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51

热度 3已有 3291 次阅读2014-6-6 00:11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 妇产科, 男医生 分享到微信

  可惜我要上班,而且今天还有好几件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我们并不能事事都能随心所欲。 

“小凌,在忙啊?”我们两个人正调笑着,我们医院的前任院长却忽然出现在了我办公室的门口处。我大吃一惊,忙将电话掉并悄悄将电话关掉。急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迎候“罗院长,您好!” 

“我来医院随便看看。”他笑着说然后坐了下来。 

我急忙准备去给他泡茶,但是却被他制止住了,他朝旁边的那个沙发指了指,对我说道:“你坐下。我想和你聊聊。”

我恭敬地坐下。说实在,我有些怕他。不完全是因为他是我们的前院长,最主要的还是他在学术上的威望。 

他是全国知名的心脏内科专家,我读本科时候的内科教材中很大一部分内容都是他编撰的。这种对学术上仰慕远远多于对他权力的畏惧我的内心对他充满着真正的敬仰之情。 

“怎么样?当上了院长助理后的感觉怎么样?”他问我没有一丝的前缀。 

我苦笑着回答:“如履薄冰诚惶诚恐。” 

他点头:“这样就好。你有这样的感觉就好。我还一直担心呢。” 

我不解地看着他看着这个自己既害怕又尊重的师长。 

他慈祥地看着我,说道:“上次决定你当设备处副处长的时候我开始是反对的,因为我认为你毕竟还很年轻但是上面发了话我也不好过多的反对。不是我保守,我始终认为让你这样一个太年轻、阅历太少的人去担任那么重要的一个职务是对医院的一种不负责任,对你自己本身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但是我后来发现你还干得不错,你至少不像我想象的那么浮躁。可是现在......呵呵,我们今天不谈这个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将你刚才告诉我的那种感受永远地保持下去。”

我急忙地道:“会的。我会的。”

他随即叹息道:“‘如履薄冰、诚惶诚恐。’说得好啊。你如果没有这样真实的感受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小凌啊,你知道我在这个医院了多少年的院长了吗?” 

我摇头道:“好像我读本科的时候您就是院长了。具体多少年我可就不知道了。” 

“二十年!整整二十年啊从我当副院长开始,我在这个医院的领导岗位上呆了二十年啦。我这二十年就是像你说的那样‘如履薄冰、诚惶诚恐’地走过来的。在我们省的其医院与我同时当上院长的人中,他们当中的很多人现在都还在监狱里面。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是诱惑、是贪婪、是欲望害了他们!我一直以来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绝对不滥用自己的权力!我在背后听说你最喜欢说的有一句话好像是,‘绝对不在自己的岗位上贪一分钱不希望朋友到监狱里面来看自己。’虽然你的这种境界不是很高,但是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我当初很担心你犯错误,但是我后来发现自己的这种担心似乎是多余的。但是我现在又有些开始担心了。我在当院长的时候没有找你谈过话,因为我那时候是院长,我只需要随时地暗暗地观察你就可以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希望你能够把我当成你的老师来听我今天对你讲的这些话,这也算是我对你的期望吧。”他的话说得很平和,但是说话的时间长了却有些气促。 

我急忙道:“谢谢您!您给我讲的每一个字我都会记住的。” 

“不管你在什么位置,都要有一颗平常心。这就算我作为你的老师对你的告诫吧。”他接着说道,“不管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把自己手上的权力作为换取自己某种需求的资本。只要你记住了这一点就不会犯错误了。好啦,今天就算是我这个老头子到你这里来啰嗦了几句吧。望你好自为之。”他说着便站了起来。 

我急忙过去扶他。 

“当初我看在你师母的份上帮过你一次。那是人情。人情的东西我们谁也避不开的,只要不违反大的原则去照顾一下人情上的东西也是可以的。”他又说道,“你上面有关系,这对于一个人的前途来讲非常重要,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地使用这种关系。权力这东西可是一把双刃剑啊。” 

我连声道谢、忐忑不安地将他送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我百感交集。我没有想到他今天会忽然跑到我的办公室来更没有想到他会到这里来给自己说这些话。这是对我的一种期待呢还是一种告诫? 

我仔细地回忆着他对我讲过的每一句话。可是我却发现自己越是咀嚼就越觉得不安。 

这种不安从我的心底里面升腾而起穿透我的每一寸肌肤,让我感到不寒而栗。 

我忽然有一种被人看透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感到恐惧。 

也许他并不明白我也许是他已经明白今天的目的就是为了警告我。虽然我将他的来访当成对我的一种爱护,但是自从担任设备处副处长以来自己所做过的那些事情只有我自己才心知肚明。 

平常心。这是他告诫我的话。可是自己能够做到吗? 

许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平常心”这三个字对一个什么事情都很顺的人来说要做到是多么的困难。什么事情极不顺利的人也同样难以做到。只有在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经历了人生的酸甜苦辣的人才可以达到那样的心境。 

罗院长刚刚离开了我办公室之后不多一会儿,范其然来了。 

他现在随时都是一付春风得意的样子,矮小的身材在他容光焕发的气质下显得也略微高大起来。 

“晚上和我一起去喝酒。”他进了办公室后对我说。 

他现在比以前可张扬多了,很多时候都是兴之所至地表露着自己。医院的干部时常会是他一个电话叫到办公室然后开始无情地批评很多人在看到他的时候都是声若寒噤但是他对我一直都还不错。 

“行。您说了算。”我急忙地道,并没有去问他有哪些人、在什么地方。 

他很满意地对我点头。 

“把那个小唐叫上,让她再叫一、两个美女。”他随即吩咐道。我仍然没有犹豫:“行。我马上打电话。” 

“开上你自己的车,我们下班就出去。”他说完后便出了我的办公室。 

我不明白晚上的这个安排是什么性质。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公务活动。 

“晚上范院长有情。”我给唐小芙打了一个电话,“他让你再叫一到两个美女。” 

“我自己倒是没问题。不过其他的美女我到什么地方去找啊?总不能像原来那样到娱乐场所去请吧?”她回答说。 

“那绝对不行。他现在可是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急忙对她说道。 

她似乎很着急:“那你说怎么办呢?” 

“反正他说的是再叫一到两个。我看叫上云霓就可以了。”我忽然有了主意。 

“你和她是不是到了我们这一步啦?”对方在笑。 

我“哈哈”大笑、然后悄声对她道:“你以为所有的女人都像你这么骚啊?” 

“我还不知道究竟是谁骚呢?!哼!”她不悦地说。我似乎看到了她那股媚样,心里一热“呵呵”笑着压断了电话然后去给云霓打电话。罗院长他老人家对我的谆谆教诲顿时被我抛到了脑后。 

回到小区将自己的车开到医院的车库后回到办公室继续上班。 

下班后我接上了范其然,上车后他不满地道:“你看这门诊大楼,早就应该重新修过了!” 

我急忙附和他:“是啊。我们医院的住院大楼也已经破旧不堪了,早就应该重新修过了。” 

我们医院是五十年代修建的,这么些年来一直没有怎么去修缮过,看上去确实不像一所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 

“我最近想到了一个办法。”范其然说,“我想到了一个可以不花费我们医院一分钱就可以完全改善我们医院的医疗条件的办法。” 

“哦?什么办法?找银行贷款?”我问道。 

他“哈哈”大笑道:“向银行贷款也是要还的。这怎么可以说是不花我们一分钱的办法呢?” 

我很是奇怪:“难道还有人会白白地来给我们修建?是政府投入吗?” 

他摇头道:“政府哪里来的钱投入到我们医院啊?现在政府要解决那么多的下岗职工,还有农民的问题。政府穷着呢。” 

我不解地看着他。他神秘地说:“今天晚上我们就去谈这个事情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心里很是想迫切地知道他的这个办法,但是见他不愿意讲我也不便多问。这其实是一种折磨。 

“我们马上去接小唐她们?”我急忙问他道,我不想再去想刚才他说到的那个办法。因为这样的问题越想就越难受的。 

“她都叫了谁?”他很有兴趣地问我。 

“她说她认识的那些美女最近都不在本地。我叫了云霓。就是那对双胞胎中的一个。”我急忙替唐小芙解释道。 

他点了点头却没说话。 

“您说今天去谈事情,我们带上俩美女不大好吧?”我试探着问他。 

“我就说害怕对方安排才自己带去啊。万一又出了事情怎么办?”他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说道。 

看来他一直还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我心里想道。 

“那次只是一个偶然。”我急忙道。 

“关键的问题是我现在不能再遇到那种偶然我现在可与以前不同了。你看到没有?我们医院的那几个副院长暗暗地在后面对我不满呢。” 

我惊讶地去看他:“不会吧?我怎么没发现?” 

“他们傻啊?他们会让你发现?”他瞪了我一眼然后说。 

我顿时大悟:“那也是啊。他们都知道我和你的关系的。” 

“可是他们却拿我没办法。你别怕!今后我们要多去向钟副省长汇报工作。”他说。 

我心里一怔,心想这样不大好吧?他又不是分管医疗的领导,更何况你与他的级别还差那么大一截呢。 

可是我没有说出自己的这个想法反正到时候我是不会再去约他的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我开车分别去接上了唐小芙和云霓。 

“我们到白鹤湖去。”范其然对我说。 

“您知道路吗?我可没去过啊。”我问他。 

“我也没去过呢。对方说他们在那里等我们。”他回答。 

“我去过。”唐小芙忽然道。 

“那我们俩换一下位置。你坐前面来指路。”范其然说。 

我把车停下,范其然与唐小芙交换了座位。 

“这下好啦,我终于挨着美女坐啦。”他坐到后面去后开玩笑说。我们都笑。 

“我也很荣幸呢。”云霓笑道。 

我心里忽然有些不大舒服。心想你发什么浪啊? 

“小唐,白鹤湖那地方怎么样?”范其然却在后面问。 

“风景很好。不过我们晚上去就看不到那里的美景啦。”她回答。 

“这些人!为什么不叫我们白天去呢?”范其然不高兴地说。 

“那个地方晚上很多人赌博。那里有一个地下赌场,很多有钱人都去哪里赌博的。说不一定今天别人安排的就是这样的活动呢。”唐小芙接着说。 

“我可不喜欢那玩意。我在美国的时候到过拉斯维加斯,每一次都是输。”范其然道,“所以我经常和朋友开玩笑说自己这辈子是没有赌运的。” 

一路上大家都在说笑,我却忽然地思恋起小月来,她很久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了。我也没有给她打电话,此时我才忽然发现自己居然这么长时间没有想她了,顿时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大正常。 

我开着车,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慌慌的感觉。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打开夜灯朝着唐小芙所指的方向继续往前面开去。 

范其然的电话响了。 

“在路上呢。”他在接电话,“小唐,还有多远?” 

“马上就到了,就前面那片雾蒙蒙的地方。”她转身对范其然说。 

我看着前面起雾的那个地方。在暮色中,我仍然可以看见那里的一片绿色。当然,在我的眼中看到的仅仅是如同墨染的一片岱色,绿色只是我对那片颜色在白天情状的判断而已。 

既然叫白鹤湖,那些雾就说明了它们是来源于下面的那片水域了。透过夜色,我仿佛看见了那片绿和那片碧波荡漾。 

很快地我们就到了。一行人在我们的前面站立着好像是在恭候我们的到来。 

“范院长,您好!”一个中年男人热情地上前打招呼。 

“这是我们医院的院长助理、设备处处长,凌助理。”范其然将我介绍给了那人。 

那人朝我伸出了他的双手抓住我已经抬起的右手一阵摇晃,嘴里热情地道:“凌助理好!我是九阳药业的副总张大海。欢迎你们!” 

范其然接着道:“这两位是我们凌助理的朋友。”

他介绍的是唐小芙和云霓。张大海朝着她们笑:“欢迎!” 

我哭笑不得范其然居然这样介绍她们。他这简直就是把我推到了前面给他当挡箭牌。 

张大海一行的其他人都在对着我们笑他们的笑透出一种讨好。如同我在那些器械公司的推销人员的脸上经常看到种笑。 

“我们皮总在里面恭候各位,他在安排今天晚上的活动。”张大海随即说道。 

范其然“呵呵”笑道:“搞那么大阵势干什么?我们今天不就是一次私人聚会吗?” 

张大海躬身道:“您们是贵客,我们当然得好好接待啦。”他随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里是一栋单独的别墅,在暮色中它显得有些孤单。不过别墅门前悬挂的那几只红色的灯笼却弥补了这种让人孤寂的感觉,但是却又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这别墅怎么孤零零地修在这里啊?”看来范其然与我的感觉一样。 

“这是我们皮总的父亲花了大价钱在这里面买了一块地皮自己修建的。”张大海笑着回答。 

“你们皮总的父亲是干什么的?”我好奇地问。 

“他经营的可是我们省房地产的龙头企业。”张大海回答,“我们皮总可不像其他那些贵公子,他说他要创建自己的企业,所以就有了我们现在的九阳药业。” 

原来是这样。我心里想道。 

“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啊?”一个声音从别墅大门的里面传来这声音听上去很年轻。可是我忽然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个声音 

大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我看着他,顿时惊讶了起来,他也惊讶地看着我 范其然看了看、然后转身看我:“怎么?你们认识?” 

“小面!”我和面前这位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同时大声地道。 

“怎么回事情?”范其然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们俩问道。 

我急忙笑道:“偶遇我们曾经在一个小摊里面一起吃过小面。” 

“哦?居然有这样的事情?看来你们两人真是有缘啊。”范其然大笑道。 

“可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那位年轻人笑道。 

我感觉今天在他的身上似乎少了点什么东西。对,是那种气息、阳光的气息。 

“这是我们医院的院长助理、设备处处长凌海亮。”范其然介绍道,“这是九阳药业的皮总。年轻有为啊。” 

“皮云龙。”年轻人将手朝我伸了过来,脸上带着笑容。 

这是一种稳健、成熟的笑容,与我那天看到的有着天壤之别。我相信那天看到的他才是他的本色,因为我那时候和他并不相识。但是今天、现在,他却是一个公司的老总、一位全省房地产行业龙头企业老板公子的身份,他的气质显现出的是一个商人的特征。 

我注意到了皮云龙身旁还站着两位美女。她们都穿着青色的职业套装,头发朝后面挽着,五官精致得像云霓、云裳姐妹,青色的套装让她们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白皙。关键的是她们身着套装的那种气质给人以难以抗拒的美丽。 

我被她们吸引住了,要不是唐小芙过来拉我的话我肯定会出洋相。 

“请!”皮云龙在热情地招呼。 

“你真色。”唐小芙在我耳边悄悄地道。我转身瞪了她一眼她用手遮住嘴巴在不住地浅笑。 

别墅的第一层是客厅。里面显得很宽大,装修也很气派、豪华不过这地方没有家的感觉。估计应该是一处公务接待的地方我可以从这里的装修风格就可以判断出来。 

我没有想到这别墅俗气的外表之下居然会如此典雅、尊贵的风格。 

“请坐。我们先喝点茶。”皮云龙将我们让进了那套宽大的真皮沙发处坐下。 

“范院长,上次我的提议您考虑得怎么样了?”我们坐下后刚才皮云龙身旁的那两位美女在给我们倒茶,他却在笑着问范其然。 

“你再给我们凌助理谈谈吧。我准备让他来负责这件事情。”范其然却笑着转头看我。 

“什么事情?就是您今天在上车的时候讲的那件事?”我问道。 

范其然点头道:“他说一下方案,你听一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 

我朝着皮云龙点了点头,他看着我。我发现他的眼睛很亮,但这绝对不是灯光反射的原因。 

“我们的方案很简单。”他开始说了起来,“我们公司分批帮助你们医院建设好门诊、内科住院大楼、外科住院大楼以及其他附属科室所需的建筑,但是你们医院的所有药品必须由我们提供。期限是20年。” 

我大吃一惊。我没有想到这个九阳公司居然会有如此大的胃口。 

“我们医院一年有多少毛收入?”我问范其然。 

5个亿左右。”他回答。 

我淡淡一笑,道:“按照我们国家医院的现实情况来看,在我们这种三甲医院的毛收入构成中,药品可是要占至少一半的比例的啊,在基层医院药品所占的比例还不止这个数。嗯。5个亿的一半就是1.5亿,20年就是50个亿。我只是将你们医药公司的纯利润计算为20%,那么这20年你们在我们医院的利润就将会达到10个亿。按照内、外科各500张床位以及每日2000人的门诊量计算建筑量的话,似乎这10个亿也差不多了。但是我却认为不能这样计算。第一,这种计算方式没有考虑物价上涨因素以及医院发展的因素。我可以肯定地讲,在未来3年以后我们医院的毛收入将达到10个亿以上,这一点我可以从最近以来的医疗器械的价格已及我们医院检查项目收入的涨幅就完全看得出来了。如果将来我们的药品的需求量大幅增加、药品价格也同时跟着上扬的话,那么你们的利润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我们给你们搞修建也需要大笔的资金啊。你考虑了资金的利息没有?”他的话咄咄逼人。 

我点头道:“我相信你们会垫付第一笔建设资金的,我听说这是行业规矩。也就说我们的第一个项目的部分资金你们可以采取由建筑公司垫付的方式。同时你们还可以用此项目向银行贷款。所以你们并不需要多大的资金流量就可以开展这个项目。虽然具体的东西我不是很懂,但是我可以想象得到某些运作方式。至于第二期建设就很好办了。因为那时候你们已经通过药品赚到了足够的利润了。再往后就只是需要进行资本的运作就可以了。你说是这样的吗?皮总。” 

准确地讲,我并不懂得其中具体的东西。对药品利润的分析也只是得益于我和唐小芙做那个抗菌素时候的基本知识而已。至于建筑方面和银行贷款以及资本运作等东西我却是知之甚少。但是我不能表露出自己的无知,我简略地、高深莫测地结束了自己的话。 

“我也计算过,好像20年的时间确实太长了点。”范其然道。 

“哈哈!我们先吃饭,边吃边谈。”皮云龙随即站了起来。 

餐厅在二楼。 

这里一样的豪华。我看这桌子起码可以坐20来个人。从桌子上面的餐具和其它的摆设来看至少不比钟副省长请我吃饭的那个五星级酒店差。 

桌子上摆放的酒是茅台。 

九阳公司皮云龙一方陪客的除了张大海还有那两个穿着职业装的美女。其他的人却都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们这里的菜品可并不比那些星级酒店的差呢。”张大海笑着说。 

范其然笑道:“吃饭不用那么讲究的,关键的就是一种气氛。” 

皮云龙点了点头道:“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吃什么东西已经不重要了。不过对于我们来说,请你们吃饭这件事情可也代表了我们的诚意啊。” 

我微笑着点头,眼睛的余光却在她身旁的两位美女身上。她们太漂亮了,漂亮得让我这个已经算是久经沙场的人都有些心旌摇曳。 

酒已经倒上了是用的小杯。 

皮云龙站了起来。“我们九阳药业公司今天万分荣幸地请到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范院长、凌助理一行,对此,我代表我们公司真诚地敬你们一杯!我希望我们公司能够继续地与你们合作下去,并且还要更深入地合作下去。今天晚上我们既是一个工作的酒会,同时也是一个朋友的私人聚会。来,让我们共同举杯,祝范院长、凌助理工作愉快、生活顺心!”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也包括我。我可以从他的话里面知道这样一个信息这个九阳公司的药品已经进入到了我们医院。 

“谢谢!”我们在与他们碰杯的时候都客气地说。 

酒喝下后气氛却开始沉静起来。 

上菜的服务员打破了这种沉静她一一地给桌上上菜并报着菜名。 

作为内地城市,菜的原料无外乎鸡、鸭、鱼、肉,最多也就是一些山珍了。但是今天上的才却大部分是海鲜。 

“我特地让人空运过来的,都是活的。大家慢用。”皮云龙道。 

我发现他今天有些不对劲,至少在调节饭局的气氛上有些吃力。他甚至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将他身边的两位美女介绍给我们。 

“皮总,好像你说得不对吧?”皮云龙右手边的那位美女笑道。 

“哦?我什么地方说错啦?”他诧异地问。 

那位美女嫣然笑道:“应该是请大家快用才是慢用的话菜就凉了。海鲜凉了后可是有腥味的。” 

皮云龙恍然大悟地道:“对你说得对!” 

我们都笑了起来。 

那位美女的这句话打破了饭局的沉闷。有时候就是这样,不管是饭局也好还是某种谈判也罢,往往一件小小的插曲就会让形势大为改观的。 

“对不起了范院长,我今天有些失礼了。你们带了两位美女来让我看着有些恍惚了,我居然忘记了介绍我们这边的人啦。”皮云龙随即道。 

“我们今天正好对等。你们那边两男两女,我们这边也是。看来我们可是心有灵犀啊。”我笑着说。 

“说得好!”皮云龙端起酒杯对我道,“凌助理,你刚才在外面的那些话可是对我打击很大啊。不过我觉得我们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谈的,你说是不是啊?” 

我也端起了自己的酒杯,道:“当然。你代表的是你们的九阳药业公司,我们范院长代表的却是我们医院。只要对双方有利,我相信我们完全是可以谈到一块儿去的。” 

我们喝下了一杯酒。 

我发现自己今天有些多话有些话可不是该由我来讲还有刚才那杯酒,我应该在皮云龙与范其然喝过以后才能去端杯子。 

“这件事情最终可是由我们范院长定的。我就是给他跑跑腿而已。我想这件事情还是你和我们范院长谈的好。”我急忙说道。 

“你先谈。我听着就是。”范其然笑着说。我观察了他一下,发现他并没有生气的迹象。 

我心里有了主意:“皮总,我想我们今天还是不忙谈这件事情的好。因为这事太大了。不过既然你们已经提出来了一个初步的方案,我想我们双方就可以开始核算自己的利益了。我相信我们之间是完全可以找到一个共同点的这个点可就是我们合作的条件啊。” 

“好!凌助理的话让我茅塞顿开。”皮云龙高兴地道。 

“皮总,我今天可是对你有意见呢。”我沉着脸说。 

他有些不安起来:“小弟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你一定指出来。” 

我朝他两侧那两位美女指了指然后道:“你让两位美女坐在你身旁倒也罢了,可是你居然直到现在也没有介绍她们的名字呢。难道你要让我们一会敬酒的时候称呼她们一号美女或者二号美女吗?”我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范其然也笑了起来。 

皮云龙猛地一拍他自己的头道:“凌助理你批评得是!我刚才自己还说呢,结果自己还是没有介绍!” 

桌上所有的人都在笑。 

“我自己介绍自己吧。”皮云龙右侧的那位美女站了起来笑道,“我叫孙苗苗,是皮总的秘书。你们怎么这么看我呢?我知道啦,你们一听说我是他的秘书就想歪了是不是?” 

“没有。我可是什么也没有想啊。”范其然急忙否认。 

孙苗苗朝我看了过来。 

“你自己在想。我可没想。”我笑着说。 

“你们不老实。”她笑着说。 

皮云龙笑道:“好啦、好啦。我申明,我们是纯洁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觉得有些好笑。不过我发现皮云龙确实还很不成熟。看来刚才看到的他沉稳的形象仅仅是一个表面。我忽然想起了自己与他偶遇的那次他的模样也许他给我的那种阳光的感觉才是他真实的一面。 

皮云龙左侧的那位美女站了起来:“我叫傅红雪。师傅的‘傅’,红色的‘红’,冰雪的‘雪’。请范院长和凌助理今后多关照。” 

我看她有些紧张,忙笑着道:“不得了!大侠啊。” 

“这话怎么说?”皮云龙问我。 

“古龙笔下有一位武功高强的大侠,善于使刀。对了,我想起来了,古龙的那本书的名字叫《边城浪子》,对,就是《边城浪子》!这位大侠使刀的速度极快,连武功最强的人都看不到他拔刀的动作,往往只是感觉到一阵轻风吹过才发现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与自己的身体已经分离了,可是眼睛中看到的却是大侠的刀仍然在他的刀鞘里面。”我笑着解释道。 

“这位大侠和我有什么关系?”傅红雪问道。她的神情轻松了许多。 

我笑着说:“因为那位大侠的名字也是叫傅红雪!” 

所有的人都大笑! 

“傅小姐应该到我们医院的外科来。”范其然笑道,“你如果到我们医院的外科来上班的话,我们根本就不需要给病人上麻醉啦。你只需要那么一刀,病人还没有什么感觉手术就做完了。” 

大家又笑。 

云霓和唐小芙没有说话。因为没有她们说话的机会。张大海的话也很少,他只是频频地给我们敬酒。 

说实话,这顿饭吃得很沉闷。从我的判断来看,范其然应该和皮云龙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但是他今天要带着两位美女到这个地方却又透出一种古怪。 

饭终于吃完了。大家客气了一番然后下楼。 

“我们回去吧。这件事情可能需要好好斟酌一番才是。”在下楼的时候我悄悄地对范其然说。 

他却不置可否。 

“范院长,凌助理,有没有兴趣去娱乐一下?”到了楼下后皮云龙问我们。 

我去看范其然。 

“算啦,我们得回去了。明天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呢。”范其然道。 

我顿时轻松了起来。 

“那也行。下次吧。这个地方很好玩的。”皮云龙笑道。 

“你怎么看?”我开车离开了那栋别墅后范其然问我。 

“您指的哪一方面?是皮云龙这个人呢还是那件事情?”我问道。 

“当然是他这个人啦。”他回答。 

我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不想让云霓和唐小芙知道我们的具体想法。我想了想,道:“富家公子哥而已。拿着他老爹的钱玩儿呢。” 

“不过他提出的这个方案倒是很诱人的。”他说。 

看了来我刚才的判断错了,他并没有回避她们的意思。 

“这需要我们好好核算才行。”我思考着说,“这件事情太大了,如果万一处理不好的话很容易出事情的。” 

我其实是在提醒他。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很犹豫。”他回答说。 

“关键的问题是这件事情有没有政策或者法律依据。还有就是涉不涉及医药垄断的情况。由一家医药公司供货往往会出现价格的问题,还有就是药品的质量问题了。”我很是担忧。 

“我听说省一院就是采用了这种方式建成了他们的住院大楼的。你提的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去咨询一下他们。”他告诉我说。 

我点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多了。不过这件事情最好不要由我来负责,您应该去找分管药品的副院长牵头才是。因为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在面上回避这件事情。” 

他坐在后面没有回答。 

“对了,云霓、小唐,这件事情你们可千万不要到外面去说啊。”我吩咐她们道。我心想不管你范其然是怎么考虑这件事情的,至少我应该把话给她们说清楚才是。 

“早知道我们就不应该来了。这饭吃得太沉闷了。”唐小芙不满地道。 

范其然一直没有说话。他好像睡着了似的。 

“范院长,您下面准备到什么地方?”我们进城了以后我忍不住地问他道。 

他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奶奶的,老子想喝酒!” 

时间还早。我们四人到了一家环境优雅的小餐馆。 

“小凌,我们去上厕所。”刚坐下来范其然却忽然对我说。 我估计他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而且不想让与我们一起的两位美女听见。我会意地对他道:“您不说我还差点搞忘了。走,我们一起去。” 

唐小芙笑了起来:“这样的事情还会搞忘?” 

我正色地对她说:“会的。男人与女人不一样!” 

“您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讲?”到了厕所后我悄悄地问他。我不敢大声地问,因为我记住了岳洪波曾经告诉我的那句话。 

“那个小唐......我有机会没有?”他悄悄地问我。 

我顿时怔在了那里。他看着我,神色很怪异:“你不会和她有那种关系吧?” 

我急忙否认,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我发现自己已经在潜意识中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只要涉及男女的事情我就会即刻将谎言说出来,而且还会在表情上不让人怀疑。 

“你去给她做下工作可不可以?”他似乎放下了心来。 

我当然不情愿,因为她可是我的禁脔。我说:“这个唐小芙最好不要去沾惹她。我见过她老公,她老公可是一个疑心极重的人,而且心胸很狭隘。” 

我这话其实是在吓唬他,我希望自己的这句话能够对他造成威慑。 

“真的?那就算了。”看来我的话确实起了作用。我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不过这个云霓我倒是可以帮你做一下工作。”我随即对他说。待自己将这句话说出口以后顿时便后悔了起来。 

“她还是处女吧?万一......”他犹豫不决。 

我笑道:“现在这社会哪来的那么多的处女啊?不过这也难说啊。我看这样,这件事情今天不忙,我尽快找机会去探一下她的口气再说。安全第一,您说是不是呢?” 

他点头。我心里暗自高兴。 

范其然对两位美女暂时没有了希望我们喝了很少的酒他就说要回家去了。 

我先将他送回了家,然后去送唐小芙。 

唐小芙下车的时候朝我怪怪地看了一眼我假装没发现她看我的眼神。 

“范院长看上你了。”现在车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对云霓说。 

“他那么丑。”云霓说。 

“可是他是院长啊。你今后可以通过他赚很多的钱的。”我像一个可耻的皮条客一样地对她作思想工作。 

“你的意见呢?你是不是希望我去陪他?”她却忽然问我。 

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这只能看你的意见。” 

“你舍得?”她又问我。双眼灼灼地看着我。 

我顿时有些魂不守舍。“要不......要不我们先......” 

她的脸即刻变得通红:“我早就想把自己给你了。” 

我对她的防线在这一刻完全被她打破。 将车停在小区的车库后我带着云霓直接上了电梯。 

打开自己家的门,我将云霓让进了屋。在四处张望一番发现安全过后我才轻轻地将防盗门锁上。 

“你先去洗澡。”我对正在屋内四处张望的云霓说。  

坐在沙发上看着前面几米处那个没有打开的电视机,我从荧光屏上看到了自己的模样。我对着荧光屏里面的自己在心里批评自己说:“你真是一个大坏蛋!” 

洗漱间里面传来了“刷刷”的流水声,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 

我急匆匆地朝卧室跑去,快速地将自己剥得精光将衣裤扔到卧室的那个小沙发上。 

“砰!”我听到有一样东西掉到了木地板上面。抬眼一看,却发现时自己的手机。 

急忙跑过去将它拾了起来看看是否有什么地方遭到了损坏,还好,手机是亮着的。不过我却发现上面有一则短信。 

是唐小芙发来的。“你和那个小妖精鬼混去吧。” 

我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个想法,急忙给她回复了一则:你来不来? 

“我要来!我看你有好厉害!”唐小芙的短信让我热血沸腾。 

云霓裹着一条浴巾出来了,雪白的腿晃得我的眼睛都直了。 

我告诉她:“唐小芙要来。” 

她一惊、身上的浴巾顿时掉在了地上......

 (第一集连载结束。本书即将出版。)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