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07

热度 3已有 1094 次阅读2014-5-27 23:16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我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的初次,但是却永远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初次像这样在自己的不知不觉中就完成了。现在,我对我们发生过的那一切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猛然间,我有了一种悲伤的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她强暴了!此时似乎是在胁迫我。 

我像木偶一样被她抱住,大脑一片混乱,残存的酒意已经荡然无存。 

“我去换床单。天亮了你再回去吧。”她温柔地对我说。 

“我现在必须回家,不然我的父母会担心的。”我忽然灵光一闪、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我早给他们讲过了。”她笑着说。 

“什么?你什么时候讲的?”我惊讶地问,心里更加地怀疑自己上了她的当。 

“他们给你打了电话的,不过你睡着了。电话是我接的。”她仍然笑着说。 

我欲哭无泪。 

她将手伸到了我衣服领口处的扣子上:“来,我给你换衣服。不过我这里可没有男式的睡衣。”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身上的衣裤可是完整地穿着的。即刻将她的手从我的领口处拿开、轻轻地将她朝自己的身体外面推了推。 

她退后了两步、吃惊地看着我。 

“赵倩,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到过你了,你在我的印象中就好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我希望你今后就不要在我面前开这种玩笑了吧!”我严肃地对她说。 

她看着我、满脸的惊骇。即刻地,她哭了:“海亮哥,你说我会给你开这样的玩笑吗?我我会拿自己的贞操和你开玩笑吗?”

我顿时慌乱起来,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你别哭啊。你看,我的衣服不是穿得好好的吗?你昨天晚上喝醉了,我也醉了。我呕吐了以后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海亮哥,你走吧。我不怪你。昨天晚上把身体给了你我一点都不后悔。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会一辈子把你记在心里的。”她抽泣着对我说。 

我一下怔在了那里。难道我和她真的已经发生过了?可是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一点感觉也没有啊? 

“海亮哥,我没有要你对我负责。你放心好了。”她继续在说。 

“可是我的衣服......”我想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 

她看了我一眼:“是我给你穿上的。我怕你醒来后怪我。” 

我暗自痛恨上帝——你怎么只给女人造处女膜,为什么不也给我们男人制造一个类似的东西呢?!

我现在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不再看我、也不再和我说话。我看着她将床上的那张床单扯了下来随手扔到了地上,再到衣橱里去拿了一张干净的床单然后一个人默默地在那里往床上铺。 

我忽然有了一种冲动,我想过去拿起那张被她扔到了地上的床单来仔细检查一下!但是我克制住了自己。现在的大脑中一片混乱乱麻一般。 

“你回去吧。我要睡觉了。”她却向我下了逐客令。 

我定了定神,朝她说了句:“对不起。”

然后转身离开。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一路上我的脑子里面全是赵倩哀怨的眼神。 我开始痛恨自己。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 

“昨天晚上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啊?”起床后母亲问我。 

又去喝酒了。”我觉得自己并没有撒谎。 

母亲却怪怪地看着我我的心里不禁有些慌乱。 

“赵倩很不错的。“母亲将饭端到了我的面前。 

我的脑海里忽然灵光一现:“妈,那个赵倩是不是你有意安排的?” 

“安排?安排什么?昨天吃饭前你不是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吗?你怎么啦?”母亲回答说。不过我怎么看都觉得她的神色有些慌乱。 

“没什么。”我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往下问。 

“昨天别人请了你、还陪你玩到那么晚。我今天得请人家到家里来吃顿饭。”母亲说。 

我大惊:“别!可千万别!” 

母亲奇怪地看着我:“怎么啦?昨天你和她闹不愉快啦?” 

“没有。”我忽然有些心虚,心想着可不是愉快和不愉快的事情。 

“那不就得啦。就这么定了,我马上给她打电话,请她今天晚上上我们家里来吃饭。”母亲自顾自地说。 

我终于发现了个问题:“您怎么知道她的电话?昨天那件事情一定是你们安排的!” 

母亲忽然呆在了那里,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怎么这么大声啊。我刚睡着就被你们吵醒了。”父亲从卧室出来责怪我们。 

“爸,昨天那个赵倩是不是你们有意安排与我认识的?”我虽然知道父亲有睡午觉的习惯,但是现在我也顾不得了。 

“不是。怎么会呢?”父亲矢口否认。 

“那一定就是妈妈干的事情了。”我把脸转向母亲。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知道好呢?”母亲的脸上很不高兴地叹道。 

我顿时气愤起来:“妈,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你儿子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来管我的这些事情呢?更何况我现在在省城上班,如果按照你的安排我就是和那个赵倩了恋爱,今后生活也不方便啊。” 

母亲惊讶地看着我,忽然流下了眼泪。 

“小亮!”父亲大声我喝道。 

我愤愤地跑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父亲走过来坐到了我的对面。“小亮,你不要责怪你妈妈。”父亲对我说,“你妈妈一直都很喜欢赵倩这孩子。本来她也不想过多地管你私人的事情的,但是她看你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谈恋爱所以心里就有些替你着急了。这次你回来说你有了女朋友,她和你是同学同行,所以她心里就有了一些想法。海亮,这件事情我们是这样想的,我们在这个小地方已经住了几十年了,这里有我们多年的朋友和邻居,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够找一个我们知根知底的女朋友。现在这个社会你也是知道的,很多女孩可不那么单纯!赵倩这个女孩其实怪可怜的,她的父母前几年在车祸中去世了,现在就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她的父母和我们家一直关系都处很好,我们也是想把她当成女儿一样地对待......至于以后赵倩的工作问题,我想是一定可以想到办法解决好的。” 

“你们是想找一个对你们好的吧?你们可真自私!”我愤愤地说。 

我确实很生气,联想到自己为了他们的面子竟然连妇产科这个专业也要去读,而现在,他们竟然干涉起了我的个人感情来了。 

“你!”父亲忽然站了起来,气得指着我说不出了话来。 

“孩子说话时无心的,你可千万别生气。”母亲急忙过去对父亲说。 

父亲叹了一口气、颓然地坐了下去。 

我顿时也觉得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有些过分了。但是说出去的话已经不能收回,我只能倔强地坐在那里不再说话。

父亲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支烟点上母亲过去挨着他坐了下来。 

“小亮,爸爸只想给你说一句话。”父亲将烟抽到了一半才开始说话,“这个世界上对你最无私的只有你的父母。” 

他说完后就将剩下的半截烟摁在了烟缸里面,然后站起身朝卧室走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发现他的身体佝偻了许多。母亲叹了口气然后也离开了。我忽然有了一种想要痛哭的冲动。

下午父亲去上班母亲却留在家里。 

“妈,你怎么没去上班啊?”我问。 

“你难得回来一次,我给单位请了个假,想好好在家里给你做点好吃的。”母亲见我主动与她说话还是很高兴的。 

我的心里更有了种酸酸的感觉。整个下午母亲都没有再过问我任何事情,也没有再说起请赵倩来吃饭的事来。 

几年后,当我在一个人静下来、仔细回顾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变坏的时候往往就会想起这件事情来。后来我才发现自己的很可能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长期以来在学业上的苦闷以及对性、对自己前途的迷茫。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就像动物一样,当他成熟以后就自然地去完成了他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我却没有。 

这太不划算了在不知不觉中就丢失了自己的第一次,而且居然还一点感觉都没有。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才造成了我和赵倩的事情向更糟糕的一步发展了下去。 

那天下午,后来我看着母亲在厨房里面忙活时,我终于对她说了这样一句话:“妈,您晚上把赵倩叫来吃饭吧。我想了想,是得感谢人家。” 

“行!”母亲顿时就高兴了起来。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