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52

热度 3已有 1932 次阅读2014-6-6 00:13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 妇产科, 男医生 分享到微信

第二天一上班我就被范其然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我准备在近期召开一次会议专门研究昨天我们谈的那件事情。你思考一下到时候怎么发言。”他告诉我说。我为难地道:“我只是院长助理,我说多了不大好吧?” 

“你到时候看着办吧。”他说,是一种不容商量的语气。 

我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应该提醒他:“范老师,我认为对于如此重大的事情还是要慎重一些才是。即使您在这项事情上是完全清白的,但是毕竟涉及的资金数目巨大,而且还关系到医生们的利益医生拿医药公司的回扣的事情您是知道的,现在这已经成为了惯例。如果采用这样的方式就必然会影响到大家的收入。还有就是其他的医药公司的利益老百姓看病费用增加的问题,如此种种,您都要多加考虑才是啊。” 

“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已经给学校方面沟通过了,学校领导目前是支持的。”他说。 

“这件事情不是皮云龙首先给您联系的吧?”我忽然问。他双眼灼灼地看着我却并不回答。 我心里叹息了一声然后默默地离开。 

从昨天晚上自己对皮云龙的观察来看,他是绝对没有如此大的气魄的,而且这样的思路也绝对不会来自于他的头脑。 

只能是皮云龙的父亲从今天范其然的表现来看我已经完全肯定了这一点。 

本省房地产的龙头企业,这是一个什么概念?雄厚的资金、强大的背景。这一点不容置疑。我甚至怀疑这件事情还极有可能与上层有着某种关系。 

我顿时有些明白范其然昨天晚上要自己带美女去的原因了:一是害怕对方用美人计来对付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弱点;二是为了表示亲近和友好。他在对方面前展示自己的隐私就是要让对方知道他并没有把他们当外人啊。 

现在我才知道范其然也难,不然他不会如此地怪异。或许他已经认识到了这件事情存在的巨大风险是的,一定是这样的!不然他不会在昨天晚上主动找我要美女的事情他是为了发泄啊。 

对于皮云龙与我们医院的这件事情从内心里面产生了一种抵制的情绪,因为这样一来我和唐小芙就会断掉一笔很大的财源。 

  够啦。有这么多钱够啦。我让她去陪范其然也算是我对她一个交待吧。她的财源就会因此而绵长的。我忽然这样想道。 

本来想今天晚上去约唐小芙谈谈的。但是到了临近下班的时候我却犹豫了。我以前在书里面经常看到“禁脔”这个词,虽然明白它的意思但是在看的时候总是一笑而过。可是现在,我体会到了。还有一个词“鸡肋”“禁脔”加“鸡肋”是什么?这就是我目前复杂的心态、对唐小芙的心态。 

“怎么,想起我来啦?”她在笑。昨天晚上她只是和我开玩笑的,并没有真正到我那里去。我不想去提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对她说:“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就我们两人。”

“我在家里做吧。你告诉我你想吃什么?”她问我。 

“随便吧。准备点酒。”我。电话的那头在连声地答应。 

下班后我去到了她的家里。我坐在沙发上,唐小芙依偎在我的怀里。我抚摸着她的秀发,心里在想着怎么去给她讲那件事情但是我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她在我的怀里安静地躺着,似乎在等待我说话。 

“我考考你一个问题。”我。 

“嗯。”她轻声地在回答。 

“什么是吻?”我问道。 

“就是亲嘴呗。”她笑了。 

“答案太简单了。”我笑着说,随即用自己的嘴唇在她的唇上轻轻地去点了一下。 

“我不知道,你告诉我吧。”她懒洋洋地道。 

“从医学的角度来讲,接吻就是牵动嘴唇的十二块肌肉,再加上舌头的十七块肌肉;当动作时双方交换九毫克水,零点七毫克蛋白质,零点一八毫克有机物,零点七一毫克油脂,零点四五毫克盐等等。哈哈!”我把自己从趣味医学里面记下来的内容对她讲了一遍。 

“呵呵!你们学医的人就是不一样不过这种解释太恶心了。”她笑道。 

“那我今天就不吻你了。”我觉得有些无趣。 

“我要。”她却在撒娇。 

“范院长......”我下了下决心准备告诉她那件事情。 

她却忽然从我的怀里蹦起了身来:“对了,我还正想问你呢。” 

我疑惑地想道:难道范其然已经对她有过那样的表白啦? 

“万一你们医院那件事情和九阳药业谈妥了的话,我们那个药品怎么办?”她在问我。 

“不是还有其的医院吗?”我回答。 

“其他医院加起来的量也没有你们医院的大啊。” 

我认为机会终于来了,我斟酌着说道:“有一个机会但是很难。我们可以私下让九阳药业分给我们一部分业务很小一部分就可以了。比如百分之一或者一到两个品种。” 

“你是院长助理,应该很容易的。”她忽然激动了起来。 

“我自己去说怕影响不好。”我摇头道。 

“那怎么办?”她的眼神忽然暗淡了下来。 

“除非......”我故意地不说出来。 

“你今天怎么啦?怎么吞吞吐吐的?”她很着急。 

“除非你可以做通范其然的工作。”我终于把这句话说出口来。 

“你不是和他关系好吗?啊?!你什么意思?”她忽然醒悟了过来。 

我叹道:“范其然说他很喜欢你。” 

她忽然生气地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呢?” 

道:“他给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就明确告诉他了。我说你很传统的。”

她不再说话。婊子!我在心里暗暗地骂道。 

想到自己从今以后将再也不会与她做这样的事情了,天晚上和她做了一次又一次一直到精疲力竭。 

“我愿意。“早上我离开的时候唐小芙忽然对我说道。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背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道:“我们从此就不要再来往了。” 

“不!”她在我身后大声地说,“那我还不如不和他......” 

“万一被他发现了可就什么都完了。”我转身对她说道。我看见她的眼角掉下了几滴泪水。 但是她没有再说话。我叹息了一声然后离开。 

上班后我一直闷闷不乐。我很是愤恨自己我恨自己的无耻与寡情。 

我发现自己对唐小芙有着一份难以言表的留念可是我不承认这是爱情。 

手机上出现了唐小芙发来的一则短信:你去给范说说吧。我立即气愤地给她回复了过去:“你自己去安排!” 

等了许久,我的手机上才出现了一则短信但是这个短信却不是唐小芙发来的。是赵倩:我去江南大学报名啦。

这则短信稍稍冲淡了我心里的难受与愤懑,我即刻回复了她:我马上去与江南大学联系。

  虽然自己上次对赵倩说自己可以去找江南大学的教授解决她的入学考试的问题,但是现在我却有些一筹莫展起来。我可不认识那里的什么人啊。 

我想到了范其然。 

他在外科干了那么多年,他应该认识那里的人的除非江南大学的人永远不生病。 

“怎么样?那件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啦?”他见我进去后便笑着问道。 

“九阳药业的事情?”我问道。我不知道他究竟是在问我这件事情呢还是唐小芙的事情。 

他看了我一眼道:“当然是啦。难道还有其他的事情?” 

10年。最多10年。”我回答道,“我们必须按照每年10个亿的毛收入计算。其实这个年限就已经很宽了。谁也不能完全地估计未来的发展啊。” 

他点头道:“我看8年就可以了。” 

“不能只计算土建部分,还应该包括装修等,反正就是要他们直接交付我们使用。装修的规格也要有一定的标准。”我提醒道。 

“那是自然。”他回答。 

“还有就是不能把我们医院的药品全部拿给他们。我想应该留下至少20%左右给其他的医药公司。不然到时候会惹麻烦的。”我继续道。 

“对。你说的很对。但是......唉!不说了。这样吧,下周我们开一个会先研究一下再说。”他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 

我更加明白了他肯定有着某种压力。但是我不愿意过多地去问他。 

“范院长,我想麻烦您一件事情。”我对他说,“您认识江南大学的领导吗?” 

他疑惑地看着我:“认识啊。他们学校的一位副校长可是我的病人呢。不对,是我曾经的病人。” 

“我有个朋友想考他们学校的MBA,但是我害怕入学考试过不了关。” 

“那好办。我给他讲讲,你看什么时候请他出来吃顿饭,然后一个红包给他就是了。” 

我急忙道:“您约他吧。我来安排就是了。” 

他沉吟了片刻然后道:“好,我马上来约他。我来请他吃饭得了。反正我们医院报账就是。红包你自己准备吧。” 

“您认为红包多少比较合适?”我小心翼翼地问。 

“一万块钱足够了。”他回答。 

我点了点头,心想自己也是这样考虑的。 

他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厚厚的本子在翻。 

“对,就是他。”他自言自语地道,然后用他的手机开始拨号。 

“杨校长啊。对,我是范其然。哪里、哪里!哈哈!你怎么知道的?哦,这样啊。我可是不大喜欢看那样的杂志的,我去找一本来看看,原来党建杂志上还有干部任免的内容啊?哈哈!孤陋寡闻、孤陋寡闻啊!对,是该我请客!我还正准备请你吃饭呢。有一件小事情。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吧,我们吃饭的时候再说。我的时间?那就今天晚上吧。富豪中心。对,就那里。我到时候将包房号用短信发给你。行,就这样!” 

“行了。”他放下电话后朝我笑道。我连声道谢然后道:“我马上去订座。” 

“多叫几个人。主要是要陪酒的人。”他吩咐道。我心里一动,忙道:“我叫上小唐。” 

“你不是说......”他犹豫地看着我。我忙道:“她才告诉我她老公出国去了。” 

他“呵呵”地笑着不再说话。我匆匆地离开,心里有如一块石头落了地。 

“晚上别安排事情。我和范院长请江南大学的校长吃饭。”我用办公室的座机给唐小芙打了一个电话。 

“嗯。”她轻声地回答。 

多叫几个人?我叫谁呢?我不禁有些为难。 

范其然、那个什么杨校长、我、唐小芙,才四个人啊。我刚才可是订的富豪中心最豪华的那个包房的啊。 

对,还有云霓。可是也才五个人啊。管它的,吃饭不在人多,气氛好就可以了。我心里无奈地想道。 

我没有想到下午的时候居然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 

“兄弟,今天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顿饭。”是秦连富。 

“哎呀,真不遇巧啊,我今天晚上有安排了啊。”我急忙回答。 

“我到省城来办点事情,明天就要回县里去。你那边可不可以推掉啊?”他问我。我为难地道:“不行啊,今天晚上可是我请客呢。我要请江南大学的校长吃饭,已经都说好了的啊。” 

“江南大学的校长?庞校长?”他问。 

“不是,是副校长,姓杨。”我回答。 

“你们在什么地方?我可以来参加吗?我还正准备找他们呢。这样吧,你请客,我付账。”他说。 

心想,我们还正差人呢,这人还比较合适于是就对他说道:“太好了!不过付账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们是医院付账呢你们县也不富裕,就节约点老百姓的钱吧。哈哈!” 

“那好,反正是国家的钱。你们出和我们出都是一样的。”他笑着说,“对了,听说你高升我还没有祝贺你呢。今天正好。” 

我急忙说我那哪叫高升你才是真正的官呢。他在电话里面“哈哈”大笑着说我真会开玩笑。 

我随即将秦连富要来参加晚宴的事情给范其然讲了,并说了秦连富现在的身份。 

“钟副省长的秘书?哦,我想起来了。现在当县长去啦?太好了。”范其然很高兴。 

按道理说,我今天应该叫上赵倩的。但是我想到今天吃饭的人不是色男就是骚女,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担忧的感觉。于是我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都赶到了富豪中心。据范其然讲,这个地方是省城才建好的一处高档酒店,而且还是超五星级的。 

我很是奇怪就我拜托他这事情可是不应该到这样高档豪华的地方的啊,这规格好像太高了点吧?范其然可能看出了我的疑惑,他在介绍完了酒店的情况后接着说道:“这位杨校长可是有背景的人啊,我们今天得好好请一下他才是。” 

我疑惑地道:“不就是一个大学的副校长吗?” 

范其然笑道:“江南大学可是部级单位。一般的人怎么能够当上那个副校长?” 

原来这仅仅是你在猜测。我心里想道。 

我发现自己的这位上级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见了比自己级别高的人都会尽力地去巴结、讨好。从今天的情况来看他甚至有走火入魔了。不过我还是可以理解他的这毕竟是走捷径的一种最好的方式,何况他现在已经尝到了甜头 

富豪中心确实不一般。刚进入到大厅我就看见里面一大片的田园风光:水车、竹林、田舍。水车在流水的带动下旋转,那片竹林好像也是真的还有一处茅屋也很逼真。说它逼真是因为它的大小与真正的农家相仿。大厅的空间很大,大得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正置身于旷野的感觉。 

在城市的中心这么一豪华酒楼的大厅内居然有着如此一个仿原生态的景观,这种风格让人顿时产生一种轻松惬意的感受。富豪中心,城市的富人们原来向往的却是这样的风格。我在心里大为感叹。 

“这地方确实不错。”范其然叹道。 

“您以前没来过?”我问他。 

“来过一次。这里的风格确实让人流连忘返。”他回答道。 

服务员迎了上了:“请问你们有预定吗?”我急忙报了我所订的包房的名称。 

“请跟我来。”服务员朝我们微笑道。 

我发现这里的服务员每一个都很漂亮,仿佛自己正置身于机场的感觉。不,机场的那些空姐好像还比她们差了一点。 

乘电梯而上。我看见电梯上面的数字出现“30”的字样后才停了下来。“这是专用电梯,直达酒楼。”范其然笑着对我说。 

“难怪呢,我还正奇怪着电梯中间怎么不停呢?”我说,自己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乡巴佬似的。 

下了电梯,我顿时眼前的一切感到很吃惊。这哪是什么酒楼这分明是一座植物园!这里是大厦的顶楼,整个顶楼种满了各式的树木,而且这些树木看上去年份还不短。 

进入到了树木之中我才发现,这个地方的所谓雅间其实就是一个、个用树木隔成的一块块空地,只不过是在这项空地上摆上了豪华的餐桌和餐具而已。 

服务员带着我们到了房顶边缘的一处的雅间雅间的三面都是树木,一面却是大约一米左右高的厚厚的玻璃,这玻璃的很透明从玻璃处俯瞰出去就可以看到这一侧城市的风貌。 

我站在这面玻璃处朝下面看去,只见底下华光点点,马路上有无数的汽车如同萤光虫似的在来往穿行。只看了一眼我就忽然有了一种眩晕的感觉,我急忙朝后面退了几步。 

“我有恐高症。”我不好意思地对范其然说。 

他却笑了起来:“这不是恐高症,正常人从这么高的地方看下去都会有一种心里毛毛的感觉。”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要是下雨怎么办?总不能让客人在露天里面淋着雨吃饭吧?” 

漂亮的服务员听了我的提问后笑道:“我们这里有两面巨大的拱形玻璃。当下雨或者在炎热的夏天控制台就会将这两面拱形玻璃升起来让它们形成一个玻璃罩在夏天的时候还会有冷气。” 

我大为惊叹。 

范其然看了看时间,道:“杨校长应该到了吧?” 

“要不您打一个电话?”我说。他点了点头然后拿起电话来。我也开始给云霓和唐小芙拨电话,她们都说马上就要到了。 

对了,还有秦连富。我急忙也给他打了过去。 

“在大厅里面了。”秦连富回答。 

“走,我们到电梯口去接一下杨校长。”范其然却随即站了起来。我急忙跟在他后面。 

时间很巧。我和范其然刚到电梯的门口处电梯就打开了,一群人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范其然大声地对这群人里面的其中一人打着招呼:“老杨!” 

我看见人群中一位秃顶、高大的中年人正在朝范其然伸出手来。他们人热烈地将手握在了一起。 

“这是杨校长,这是我们医院的院长助理凌海亮。”范其然将我介绍给了他。 

我躬身去与他握手。 

“哦?凌助理好!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助理啦?后生可畏啊。”杨校长笑着说。 

“不敢当。”我谦逊地说,“杨校长,您们先进去,我在这里等一个人。” 

“谁啊?”范其然问。 

“钟副省长的秘书,秦县长。”我回答。我估计他是有意在问我,所以我在秦连富的职衔前面加上了他的那个特殊身份。 

“哦?那我们都等等。”杨校长说。 

我急忙道:“不用了,有我在这里就可以了。” 

“也行。杨校长,我们先进去。反正小凌是钟副省长的弟弟,他和秦县长也是哥们。”范其然笑道。 

“原来如此啊。哈哈!想不到,看不出来!”杨校长拍了拍我肩膀然后和范其然朝里面走了进去。 

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我觉得很是有些好笑他们两人的身高相差也太大了。 

秦连富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 

“欢迎!”我朝他抱拳道。他朝我咧嘴笑道:“你家伙少和我来这些!兄弟之间用得着吗?” 

“我看见你高兴。”我也咧开自己的嘴巴说。 

“好兄弟。”他过来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很有面子,就这样带着他往里面走去。 

“秦县长,这是杨校长。范院长我就不用介绍了吧?”进去后我将杨校长介绍给了他。 

“幸会、幸会!”秦连富急忙伸出手去。 

“年轻有为啊!看到你们我才发现自己真的老了。”杨校长笑道。 

“我这一辈子还不一定能够到您这位置呢。”秦连富笑着说。 

范其然坐到了主位上。他的左边是杨校长,右边是秦连富。我坐在末位。 

外面传来了弦乐。 

“美女开始出来啦。”秦连富笑道看来这家伙也来过这里。我不明所以。 

“在这个地方吃饭是一种美的享受。整个晚上都有古装美女穿行于各个雅间,会让人有一种天上人间的感觉。”范其然看着我说。 

“来啦。”范其然看着我背后说。我不好意思转身但是却已经闻到了一阵阵花香。 

一群古装美女在沿着我们的餐桌旋转,她们的左手都提着一只小小的花篮,右手正优美地从花篮里面抓起各色的花瓣朝我们洒来,一阵花香扑鼻而来。 

这群美女大约都在20岁左右,身高都在一米七上下,云鬓高耸,眉目如画,步履如流云,脸上带着的却是迷人的浅笑。 

我们都没有说话,仿佛大家都怕自己的俗语破坏了这里美丽的画面。 

美女们沿着我们旋转了三圈然后才旖旎而去。但是我发现她们中的最后一位却留了下来。 

“你们好,我是牡丹仙子。今天由我给你们领餐。”这位美女在我的侧边笑着对我们说。 

我傻傻地问:“领餐是什么意思?” 

她笑着回答道:“就是导吃,像导游一样。” 

“导吃?”我很奇怪于这个新鲜的词语。 

“就是陪吃,陪你们吃饭,顺便介绍一下菜品。”她笑着说。 

“我听过‘秀色可餐’这个成语。那我们今天就不需要点菜啦。”我大声地笑了起来。 

“哈哈!”范其然也笑了起来,“你坐这里吧。”他看着牡丹仙子然后指了指杨校长的旁边。 

杨校长急忙阻止道:“还是挨着秦县长坐吧,美女陪帅哥才好。” 

“你是资深帅哥,又是我们当中的大哥,她当然只能挨着你坐啦。牡丹仙子,请你按照我说的坐下吧。”范其然道。 

牡丹仙子浅笑着挨着杨校长坐下了。 

“您们点菜了吗?”牡丹仙子坐下后问。我顿时觉得自己回到了人间,回到了现实。 

“你随便安排吧。把你们这里最拿手的菜上上来就是了。按照10个人的标准给我们配。酒呢先来两瓶茅台吧。”范其然吩咐道。 

牡丹仙子转身对服务员说:“那就来二号包餐吧。我看他们都是本地人。二号包餐有特色。” 

服务员微笑着离开了。 

我刚看到那位服务员的时候就感觉她一经很漂亮了,但是与这位牡丹仙子比起来却仿佛差了许多。 

我去看这位牡丹仙子,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了气质,她身上有着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气质,不过她与颜晓比起来她又差了一点什么东西。 

我估计她这种气质是经过训练的结果但是她的基础确实不错貌若天仙、肤弱凝脂。 

“我到了。我在大厅碰上了云霓。”唐小芙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去接一下人。”我朝杨校长笑了笑然后起身。 

“还有谁?”秦连富问。 

“美女。”我朝他笑道。 

“腐败。”秦连富大笑了起来。我笑嘻嘻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朝外面走去。 

我在电梯的门口接到了她们她们两人居然是手挽着手地站在电梯门口处。她们在朝着我笑。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道:“跟我来吧。” 

我走在前面,脑海里面却在想着要是那天晚上她们两人都到了我的床上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