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50

热度 3已有 2367 次阅读2014-6-4 23:24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 妇产科, 男医生 分享到微信

江南的春天来得很早。当北方还是银装素裹的时候我们江南省却已经是一片春意盎然。 

范其然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医院的一把手。小月也到了一个叫柳华县的地方挂职去了。 

虽然我极不愿意,但是组织上仍然任命我成为了我们医院的院长助理,同时兼任医院设备处处长。

说实话,在我刚当上了院长助理的那段时间,我心里始终存在着惭愧和惶恐的心理。 

小月是在年前走的。她离开的前一天我们俩尽情地欢爱了一个通宵。 

小月的皮肤永远都是那么好,摸起来滑滑的,象剥了皮的鸡蛋。每次抱着她的时候,总感觉象怀抱婴儿,但她是个女人,一个完完全全的女人,能激起一个男人所有的感觉。我喜欢听她呼吸的声音,特别是她在我耳边吹出的那暖暖的热气。每次她在情浓的时候总喜欢轻咬我的颈脖我很喜欢那种感觉,我是她的男人,一个让她开心,让自己疯狂的男人。 

“看嘛,就是你!你看我的眼圈都是黑的。”她早上离开的时候还在不住地责怪我。 

“上了火车好好休息就是了。我陪你。”我柔声地对她说。 

“我要和学校那边的组织部副部长住一间软卧,你自己去住另外一间。”她笑着对我说。 

“那位副部长是男的还是女的啊?”我有些不安地问。 

她乜了我一眼道:“你上了火车不就知道啦?” 

我顿时放了心。 

我已经提前向范其然请了假,因为我决定要亲自送小月到她即将工作的地方去。 

“我想到那地方去好好干一番事业,今后可能很少回来。你送我去也正好熟悉熟悉到哪个地方的路。”小月并没有反对我的这个决定。 

同行的还有大学那边组织部的一位副部长她是从组织上的考虑专程送小月去上任的。 

“看着你们这么亲热的样子我就想起了我以前年轻时候的情景。我那男人对我早就没有了当年的感觉了。”这位组织部的副部长看着我们恩爱的样子感叹地说。 

“您这么年轻,您说的也就是四、五年前的事情吧?”小月过去挽住她的胳膊然后亲热地说。 

我却觉得有些尴尬,急忙跑到软卧的外边看火车窗外的风景。 

柳华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但是我发现这里的县政府大楼却建造得气派堂皇。 

我看见小月站在县政府大楼的前面的时候她的眼泪忽然流了出来。此刻,我忽然明白了她肯定有着与我曾经有过的那种感受。我觉得这次我帮她是一种非常正确的选择。

我在这个县住了一晚上就离开了因为我不想影响小月接下来将进行的轰轰烈烈的事业,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和那位学校的组织部副部长一起返回。 

组织部的人都不苟言笑,我害怕和她在火车上一起呆上一天一夜。而且在我们来的时候我发现了她的身上有一个可怕的毛病狐臭,让人无法忍受的狐臭 

狐臭其实还不能完全算是一种疾病。从医学的的角度来说,狐臭是由腋下的顶浆腺分泌出来的一种气味,这其实是一种进化不完全的表现。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返祖现象。我不能理解的是她为什么不去做手术切掉腋下的顶浆腺呢?而且我估计最近这位组织部副部长正好处于月经前期,因为狐臭会随着经期发生周期性变化:在月经前分泌最多,月经期间最低。 

狐臭是一种极其难闻的气味,可是这位副部长却偏偏使用了大量的香水,我估计她是为了让香水的气味去掩盖她身上那种难闻的气味。但是她却不知道别人的感受,要知道,这两种气味混合在一起后气味将更加难闻 

副部长身上发出的气味让我头昏脑胀稍微时间一长就会出现头痛。所以在去柳华县的时候我很少进她们的那个房间。 

正因为如此我才很佩服小月在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面,她大部分的时间都和那位副部长在一起谈笑 

不过我很理解小月。据小月对我讲,她在县上的工作情况除了柳华县委组织部学校那边的组织部也是要考核的。 

“我得赶快回去,我刚被提拔,离开久了不大好。”我对小月说。她没有反对。 

“这下你该放心啦。今天晚上柳华县县委、县政府的接风宴上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夫啦。”她取笑我说。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将这个‘未’字去掉呢?”我问她。 

“事业为重。等等吧。”她说。 

我很是郁闷。我说:“你也是学妇产科的,你应该知道今后年龄大了生小孩不好啊。” 

“过了今年再说吧。等我熟悉了这里的情况再说。我挂职也就两年时间而已,很快的。”她朝我温柔地依偎过来。 

我不想多说了虽然我心里明白她的目标绝对不只是这短短的两年。 

怎么找了个这么好强的老婆啊?不,还不是老婆呢。我在心里哀叹,同时响起了柳眉曾经对我说过的那句话来。 

你不和我结婚我就是自由的,我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也是应该的。我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道。 

想到自己即将变得自由可以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偷偷摸摸地去见赵倩了,我的心里忽然高兴起来。 

小月没去送我,只是安排县政府派了一辆车将我送到了火车站。我坐在车上,忽然有了一种这辆车本来应该是我安排来送小月的奇异的感觉。 

在这个小县城的火车站没有买到软卧车车票,县政府给我买的是一张硬卧票。 

我心里很满足。因为我想到了自己那次回家时候的窘态。 

上了火车后我找到了自己的床位。放好了自己的包以后我坐到自己的这个下铺上默默地看着窗外。火车还没有启动。 

外面是几排铁轨,虽然是在晚上,但是我仍然可以看见那些铁轨上面有着许多的塑料口袋样的东西,看上去脏乱不堪。这对我的视觉造成了很大的污染。 

我朝硬卧车厢巷道的方向看去。 

那里有一个女孩子的背影,她的脸朝着巷道处的窗外,留给我的仅仅是一个“S”形的背影。 

从身材来看这应该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我心里判断道。 

站台外面有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他在和这个女孩说着话。小伙子在流着眼泪,他没有去擦拭,任泪水欢畅地在流淌。 

女孩子的背在不住地耸动,很明显,她也在哭泣。 

似乎不需要怀疑,这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在依依不舍地道别。 

站台外面很多人在朝他们看。这场景在车站是常有的,没有看点,人们看他们只是在猜测他们如何分别,是短暂还是永远的。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火车开出车站很远了,那个女孩子却仍然将她的身体趴在那个窗上,似乎那个男孩子还站在那里。我看着她那美妙的身材不忍转眼。 

忽然,她转过了身来。看着她,我大吃了一惊她是张晶晶! 

她脸上的泪水或挂在腮边,或滞留在眼角,附在她那一脸忧伤的底色上,很是哀婉动人。 

她没有注意到我。我过去将一张餐巾纸递到她的面前,示意她擦拭一下泪水。 

“谢谢!”她抬起头来,忽然就认出了我,“凌老师,怎么会是你?” 

我朝她微笑。我发现她的面部真是清爽雅致之极,说不出的甜润清纯,说不出的匀称和谐。她的眼睛里面没有丝毫的杂质,清澈见底,明得晶莹,柔得妩媚。这双眼睛因为离别的愁绪正露出忧郁的神色,但是却更增加了几分清丽。 

好纯净的女孩子!我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呢?好像自己以前仅仅是注意到了她的漂亮与好学,对她纯洁的印象也只是来源于自己对在检查到了她的那个膜后的判断。 

“那是你男朋友?”我问她。 

她在摇头:“不是,他是我弟弟,亲弟弟。” 

我很是吃惊 

“我和他是双胞胎。他才从监狱里面出来。”她对我说,眼泪又开始在往下淌。 

我又朝她递过去了一张餐巾纸。 

“对不起。”她朝我笑了笑。 

“你是这个地方的人?”我问。 

她点头,眼泪便又开始往下流。她的模样让我感到心痛。 

“你应该早就毕业了啊。现在在什么地方工作呢?”我即刻转移了话题、不再去触动她那根伤感的神经。 

“我考上了我们学校的研究生。”她回答,脸上的泪水在慢慢地减少。 

“哦?什么专业?导师是谁啊?” 

“就是你们妇产科麻醉室的魏一章、魏老师。”她回答。 

我大为惊讶。我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居然有如此遇巧的事情。 

我们一路上亲密地聊天。她只是告诉我她的弟弟是在一次酒醉后失手造成了一个人的残废,关于她弟弟其他的事情她却不愿意多说。 

“您现在是我们医院的领导了,今后可得多关照我啊。”她对我说。 

我惊讶于她消息的灵通。 

“我也是听魏老师说的。”她看出了我的疑惑。 

真是一个晶莹剔透的女孩子我心里想道。 

“我能关照你什么啊?”我笑着说。心里有一种开玩笑的意味。 

“那倒也是。”她笑着点头。她的回答让我有一种失落的感觉。这种失落的感觉极不纯洁。我心里明白自己这一点但是我却无法控制自己。 

我堕落了,我心里非常地清楚。看见漂亮的女人我总会去期望、去浮想而且会去跃跃欲试。一个我在批评自己,而另外一个我却无法按捺自己。 

我想起了自己曾经的一个梦—— 

我曾经把这个梦当成一个很好笑的噩梦讲给小月听过她听了以后却不置可否但是我自己却明白这个梦其中的含义。 

有天晚上,睡梦中的忽然发现床边的那堵墙里面忽然伸出一只手。虽然迷迷糊糊的看不十分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那就是一只手那只从墙里面伸出来的手直接去拉我的右手,它用力地将我的右手朝着墙里面拉去,这种力量甚至还带动着我的躯干在朝着墙里面运动。我顿时大骇。 

我不知道那堵墙里面会有什么东西,更不明白那只手的主人是属于谁。但是我对那只手以及那堵墙有着一种深深的恐惧。我奋力地将自己的右手往回拉 

我们的力量旗鼓相当但是不多久我却觉得自己很累了。不,不单单是累,还有恐惧。墙里面的那只手仍然在用力地拉我,我感觉自己的力气在慢慢地消失,眼看着自己的右手马上就要被拉进那堵墙里面去了、连同自己的身体。 

这时候,我在极度的恐惧中醒了过来。 

醒来后的我已经是满头大汗,刚才的梦境却清晰如真。去看自己的右手却发现它正被自己左手抓住原来是我的左手在抓住自己的右手在用力地在拉,而我的右手却在奋力地反抗 

这就如同自己的欲望一样,一边是堕落,一边是道德和良知。它们时常在如此地搏斗。 

从梦中的情况来看,自己的良知似乎没有战胜堕落的欲望。虽然自己的潜意识明明知道它的可怕。 

火车到达省城后张晶晶就与我分别了。我本来想请她和我打一辆车的,但是她在火车到站的时候却直接和我说了一声“再见”然后就自己一个人先离开了。 

虽然我很想对她说我们完全可以打一辆车的,但是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却始终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来。我很奇怪,自己在她的面前似乎有些讷言。 

也许是她的悲戚影响到了我吧?或者是她曾经的学生身份?我不知道。

回到自己那个大大的房子里面,忽然有一种已经离开这里很久的感觉。还没有吃饭,但是我却不想自己独自一个人去就餐。我害怕孤独。 

给赵倩打了一个电话,她听到我的声音后很高兴,她对我说:“我天天都在想你。”

“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对了,你吃过了吗?”我看了看时间,忽然有些失望。 

“吃了点,但是我好像又饿了。”她在电话里面笑,“我最近在减肥,减得我到了晚上都不敢去想那个‘吃’字了。” 

“你又不胖,减什么肥啊?这样吧,你等半小时下楼,我过来接你。”我柔声地对她说。 

“我们到外面去吃饭?”她似乎很惊喜。 

“嗯。我们到外面去吃饭。”我对着电话在笑。 

我一直以来都没有过深地去触及她上次割腕的事情因为我害怕加大她的心理负担这件事情可是会触及到她内心最软弱的那根神经的啊。 

但是今天我准备要和她好好谈谈了。因为我意识到这件事情不能够永远地回避。 

我选择了一家西餐厅我觉得这里很安静,而且这里的气氛很适合谈这样的事情。

“我当上了我们医院的院长助理了。”我们坐下、点好菜了后我告诉她。 

“我一直都知道你是最棒的。”她看着我说,眼神里充满了崇拜。 

我也很得意:“那当然了。其实你也可以做到的。” 

“我可没你那本事。毕竟我的学历太差了。”她黯然地说。 

“学历并不能说明一切。最关键的是自己必须要有信心。你可要去读MBA,也就是工商管理硕士。这也是硕士文凭的,而且现在好像还很时兴这个。”我鼓励她道。 

“我?可以吗?我哪来那么多的时间?”她疑惑地问我。 

我朝她点头:“可以的。你完全可以的。我认为读MBA的目的并不是纯粹地为了那个文凭,它还有广交朋友的作用。那些去读MBA的人要么是政府官员要么是企业界的精英。如果能够经常地与这些人接触的话你的思维和观念就会发生巨大的转变。” 

“这个可是要考试的吧?我害怕自己考不上。”她仍然很担忧。 

我凝视着她:“最关键的是你自己必须得有信心。信心!你知道吗?当然,我可以去给你作一些工作,我可以想办法去江南大学MBA专业的教授但是前提却必须是你要有信心、要有去接触他人的愿望。” 

“嗯。我听你的。”她点头道。 

菜上来了。 

“吃吧。我们边吃边聊。”我柔声地对她说,“一个人最需要的除了信心以外还有就是要独立。你喜欢我,其实我也发现自己慢慢地开始喜欢你了。但是我总不能娶两个女人吧?这就是现实啊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独立。我说的独立的意思不仅仅是独立生活的能力,我认为最为重要的就是要自立,也就是依靠自己而不是把自己的一切全部地放在他人身上。比如我们俩来说,如果你把所有的希望全部放到了我的身上的话那结果很可能就是失望、极度的失望。”我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急忙用手势止住了她继续地道:“其实你的生活应该更好的,我并不是你可要托付一生的人。我自己知道自己我这人其实很坏。我现在不但对不起我的未婚妻小月,同时也对不起你。我实话告诉你吧,我除了你们两个人以外还有其他的女人,所以我并不值得你这么对我好。真的,赵倩,你醒醒吧,我确实不值得你爱。” 

她的眼泪又开始在流了。“海亮哥,其实我也是知道的。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所以你应该去多接触其他的人才啊。我父亲的意见是对的,今后就让我把你当作亲妹妹看待吧。”我递给了她一张餐巾纸。 

“嗯。”她低头道。 

“你这么漂亮,一定会找到你真正值得爱的人。”我对她说。但是却觉得自己心里有些酸酸。 

“海亮哥,你让我适应一段时间吧。”她看着我低声地说。 

我没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却仍然在对着她点头。 

“我要你经常来看我。”她继续在说。 

“没问题。”我笑着说。

“在我找到男朋友之前你要像以前一样的爱我,行不行?”她的声音中带着哀求的意味。 

我一怔,随即叹息着对她点了点头。 

其实我自己知道,在我的内心中也并不想放弃她。这就如同那些吸烟的人一样,要戒掉烟瘾可不是那么简单。 

“我过几天就去报名、去报名参加那个MBA的考试。”她的神情忽然高兴了起来。 

我也很高兴:“太好了!”

这一刻我才真正地体会到了思想工作的重要性。 

“我真的很崇拜你的,海亮哥。你怎么读书就那么厉害呢?而且现在还学会了当官。今后你可要好好帮助我才行。”她笑着对我说。 

“那当然。”我自豪地说。 

她却看着我笑道:“不管怎么样你也应该假装谦虚一下才对啊。” 

我叹息道:“我这人就这样,水平到那地方去了想谦虚一下都不行。” 

她跟着我在笑。 

“没有两刷子,怎么敢在你面前刷皮鞋?没有两梳子,又怎么敢在你面前梳偏头呢?”我对她开玩笑地道。这是我们家乡那地方的土话,“两刷子”是很有本事的意思。 

她被我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我急忙对着她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我发现周围那些吃饭的人都在朝我们看。她捂住自己的嘴巴却仍然在笑。 

我心里也很高兴她现在的精神状态让我放心了许多。 

“我们去看看夜景可以吗?”吃完饭以后赵倩对我说。 

“当然可以啦。”我今天感觉自己轻松极了。 

她很自然地过来挽住了我的胳膊。在别人的眼中我们会是一对浓情浪漫的情侣。我相信很多人不会怀疑这一点。 

“我真想我们两人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赵倩在我身旁轻声地说。 

我没有回答,但是我的心里已经回答了“是啊。” 

“你女朋友今天没在家?”她忽然问我。 

我以为她不会问我这件事情的因为这可是她心里最不想去想的问题。 

“她到一个地方挂职去了。当副县长。”我回答。 

“你们才是天生的一对啊。”她幽幽地道。 

“你会找到你真正喜欢的人的。”我还是那句话,现在,就连觉得自己很是无耻。 

“这个世界上只有剩菜剩饭但是绝对不会有剩男剩女。我知道这个道理。”她忽然凄楚地笑着对我说。 

她的这句话表达出了她内心里面的无奈。不过我相信她会找到属于她自己的爱的,至少会找到一个爱她的人。我心想,看来自己必须要早早地离开她,不然她肯定很去接受别人。 

可是,万一她再次地去伤害自己怎么办? 

凌海亮啊凌海亮,你怎么能这么地自私呢?你不愿意放弃她却在为自己去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你还是不是人啊?我在心里不住地骂自己。 

过了今天,我今后要和她断绝那种不正常的关系我再也不能与她发生肉体上的关系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不,今天也不要...... 

想到这里,我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取下来但是她却在反抗只好叹息着放弃。明天吧、从明天开始...... 

就在我和小月居住的地方,我这套大大的房子里面,我和赵倩再一次地欢爱了。 

我发现自己今天有着不一样的激情。因为在我的这个家里面到处都挂着小月的巨幅照片。我没有丝毫的惶恐有的却是难以言表的刺激。 

赵倩像一只小猫一样的依偎在我的身上,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她的头趴在我的胸上不愿意离开。 

我痛苦地发现自己现在想要离开她或者她要离开我都已经变得很困难。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让自己多去和唐小芙欢好也许这样可以让自己忘记她。 

还是唐小芙好啊她是已婚之人,我和她随便怎么地也不会出现自己与赵倩那样的事情来。 

没有多少的感情,存在的只是互相的需要。这样大家都很洒脱。我喜欢这样的结果。 

一想到唐小芙我就开始有些冲动起来。上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她打电话。 

“你终于想起我来了。”她的话里面充满着不满。 

“你个浪蹄子,几天不见我下面就开始痒了?”我小声地与她调笑。 

她的回答让我顿时兴奋起来:“我就是痒了,那你怎么还不来帮我挠挠?”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原野001 2014-6-5 21:26
请博主继续啊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