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oodyonge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080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第二十回 白玉蟾掌震庄道玄 汪狐狸难舍梅公子 (1)

热度 2已有 2019 次阅读2017-6-2 23:52 |个人分类:残金儒宋|系统分类:文学| 九尾狐 分享到微信

完颜金花、武月仙冲在前面,分别与毒手婆婆、血手童子单打独斗,一时半刻难见高下。其余金国侠剑,与东海七仙展开混战。徒单佑顿感压力大减,他面对六大高手,身形极其飘忽灵动,绕梁与敌周旋,掌法几入化境,常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招式,即便一流剑客也难以算准他出手时间,更甭提之中的虚实变化,他虽表面上被强敌围攻,但实则却是游刃有余,于轻描淡写之间,不但破解对方猛烈攻势,而且忙里偷闲,使出隔山打牛绝世神功,虚指轻弹,便有几道强劲力道,叮叮咚咚,弹击在敌方刀身剑脊之上,有如奏乐,使得那些正然砍向范奇宝,焦世昆,杨庸,等人的取命刀剑,顿时改变了方向,恰好劈刺在三人绑绳上,三人立马解脱绳索,从梁柱上跳将下来,会同完颜金花、武月仙,完颜昊,赵秃子等,与漠北四怪、东海七仙杀作一团,由于八仙少了一仙,再加上店内空间有限,所以东海七仙难以施展八仙阵法,故此范奇宝等人短时间内尚可勉强支持。

此刻,林公子和那位同行壮士,每人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扶着走廊护栏,悠哉游哉,倚栏品茶,观赏群殴场面。汪丽也跑到二楼楼梯口拐角探头观战,猴儿紧跟在她身边,手握弹弓,盯着下面厮杀人群。血手童子薛宝宝眼珠溜来转去,他一眼看到汪丽,立马发出嘎嘎怪笑,突然跃起,脚蹬楼梯护栏,三蹿两跳,直奔上来,猴儿对他连射几弹,居然都被他灵巧躲过,转眼之间,已经扑到汪丽面前,汪丽啊!地一声惊叫,猴儿奋勇上前,拦住薛宝宝,两个小童便在楼廊上厮打起来。汪丽很快镇定下来,见猴儿明显处于下风,却不着慌,她把猴儿拉到一旁,笑模笑样对血手童子嘤嘤说道:你看着我的眼睛。薛宝宝自从在燕京西山吃了狐门勾魂丹,药力渗透到脏腑,又通过血脉,不断汇聚到泥丸宫,经过一段时日,从量变到质变,仿佛有了灵异奇幻,只要近距离看到从汪丽杏眼中放出两团鬼火般莹莹绿光,便会引发某种感应,加上她默念迷魂心咒,薛宝宝登时感到头脑昏沉,思维混乱,乃至性情大变,癫狂烦躁,不能自主。汪丽见他眼神开始呆乜迷茫,心知在他体内种下的勾魂丹已经起了作用,她盈盈一笑,把猴儿腰里斜插的一口小片刀抽出来递给薛宝宝,同时妖里妖气地说:乖宝宝,听话宝宝,拿着刀下楼去,去吧,听话,快去吧。薛宝宝愣呆呆伸出小脏手,抓过小片刀,转过身去,耳边又响起汪丽反复柔声念诵咒语,神志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强烈念头:杀人!杀自己人!他酝酿了片刻,突然怪叫一声,发疯冲下楼梯,挥舞小片刀,对自己阵营的人一阵乱戳乱砍。

谁也没有料到血手童子会突然间中了邪,对自己人下杀手,野驴道人虽然反应极为敏捷,却也差点被小片刀砍伤。阴阳和尚正然专心对付徒单佑,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腿,屁股早被捅了两刀,嗷,嗷两声痛叫,顿时乱了招法。高手之间过招,丝毫疏忽,皆可导致送命,徒单佑趁机抢攻,瞬息之间击出一百掌,踢出八十脚,有如疾风闪电,掌影如山,压得众敌手喘不过气来,混战之中,耳听砰砰两声闷响,声如沉雷,两掌分别拍在蝎子万夫人和蜈蚣吴夫人的心口上,被打得口鼻喷血,横飞出三丈,重重撞在墙壁上,跌落地上,浑身抽动了几下,便都一动不动。毒手婆婆见孙儿反性,急忙丢下完颜金花,跑过去对薛宝宝喝道:宝宝你疯啦?还不住手?!话音未落,腿上也被扎了一刀,好在她已有防备,躲闪够快,只是伤了皮肉。薛宝宝发了一阵疯,许是元气消耗过大,一翻白眼,口吐白沫,昏倒在地,毒手婆婆赶紧抱起宝贝孙儿,逃出客栈。剩下的阴阳和尚,野驴道人,南海二女魔,东海七仙等人,一时难以招架,且都无心恋战,夺路退出客栈,仍旧率领门人弟子,里三层,外三层将客栈团团包围。

见敌人被击退,徒单佑稍微松了口气,忽然想起二楼客房里金皇太子完颜守绪,急忙回房查看,等他推开房门,立刻傻眼,金太子不知去向,屋里只留下那个被人从背后点住穴道的侍女兀颜婵悦,有如木雕泥塑般站在床边。

徒单佑想不通,除了那些已死的侍卫、刀客,客栈中所有人等都在现场,皇太子所住的客房门窗原封未动,这便排除了劫持者从窗户,房门进入房间的可能。那些冲上二楼的蒙古刀客,早在二楼楼梯口便被解决,根本没有敌人能够通过夹道进入客房。兀颜婵悦被救醒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她回忆当时听见客店里非常混乱,未免有些紧张,生怕蒙古杀手破门而入,所以一直注视房门,却没有提防有人从身后点住她穴道,那个背后偷袭之人是谁?来自何处?金皇太子会到哪里去呢?难道这座客栈里还隐藏着某个没有露面之人?这间客房里还有不为外人知的暗道?还有,金皇太子此次河北之行绝对保密,蒙古人又是如何得知他的落脚之处呢?

常言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历史上一些大事件正是因为某处枝节发生了意想不到微妙变化,从而改变了整个事件发展进程,乃至得到了完全不同结果。谁也没有料到,金蒙双方紧锣密鼓调兵遣将,势在必得的淮东荒城决战,却因金国皇太子巡视河北行踪暴露,而提前拉开了序幕,也使得李固渡口这座简陋客栈一夜之间成为金,蒙古两大阵营高手明枪暗箭残酷搏杀到血腥战场。

装扮成员外模样,人称金三哥的金皇太子完颜守绪莫名其妙失踪了,使得徒单佑等人大为焦急惶恐,众人在客房内外地毯式仔细搜查,就连一根毛发也不放过,却仍然毫无线索。

徒单佑毕竟是身经百战老剑客,很快从急躁情绪中冷静下来,他心想:“既然门窗关严,这就说明另有暗道可以进入室内。”他那两只猎鹰一样的眼睛精光四射,机警地在房间内扫视搜寻,寻找可疑迹象。他仔细检查了顶棚,床榻,箱柜,桌椅,又在地板上四处敲了敲,却仍找不到不出任何线索。正当他茫然不知所以然之际,耳畔传来一声轻柔飘忽话音:“为何不拿灯照一照地板?”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显然是有高人以千里传密功法指引他。徒单佑一时顾不得辨认那传音之人究竟是谁,他拿起桌案上一盏油灯,猫下腰,借着灯光,仔细察看地面,果然发现靠近床边地上零零星星散落着几点深褐色尘埃,显然与地板上自然形成灰尘颜色不同,这便引起他高度注意,他用手指沾了些许异样尘土,送到鼻子边嗅了嗅,鼻孔轻微抽动了几下,似乎嗅出了什么特别气味,是炭灰!他一边拿灯照着地面,一边挪步来到距床六尺开外火墙旁,又在地上发现更多炭灰,他立起身,将耳朵贴在火墙壁上听了听,眼睛突然一亮,迅速倒退两步,随手将灯盏放到柜上,面对火墙,端了个架式,运动内力,一掌拍击在火墙上,轰地一声,砖石崩塌,腾起一股烟尘,霎时便在火墙之上打开一个大洞,待烟尘散尽,众人定睛一看,一个窄小暗道洞口呈现在眼前。暗道出口伪装极为巧妙,严丝合缝,即便仔细观察,也难以看出破绽,人们还没来的及细想徒单佑如何发现暗道线索,却隐隐听到洞口里面传出呼救之声。金花公主命令两个身材瘦小侍卫提着灯笼下去查看。不一刻,那两个侍卫很费力地拽着一个满脸烟灰的胖员外从火墙洞口出来,正是那个失踪的金国皇太子完颜守绪。

众侍卫,婢女七手八脚将金皇太子搀扶到床上,端来热水,洗脸擦手,又在他磕碰擦伤之处敷上跌打药。徒单佑抱拳躬身请罪,说:“皆因老朽疏忽,令太子殿下遭险,请太子降罪。”完颜守绪苦笑了笑,和言说:“也是小王命该有此劫难,徒单道长何罪之有?若无道长相救,小王定然凶多吉少。敌人十分狡诈,事先早有预谋,令人防不胜防。适才小王身体肥硕,过不得地道狭窄地段,正在揪扯之时,小王趁他不备,用藏在袖筒里的小刀,捅了他一刀,那人负伤,又见有人来救,便慌忙逃走了。”完颜金花问道:“那人生得什么模样?”完颜守绪道:“他黑纱蒙面,中等身材,体形消瘦,右手背有一个十字刀疤。”武月仙想了想说:“难道他是此间店主冯松?他手背上就有一块十字刀痕,体貌特征也颇相似,原来他一直潜伏在店内,从点住兀颜婵悦穴道手法看,也与他所练螳螂拳相似。”完颜金花急忙命令手下将张岚押来审问,时间不大,手下跑回来报告说,张岚连同两个店伙计,厨子,以及冯千雪早已不知去向。完颜金花恼恨说道:“这里居然是一家蒙古奸细开的黑店,平日专干打探消息勾当,同时还谋财害命,也不知这些家伙如何得知皇太子行踪,然后暗中通风报信,引来众多蒙古走狗鹰犬,正面佯攻,吸引我们注意力,然后背地偷袭,劫走皇太子。”武月仙连连点头,赞同道:“一定是这样,公主分析非常有道理。蒙古人利用这座黑店,既打探我军消息,又将过往富商,以及对他们起疑心之人,秘密杀掉,劫走财物,如此看来,蒙古人比想我们象的还要阴险狡诈许多,手段也更为卑劣歹毒。”徒单佑想了想,觉得仍有不合情理之处,于是说:“整个过程尚存疑点,如果说冯松隐匿店中是为了出其不意,趁乱绑架皇太子,那么从他隐身日期来推断,他应该早在几天前就知道皇太子将要经过此地。”完颜守绪也感到有点摸不着头绪,疑惑不解地说:“这却奇怪,他怎会知道小王会行踪?小王是在回汴京途中临时接到父皇密旨,才转道河北,此事对外绝对保密,具体行程更是几无人知,莫非某个环节出了纰漏?” 

原来金帝宣宗对抗蒙战报产生了怀疑,他想不通,既然天天捷报频传,黄河以北金国辖域却为何一天天减少?两河,山东很多州府高官要员不是战死沙场,就是投降蒙古,不断有大批难民渡过黄河,涌入京畿腹地。他越来越觉得重臣抹捻尽忠与术虎高琪上呈奏章不实,不可轻信,他很想了解一下实际情况,旁人信不过,所以只好派两位皇子先后亲临河北,并叮嘱他俩,务必据实回报。这便是金国皇太子完颜守绪巡视淮东之后,于返回汴京途中,悄然潜踪折转北行,来到河北的真正原因。目睹河北残破,百姓流离失所,所到之处满目凄凉,完颜守绪心情甚是沉重,本欲去往真定府会晤府帅武仙,却没料到会在此间遭到蒙古南下军团围攻。

武月仙说:“此地凶险,不可久留。安全起见,我看还是保护太子尽快突围,连夜直往真定府。” 金花公主点头称是:“真定府帅武仙兵多将广,手下高手如云,足可抗拒蒙古强寇,若能得到武元帅保护,皇太子万无一失。” 徒单佑轻轻摇了摇头,说:“据老朽所知,此番蒙古人秘密南下,似乎有很大企图,几支南下军,都是实力雄厚,单是顶级高手,就不下十余人,他们既然探知皇太子行踪,必然会倾全力围攻,方才那两波攻击,一方面声东击西,劫持皇太子,另一方面试探吾方虚实,老朽敢断言,不出一刻,便会有绝顶高手纷至而来,今夜免不了还有一场凶杀恶斗,以吾之见,还是抓紧时间养精蓄锐,静观其变为上,倘若冒然突围,于荒郊旷野之中遭到强敌围攻,到那时敌众我寡,四面受敌,恐怕难以招架。”众人闻听此言,皆觉有理。

金花公主重新调整兵力,准备以店房为依托,抗拒蒙古人围攻,只要据守到天明,真定府必然闻讯发兵救援,到那时内外夹攻,全歼这一部蒙古南下军。

徒单佑听到耳畔又有人说:“此店房屋乃木质结构,敌若以火攻,火借风势,如之奈何?”声音虽细弱,却有极强穿透力,徒单佑心知又是那个未知名高人以内功传音,仔细一想,蒙古人若以强弓硬弩四面围定,再以火攻,即便凭借高超武功冲出客店,也难逃万箭穿身,独自突围尚且不易,何况还要保护皇太子?刚想到此,突听房外箭簇破风之声,紧接着,夺,夺,夺,钉在外面板墙之上,空心箭杆内装有硫磺焰硝,遇风引燃,忽地腾起一片火苗。徒单佑叫道:“贼寇休放火箭!各位保护太子,随老夫冲出去!”一脚踢在门板上,轰地一声,整块门板脱离门框,平飞出去,徒单佑人影一闪,紧随门后飞身跃出,霎间就有数不清乱箭射在门板上,火舌乱窜,好似一面火墙,飞向数丈开外红衣射手,当场压倒烧死数人,众人簇拥着完颜太子,紧随老剑客身后,鱼贯冲出。袖箭,飞镖,飞刀,毒针,等等暗器,从各位高手,以及金花公主手下女兵的手中、袖筒里飞出,十几名红衣弓弩手受伤倒地,余者惊慌错乱,丢了弓箭,转身逃避,但很快便有几个逃兵或惨叫着一头栽倒,或尸首分家,余者战战兢兢折转回来,拼死抵抗,将包围圈刚然被冲开的缺口合拢,看那情形,似乎黑夜中有一种无形凶灵在他们身后督战。徒单佑只身突出重围,回头一看,没有旁人跟随,便又返身杀回。那些红衣刀客和箭手见到他,并不阻拦,闪开一条通路,放他进去,然后又牢牢围住,虽然都是箭在弦上,但却不再射箭,双方暂时相互对峙,随时准备继续厮杀。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woodyonge 2017-8-5 05:54
楚骄骄: 想不到肥胖救了完颜守绪一条命
都说胖人有福气。
回复 楚骄骄 2017-8-5 04:34
想不到肥胖救了完颜守绪一条命
回复 woodyonge 2017-6-4 21:19
一老樵: 《水浒传》洪太尉误走妖魔一节值得深思:吃人肉、喝人血的东西都是妖魔化身。仁兄写的薛宝宝是吃了狐门勾魂丹而走火入魔,足以为训。 ...
看到网络上一些人对某件事的评论,当这些人为某种反人类的暴政、暴行辩护、喝彩时,实际上已经告诉我们,他们已经被妖魔控制了灵魂,或者本身就是妖魔的化身。这种人(这里姑且称之为人)根本不可救药,只会成为魔鬼的殉葬品,最终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回复 一老樵 2017-6-4 19:53
woodyonge: 多谢好友点评!看那些言行缺少人性的人,谁知是不是妖魔附体?
《水浒传》洪太尉误走妖魔一节值得深思:吃人肉、喝人血的东西都是妖魔化身。仁兄写的薛宝宝是吃了狐门勾魂丹而走火入魔,足以为训。
回复 woodyonge 2017-6-4 19:00
一老樵: 只有一个强烈念头:“杀人!杀自己人!”
=====================
吃了狐门勾魂丹,头脑昏沉,思维混乱,乃至性情大变,癫狂烦躁,不能自主!!! ...
多谢好友点评!看那些言行缺少人性的人,谁知是不是妖魔附体?
回复 一老樵 2017-6-4 18:40
只有一个强烈念头:“杀人!杀自己人!”
=====================
吃了狐门勾魂丹,头脑昏沉,思维混乱,乃至性情大变,癫狂烦躁,不能自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