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旅冰山 //www.sinovision.net/?542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要想做一个诚实善良正直的人,就要准备走一条坎坷泥泞弯曲的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鸡,赚钱又可怜!

已有 2025 次阅读2011-3-10 23:22 |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鄙人和朋友一起吃饭,从桌上的一盘美味鸡肉,一直谈到去养鸡场参观,一个朋友感慨地说,你们若是到鸡场看看,保准你啥鸡肉都不吃,为什么?这个朋友说在鸡场里,一只只鸡就那么傻愣愣站着,几乎一动也不动,没有一点表情和活性,中国商人确实太能了,把鸡的生存空间,搞得连转身都很困难,目的就是让鸡长肉,鸡多长了肉才能赚大钱,所以就尽量限制鸡身自由,一开始从鸡笼设计上,就能看出是专门为鸡量身订做的,压根儿就没考虑让鸡活动,彻底剥夺了鸡们最基本的“鸡权”——我意思是说假如鸡有的话,据说这样就能减少无谓的消耗,把有限的能量都长到无限的为主人服务之鸡身上,再加精心配制的激素饲料喂养,一只肉鸡才二十几天就长成入市了……

我没去过这样的养鸡场,可是当我听朋友谈了后,内心还是受到一把强烈的震撼,我个人认为,这种一点也不考虑鸡的感受,一切都是围绕赚大钱的做法,是到该变一变的时候了。早就从报纸上看到,连现在欧盟诸国的养猪场里,老板都必须给猪们放音乐听,还要给猪们配置多种玩具,以防它们玩腻时情绪不好,否则猪场老板就要受罚了。看来,这边的“鸡权”还赶不上那边的“猪权”,连人都争着往那边跑,老板们,尽管国家管理部门不给你们施压,鸡也不给你罢吃罢睡闹绝食,但还是请你们不要以国情不同找借口,我呼吁,你们经济领域的转型与接轨,今后还要再加把劲儿呀!

文章到此应该说就要结束了,可我确实担心有人会骂我标题党,那我就接着再罗嗦几句吧。

鸡,不知何时同“小姐”一样,在大部分国人口里,竟成了“妓女”的别称、蔑称,我猜想可能是因“鸡”和“妓”发音相近,所以人们才把妓女叫做鸡,根据上面的要求,近来全国媒体一致改口,把妓女叫做“失足女”,表面不能不说这是个进步,但是它容易混淆概念,比如说有的女星早年曾失足,这就让不知情者糊涂了,到底是做过鸡呢还是仅失过足。再说了,汉语言文库自古就很丰富,往往把无良政客称作“政治娼妓”,那就是说政客也是鸡之一种,且是鸡中的“战斗鸡”,普通妓女的最高梦想是“天上人间”,听说有的身家竟高达千万,政治娼妓的最高理想是“人间天堂”,坊间传说有的身家已高达千亿,“鸡中的战斗鸡”此言不虚!余以为,实该把政治娼妓改称“失足男”,前者出卖肉体、后者出卖灵魂,真不应该厚此薄彼,这样才能彰显灵肉间的平等、完整与统一……

唉,不管它了,我只对骂我是标题党的人负责,因为你是受本文标题诱惑才屈驾前来弊博,所以就应多给你报一点鸡的料。鸡,确实是赚钱又可怜的东西,不管是肉鸡(出卖肉体的鸡)还是魂鸡(出卖灵魂的鸡),既然肉鸡和魂鸡其实都是人,那就应该形成这样的共识,即以人为本尊严权利为先,首先不该把鸡都隔在一个个小隔间里——这些小隔间好像也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只考虑到要他们为老板拼命赚钱,没考虑到他们感受如何心情咋样,到底爽不爽是真爽呢还是假爽,千万不要再上那些幕后大佬的当了,赚来赚去大钱是人家的小钱也被掠了去,最划不来的是自己的小命也给玩丢了,谁说这不是一个可怜的悲剧?可中国社会从来就有笑贫不笑娼的传统,社会底层的妓女和高层的政治娼妓,这本是当今社会的两大公害,不仅构成当今时代的一个畸形缩影,也最终构成官僚政治版图的鸡体,就冲人们对肉鸡和魂鸡的趋之若鹜,就能判定中国精神的猥琐和不能自立。

对不起,我以为在咱中国是有言论自由的,所以才说了上面那些本不该说的话。什么?不要怕,咱中国公民有言论自由?不是连敬爱的温总都说吗,应该创造条件让公民批评政府?不会是像伟大的领袖昔日百万农奴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他老人家那样耍阳谋的吧?过去叫“右派”、“反革命分子”,现在听说已经改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了,万变不离其宗,因为政府就是国家、国家就是政权、政权就是政府,批评政府说领导人的坏话,其实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靠,看今后谁敢说一个“不”字。说什么?真的没事儿?那我就真相信你一回,最后就再罗嗦几句吧。

我最后啰嗦的是想虚心请教,请教一个什么问题呢?因为我是学政治的,三句话不离本行,我就请教一个政治问题,即我搞不懂咱们的中国人,为啥总爱把国民生产总值叫“鸡的屁”,既然你们爱叫“鸡的屁”,纯粹是我个人的节约习惯,我可否把“鸡的屁”简称为“鸡”,行吗?我搞不明白的是,政府定计划总爱把“鸡的屁”定到“八”,是不是迷信“八”就是发,你定到九、十,或定到六、七都行,可你偏偏定到八,天天喊着要保“八”,按我的说法就是保“鸡八”。不知两会代表是怎么往上反映的,今、明两年表面上是保七,不明着说保“鸡八”了,结果还是说可能会到“八”,即实际上还是保“鸡八”。难怪政客们的个人财产再也不提公示的事儿了,门口那家多次受媒体曝光的澡堂子也不查处了,真真成了“洗浴中心永不倒,钱里黄货使劲掏……”

说真的,我很赞成饭局上那位不吃鸡的朋友,你没有为虐待鸡的行为提供市场,同样,我也很赞成某些国家严禁进口来自监狱的制品,坚决不为虐待囚犯的行为提供市场,但从深层次上,我理解不了这些国家的做派,因为,当一些国家把全体国民当成囚犯,一直把监狱的围墙延伸到边境线上,即把人圏进大小煤矿、黑白砖窑、血汗工厂及形形色色的企事业单位,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和法定政治权利,为他们量身打造类似于“鸡舍”的住所,压根儿就不考虑让人们参加社会活动,彻底剥夺了人们最基本的“人权”——我意思是说假如人们享有天生的神圣不可剥夺的人权的话,西方文明,你们的虚伪难道不是昭然若揭吗,你们为什么乐此不疲地享受这种血汗产品呢?你们为什么把市场提供给那些把国民变成傻愣愣的鸡的统治者呢?你们难道不知道,鸡是一种既会赚钱又十分可怜的东西吗?他们拼命赚来的钱大都流进了权贵的口袋里,他们得到的那一小点可怜的收入,也要通过纳税、日常生活消费、教育子女、看病、购房、养老等等,最终还是流进无耻的、荒淫的、贪婪的、独裁的管理者手里。

我认为,这种死死揪住“鸡的屁”掏蛋的经济是祸国经济,这种竭泽而渔杀鸡取卵的经济是殃民经济,这种无墙的监狱制品和有墙的监狱制品确实没本质差别,我奉劝世界上所有高擎文明旗帜的国家,今后还是不要再用监狱和疑似监狱的制品了……,如果想继续使用的话也可以,就是要逼迫那种“鸡”的国改善劳动条件,保障全体“鸡”民切实能够享受人权待遇,比如说,政府的“鸡八”保住了以后,用于国民收入分配上的比例,能不能也比照世界其它国家通常的做法,也达到百分之四十或五十的比例呢?在这种百分之四十或五十的比例中,据说现在的状况是富人拿走了70%,能不能颠倒一下让富人的资本性收入拿小头,让人数众多的社会劳动性收入拿大头呢?在当下少得十分可怜的社会劳动性收入中,能不能让广大的中、低层劳动者提高收入,限制国家垄断行业的劳动者工资的疯涨呢?如果一个国家的贫富悬殊被人为地加剧,政府再维护稳定其实离垮台也不远了,如果我这样的言论就足以颠覆政府的话,那么说,你这个反人类不人道的政府也太操蛋了,不相信,那你就静听地层下火山的涌动吧,有人说他已连续十二年没涨过工资了,据我所知这还不是最多的,我们教师群体中就有连续十五年没涨过工资的,国企教师作为公办教师现在每月拿几百元的大有人在,一辈子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真是人的身份鸡的待遇呀!

鸡,赚钱又可怜的鸡们,你们存在的价值,不应是为别人赚钱,更不该总是老无所依,而应该彻底清算一下,你们赚来的钱,究竟是被谁拿走的,这些钱用在了什么地方,只有把这些弄清楚了,你的生命才不是可怜的悲剧,你才活得明明白白确实有意义。





上一篇: 城中响箭
下一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