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轩辕5181 //www.sinovision.net/?7933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 春梦

已有 2156 次阅读2011-8-7 23:34 |个人分类:原创分享到微信

2008-02-25 23:38:16|  分类: 原创 |  标签: |字号 订阅

          公元一九六八年初夏,上山下乡的那股洪流势不可挡。我便被这股洪流冲到了一个边远的小山区。这个地方远离喧嚣的闹市,下了火车便换上了除了喇叭不响哪都乱响的汽车。一路颠簸让人筋松骨散,真象掉进了城里摇煤球的铁筛子。汽车喘着大气冒着黑烟吃力的向只有车身宽的盘山公路爬行。行至没有一颗小树光秃秃的山顶,侧眼一看下面是令人头晕目眩的山涧。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呜咽着盘旋,像是在找寻失去的儿女。下山的情形不必细说,当真叫我们懂得了“上山容易下山难”。

         到了公社所在地,村里的人们还算热情。一群妇女儿童在那个头上戴着小白帽老汉的指挥下迎了上来,看着我们这一群土猴子掩口偷笑。不能再简单的欢迎仪式上,那个年仅38岁的“老汉”只说了一句话:“毛主席他老人家叫你们来,我们欢迎。到各家吃了派饭早早睡下,明天好赶路下小队”。我的天呀!他就是大队的支书。

        一觉醒来已是晌午,草草吃了饭就上了马车。年轻人的体力恢复很快,精神头儿上来了和车倌儿有说有笑,我还逞能的骑上了没有鞍子的那匹有气无力的老白马。有个“大学问”还喊道:“给这小子戴上个大草帽,活脱脱的唐吉.柯德”。说笑着不觉走了十几里路到了小队。我下了马路都不会走了,就觉得下身火辣辣的疼。老天爷呀!屁股沟都磨破了。心里想:这辈子绝不当骑兵。

       这里的人基本上还是靠天吃饭人多地少,没受多大的累就进入了秋收。割糜子割胡麻割芦草割大麻收大豆起山药(马铃薯)。人们很累,但是脸上总能看出喜悦的笑容。交代一下:我们虽然聪明能干不怕吃苦,效率却只是当地好手的一半。该死的镰刀割破手脚司空见惯,腰酸腿痛不亚于国家队的集训。盘中餐得来之辛苦,牢牢的印在我们的心中。

       那天我们正在起蔓茎,忽然看守西瓜地的老汉满头是血,气急败坏的跑了过来。近处一看,是一脑袋红红的西瓜瓤子。队长大惊急问详情,然后问我们:“瓜地常被人糟蹋,你们知青谁去看吧”。哈哈美差!我当然不失时机的自报奋勇了。下午,我就带着我们的“警犬”出发了,直奔那危险的岗位。

      我上夜班一般的很早就到,先摘个熟透了的西瓜美餐一顿,而后就开始巡逻。这几亩地里的西瓜是队里社员唯一渴望分到的水果。早穿棉衣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通常要保留到十月份的,我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对过路的人们我热情招待,同时颁布法令:许吃不许拿,偷瓜棒断腿。也别说这一传十十传百,我的恩威并施起了作用,好多天没发生“血案”。平安无事反而使我觉得很寂寞,聪明伶俐非常善解人意的“警犬”是我唯一的伴侣。唉,毕竟我才17岁,正值情窦初开青春年华。远离父母背井离乡,孤独中更加思念亲人。警觉中的睡梦很不踏实,昏昏沉沉的我和同年龄的伙伴一样还时不时的做起春梦。梦里和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说笑.亲热,醒来时便觉得荒唐可笑,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也许我的梦被天上某个神仙有所察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终于发生了。

         和往常一样我出来的很早,村口碰上了白班的老汉,“你这么早就回来啦”“放心吧,有个女子替我呢,哈哈。”他可真傻实在。到了小茅棚,看到了前两天来过的那个骑自行车的女人。“呀呵,姐姐你吃上瘾了,离的不近吧?家里有自行车买不起西瓜呀!”我有些生气了。她低头不语,熟练的拔着茅棚周围的杂草。进了茅棚发现被子大衣鼓鼓的还有股太阳味儿。草褥子上多了一条狗皮褥子,干净整洁。“你早就来啦,串亲戚的吧?”我顿时消了气和声悦色的问她。“方圆几里地没有人家你说我哪来的,城里的后生不容易,咋啦,心疼你有错了。”我晕!长相很一般的“仙女”下凡啦。

      好心的大姐把粗大的双手习惯的往衣服两边擦了擦,“来,把鞋子脱下来我给你补补,真可怜,都破成这样了还穿呀。”我大笑说:“傻姐,我这是凉鞋,哈哈我都纳闷你怎么会骑自行车。"她那微黄的脸上顿时泛起红晕,我愣住了,唉!看不起这个比我大个两三岁的贫下中农了。我忙拿出自己的毛巾递了过去,她毫不客气的擦了一下脸。“好啦,吃饭吧。”边说边从车子上取下一个篮子,麻利的打开两个小纸包。啊!炒鸡蛋,白水煮牛肉。这对我来说就像看到了鲍鱼海参,酱猪肘。“咱家里人口少都是好劳力,吃的算可以。”说着又拿出一个小酒瓶,“薯干儿酒,比不上你们城里的泸州老窖,将就吧。”哇,民鲜久矣。我顾不得刚吃完饭狼吞虎咽的吃喝着,“慢些,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她笑着说,这时我才发现她好看了许多,左脸颊上还有一个浅浅的酒窝儿,在城市里相貌也算是个中等的。

        太阳只剩下余辉,我也酒足饭饱。“姐,我送你回去吧。”这叫什么事呀,凭空认了个姐。“急啥嗫,今天我替你看夜,你睡个囫囵觉。”“不行呀,我......”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苦行僧,好久没人做伴儿了。又一想:不行,咋说她也是个女人,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呀。“姐,明天再来行吗?”我心想至少还可以美餐一顿。她脸上顿时绯红,低头不语。半晌,她给我卷了一棒烟,用手抚摸着我那有些发晕的二茬子头。我从小就哥儿几个没有姐妹,除了母亲从未得到过这样的爱抚,这舒服的滋味无以言表。我下意的握住了她那只长了茧子的手,昏昏欲睡。

       朦胧中看到天已经全黑了,月亮被遮住大半,北疆旷野里中秋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我忽然觉得身子的一半暖融融的,啊?是在被她抱在怀里了,我的薄棉被盖在两个人的身子上。我下意识的想挣脱,可觉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反而紧紧的抱住了她,好像找到了失去很久了的那种感觉不愿离开。她没有过分的亲热,只是慢慢的解开了衣扣,撩起了红红的花布兜兜。我完全失去了控制力,在那散发着土土暖香味儿的胸口上不停的晃动着脑袋,好似在攀登珠峰,严重的缺氧了。

      虽然我俩只穿着里面的衣服,可是暖和的象躺在烧热了的炕头上。她那粗大的手在我还算健壮的身躯上不住的抚摸,把皮肤薄的地方搓的隐隐作痛,而她的脸上却饱含着异样的表情。不知为什么,我无法阻拦她的双手伸到了不该去的地方。和我在梦里完全不一样,相同的是一阵抽搐后羞愧难当。“我没看错,你的确是个好后生。”不知是批评还是表扬。几袋烟的功夫我们互相依偎着没有甜言蜜语,好像都在细细的听着对方的心跳。酒劲儿过去了一半,我身上有了一些发冷的感觉。她毫无顾忌,用脱去衣服的身体温暖着我的全身,使我明明白白的又进入了梦中遐想。等我再次醒过来时,她已经穿着我的大衣,牵着“警犬”替我巡逻站岗。

      说也奇怪,那一夜“警犬”没叫一声,就连地里的草虫好象也进入了梦乡。天亮之后她告诉我好好休息,明天晚上不要吃饭,她会给我带来"香香"。

      我不知道这两天是怎样过来的,尽管有些犯了错误的感觉,昏昏沉沉的身上却总有一股土香。白班的老汉似乎看出了什么:“不舒服我替你几天,有病不要用身子硬扛。”哎呀,可敬的老贫农你知道啥呀,千万不要帮我的倒忙。“可能是受了风寒我的腰腿很不舒服,来回走这十几里路也很麻烦。你给我备些干粮,这几天你就别去了,有机会你再还我的帐。”憨厚的老汉牵来小毛驴,嘱咐我好生喂养。不知是撒谎后的忏悔还是感动,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盼望着早些结束这种可怕的荒唐。

      白天我在地里除除草,给西瓜翻翻身,眼睛总往她来的那条小路上眺望。还是那个时间同样的两个晚上,我们紧紧依偎话却说得很少,因为都在猜测对方怎么想。那天早上她说这几天有事可能不会来了,走时给我留下一些牛肉干和一些酸酸的奶酪,还把亲手做的一件花布兜兜给我,深怕我的肚子受凉。打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她,只是回忆起分别时她的眼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目光。

        一个多月后瓜地清了场。我和老汉搬走了小茅棚,安在不太远的烟叶子地里,继续着我们的活计。一天,我进了茅棚发现了那个熟悉的篮子,里面装满了染红了的鸡蛋,还有一块牛肉,一袋子奶酪。她还真有心,还在惦记着我呢。唉,又一想,无论如何这件事还是莫名其妙的荒唐。那个夜晚我睡得很实着,老汉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哈哈,小后生你真有福呀,早知道是这样你值白天我值晚上。”我被说蒙了,忙问是怎么回事。老汉狡猾的笑了笑:“那个女子的男人有问题,这是找你来借种,红鸡蛋是她怀上啦。"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那红红的鸡蛋,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老汉真够意思,对谁也没有说,只告诉我这种事情百年不遇,行善积德是件好事,劝我不要多想。那件兜兜我只穿了几天,选调临走时把它深埋在相会的地方了。至于狗皮褥子理所当然的送给老汉啦。以后那段漫长的单身日子里,我偶尔还会做个春梦,可是梦里的不再是那些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上一篇: 顽强的小生命
下一篇: 原创 春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范时庆 2011-8-9 00:02
To: fenyan 你曾经说:
拜读
感谢光临寒舍,今后请多指教。
回复 fenyan 2011-8-8 23:12
拜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