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反贪污实名举报人屈英杰 //www.sinovision.net/?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只是不想屈服之五

已有 1692 次阅读2009-2-17 07:32 |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我只是不想屈服五 (2008-08-31 16:02:42)

                             我只是不想屈服五
来到中纪委的信访中心,第一次看到了那么多排队等候接访的人们,小的只能露出一个人头的窗口里,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坐在里面发表格,这个女人的声音真是奇大又宏亮,“你叫什么名?”“从那来的?”“那个单位的?”“你举报什么问题?”…
好容易轮到我了,填完表格,登完记,之后被点名,然后由侧门,进入里间的接待室里,接待我的是一个河南人,看样子他比我大不了多少岁。他简单的问了我一下大概情况,就对我说,“你举报的问题我们中纪委不可能亲自去查,你最好到你们总公司去举报,你如果愿意把材料交给我们也行,但我们也是给你转到你们总公司纪委。你觉得怎么样对你更好一些?”
我问他,你们给我转到总公司和我到总公司举报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转给总公司的材料,总公司最后要将他们处理的结果报告给我们,要对我们负责。不过你直接去那举报也一样,最后查处的结果肯定会告诉你的。如果你不满意还可以再告。
那就是说,只要你们转下去的材料,他们就得查,那还是你们转吧,我去举报他们不会查的。
不到半个小时,接待就结束了。
到中纪委举报后大概过了四个多月,一天晚上,我接到了九化审计周科长的电话
“小屈,你到中纪委举报的材料转到咱们公司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你的举报材料了。
不可能吧,我的举报材料怎么会转到九化公司呢?
我今天就是想告诉你,其实你举报到那,最后都得咱们自己查。我是好心才给你打电话的,你想你举报有用吗?
我的举报材料怎么会给你看呢?太不可能了。
是你写的举报信,没错,我一看字就是你写的。你举报的史维成、王平、毛可法还有李学武
那你说的就不对了,我没举报李学武啊,
举报信都是你写的,怎么不是你举报的呢?
举报李学武什么啊?
举报他玻璃布厂的事啊,
呵,如果这个人举报真实的话,就算是我举报的吧。
放下电话,我马上按上录音机重新又给周科长家拨了过去。

二天后,九化纪委付书记李仁找我谈话,我非常生气的说,
“谁把我的举报信转给你们的?”
“总公司纪委”
谁给他们的权利出卖我?
如果你有意见可以和我们谈,
谈什么?我举报的是公司主要领导贪污,你们查的了吗?
当着他们的面我给总公司纪委写了一个书面意见书,大意是,“我举报的是九化公司主要领导的贪污腐败问题,你们却把我的举报转到九化公司来,让腐败分子自己查处他们自己的贪污可能吗?为什么把我的举报信交给我举报人的手中?谁给你们的权利出卖举报人?
我马上单独找到了时任党委付书记、纪委书记、和公司工会主席的汪月新。我当时是工会的工人,汪月新是我的领导,我很信任他。那时,我们的关系应该说是很不错的。
我对他说“他们贪的太过份了,不然我是不会举报的。你是纪委书记,我今天找你就是想对你说,我不指望你支持我,但是你不能在这里替他们搅和。我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牵连到你,如果牵连到你,就请你说一声,我很希望最后不要让你我成为对头,如果最后你也和他们站在一起对付我,那这事我就不能办了。
汪月新说“你放心,我没拿老赵一分钱,我支持你,把他们都整出来才好呢!”
我把我手中的证据和掌握的一些情况都对他说了。
我对他说,赵令恩的工程款,不给赵令恩本人,为什么给了别人那么多?
毛可法把赵令恩帐户上的钱转走了这么多,如果是他一个人贪的,他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
我明确的告诉他,这件事以经牵涉到总会计师候学海,如果查帐,不要让他去安排会计,要纪委直接派人查帐。
汪月新让我把我在沈阳开发区银行查到的,毛可法转入赵令恩工程队又全部转走的三百多万工程款的银行小票拿给他看看。
第二天我把我查到的全部小票复印件交给了他,并告诉他,不要给别人看,只能他自己看。
没几天,毛可法从北京给我大姐夫打来电话说,别告他了,让我谈条件要多少钱,。并让我大姐夫问完我之后给他回话。当我姐夫问我时,我说“告诉毛可法,我不要钱,我要他的脑袋。”
没几天我去找汪月新要我给他看的小票,拿出来后,我发现这些小票上,几乎每一张在最下面都用铅笔都做了标记,有对号、还有问号、和园圈。
你是不是把这个给候学海了?我生气的问他。
他很不自然的说,候总是管会计的,要查帐就得经过他。
谁让你查帐了?你不是说要自己看看的吗?我给你看的目地是让你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你把这些给了候学海,这不明着让他做假帐吗?
看着他一脸不自然的表情,我当时想,算了,他也可能是好心,想把问题查清楚才这样做的。
几天后的一个星期天,汪月新约我上午八点到他的办公室说有事要和我谈,
那天我准时来到九化办公楼,因为是星期日,整个办公楼里一个人都没有,汪月新办公室的门大开着,他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我了,我们刚谈了一会,就发现有四五个九化的“小赖子”站在汪月新的办公室门口恶狠狠的瞪着我,当发现我在看他们时,他们一个个走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要整死我,我很平静的看着他们没有吱声,这时一个人用手拍了我一下说“你信不信我敢整死你?我能和你同归于尽。”我站了起来打量了他那还没有我高的个子说“想整死我的人排成队,还轮不到你,想和我同归于尽,你也太高抬你自己了吧。”然后我高喊一声“你们都是干什么的?没事都给我滚!”就这一声喊,这四五个人一下子全都跑到了门外。
之后,汪月新多次给我打电话,说王平从福建回来了,急着要见我,要和我谈谈。我对汪月新说“他和我谈什么啊,我是他的举报人,我没必要和他谈。”
最后一次汪月新说“王平想看一下你手中他写的收据,他很想和你见一面谈谈,他这几天就要回福建了,再不见就没有机会了。”
“汪书记,我凭什么要把证据给他看啊?他写没写自己还不知道吗?和我谈什么,无非就是给我多少钱别告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你不用费心了。”
没有几天,我就将材料重新整理了一份,再次来到盘锦市检察院举报。
这次接待我的是一个姓史的处长,把举报信交给他后,没想到半年多了,都没动静。
在这其间总公司纪委来过九化一回,他们看了一下我手中史维成写的原始收据,我对他们也谈了自己的看法,他们也说你举报的很多东西都要经过查帐才能最后证实的。就是我们来了也一样,还是得你们九化的会计查帐,你要相信他们不能都做假吧。你认为那笔帐不对可以让他们查,让纪委配合你。
之后,我找到汪月新,希望他能把赵令恩在辽阳项目部干的八十多万工程款给查一下,
在让他查这笔工程款之前,我和赵令恩曾为此找王亚天,专程到大连去了一趟,在大连,我让他给原辽阳项目部的指挥王亚天大连的家里打了个电话,接到电话后王亚天很快就来到了大连火车站附近,赵令恩告诉他的旅社。没想到王亚天来的很快,我们出去时正好和他走了个对头,我一眼就看出了他,他带着个年轻人,因为走的急还撞了我一下,竟然看也没看我一眼就直奔我身后的赵令恩走过去了。
老赵按下了录音机,拿出这几份八十多万的决算书对王亚天说“王指挥,这是我在辽阳干的八十多万决算,你得给我签个字,你不签字我拿不到钱。”
老赵啊,我现在已经不是指挥了,我怎么给你签这个字啊?
你干脆写上老魏的名子得了,王亚天笑,老赵也笑了。(指已经死去的魏主任)
他们对话大概有半个多小时。
找王亚天之前,我就掌握了这笔八十多万工程款的决算书,以经九化审计部门审计完毕,而且全部付出了。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赵令恩手中的结算书没有一个九化领导的签名,而他的工程款却全部被付出了。那么交给审计部门的结算书又是那来的呢?按赵令恩的说法,他辽阳的结算,必须要有辽阳项目部指挥王亚天的签名才好使,从九化方面我也证实了这一点。那么就是说王亚天在赵令恩的八十多万决算书上以签完字了,不然审计部门是不会受理的。我让老赵到大连来找王亚天,就是为了证实一下,王亚天在这里到底演的什么角色,通过他们之间的对话,我明白了,这八十多万工程款老赵真的是没拿到。
按理,王亚天给赵令恩工程,就是为得回扣。在工程开始之前他只能拿到一小部分好处费,大笔的回扣要等到工程最后结算完才能拿到,王亚天不在赵令恩的结算书上签名,赵令恩拿不到工程款,他也就绝对得不到这笔不菲的回扣,那有费尽心机到手的肥肉却不要的道理?
果然是王亚天他们按老赵做的决算又重做了一份,然后把工程款给全部给拿走了。
王亚天以为,只要他不在赵令恩手中的决算上签名,赵令恩就没有办法到九化公司要这笔款,就永远都不可能知道自己这八十多万已经全让别人拿走了。王亚天这一招实在是高啊!
我把赵令恩手中辽阳项目部的结算书交给了汪月新,
几天后汪月新给我答复说“我们查了,九化公司根本就没有这笔决算书的工程款”
真的没有吗?
肯定没有,你看这些决算书,没有领导签名根本不可能生效的。
你敢保证辽阳项目部没付过这笔工程款吗?
我敢保证。
那好,请你给审计科的领导和纪委其它的同志打个电话到你办公室来一下,我有话要说。
汪月新想了一下,还是拿起了电话叫来了审计科周科长和纪委的同志。
人都到齐之后,我把辽阳的决算书交给审计周科长对她说“请你把这几份结算书在审计室的审计结果登记找出来。”周二话没说拿着决算书转身就走了。
这时汪月新一下子站了起来,然后看了看我又坐下了。
我一直用眼睛一言不发的盯着汪月新看,最后汪站了起来,把身体转向了窗外,背对着我看着窗外。
不到十分钟,周科长拿着2007年审计科的台帐,上面明确写着这八十多万决算书已经审核完毕。
我拿着这个台帐走到汪月新的面前往他的办公桌子上一拍,“汪书记你在给我说一遍九化有没有这笔决算?”
汪月新一言不发的坐了下来。
然后我掏出录音机放到了汪的桌子上我说,“今天是我请大家来的,咱们是先小人后君子,我现在谁也不相信了,为了防止以后大家不认帐,所以今天的谈话我全部录音,也希望纪委的同志公事公办把我的话记录下了,完事大家签个字。
(谈话内容暂时不说 )
完事之后,我说必须把这八十多万工程款的去向查出来,如果谁在这里胆敢做假,不管是谁我决不放过他。
这时周科长明白过劲了,对我说“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我笑着对她说“问汪书记。”然后我对汪月新说“汪书记,总公司纪委的走的时候明确告诉你,我让你查那笔帐你就查那笔。让你们配合我。这话我想你没有忘吧!”
汪书记很无奈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过后我找汪要结果时,他对我说“公司领导开会了,说这个帐不能给任何人看。”
我说“我是举报人,我有权利知道我举报的结果。”
最后他拿来出了九七年后这笔八十多万工程款的付款凭证。
没想到最后他们交出来的竟然是95年之前,辽阳项目部付出的四十多万赵令恩工程款。并说明另外四十多万扣了材料款。
我当时就给否了,97年才送审的决算,怎么可能95年之前就付出工程款了呢。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这一个八十多万的同一份决算书,,辽阳项目部竟然付出了二次工程款。一次是九五年之前分批付的款,另一次九七年之后又付了一次。
2007年审计交给我的材料,“辽阳项目部的明细帐”再一次证实了这一点。

2001年我再次来到了盘锦市检察院找到这个史处长,
我对他说,我举报的案件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查呢?
这位史处长说“那能那么快啊,我们还要初查一下。”
我要见你们检察长。我说。
他说检察长没在家。
一连去了好几次都没有见到,最后我对他说“你们星期五不是有检察长接待日吗,你给我预约吧,我就要见你们检察长。”这次他总算答应了,并给我定了,下一个星期五的时间,按着和他的约定,星期五,我和赵令恩准时来到了检察院。这位史处长把我安排到了一楼的一个房间,不一会,进来了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本和笔,我一看,这个人正是200年我第一次到检察院举报时遇到的并告诉我“地方保护主义”的那个人,心想这么快,他都当检察长了。
我叫了一声“检察长”,正想说我第一次来就是您接待我的,话还没出口,
这位“检察长”就,派头十足,看都不看我一眼,面无表情的坐到了我的对面,史处长也拿出了本和笔坐到“检察长”的了一边。
你们举报谁?
举报九化公司经理史维成。
举报他什么?
举报他在任安一公司经理时,向赵令恩索要八万元。
还有谁?
还有原九化公司沈阳蜡化指挥部指挥王平,
举报他什么?
王平以给甲方上炮要好活,九化没有钱为名向赵令恩索要四十万人民币。
你认为王平犯了什么罪?
这怎么能是我认为呢?
你不知道他犯什么罪你怎么举报他呢?
这我不明白了,怎么能是我定罪呢?
我说的你还不明白吗?如果王平是受贿罪,那么赵令恩和王平同罪。王平判多少年赵令恩就判多少年。
这时赵令恩一下子就站起来了,行,你只要把他们都抓起来,怎么判我都行,我认了。
我盯着这位“检察长”看了半天问“你是检察长吗?检察院的检察长不能就这个水平吧?”
然后我又问史处长“你告诉我他是谁?”这个小个子的史处长一句话不说了。(现在这个假冒检察长的人我不知道他姓什么,但后来知道他当时是史处长手下的付处长。)
我拉着赵令恩二话没说走了出去,然后直奔二楼王恩忠检察长的办公室。
我将我举报的情况大概的向王恩忠检察长说了一下,王检察长当场就找来了检察院其它的人,听我介绍了举报的情况,并马上给反贪局的宋处长打了电话。
没几天,检察官许维勇给我打来了电话“你好,你是屈英杰吗?”“我是盘锦市反贪局许维勇。”

许维勇和刘晓阳是查处我举报案件的第一组办案人员。

未完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