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反贪污实名举报人屈英杰 //www.sinovision.net/?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之是不想屈服之四

已有 1588 次阅读2009-2-17 07:47 分享到微信

   99年冬天的时候,我认识了包工头赵令恩,当朋友对我说,赵在九化干了十几年工程,九化欠他好几百万工程款时,我根本就没有相信。
    那时候他和现在不一样,又黑又丑傻傻的样子,配着一双呆呆的没有一丝生气的眼睛。虽然他自己很着急,不停的反来复去的诉说,但却让你很难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他想要说什么。他根本就表达不明白。
     我无法相信九化公司会把工程交给这样一个人来干。
    没想到一年后我又见到了他,他竟然还记得我,而且一直在等我帮他。他对我说“我家里饭都吃不上了,你们九化的人告诉我你和九化的领导关系好,我求你帮帮我,让九化给我点钱,让我全家够活着就行了。”
   “九化现在也不行了,工人都开不出工资了,就是欠你的钱,恐怕也没法给你了。我也不可能帮你要我们公司的钱。”
  “九化人让我找你的,他们都说你心眼好,就你能帮我,我一直等你这么长时间,我就寻思你能帮我,你帮帮我吧。我小孙子有病了,我都拿不出一分钱来给他看病。”说着说着他哭了起来。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到最后话也说不出来了。
    第二天一早,我找到了公司领导和他们说了这件事,我说“他现有很可怜,一分钱都没有,能不能给他家点钱让他们活着啊。”但是公司总会计师候学海和当时的公司总经理史维成异口同声的说“别听他瞎说,他有病,九化早就不欠他一分钱了。”
   但也有人告诉我说,赵黑子在九化活没少干,这几年脑血栓傻了,钱都让别人拿跑了。
    当天下午,我按照赵令恩电话告诉我的地址,找到了他的家。眼看着新年就要到了,他们家却冷冷清清的,没有一点热气。他说,他饭都快要吃不上了,没有钱买煤。每天就用电饭锅做一顿饭,然后吃一天。我看了一下他们的家,地下的一套皮沙发,高档的电冰箱和墙上挂着的男女皮大衣,证明主人曾经确实有钱过,除此之外,家里一点年货都没有,不用说肉,一个菜叶都找不到。
   当我把公司领导的话告诉他时,他呆看了我半天没说话。
   我问他“你为什么早不要,现在才想起来要呢?”
  “我一直在要,他们总说明儿、后儿的给你,过几天给你的,他们把发票都给要走了,现在他们又说没钱给我了。”
  “他们没和你说不欠你一分钱了吗?”
“没有啊,前天我找老史,老史还说以后有钱就给我呢。”
“你有什么东西能证明你在九化挣了这么多钱吗?”
 “有啊”。说着他拿出了一堆的结算书。
    在结算书中我无意翻到了好几张九化公司领导、九化基层单位领导、队长和会计写的收据。有王平93年在沈阳蜡化当指挥时写的四张原始收据,其中有两张各二十万的收据,上面标着“给甲方上炮用”等几个字。我找出王平在老赵决算书上的签名对比了一下,完全像是一个人所写的。
   老赵拿出一堆的记事本,找到了给王平要这四十万的记录让我看,这里另外还详细的纪载了王平向他要每一笔钱的经过。我完全相信他的这些记录,小到王平的吃、喝、用,大到王平家的装修、王平儿子结婚,就连王平到吉林他自己姐姐的家,都要把老赵带去,一路的吃喝用包括给王平姐姐的钱,也全是老赵拿的,就这些费用加一起也有个十几万了,十年前的十几万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就这样王平还把自己的老丈人也强加给老赵,每年拿着老赵的二万元工资,没干什么活,却把老赵的工程款最后也算在他老丈人的头上,给拿走了不少。
    老丈人又给老赵找了个什么也干不动,就会歪歪扭扭地写“李长明“三字的老老爷子。
   李长明每年拿着老赵的二万元的工资,然后就开始把自己这“三字”抹的到处都是。材料单,借款单只要有李长明的签名,在九化那绝对是要钱给钱,要物给物。李长明签名拿老赵的工程款,比赵令恩本人的签名不知好使了多少倍。
   最后九化全部从赵的工程款里直接扣除了李长明签的这些所有费用,全部过程,绝不用老赵签一个名。王老丈人,简直就是给赵令恩找了一个败家的“九化爷爷”!
    王平如此之贪让我震惊不已,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九化沈阳蜡化指挥部指挥王平,在给赵令恩工程款的时候,就是一个设好的圈套,从开始到最后,他就没想让赵令恩挣到一分钱!
   就这样,王平的老婆还好意思在电话里对老赵说“我告诉你。你到现在还欠我爸的工资没给完呢,说实在的看你现在没钱了,没好意思管你要,你要是再给我们家打电话,我就报警告你骚扰我!”当老赵说要告他们时,王平夫人又说了“你告谁啊,你话都说不清楚了,还想告谁啊?”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候学海也将自己的侄女安排到了老赵这里,同样在九化供应科为赵令恩工程队,签了数不清的领料单。也根本没用老赵审核一个。这些材料那去了,老赵不知道,但款全从他帐上扣除了,却是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老赵拿着当时以任九化公司经理的史维成,在任安一公司经理时和安一会计陈荣鸣写的二张共八万元的收据说,我在九化安一公司也没少干活,结果也没见到多少钱,老史没少管我要钱,我也没少给他们钱,到现在还欠我那么多工程款,老史就是不给。
  全文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20ee590100agds.html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