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反贪污实名举报人屈英杰 //www.sinovision.net/?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只是不想屈服之三

已有 2217 次阅读2009-2-17 07:50 |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302室可以说是新犯人的“集散地”那里除了1、2号犯人头外,所有的人最多呆不到半个月,就要调换到其它监室去了。在302室因为多数是新人,刚进来,心态都不太稳定。所以大家都能互相同情,安慰。帮助。我因知道自己一个月就能出去,心态相对较正常。

303室大部分是二个月以上的“老户了”。他们对自己犯罪应当受到的处罚心中有数,所以较302室人员相对比较稳定。我到了这没二天,302室的杨二女和苟金存也来了。看到老友很高兴。
   和原来一样,我还是喜欢多买一些东西,和那些一分钱没有的人一块吃。但这里的人就不一样了,她们很不理解我的这样做法,“你不要总给别人吃,你管你自己就行了。”“知道不,钱花不了,回家的时候给你退。”看到我一如既往,还有人对我说“你知道我们大家怎么说你吗?我们都说你傻。”
   看到杨二女这么冷的天,脚上还是穿着一双凉拖鞋,我向周管教说,我拿钱给她买双鞋吧。好心的周管教看了看杨二女的脚,很快就找了一双旧布鞋给了她。
从鉴定那天后,我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了。我觉得他们可能要给我下黑手了,不把我弄死在这里,判我个一年半载的也够我呛。很可能会因此就再也见不到我的母亲了,此时,我最希望的是能给母亲打一个电话,告诉她老人家我在这里很好。好让她能放心点。好好的等着我回去。
    每天晚上我总要梦到母亲,我甚至梦到了我回家找不到了母亲。我一天一天的数着日子过,在我呆到二十七天的时候,十分意外的收到了女儿的来信。这封信让我对回家彻底的绝望了。
女儿在信中说:
   “妈妈我恨你做这样的傻事,现在我们母女虽然同在北京,却如隔千山万水不能相见。你知道吗,妈妈,我好想你,好想让你抱抱我。齐宁真的不能没有妈妈!
我知道你一定想和我说,齐宁,妈妈不在家,你一定要照顾好姥姥,这点我做到了,你放心吧,我每天都给姥姥打电话安慰她,如果姥姥有病我会替你回家照顾她。我也知道妈一定会对我说,齐宁要坚强,要照顾好自己。这一点我做的不好,妈我做不到,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这样做?我恨自己对你关心的太少,每次我有了难题,心里不开心时,都是妈妈来关心安慰我,而我却从没想到妈妈的难处,我知道妈妈不是受了很大的委屈,是不会这样做的。现在,妈妈,你告诉我,现在我该怎么办?眼看到妈妈被打成这样,我恨自己太无能了,我没有一个黑社会的朋友可以帮妈出气,又没有一个有权的朋友可以为妈伸张正义。我真的好无能啊!
   虽然我不懂你为了什么,也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他们要对你下黑手,但是妈妈我想对你说,尽管天气有时会下雨,有时会狂风大作,但是太阳却总是要出来的。妈妈你要相信,因为太阳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你一定要好好保重,再也不许做傻事了。
    我要等着你回来,我们还向以前一样,过着快乐的生活。
    妈妈,我以后会经常给你写信的。
    女儿的信,写的很乱,看的出她是哭着给我写的,一些字迹已经被泪水冲淡了。
   看完女儿的信,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第一个感觉就是三十天内我出不去了。
如果女儿知道我三十天内出去,是不会在还有三天就出去的时候给我写信的。而且她还说以后还会给我写的,那就是说她知道了我三十天内出不去了。
事后证实我当时这种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想想自己真的给女儿出难题了。她一个人在北京无依无靠的可让她怎么办吧。我要给女儿邮一个明信片,我要告诉她,不要为我的事到处奔波去求任何人。
   后来我出来的时候,她的同事告诉我,“阿姨你别管那些事了,你知道你进去齐宁有多伤心吗,她天天饭也吃不下去,就是哭,她一听说你进去了,也没和我们说,就自己一个人背着个大被子给你送去,结果看守所没要,她又给拿回来了,我们都心疼她了,她天天为你到处跑,都找到国家公安部了。”
   从接到女儿信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再也吃不下睡不着了。白天拿着女儿的信看着就想哭。
    我好想给女儿写点什么,可是不让写,我就拿别人用骨头做的笔,沾着酱油,偷偷的在女儿的信封后面写了一首诗。

          惨淡的月光,越过高墙、穿过铁门、透过铁窗,
             洒满了被重门紧锁着自由的牢房。
             一个声音哭喊着,“妈妈回来吧,女儿不能没有妈妈!”
             被泪水洗过的双眼充满了忧伤和绝望。

          雪开始悄悄的,悄悄的下着,
             一片片、一片片的飘落下来,
             最后化成了冰水,
             点点滴滴洒在了监室里,
             洒在了我的心上。
             那不是雪花,
             那是女儿悲伤的泪水。

 

         远方的母亲躺在病床上,托雪给我带来了思念。
            女儿回来吧,妈妈不能没有你!
            担忧、绝望的双眼,是我永远的心痛。
            对不起了母亲,对不起了!
            女儿真的对不起您!
            您为我担惊受怕,心操碎。
            您为我受累挨打,吃苦受罪。

         呼一声母亲,悲悲切切,
            唤一声女儿,凄凄惨惨。
            告贪官,
            几度春秋,风风雨雨,
            高墙内,
            只落得一叶悲伤,一叶恨。
            苍天啊,你难到也同流合污?
             若不然,为什么你不开眼?,
    我们中国石化总公司第九建设公司,是一家中央直属的大型国有企业,公司基地坐落在辽宁省盘锦市双台子区。盘锦辽河化肥厂的建成与投产,有着九化人不可磨灭的功劳。也是九化公司走向辉煌的第一个重要里程碑。八十年代初,山东齐鲁乙烯的建设,九化工人以高水平、高质量、高速度、吃苦耐劳、敢打硬仗、团结奋战,顽强拼搏的九化精神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受到了当时中外专家的一致好评。齐鲁乙烯巨大设备“反应器”的一次吊装成功,充分展示了九化工人的聪明才智,万里钢铁长廊的优质高速建成,把九化公司推向了辉煌的顶峰。九化尤如一面光彩夺目的旗帜,高高地飘扬在中国化工战线;飘扬在齐鲁乙烯大地。并伴随着齐鲁乙烯的建成投产而红遍了盘锦、辽宁、红遍了全中国。
    当时的公司主要领导曾自豪的说“九化从此坐吃十年没问题”。但是九化人一天也没有坐吃过。他们很快又投入到了锦西大化、沈阳蜡化、辽阳辽化、吉林吉化等一系列大型工程建设中去中。
    然而让我们九化工人没有想到的是,我们不停地工作,公司不但分文没挣,反而还欠了人家一屁股债。锦西大化、沈阳蜡化、辽阳辽化…,就连吉林吉化项目,最挣钱的工程,九化拿了七个亿的工程量,结果却给了包工队近四个亿。就这样,九化公司几乎所有的工程全线告赔。没到十年的功夫,早把公司老底赔了干干净净!
    如今的九化工人大多以经十年没开一分钱了。九化住宅楼里一片凄凉,早以没了往日的兴旺。九化公司由辉煌到彻底衰退就这么几年的功夫。干了那么多活钱那去了?为什么同样的工程人家干了就挣,我们却越干越赔?都赔那去了啊?
   2001年,包工头赵黑子的出现,使我敏觉地感到九化公司潜伏着一股不为人所知,可怕的暗流。这暗流实在是太复杂了,复杂的到处都是他们的支支脉脉。这暗流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可以通天。因为日久天长,这暗流变的越来越强劲,越来越疯狂。但我分明也看到了九化工人的血在这里流淌,鲜血上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蛀虫…… 这暗流到底暗藏了多少以权谋私贪污腐败钱权交易的罪恶?难倒就真的没人管了吗?
    我在东城区看守所被关了一个多月,这段时间,被抓进来的大多数是小偷、诈骗犯、吸毒,还有上访的人,就是没见过一个当官的,因为不作为、因为违法乱纪、因为贪污犯罪而进来的。
    这使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有权有势之人,在欺压完百姓,胡作非为之后,都敢公开的叫喊“有本事你就告去吧,爱上那告就上那告。老子不怕!”
    也使我想起了那个盘锦市反贪局付局长说过的话“你爱上那告就上那告,你告到那,到最后都得我们管。就你这事,在盘锦算个事,在北京根本就不算个事。比这贪多的有的是。你告那都白告。”
    难到这世界真的是黑白颠倒了吗?
    想想自己要么被定为精神病放出来,要么被判刑让人整死在这里,我的心都凉透了。也许这一切不过是一个过程,每一个细节都是早以被人家的安排好了的。
    一种被社会抛弃的恐慌,一种被人愚弄的悲哀,一种被人踏在脚下的愤恨,一种对家人无比的牵挂的惊惧,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
   “管教,我有话要说” 我大喊
我对周管教说“我要出去,我三十天之内必须出去。如果我被判刑,我会要了我母亲的命。如果不让我出去,我就死在你们这里。”
周管教说“你疯了,谁说你三十天出不去了,不是还没到吗,你再说要死的话,我就给你带刑具了。”
    我说“你带吧,你带什么我都不怕,你带什么我想死都死的了,我就是咬自己的舌头我也要死,三十天不放我,我就死在这里。”
  “你反了,还没有人敢和我这样说话呢。你冷静点好不好。”
说完,管教为我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对我说“你的鉴定还没下来,下来就放你出去了。”
   “不可能,我们领导肯定会找人来坏我的,我又没有精神病,他们不会放我的。”
   “你放心吧,谁也坏不了你,你就别再给我找麻烦了,以后回家把母亲照顾好,别再举报了,告不了就别告了。”

  三十四天后,我被放了出来,当赵预审把我所有的举报材料交出来时,
我问,“这是我在这坐牢举报的,为什么不给我转啊?”
他说“我不知道国家领导人是谁,没地方给你转!”
态度和开始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不是他当初答应给我向有关单位转的话,我也不会把举报材料给他。但想想也是,自己已经是被鉴定成“精神病”的人了,所有的举报也就不过成了“疯人疯话”,谁还会相信呢。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