”关系的有关事宜。见过同学,姐姐回来时借回一本书名《前驱》的小说,这是湖北籍作家陈立德创作的以“北伐战争”为历史背景的长篇小说。我忙活完我的那份活儿,就紧紧坐在炉子旁边读那小说。陈立德是个会讲故事的人,文风明朗也明快,这本小说很适合青少年阅读,我读得很入迷,四五百页的小说一天多就读完了。49年过去,《前驱》所美化许多而创造的那个“大革命时期”的环境感依然清晰在我脑海里。

先期到达的人家最早的也不过比我家早到一个月,许多我家经历和将要经历的事他们已经经历过,于是我家和新来的其他人家,按部就班照着先来人家的经验,把该做的事一一落实到自己家。只是我们后来人家的家具和用具都还在远方,开火做饭条件还不具备,一天三顿饭都在饭馆和职工食堂吃。

有一天,两个模样奇怪大肚皮的家伙来到了我家,爸爸称呼这两个家伙“水鳖”,于是我们一辈子都基本上都叫它们“水鳖”,有时也叫“暖壶子”。这用来取暖暖被窝的玩意儿模样确实有几分鳖的样子,质地是比较粗劣的白瓷,主体部分上着白釉,外形上下两边通身布满防止烫伤人的凸凹沟槽,颇像搓衣板的工作面,上端有垫着胶皮垫的旋钮盖,容量刚好装下中等大小暖水瓶等量的热水。睡觉之前,先将装满热水的其放进被窝,过一会儿再钻进被窝,就可躲过冰窖般冷被窝的欺负了。

在空调、暖风机、和电热毯之类的取暖手段远没有走近我们的时候,两只水鳖一直在冬天兢兢业业为我家尽职尽责服务着,后来我结婚独立的时候,父母还特别挑选其中一个质量更好些的送给了我。

我到重庆工作近三十年了,大概至少在二十多年前就再没使用过那只属于我的水鳖了,虽然我没有赶时髦把它们当成没用物件抛弃掉,但它的地位也被完全忽视已经边缘化了,许多年我都想不起来家里有这么个曾经紧密相随的物件存在。

“水鳖”之称呼不知原产地是何处,我是后来才知道它更标准、更普遍、更正规一些的名字是“汤婆子”。“汤婆子”这名字有些搞笑,“婆子”由不得让人往情色方面瞎联想。不过我以为我家称之“暖壶子”或者“水鳖”的这宝贝物件儿,在某些孤苦伶仃者孤寂怅然的寒夜里,多多少少是能起到一个给予温暖女人的某些作用的,“汤婆子”这名儿取得好,充满生命和生活的情趣儿。

去年收拾家,在厨房堆积杂物的柜子深处猛然看见水鳖,有些仿佛看见分别多年故人的感觉涌动心间,瞬间想起很多往事,特别想起已经离世两年多的妈妈。一切似乎都很合情合理该当如此的发生了,我将其擦拭干净,让它重新担当了暖被窝的责任,整整一个冬天它天天为我的外孙女龙婷儿热乎被窝,很是忠于职守。早晨就用其恰到好处的温热水给龙婷儿洗脸,物尽其用,实在是有“实用美学”的意义藏在其中。

我已经经历过许多巧合到奇妙的事,这次再发现这个“暖壶子”“水鳖”“汤婆子”也同样,我这边刚刚安排完“水鳖”重新上岗的事,一天小弟弟打来电话告知,收拾家处理旧物发现了以前那个“暖被窝的东西”,弟弟竟然忘记了这物件的名字,于是我还从“烫壶子”“水鳖”到“汤婆子”“烫婆子”给他“科普”了几句。

弟弟知晓我这儿也“发现”了另一个“水鳖”还有些吃惊,他连这“水鳖”本是一对的事也忘光了,毕竟时间太长,两个从前相依为伴的“水鳖”分别的日子已经三十五年了。

我建议弟弟把“水鳖”给父亲暖被窝用,弟弟说那不敢,已经88岁的父亲身体、控制力各方面都远不是当年,给他用,可能第一个晚上就会把那宝贝蹬到床下摔个七零八落。

弟弟没有一点使用“水鳖”的意思还嫌它占地方,让我拿回来给小外孙女龙月儿暖被窝用。我想了想,这也许是件有趣的事,于是分别三十五年的两个“汤婆子”久别后再度相逢了。

 

 我家那两个分别三十多年的“汤婆子”再度重逢团圆了_图1-1我家那两个分别三十多年的“汤婆子”再度重逢团圆了_图1-2我家那两个分别三十多年的“汤婆子”再度重逢团圆了_图1-3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七日

 

(注)陈玉忠叔叔后来调《四川工人报》任副主编

 

360“汤婆子”词条

 

起源汤婆子,这种称谓始于宋代。之所以被称为"婆子",是因为在古代,文人们有给一些普通器具取拟人化名字的嗜好。例如,管钱叫孔方兄,叫竹枕为竹夫人,称尿壶为小奶奶等。由于汤壶在暖床时是放在脚头的,故以婆子这种旧时对女子的贱称叫之。传说话说清朝初年,那时的福州正由靖南王耿继茂镇守,他听说鼓山涌泉寺的住持和尚道霈大师很有道行,凡是来闽作官的外省官员都要去拜访他,耿王倒想去见识见识这位高僧。到了寺里,礼佛用斋完毕,道霈陪着耿王各处游览,来到了道霈的禅房前,耿继茂打起了歪主意,他问道霈:"你夜里有人陪你睡觉吗?"谁都知道,和尚是独身主义者,不管道霈他如何回答,都会使他难堪。另人没有想到的是,道霈竟然大大方方地说:"有,而且两位,冬有汤婆子陪,夏有竹夫人伴。"耿王也吃了一惊:好你个道霈,还娶老婆,一娶还娶两个!他连忙命令到:"快叫两位夫人来见我。"谁知道,来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两件东西,一个是暖壶,一个是竹枕。耿王见了,也只能尴尬地笑笑:"好、好、好、法师果然自在,我们这些当王侯的也比不上你呢!"在寺里,耿继茂捞不到什么便宜,只好打道[回府,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轻视道霈和尚了。文学作品宝玉看着晴雯、麝月二人打点妥当,送去之后,晴雯、麝月皆卸罢残妆,脱换过裙袄。晴雯只在熏笼上围坐。麝月笑道:"你今儿别装小姐了,我劝你也动一动儿。"晴雯道:"等你们都去尽了,我再动不迟。有你们一日,我且受用一日。"麝月笑道:"好姐姐,我铺床,你把那穿衣镜上的套子放下来,上头的划子划上,你的身量比我高些。"说着,便去与宝玉铺床。晴雯嗐了一声,笑道:"人家才坐暖和了,你就来闹。"此时宝玉正坐着纳闷,想袭人之母不知是死是活,忽听见晴雯如此说,便自己起身出去,放下镜奁,划上消息,进来笑道:你们暖和罢,都完了。"晴雯笑道:"终久暖和不成的,我想起来汤婆子还没拿来呢。"麝月道:"这难为你想着!他素日又不要汤婆子,咱们那熏笼上暖和,比不得那屋里炕冷,今儿可以不用。"宝玉笑道:"这个话,你们两个都在那上头睡了,我这外边没个人,我怪怕的,一夜也睡不着。"晴雯道:"我是在这里。麝月往他外边睡去。"说话之间,天已二更,麝月早已放下帘幔,移灯炷香,服侍宝玉卧下,二人方睡。 --《红楼梦》第五十一回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