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sheay2016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6452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

热度 1已有 1561 次阅读2019-4-16 03:04 分享到微信

以下文字内容为音频节选

    播讲人:郭炜

  节目编辑:秦雅楠、程涵

  小剧场配音:田洋、陈光、龙吟

  1939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宁波港码头上挤满了人,他们并不是要远行,而是来送一艘叫做“太平轮”的巨轮离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是一场注定有去无回的航行。这艘轮船的主人是谁?被称为“民国船王”的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船送上绝路呢?

  热心肠成就新事业

  1897年冬天,刚才这艘“太平轮”的主人陈顺通出生在宁波鄞县的一个小村庄里。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1

  陈顺通

  今天的宁波,是咱们国家重要的港口城市,也是长江三角洲南端的经济中心。

  但在一百多年前,因为人口多、耕地少,出产的粮食填不饱那么多人的肚子,大部分宁波人的生活是比较困难的。

  为了谋生,千千万万的宁波人离开家乡,去大城市做工、经商,陈顺通也不例外。离开宁波的那年,陈顺通只有十四岁,在我们今天来看,他当时还只是个上初中的半大孩子。

  那是一个飘着大雪的冬天,陈顺通的母亲在河边替人洗衣赚钱,满手的冻疮都化了脓。陈顺通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暗暗发誓,一定要闯出一番事业,让母亲过上好日子。怀着这样朴素的愿望,少年陈顺通踏上了前往上海的木船。

  到了上海之后,陈顺通先是在码头上做学徒工,不久之后又考入了一家日本人开的轮船公司。因为工作勤快、待人热情,没过几年陈顺通就升职加薪,从伙计做到了经理,公司把陈顺通分配到了客船上,让他往返于大连和上海之间。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2

  这样一做又是几年过去了,几年中陈顺通遇见过形形色色的旅客,其中有一位老先生引起了他的注意,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老人家腿脚不太方便。

  要说陈顺通也确实是个细致耐心的人,他见老先生经常乘坐这艘船,就主动在上下船的时候去搀扶,还把老先生安排到自己的工作舱里休息。

  过了一段时间,老先生忽然单独找到了陈顺通。他一报自己的名字,可把陈顺通吓了一跳,原来这老先生竟然是张静江,谁呀?他可是大名鼎鼎的国民党元老,孙中山先生甚至称他为“革命圣人”。这样一个大人物,为什么要单独来见陈顺通呢?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3

  张静江

  其实张静江那个时候遇到了一麻烦,他的公司同样做航运生意,偏偏他手下有这么一艘船,在广州一个不小心,和日本船撞上了。日本人十分蛮横,竟然强行扣押了张静江的船。

  这样一闹,张静江必须得找个人去和日本人交涉,不管怎么着,也得先把自己的船要回来不是?于是老爷子就想起陈顺通来了。

  这个年轻人在日本人开的轮船公司做经理,为人又诚恳细心,应该能替他把这件事办好。当然,张静江也不打算让陈顺通白忙活,他写了张支票交给陈顺通,嘱咐他说,支票里的钱可以用来打点或者赔偿日本人,如果有剩下的钱,无论多少,全部留给陈顺通。

  陈顺通也没推辞,把支票一揣就去了。要说这陈顺通还真不一般人,与日本那边交涉过后,张静江的船顺顺利利的被还了回去。

  张静江十分高兴,可更令他吃惊的还在后头,陈顺通从兜里掏出一张薄薄的纸片来,不是别的,正是张静江给的那张支票,他告诉张静江,船我给您要回来了,这钱也没花,您收好了。

  哎呀,就这么一个举动,让陈老爷子心里头是感慨万千。他在商界、官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什么贪婪狡诈的角色没见过?陈顺通这种忠厚诚恳的人实在是太少见了!从那个时候起,张静江就暗暗下定决心,要提携陈顺通!

  机会很快就来了,北伐战争胜利后,张静江出任浙江省政府主席,他就任命陈顺通做建设厅厅长。这个宁波乡下穷苦人家的孩子,就这么阴差阳错的一步迈入了政坛。

  辞官经商

  出任浙江省建设厅厅长的陈顺通,成了实打实的正厅级干部。但您也知道,民国时期政治腐败,老实说,比晚清时候也好不到哪儿去。

  自从当了这个官,各种请客的、送礼的、套近乎的人几乎踏破了陈顺通的门槛。而另一个方面,官场的残酷斗争也给了陈顺通很大刺激。

  那会离大清国玩完还没过去多久,什么英国人、法国人、日本人在咱们国内都有不小的势力,各种军阀土匪腰里别着枪杆子,更是不把旁人放在眼里,动不动就发生流血杀人事件。

  您可千万别以为当了官就安全了,这不,陈顺通做这个建设厅厅长还不到两年,上海招商局的总办就被政敌买凶杀害。

  这件事一出,陈顺通算是看透了,再也不愿意再在官场的泥沼里打滚,决心辞职去做商人,还干航运这老本行得了。

  没过多久,张静江就知道了陈顺通的想法,老先生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没有强留陈顺通,反而把他叫到跟前来,跟他交待说:既然决定不做这厅长、要办轮船公司,那我送你一件礼物,几年前你从日本人手上要回的那条船,就算是我支持你再就业吧。

  面对这样巨额的馈赠,陈顺通是说什么也不收,最后张静江实在拗不过他,两个人就达成协议,陈顺通用半价买下了这艘船,给它取名“太平”。这就是我们小剧场中出现的那艘“太平轮”。

  太平轮是陈顺通的第一艘船,在这之后,他又先后购入了三条大型江海运输船。拥有四艘大船的陈顺通,成了名副其实的“船王”。然而好景不长,一转眼到了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了。

  自沉商船阻敌报国

  在1937年的时候,我们国家和日本的海军差距是非常大的。到什么程度呢?当时民国海军的军舰吨位加起来仅仅有六万吨,最大的那条船还是个老古董——是大清朝那会儿留下来的。而日本海军却有120万吨的各式军舰,中间相差整整二十倍!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4

  在这样的条件下,想用军舰和日本人硬拼,那肯定是不现实的。所以在万般无奈之下,国民政府出了个伤敌八千,自损一万的主意,那就是:在日军到来之前,先把长江水道堵住,这样日军的船不就开不进来了吗?

  可要怎么堵又成了问题,用石头和沙袋的话,太费时间和人力,所以只能用船,而且只有昂贵的船,才能有足够的灵活性,在极短的时间里堵住长江水道。

  那一年,陈顺通名下有四条大船,但两条在抗日战争前租借给了日本公司使用。战争一爆发,日本公司耍起了无赖,将两艘租来的船占住不还了。所以陈顺通能够使用的大船就只剩下了两艘,一艘叫“源长轮”,另一艘就是“太平轮”。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5

  当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签署的

  征用中威轮船公司“源长轮”的受领证

  这两艘船可以说是陈顺通的命根子,可是,当接到政府的指令后,他没有犹豫,直接将这两艘船全部交给政府用于抗战。

  于是,悲壮的一幕就这样发生了:在卢沟桥事变一个月后,陈顺德的源长轮和其余二百余艘商船、舰艇、民船,一起在江阴要塞自沉,这些船用它们的身躯著成了一道水下防线。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6

  江阴沉船照片

  1938年的新年过后,陈顺通的最后一条船“太平轮”开进了宁波港,它靠港停泊后,就没再移动,而是时刻等待着电报。因为太平轮的使命,也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刻自沉,堵住通往宁波港的水上航道、保卫宁波。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7

  当时的杂志曾经这样描述太平轮的情形:“招宝山下那轮船出入口处,来来往往的轮船,多得像梭鱼一样穿进穿出。然而,靠船的码头那面,始终停泊着一艘庞大的轮船……”

  这样又挨了一年多的时间,企图登陆的日军进行了疯狂的大轰炸,太平轮终于接到了自沉的任务,于是就有了我们开头小剧场的一幕。当时城中的百姓纷纷来到港口,为这艘巨轮送行。

  太平轮里还有一些用来压舱的食盐和生活用品,陈顺通将它们全都发放给了老百姓。随后,太平轮载着上千斤烈性炸药驶入航道,由于没了压舱的货物,船显得轻飘飘的、有些摇晃,但它还是坚定的驶到了预定地点,船员根据陈顺通的要求,将船头调整到他家乡的方向。

  炸药不久后就被引燃,“船王”陈顺通的第一条、也是最后一条船,就这样为了保卫宁波,沉入了长江。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8

  当年中威轮船公司旗下的“太平轮”

  如今留在影像和历史中

  在那个战乱的年月,外国公司不肯再出售船只给中国人,所以陈顺通的两条船沉没之后,他的航运事业等于一起沉入了江底。但他从没后悔过自己的决定。而且,在那个民族危亡的生死关头,陈顺通不是唯一一个这样选择的中国人。

  国难当前 舍己为国

  在长江上游地区,也有一位船王,打破了外国公司在川江航线的垄断,一度拥有数十艘轮船,近四千员工,他就是卢作孚。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9

  卢作孚

  当战火沿着长江一路向西蔓延,卢作孚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随着日军侵华脚步的不断深入,国民政府先后放弃了南京、武汉,一路撤往重庆。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的重工业大都在东部地区,政府这么一跑路,工厂和老百姓也只能跟着迁徙。

  可是,当时国内的公路建设还处于起步阶段,又遭到战争破坏,所以基本没什么能走的道了。至于飞机,那更是想都不用想。所以,走水路成了大多数人的选择。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10

  当时停泊在宜昌码头的船舶

  宜昌作为进入四川的大门,一时间聚集了一百五十万难民,还有一百多万吨的物资,这些物资几乎包括了当时全国的航空、兵工的机器设备,那可是我们国家工业的命脉!

  更加要命的是,再过一个多月,长江的枯水期就到了,如果不能在枯水期之前将这些人和物资转移,等长江的水一少,大船就没法再开了。

  而日军这个时候也没闲着,空中不断派飞机轰炸,陆上加紧行军,气势汹汹地奔宜昌而来。所有人都祈盼着码头上能有足够的船,把他们从这个危城中接走。

  在这个危急关头,重庆船王卢作孚挺身而出,他手下的民生公司全员出动,连人带船一块开到了宜昌,卢作孚自己就负责现场指挥。大伙是没日没夜的抢运,日军的轰炸机来了,大家就散开躲藏,只要飞机一走,就立刻回到码头接着安排。

《一代民国船王的浮沉录》_图1-11

  就这样经过四十天的奋战,卢作孚和他的员工们抢运了150万人、100万吨物资到四川,其中还包括了复旦大学、山东大学、武汉大学等几十所学校的师生,以及兵工厂、飞机厂、无线电厂、钢铁厂等等。

  而卢作孚和他的公司却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16艘船被炸毁,69艘船被炸伤,员工有117名壮烈牺牲,76人受伤、致残。这些牺牲换来的东西也是无价的:我们国家军事工业的基础被保存了下来,军队的战斗力也大大增强,宜昌大撤退七年之后,日本终于宣布无条件投降。

  作为船王,陈顺通、卢作孚的一生是精彩的。他们白手起家,在风浪里创造了一个水上王国。然而,在民族危亡的关头,船王们没有犹豫,他们选择将毕生的心血沉于水底,为国家的未来争取了一线曙光。

  而中国之所以能取得抗战的最终胜利,也正是因为咱们拥有成千上万的、愿意以自己的身家性命为代价去争取民族解放的英雄们吧?

  编辑:谢佳漫

  素材来源:网络

  注:本文及其音频版权归属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鲜花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