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包海山 //www.sinovision.net/?2437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从认识自我、超越自我到天人合一

热度 1已有 1482 次阅读2023-2-27 22:24 |个人分类:地方学研究|系统分类:科技教育分享到微信

       从认识自我、超越自我到天人合一
             包海山
       地方学研究的任务和方向在逐渐明确和清晰。例如鄂尔多斯学创始人奇朝鲁先生,2013年提出根本任务是探索规律,终极目标是道法自然;2022年将研究任务和方向进一步分解和细化为探索规律、认识自我,遵循规律、超越自我,道法自然、天人合一。这也是地方学研究的共性,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阶段和层次来研究探讨并付诸实践。由此也可以使“三观”内涵明确、层次清晰,即通过探索规律、认识自我,形成正确的人生观;通过遵循规律、超越自我,形成正确的世界观;通过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形成正确的宇宙观。鄂尔多斯学研究方向,在地方学研究领域是前沿探索,也顺应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一、探索规律、认识自我
       认识自我、超越自我、天人合一,需要通过探索规律、遵循规律、道法自然来实现,这是不断发展和提升的过程,而探索规律、认识自我是基础,是起点。认识自我,源于对规律的探索,基于认识能力的提高。
      老子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马克思说:“自由的首要条件是自我认识”,“而自我认识又是聪明的首要条件”。
      可见,实现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的首要条件是自我认识,而自我认识与人的明智密切相关。如果说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是超越自我,那么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是认识自我。人,包括你我他;认识自我是聪明,认识包括你我他的人是智慧。地方学探索规律、认识自我,是通过认识自我、认识人类,探索人类社会发展的内在本质规律。
      认识自我,包括对人的自身自然以及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
    (一)认识自然界产物的自我
       人是自然界的产物,是自然界的组成部分。如马克思所言:所谓人的肉体生活和精神生活同自然界相联系,不外是说自然界同自身相联系,因为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而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
       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因此探索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就应该从认识自我开始。如果离开了这一点,智慧出了道轨,丢了西瓜去拣芝麻,那就如老子所言:“智慧出,有大伪”;“其出弥远,其知弥少”。
       从人本身来看,在人的生命体中,躯体是物质结构,意识是信息结构。物质结构形成的躯体生命,“生就意味着死”;而信息形态的意识形成的科学文化是人的灵魂,它可以离开母体头脑穿越时空得到世代传承发展。
       恩格斯指出:“死亡或者是有机体的解体,除了构成有机体实体的各种化学成分,什么东西也没有留下来;或者还留下某种生命本原,或多或少和灵魂相同的东西,这种本原不仅比人,而且比一切活的机体都活得更久。”
       由此可见,对于个体生命的躯体即有机体的形成和解体来说,人从哪里来?是从娘的肚子或者说胚胎中来;要到哪里去?要到墓地或者骨灰盒里去。而认识自我中的哲学思考更多关注的是,比一切活的机体都活得更久的某种生命本原,它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老子“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庄子“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这些都是生命本原、灵魂层面上的感悟,使人的生命“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延伸和拓展了无限空间。
       在自然界产生人类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其中改善物质结构的劳动和形成信息结构的语言是两个主要推动力。恩格斯说:“首先是劳动,然后是语言和劳动一起,成了两个最主要的推动力”;“只是由于劳动才随着人手本身一同形成——脑和为它服务的器官、越来越清楚的意识以及抽象能力与推理能力的发展,又反作用于劳动与语言,为这二者进一步发育不断提供新的推动力”。可见,人的物质器官和信息意识,是彼此依存和相互促进的关系。
      人的头脑是信息化了的物质结构,而人的意识是可以离开母体头脑在社会公共大脑传播、积累和发展的信息结构。恩格斯认为:“对整个外部世界的有系统的认识是可以一代一代地得到巨大进展的”。他说:“正如可认识的物质的无限性,是由纯粹有限的东西所组成一样,绝对地进行认识的思维的无限性,是由无限多的有限的人‎的人脑所组‎成的,而人脑是一个挨一个地和一个跟一个地从事这种无限的认识”。在无限地提高人的认知过程中,物质结构的人脑的增长是“同前一代人的人数成比例”,而意识即信息形态形成的“科学的发展则是同前一代人遗留下来的知识量成比例,因此在最普通的情况下,科学也是按几何级数发展的”。
      大道至简,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意识到科学文化最终所揭示和反映的是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相同的客观存在的自然法则,那么,老子所言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以及“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二)认识社会关系中的自我
      社会关系,是人们在劳动生产和共同生活过程中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劳动是人的内在本质。在不同的社会形式,劳动有不同的价值,即劳动有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二重性。
      马克思说:“劳动作为使用价值的创造者,作为有用劳动,是不以一切社会形式为转移的人类生存条件,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即人类生活得以实现的永恒的自然必然性”,而“生产交换价值的劳动则相反,它是劳动的一种特殊的社会形式”。
      从劳动的交换价值来看,现代社会是存在金钱和资本的社会,是劳动生产交换价值的特殊社会形式,因此我们需要认识的正是这种特殊的社会关系中的自我。在存在金钱和资本的社会,“钱是一切事物的普遍价值”,“资本也是一种社会生产关系”。因此,我们在这种特殊的社会形式中认识自我,可以用金钱和资本作为一面无形的大镜子,来窥探、反射和映照出自我乃至整个人类的思维、欲望和灵魂。
      马克思说:“钱是一切事物的普遍价值,是一种独立的东西。因此它剥夺了整个世界——人类世界和自然界——本身的价值。钱是从人异化出来的人的劳动和存在的本质;这个外在本质却统治了人,人却向它膜拜。”一旦金钱剥夺了人类世界和自然界本身的价值,并且这个外在本质统治了人,那么人的劳动和存在的本质就会异化为一种商品。于是,如马克思所言:“劳动力的表现即劳动是工人本身的生命活动,是工人本身的生命的表现。工人正是把这种生命活动出卖给别人,以获得自己所必需的生活资料。可见,工人的生命活动对于他不过是使他能够生存的一种手段而已。”金钱和资本剥夺的是整个人类劳动的本质,因此无论当多大官、赚多少钱,就是成为将军或银行家,人本身也可能扮演极卑微的角色。如马克思所言:“正如在资产阶级社会里,将军或银行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人本身则扮演极卑微的角色一样,人类劳动在这里也是这样。”
       当劳动是雇佣劳动时,当人们膜拜金钱时,人本身就会扮演极卑微的角色。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体制下,或许表现形式不同,但是在人妖之间,在想的说的做的都不一样的人格分裂中,无论在表面上怎样风光荣耀,也不管是否被打被拍,只要异化为“老虎”“苍蝇”,人本身就会扮演极卑微的角色。只有心身合一、言行一致,才能算得上是一个正常的人。
       社会生产关系随着生产资料、生产力的发展变化在改变,而最终的改变取决于发挥决定性作用的人本身的发展变化,特别是取决于人们对劳动价值的深刻理解。恩格斯说:“当工人下定决心不再让别人买卖他们的时候,当工人弄清了劳动的价值究竟是什么,工人不再作为物件而作为一个不仅具有劳动力并且具有意志的人出现的时候,到那时,全部现代政治经济学和工资规律就完蛋了。”随着全部现代政治经济学和雇佣劳动工资规律的完蛋,“尚待创造”的“作为一门研究人类各种社会进行生产和交换并相应地进行产品分配的条件和形式的”“广义的政治经济学”就会创造出来,而这一切都取决于人类认识自我和超越自我。
         二、遵循规律、超越自我
        自知、知人者明智,这是认识自我;自胜、胜人者强力,这是超越自我。认识自我是“知”,需要明智;超越自我是“行”,需要强力。知行合一,就是明智与强力的结合。
        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地方学系统工程中,相对而言,构建学科体系侧重于认识自我的明智,而服务社会发展侧重于超越自我的强力。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超越自我,应该从两个方面推进:一是逐渐摆脱劳动的商品地位,成为具有意志的人来掌握自己;二是通过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融合发展来超越自我。
        (一)摆脱商品地位与重新掌握自己
        资本主义是相对于资本而言的,即社会存在着资本并且运用资本的运作规律发展社会生产力的生产方式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人类社会生产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有其必然性,它“是既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的自然的发展阶段”。资本主义生产有积极性,例如通过社会资本的集中规律,使“劳动过程的协作形式日益发展,科学日益被自觉地应用于技术方面,土地日益被有计划地利用,劳动资料日益转化为只能共同使用的劳动资料,一切生产资料因作为结合的、社会的劳动资料使用而日益节省”等。它的最大危害性,是把劳动变成一种商品,在劳动的异化中伤害人的自然天性。如马克思所言:“资本主义生产对已经实现的、物化在商品中的劳动,是异常节约的,相反地,它对人,对活劳动的浪费,却大大超过任何别的生产方式,它不仅浪费血和肉,而且也浪费神经和大脑。在这个直接处于人类社会实行自觉改造以前的历史时期,实际上只是用最大限度地浪费个人发展的办法,来保证和实现人类本身的发展。
       通过超越自我,通过促进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来保证和实现人类本身的发展,这将是人类社会最大的最根本性的变革。恩格斯说:“人在金钱统治下的完全异化,必然要过渡到如今已经逼近的时刻,那时,人将重新掌握自己。”人们一旦重新掌握了自己,摆脱了劳动力的商品定位,资本和劳动的关系就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根据应用资本的运作规律具有盲目性和科学性的不同,可以把在存在资本关系的全部现代社会,划分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个不同的自然发展阶段。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存在着资本,前者是资本支配劳动,人的劳动本质处于商品地位,资本具有统治权利;后者是劳动支配资本,体现人的主体地位,发挥资本的工具作用。
       对马克思使自己的名字永垂于史册的许多重要发现,恩格斯特别讲了两点:第一点就是在整个世界史观上实现了变革,第二就是彻底弄清了资本和劳动的关系。他说:“现代科学社会主义就是以这两个重要事实为依据的”;“由于这些发现,社会主义变成了科学,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对专门科学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出进一步的探讨”。
       社会主义变成科学,是因为弄清了资本和劳动的关系,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对专门科学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出进一步的探讨,其中最根本的一点就是把劳动力逐渐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体现人的主体地位。这应该是现代社会保有人的自然天性的人们共同的愿望和需求。资本关系因人而变,人因基本素质和综合能力的提高而变。对于把劳动力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实现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来说,只有科学社会主义才能救人类。马克思指出:“劳动的解放既不是一个地方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涉及存在现代社会的一切国家的社会问题,它的解决有赖于最先进各国在实践上和理论上的合作。”地方学系统工程,顺应这种必然的发展趋势,围绕涉及存在现代社会的一切国家的重大社会问题,探索和遵循规律,认识和超越自我,努力把劳动力从商品地位逐渐解放出来,促进全球各地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
        (二)人的全面发展与社会的融合发展
        只有遵循人的自身发展的内在规律,才能具有根据对必然性的认识来支配我们自己和外部自然的能力,从而超越自我、获得自由。遵循规律、超越自我、获得自由这些都密切相关,如恩格斯所言:“人和自然都服从同样的规律。强力和自由是同一的。”
        个人的全面发展与社会的融合发展,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只有在共同体中才可能有个人自由,实现全面发展,而共同体是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体。无论是形成共同体,还是通过联合获得个人自由,最终都通过遵循在本质上是同一的自然规律来实现。
       人类构建共同体是人的自然特性决定的。恩格斯说:“自然界用来亿万年的时间才产生了具有意识的生物,而现在这些具有意识的生物只用几千年的时间就能够有意识地组织共同的活动;不仅意识到自己作为个体的行动,而且也意识到自己作为群众的行动,共同活动,一起去争取实现预定的共同目标。”可见,产生具有意识的生物,有意识地组织共同的活动,一起去争取实现预定的共同目标,这些都是自然法则所决定的。
       在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融合发展在中,最大的障碍是利益的对立以及由此产生的竞争,最大的动力是利益的一致以及由此形成的合作。
       竞争是人们利益相互对立的产物,由此形成利害关系的敌对状态。恩格斯认为:“竞争最充分地反映了现代市民社会中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这个战争,这个为了活命、为了生存、为了一切而进行的战争,因而必要时也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不仅在社会各个阶级之间进行,而且也在这些阶级的各个成员之间进行;一个人挡着另一个人的路,因而每一个人都力图挤掉其余的人并占有他们的位置。”他说:“正是由于利害关系的共同性,所以在这种利害关系的敌对状态中,人类目前状况的不道德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竞争就是顶点。”正是在这种利害关系的敌对状态中,为了异化利益的竞争,浪费了人的血和肉、神经和大脑,使潜伏在每一个人身上的几百种力量都没有使用出来。
       合作是人们利益相一致形成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分别从国家和个人的角度谈到利益的一致:“要使各国真正联合起来,它们就必须有一致的利益”;“意识到自己的利益和全人类的利益相一致的人,是一个伟大的大家庭中的成员”。
       合作的最高境界是促进城市和乡村以及各行各业的融合发展,构建利益和命运共同体。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消灭城乡之间的对立,是共同体的首要条件之一。”他们认为:“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的最大的一次分工,就是城市和乡村的分离”;“在这里,居民第一次划分为两大阶级,这种划分直接以分工和生产工具为基础。城市已经表明了人口、生产工具、资本、享受和需求的集中这个事实;而在乡村则是完全相反的情况:隔绝和分散。城乡之间的对立只有在私有制的范围内才能存在。城乡之间的对立是个人屈从于分工、屈从于被迫从事的某种活动的最鲜明的反映,这种屈从把一部分人变为受局限的城市动物,把另一部分人变为受局限的乡村动物,并且每天都重新产生二者利益之间的对立”。
       由此可见,之所以构建共同体的首要条件之一是消灭城乡之间的对立,是因为城乡分离第一次将居民划分为两大阶级,使居民变为受局限的动物,是个人屈从于分工、屈从于被迫从事的某种活动的最鲜明的反映。对消除旧的分工,将农村人口从孤立和愚昧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共享发展成果,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过程,恩格斯说:“只有使工业和农业生产发生密切的内部联系,并使交通工具随着由此产生的需要扩充起来”,“才能使农村人口从他们数千年来几乎一成不变地栖息在里面的那种孤立和愚昧的状态中挣脱出来”;“通过消除旧的分工,通过产业教育、变换工种、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通过城乡的融合,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发展”。在利益和命运共同体,真正的城市乡村以及各行各业的融合发展,是在城乡和各行业中全面而自由发展的“将是同一些人”。如恩格斯所言:“从事农业和工业的将是同一些人,而不再是两个不同的阶级”。
       生产、分配、消费各环节是一个有机整体。按照不同的劳动价值评判体系,会形成不同的生产、分配、消费方式。当利益相对立时,人们追求劳动的交换价值,分配方式只能“按能力计报酬”,并且根据创造交换价值的能力来生产和消费;在利益相一致时,人们体现劳动的使用价值,分配方式必然会“按需分配”,并且根据实现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这个最根本最普遍的需要来生产和消费。恩格斯说:“只要分配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它将由生产的利益来调节,而最能促进生产的是能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全面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的那种分配方式。”在利益和命运共同体中,人类将会遵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的必然规律来生产、分配、消费。
         三、道法自然、天人合一
        探索规律、认识自我,能够使人变得明智;遵循规律、超越自我,能够使人具有强力;而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会使人变得无为而为,因为“道常无为而无不为”。
        对道法自然,天人合一,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方面,人作为自然界的组成部分,人的意识也是自然界的意识,自然界在人的身上获得了意识;另一方面,天地人以及自然界万物,都是道生万物的的产物,最终共同道法自然。
        (一)自然界在人的身上获得了意识
        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从人的角度来看,人是自然界有意识的生物,人的意识是对自身自然以及整个宇宙自然的感悟和认知;而从自然界的角度来看,是自然界在人的身上获得了意识,人的感悟和认知都是自然界客观存在的各种现象和内在规律的反映和体现。意识和自然界都客观存在。从人的角度来看,人有独特的人的意识,而从自然界的角度来看,人类的出现不仅增加了自然界的物种,并且在人的身上自然界获得了意识。如恩格斯所言,在自然界的生物演化中,“在它身上自然界获得了意识,这就是人”。
       不管自然界是否还存在更高级、更系统的各种意识,总之人类在宇宙自然中是极其渺小的,人的意识是极其有限的。恩格斯说:“整个人类历史还多么年轻,硬说我们现在的观点具有某种绝对的意义,那是多么可笑”;“我们消除一切自命为超自然和超人的事物,从而消除虚伪,因为人和大自然的事物妄想成为超人和超自然的野心就是一切虚伪和谎话的根源”。我们所谓的学术研究、理论探索等等,都只是在自己非常有限的认知能力和思维空间进行的,而能够使我们热爱和坚持的原因是真诚,即在自我有限的意识和思维空间中表达真切的感悟和真实的思想,还有作为自然界产物的本能反应。
       科学研究,是为了发现、认识和把握客观存在的自然规律。老子云:“功遂身退,天之道也”;“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科学研究者,或许会有重大科学发现,但那也只是发现了原本客观存在的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相同的自然规律。真正的功成事遂”,是惠及大众,实现同已被认识的自然规律和谐一致的生活,老百姓都说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们本来就应该如此。
        (二)自然法则支配天地人万物合一    
       天有天道,人有人道。天人合一,就是天和人共同遵循支配天和人的自然界大道。例如,“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天道人道内在本质相同,这就是天人合一,共同遵循自然界大道。
       对于人类来说,天是爹,地是娘,所谓“始生人者天也,人无事焉”。那么,天地的爹娘又是谁?老子认为,是“道”创造了天地人乃至整个宇宙万物,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作为本原,先天地生,似万物之宗;作为规律,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作为能量,绵绵若存,用之不勤。道使万物生成,德能容纳万物,物质呈现形状,环境促进成长,因此万物没有不尊崇道并重视德的,即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
      在自然界的演化中,无论称其为道、佛、神、上帝、真理还是其他什么,总之有某种自然法则客观存在,由它创造了天地人乃至整个宇宙万物。西方智者从感悟上帝的角度认为,“上帝的创造不是我们察觉到并栖居其间的宇宙本身,而是宇宙自我创造的潜能”。从东方圣人老子道学的角度来看,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失”,自然界周行不殆、用之不勤的规律和能量体现在宇宙万物,由此形成宇宙自我创造的潜能。
      中国电子工业出版社2016出版了美国学者凯文·凯利的著作《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他提出“活系统”概念,它蕴藏在自然的野性当中、人的脑海里以及互联网中。他说:“当人们每次作出决定的时候,总觉得是脑海里的那个声音指引着自己作出决定,就好像人的脑子里有一个产生意识的圣殿,或者是一个作出决定的指挥者一样。但实际上,人的意识是从一个由许许多多微渺而无意识的神经环路构成的分布式网络中涌现出来的。”倾听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是人的本能,少年马克思在《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也说:“每个人眼前都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至少在他本人看来是伟大的,而且如果最深刻的信念,即内心深处的声音,认为这个目标是伟大的,那它实际上也是伟大的,因为神决不会使世人完全没有引导者;神轻声地但坚定地作启示。”
       在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中,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发展最终都遵循在本质上是同一的自然规律。凯文·凯利在《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中讲述了这样的必然趋势:技术元素包括人类发明所具有的“繁殖”动力,这种动力促进新工具的制作和新的科技发明,鼓励不同技术进行沟通以实现自我改进。这个系统开始具备某种自主性。人们越深入了解科技发明的整个系统,就越意识到它的强大和自我繁殖能力。当多个复杂系统构建成一个特大系统的时候,每个系统就开始影响直至最终改变其他系统的组织结构。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使系统产生变化的规则,自身也产生了变化。当科技被生物激活之后,我们就得到了能够适应、学习和进化的人工智能,从而我们就拥有了一个崭新的生物文明。工业时代的标志是机械设计能力的登峰造极;而新生物文明的标志则是使设计再次回归自然,将科学技术和不羁的自然融合在一起。人造世界就像天然世界一样,很快就会具有自治力,也随之失去人类主观意志的控制,只能顺应自然规律,而这却是个最美妙的结局,是真正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认识自我,是认识个体自我;超越自我,是超越个体自我,在人类世界的联系以及命运共同体中认识类主体的自我;天人合一,是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上形成人类与自然界的共同体。人是自然界的产物,人本身存在于自然界、属于自然界。只有在自然界的共同体中,人们才能真正感悟并深刻理解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常无为而无不为。道即自然法则,是天地人共同的本原,有天地人合一而形成自然界共同体运行的规律和能量。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