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反贪污实名举报人屈英杰 //www.sinovision.net/?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只是不想屈服之二

已有 2240 次阅读2009-2-17 07:52 分享到微信

把举报材料交给赵预审后,没几天,我再次被提审,预审把我送到看守所内的一个小会议室里就走了。里面有四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女的,全都是便服,我一到他们就站起来对我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我们怀疑你的精神不正常,想给你做一个鉴定,希望你能配合我们。”

我当时一听就很生气,我激动地大声说“我真不明白,我举报腐败你们不查,怎么反而怀疑起我的精神来了?”“我今天走到这个地步全是你们政府误导我的,你们电视、报纸,大张旗鼓的号召老百姓反腐败,我反了,结果我被人差点打死,你们不但不管反而说我是精神病。如果你们不是真想反腐败,就不应该欺骗老百姓让我们去举报”“我没有精神病,我不能为了出去就把自己弄成精神病”

开始我很不理智,说了很多气话,但是很快我就冷静下来了,我想我越说自己不是精神病,反而越让他们觉得我就是精神病。不如配合他们,我就不信一个正常的人就那么容易的被鉴定成精神病。

我问,你们给我鉴定的目地是什么?是不是要马上放我出去?

这时那个女的问我:假如我们放你出去,你还告吗?

告。为什么不告。我很坚决地回答她。

不告不行吗?现在的社会就这样,你告也没用。

我不告了,他们会放过我吗?我即使说不告了,他们相信吗?。

你把所有的材料全都回家烧了,不就完了吗。

我做不到,我要告到底。

 

坐下来后,他们一个人准备做笔录,另外其它的人开始发问。

你家里或上一辈的人有没有得精神病的人?

没有。

有没有性格特别的人?

没有。

你每天吃饭怎么样?

很好。

睡眠呢?是不是为这事常常睡不着觉?

没有,我睡眠很好。不管白天发生了什么事,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不会去想它,所以我常常一夜到天亮。

你把你个人的简历向我们介绍一下,

我1982年参加工作的,开始是电焊工,没几个月就当播音员干了有十多年,后来到工会,没几年我就下岗了。2006年办了退休。

什么原因下岗的?

企业效益不好,我自己要求下的。

你自己认为属于什么样性格的人,外向还是内向?

我觉得我是外向性格的人。

你有什么爱好?

旅游。(除此之外我还喜欢看书,但我没说。)

你喜欢跳交际舞吗?

这不能说是喜欢,因为我曾经在我们工会开的舞厅里工作,没事也就愿意跳一会。

你和你们单位同事的关系怎么样?

很好,我和所有同事的关系处的都很好。

你和你女儿的关系呢?

也很好。

你女儿在大连上学的时候你是不是经常给他打电话?

是。

你和他都说些什么?你是不是经常告诉她注意安全?

我们什么都说,有时我会告诉她注意安全,告诉她不管谁让她上那去,她要先和我打个招呼,不要随便就走。

如果你找不到他你是不是会很不安?你会怎么做?

如果找不到她我会很不安,我会一直找下去,直到找到为止。因为以经有人对我说了要杀我女儿,所以我不得不防。

你离婚多长时间了?

快二十年了。

为什么离婚?你们俩在外面有没有外遇?

我们俩结婚后,直到离婚谁也没有外遇。我是因为同情才和他结婚,婚前对他并不了解,婚后发现他有很多毛病,实在无法忍受才离的婚。

你能具体说一说吗?

我这一生就处了这么一个对象,在这之前别人给我介绍了很多人,我都没见。和他之前就认识,虽然没有单独接触过,但我开始对他感觉不错,别人给我们俩介绍对象时,我很愿意,但没想到我们还没怎么接触就一下子传的满城风雨,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看好他,说什么的都有,全都反对我和他处对象。弄的他名声很臭。领导为此还找他谈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他一定是用手段欺骗了我,而且一些人还当面指责他。我们全家人更是强烈的反对我和他处。他当时的处境很难,他对我说,如果我不要他,那么他以后恐怕就再也找不到对象了。我也觉得我不和他结婚,他以后真的不会有人要他了,那时我以经觉得我们不合适了,但是一想如果不是我和他处对象,他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而且他家是外地的,没有一个亲人在跟前,也觉得怪点可怜的,,心想跟谁不是过一辈子,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结就结吧。

结婚后我才发现他不但心眼小,疑心重,而且非常自私。别人借他十元钱,几天没还他就和我说了,结果说完的第二天人家就还给他了,他就坚持认为一定是我和人家说什么了。经常这样。吃东西眼里从来没有任何人,有点不吃白不吃的感觉,从来就没让过孩子一回。你要是给孩子单独买一点小吃的东西,只要让他看见,都给你吃了一点都不给你留。我有病他也从来就没管过。我们家里家外的事全是我一个人操心。

离婚后再找过吗?

离婚三年后,为了孩子复过一次婚,但不到一年就又离了。以后一直再没找过。

为什么没再找呢?离婚是不是对你打击很大?

我不想再找,实在是觉得婚姻对我没有什么好的,实在是过够了。所以离婚对我也没什么太大的打击。

他呢?现在结婚了吗?

没有。

有没有再找过你?

有,经常找我要复婚。

你们还有可能复婚吗?

不可能.

你是怎么发现九化领导贪污腐败的?跟我们详细的说一下事情的经过。

没下岗时,我是法律大专自考毕业生,下岗后,为了生活我帮别人打官事要债,因为干的不错,所以有点名气很多人都找我。99年未,盘锦市双台子区城建公司的赵令恩经别人介绍找到我,说九化公司欠他最少好几百万,天天要就是不给,他现在全家都没法生活了,听说我在外给人要帐,而且同公司领导关系又都不错,所以想让我给他要点钱让他家活着就行。我当时对他说,“九化现在也不好,工人都开不出工资了,恐怕也没钱给他。当时还有别人找我要九化工程款的,但我都没答应。我不能帮别人要我自己公司的钱。另外当时看他傻傻的,话也说不情的样子,也没太相信他的话。把这事说给领导听时,他们却很敏感,马上就说九化早都不欠他一分钱了,都给他了。并让我别相信他的话。一些知情的人却告诉我老赵钱确实没少挣,但这两年脑血栓傻了,钱都让别人拿走了。

后来他又来找我,我把领导的话告诉了他,并问他,你找他们的时候他们难到没告诉你不欠你钱了吗?他说“没说过不欠我钱啊,他们告诉我说九化现在没钱给我,以后有钱就给。”这时我才觉得这里可能有点问题。我问他你有什么东西能证明你干了这么多的活吗?他对我说,有啊我家里有的是决算书。

我和他来到了他平房的家里,眼看就要过春节了,天很冷,但他们家里却连炉子都没点,他告诉我说,他家里现在吃饭都成问题了没有钱买煤。待他拿出一堆的决算书时,我惊呆了,他还拿出了四张当时九化沈阳蜡化批挥王平签名的收条,其中有两张各二十万,上面分别写着给甲方上炮用,他对我说“当时王平说,九化没钱上炮拿不到好活,让我先给拿着,说好的以后再给我,我在沈阳蜡化光指挥部就干了三百多万,没想到他这四十万一分没给我,到现在工程款也一分不给我。我问他为什么不早点要呢?他说,一直要他们不给。那天他和我说了很多我不敢相信的事情。

第二天,我用三千多元买了一个微型录音机,交给了他并说,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你,你现在就去找我们公司经理史维成和总会计师候学海要钱,然后把他们说话录下来。我听听他们到底对你怎么说。

结果证明老赵的话没错,他们全没否认欠他的钱,老候说“我很同情你,九化现在没有钱,这事你最好别让九化人参与,别让小屈给你要,我想办法给你,你先把老史的两张条子给我”老史也答应给钱,也要他当年向老赵要钱时给会计写的二张收据。他们的对话时间很长,听后我全明白了。我对老赵说,你的钱肯定是被他们都给贪了,为你,也为我们九化工人自己,我决定帮你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也想知道我们干了那么多活,钱都赔那去了。

我先把他所干的工程和决算书整理了一下,然后把他所有银行帐户全部查了一遍,这时我就发现了他在沈阳开发区工行所立的帐户,从九五年开始到九九年,取款人全是九化沈阳项目部会计毛可法。总计三百多万,其中毛可法转入他个人帐户就是一百六十多万。经过对比我认为,原来毛可法自己私刻了老赵的一套银行印鉴。

而另外在锦西建行房地产信贷部的一个账户,也是非常明显的二套公章在取款。就这二个帐户就被汇入了有快一千万元的工程款。很快就又发现了辽河街道办事处也被他们立了三个帐户汇入了好几百万,而老赵对此却毫不知情,再接着查下去我发现了更多的问题。很明显,我们公司的钱就是这样以给包工队为名让他们都给贪了。

然后,我就到中纪委实名举报他们了,没想到没多长时间举报信就被转到了总公司,从总公司又直接转到了我们公司纪委。九化纪委找我谈的时候,我当时就写了一个书面意见,我说我举报的是九化公司领导贪污腐败,你们却把我的举报转到九化来,让那些贪污腐败分子自己查处他们自己的贪污行为可能吗?

然后2000年末,我就到盘锦市检察院举报去了。没想到检察院查一查就不查了,我就不停地找,这样他们就再换一批人去查,结果换了三任反贪局长三组办案人员,却什么也没查出来。没办法,我们又到法院起诉九化公司结果胜诉了,判决书下来四十多天后九化又上诉了,我们要求审计,没想到审计又做假,到现在出不了报告。为此我又花了一万多元钱从审计刘文祥手中将这些审计资料全部买了下来复印了一份。就是这些审计资料让我彻底知道了九化公司所有工程只赔不挣的原因。你们可以去查,如果最后查完,他们贪污不超过二个亿都算我诬告。他们就是到我家偷这些材料被我发现后报案才打我的。

你怀疑他们进你家了对吗?

不是怀疑,是亲眼看见的,我看见我家邻居崔显政和他哥家的孩子从我家出来锁门。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根本就怀疑不到他们家。我早就发现我家进人了,但一直以为是外面的人。谁能想到我对他们家那么好,又是邻居会做这种事呢。

当时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没马上报案?

那天开始我准备到街里去的,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半道就回来了,走到门栋前,崔显政的大姐崔树广迎了上来,非拉着我要和我说话,我说了几句后马上就走了,走到门栋口,我发现老崔家的门紧挨着我家的门半开着,而崔显政和他哥家的孩子一人一边拿着钥匙在反锁我家的门,我当时一下子就楞住了,没等我反应过来二个人就拔下钥匙,头都没回侧着身直接进自己家里了。就二、三秒钟的事,等我明白过来人家以经进屋了。

我把这事和我妈说了,她不让我报案,说算了吧,偷就偷了吧,你又没抓住把柄,告他再不承认,你知道谁让他偷的?万一人家派出所再有人,你说看见了谁能信啊?

过后我把这些同崔显政他妈说了,我当时以为他妈肯定不知道,我们是邻居啊,而且我对他们家又是特别的好,她要是知道肯定不会让他儿子这样做的。我说完后,他妈马上说“你、你看见他进你家了?”就这一句话和她当时的表情,我就断定她是知道的。我生气的说“你说我看见没,告诉你儿子以后别再进我家就行了。”她啊、啊啊地半天没说出一句话了。

以后几天他们全家看到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总是没话找话说,如果一起进楼栋,也是让我先进完他们再进。如果从那以后他们不再进也就没事了,没想到他还进,而且我每次一出门,只要关门声一响,再看他家门镜保证就黑。然后马上又亮了。我很生气,就对他们家说,既然你们这么过分那我就到派出所告你们家去了。没想到从派出所报完案回来,就被他们母子给打了。

你在你们家里是不是安装了什么东西?

我发现我家多次进人后,我安装了报警器,和监视器,但没用都被人给调了。

高人呢,你遇到高手了。

他们进我家好几年了,我为此换过七次门锁都没有用,如果不是看到崔显政和他哥家的儿子用钥匙锁我家的门,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进的我家。我也知道这件事还有它人参预不然他也没那两下子。

你说他们用车撞你,他们怎么撞你的?都在什么时间?

03年开始到06年,基本全是每年春节前的晚上,我每天都在我妈家吃饭,有一天晚上我回家,在我必经的路上停着一台前灯大开的轿车,还没等我走到跟前,就飞快地朝我开来,如果不是我反应快我就被撞到了,开始我还没往那上面想,但是后来接连几天,总是有台车,每次都是前灯大开,竟管总是停在不同的地方,但都不离我家附近,只要我一到跟前就飞奔的朝我开来,有一次在转弯处,车开的太快一边的二个轮子都抬起来了,差点要翻了的样子,我在电视上看过这样的境头,以为是特技,没想到真能那样。这样几次我就注意到了,后来再有这种情况我就想办法走到车的后面,我发现虽然撞我的车,每天都不同,但是里面的司机却总是同一个人没变过,这个人以前没见过,但可以肯定不是九化人。从那修路后,这种事就再也没发生过。

在这之前还有人在晚上半夜把车停在我家西边的路上,斜对着我家窗户大灯全开,照着我家,我不拉窗帘他都不走,是红色的出租车,很新。时间差不多都在十二点到一点左右。我想这应该是九化的。

车灯照的你家里是什么样的?

满屋子通亮,全都被照到了,比白天还要亮。后来我按了一个防光的窗帘后就再也不来了。

你这样做是不是就为了帮赵令恩要债挣钱?

应该说不是,如果为了挣钱我是不会帮他要债的,因为当时九化就以经没钱了,工人都开不出工资了,就算是承认欠他的工程款,给他的可能也不大。更何况他的钱很明显也以经被人贪了,不可能向九化要的回来。那时找我要债的人也很多,那一笔都比他的好要,我当时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查清九化干的活钱都赔那去了?因为经过了解我以经明白了不光是包工队的钱,我们工人的工资,也被公司的部分领导和部分会计贪了。我当时对老赵就说过,我帮你并不是全为你,也为我们自己。

你做这件事,听说你自己投了很多的钱?

是的,因为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们家以经一分钱没有了,这几年光为他们家的生活我就花了很多钱。而且办这种事不论查帐,和举报他们,都要花很多的钱,更不用说到法院起诉和审计他们了。我也是觉得很对不起他,当初我最早举报的时候,他们当中好几个人都找到过我,要和我谈,要我提条件,要和我私了,要给我钱,我都没同意,后来他们又有人找到老赵也要给他钱让他别告了,我也没让他要。我以为这么大的事一定会有人管的,没想到,到现在都没人管。如果当初人家私了,也不至于生活这么困难。所以我觉得我害了他,我对不起人家,我是想利用人家把九化的盖子揭开,就觉得他们太过份了,如果我拿了钱和他们私了,那我比他们还可恨,我一生都不会安宁的。我以为通过正当的手段,不但能把老赵的钱要回来,也能把他们贪污我们工人的血汗钱要回来。我们九化的工人很可怜,我们不停地干工程,到现在却以经七年没开一分钱了。有的人在外面干完活最后连回家的路费都拿不出来了。

你们这么长时间不开工资吃什么啊?

我们大部分工人都在外面打工,还有很多人就靠吃老人的退休金过日子,这几年,由于长年不开工资,九化老百姓的日子很惨,结婚买不起房子,孩子上大学拿不出钱,有病看不起,离婚的、疯的、自杀的越来越多。因为不开工资很多以经过了四十岁的男人了却找不到对象。我对我们公司领导说过,你们贪的时候如果能让我们过的下去,我也不会告你们,你们贪的命都不要了,你们狂贪的不管工人死活,所以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办这件事和照顾家里各用了多少时间?

一半,一半吧,为了这件事,我再也没干过其它的,因为我是一个人,自己也没什么事,所以另一半我基本上用来照顾父母了。

你觉得这样做值得吗?

没什么不值得的。

不后悔?

我从来没后悔过。

假如我们放你出去的话,你能不能不告了,告不了就不告了,好好过你自己的日子不行吗?

不能,我肯定还要告,不管有没有人管,我都要告到底。

我再说下去,人家以经不想听了,“我们很忙,还有别的事情,就说到这吧。”

 

在回监室的路上,我问赵预审“你也认为我有精神病吗”他说“我不那么认为”我又问“如果我被鉴定为精神病会与我什么有关?”“与你出不出去没关,但是你的举报将不被采信。”

回来后,我和监室的人说了,她们说你真傻,“如果你今天说不告了,说不定马上就放你回家了。”

我觉得这次是真的错了,我那么认真干什么?如果九化的贪官知道我进来了,能不关心吗?孙国恩就在北京,他们权大财多的,什么事干不出来,何况我在这里被人算计太容易了,一旦被判刑。我怕是回到家里也看不到妈妈了,我天天为此不安,但是机会来了,我却不去把握。

一想到我妈,我又出了一身冷汗。我大喊“管教、管教快点过来,”我对过来的赵管教说“麻烦你快点告诉刚才找我谈话的人,我不告了,让他们放我出去吧,”我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赵管教就走了,不一会,她回来告诉我说,“没事的,不影响你出去,再有十几天你就能回家看你妈了,不会有事的。”

第二天监室调整,这回轮到我做为302室老资格的人,被调到了303室,在那里我又呆了十几天,一直到回家。经历了这种事情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