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轩辕5181 //www.sinovision.net/?7933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 春蚕

已有 1796 次阅读2011-8-7 23:31 |个人分类:思念分享到微信

2008-03-05 02:57:59|  分类: 原创 |  标签: |字号 订阅

       经过几天的沙尘暴,北疆大地已是万物复苏春蚕吐丝。我利用做饭的空余时间,去对面红柳村供销社买东西。虽不到二里地却是另一个生产大队。迎面看到一个女知青,她虽身材瘦小却很匀称,一对大毛毛眼看后会马上印在脑子里,小鼻子有些上翘,摆放的很合理,被风吹的有些发干的嘴唇粉红诱人,微黄的头发梳着两条小辫子,充满着青春的活力。绣着毛主席头像和有忠字红心的军用挎包格外显眼,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外柔内秀聪明精干。“唉,哪个小队的?”“有名有姓的,哪个叫唉。”根本没看见黑眼球。小丫头,厉害得很呀,没敢造次红着脸搭讪了几句客气的话,终于看到长睫毛下面的瞳孔。“我叫柳松,三队的在这里代课。知道你是一大队五小队的大曹,绰号鲁智深。”啊?一级侦探,不是省油的灯,小看不得。“即来了去我那里坐一会儿吧。”求之不得呀。“遵命,柳教授。”

   屋里东西不多,干净整洁。“以后不要提教授,我父母都被批斗过,寒心。”果然是书香之后,名字都有柔有刚。“我的父亲也还在牛棚关着呢,说不清楚呀。”同是沦落人,谈得很投机。出来后听到老乡对她赞不绝口,庆幸自己的孩子有了这样一个好老师。往回走的路上心理沉甸甸的,晚上的米饭夹生了。

   后来又去过几次,她都在上课,纸糊的窗户里,传出她带领娃子们的朗朗读书声,那声音时而清脆悦耳时而慷慨激昂。她还把课文变成故事讲,活灵活现声情并茂,娃子们听的小眼圆睁一声不响。数学课上她举一反三心深入浅出,自己做的算盘打得啪啪作响,娃子们眼睛里渐渐闪现出聪慧的目光。音乐课她的嗓音甜美高亢,把娃子们带入了美妙多彩的世界,唯一的口琴在她的嘴里能吹出“交响乐章。”名声在外了,上课的来自三里五乡几十个孩子们,窗外旁听的还有好多老汉婆娘。

   小屋里的烛光常常半夜才熄灭,为考试出题印卷子有时一直忙到天亮。本来就瘦小的她渐渐的又小了一圈,乡亲们看在眼里疼在心上。队里修缮校舍,加工了许多教学工具,也把那小屋修饰的坚固明亮冬暖夏凉。妇女们把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序,派饭的单子被各户一枪而光。一向低调的柳松,悄悄的把奖状和我写给她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一起放到褥子下面,补助都买了铅笔书本,送给了最困难的娃子们,自己两三年没添一身新衣裳。到现在人们只要提起她都感慨地说:没有柳老师娃子们做梦也别想上初中升高中,更不敢想能进入大学的殿堂。

   再见到柳松的时候,她好像变了一个人,瘦瘦的皮肤有些发黄,眼窝凹下去不少,眼睛显得更大了,闪烁着自信的光芒。“自己要注意爱护革命的本钱,唉,人怕出名猪怕壮。”我心痛的说着“风凉话”。“能直起腰堂堂正正的做人,比什么都强。”整个一个无怨无悔的拼命三郎。

   探亲时我去家里看望了柳松。她父母到干校劳动,只有从兵团探亲的姐姐和她同住一起。大姐告诉我:妹妹的肝不太好可能是度荒时落下了病根,准备带她去检查一下。闲谈时我也好生劝过她,还打趣地说:“你现在都成了林黛玉,别争强好胜,见好就收吧。”她质问我什么时候偷看了禁书“红楼梦”,把她比作林黛玉实在是荒唐。我告诉她,查抄资本家时偷着撕了一些看,曹雪芹是我姑妈的姑妈的姑妈。她听了捧腹大笑,口里的茶水喷了一地,喘着大气说:“曹雪芹是男的,傻样儿。”我呆滞了一会儿,强辩道:“早知道,我还没说完那两个字,她爸。”她鼓励我要多学些历史,书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中国不可能这样下去,迟早会有大的变化。我羞愧的偷看了她一眼,美的像晨曦的彩霞。

   又是一个春天,人们正在准备春播,点豆种瓜。我因为到部队的医院学习,回队里比其他人晚了两个多月。说来也巧,那天我准备去迎接一对下乡的大夫,好不容易找到一匹老马,正准备出发,忽然队里的一个大孩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曹叔,柳老师肚子疼昏死过去,已经用马车送去公社......。”如五雷轰顶,我翻身上马。来到卫生院人生嘈杂,新来的大夫:“马上去县医院,再晚就来不及啦!”我推开车倌,挥鞭猛抽三匹骡马。抱着柳松的卫生员带着哭音:“太颠了,她会受不了的,你们要她的命呀!”我把鞭子还给车倌,两个人一起把柳松抱住,用身体充作减震的垫子,不停地呼喊:“坚持住,就要到啦!”

   进了急救室,一个护士叫去挂号,“扯谈!马上救人,晚了我拿你脑袋当西瓜。”我疯了,脑子一片空白,直说混帐话。大夫检查的时候,我才发现柳松的腹部已然青紫。“早干什么去了,病人是肝腹水,都已经破啦!”“胡说,把我的肝给她!”要不是车倌搀扶,我一定会倒下。

   找兵团借用了一辆吉普车,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她经受颠簸。我呆滞的看着柳松,她好像太累了,沉沉地睡了。脸上没有一丁点血色,牙关紧闭双眉紧锁,象在和病魔全力抗争。她刚刚20岁,不想走啊!我用一只手轻轻的按摩着她的印堂,太阳穴。再也忍不住了,流着热泪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柳松呀!虽然你没留下一句话,我最知道你想啥,你......。”

   到了村口,能动的人都迎出来啦。有的已经站立了几个小时,人们没有痛哭,生怕惊醒了心中的她。

   老乡们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都争着要把她抱回自己家。“所有的女人要轮流给她洗身更衣,还是把她放回自己的家。”队长哽咽着下了命令,谁也不能再说其它。小屋里传出女人们的哭声,男人们攥拳跺脚泣不成声。74岁的诸葛老汉送来自己的柏木寿材,刚过门的小媳妇拿出了羔皮外罩,一切都无人指挥却是秩序井然,异常周到。

   下葬那天柳松的大姐告诉我们:其实病已经查出,可柳松非要回来把未了的事情办完,病情的发展之快谁也没有料到。人们抬着灵柩,搀扶着善良的两位老人,走到十几里路的山角边。墓穴朝着东方,面向家乡。公社书记,知情代表短短的悼词囊括了所有的一切,人们都沉浸在悲痛的思念之中。   

   这时我仿佛又听到了那动人心弦的口琴声,看到勤劳的春蚕舞动着瘦小洁白的身躯不停的吐着银丝,还有那滴着蜡泪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的蜡烛发出的炽热烛光。

原创 春蚕_图1-1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上一篇: 原创 春梦
下一篇: (原创) 冰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