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雪雁-j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47367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沈敏特:致教育部长袁贵仁先生

热度 1已有 1535 次阅读2015-6-23 08:37 分享到微信

心平气和谈教育——致教育部长袁贵仁先生



文/沈敏特



   最近,教育部长袁贵仁先生就高等学校的意识形态工作发表了讲话,如投石入池,激起不大不小的波澜。有赞成的,有不以为然的。愚见是:一是正常,二是好事。历史告诉我们,万马齐喑的时代,都是民族倒霉的时代,可以争鸣的时代,都是民族有希望的时代。更何况当前的中国教育,忧虑的多,赞赏的少,渴望根本性的改革,已成很多有识之士的共识,并已列入五为一体的深化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在这个当口,叽叽喳喳,议论纷纷,无疑显示了共同的关心,这是逐渐形成大多数人的共识的前提。就此一端,倒是应该感谢袁贵仁先生的,他引起了一场有意义的争论。

  

   出于以往一而再、再而三的惨痛教训和这个民族付出的沉重的代价,我已多次并还要再次发出呼吁,咱们这个民族能不能甩掉戴帽子、打棍子的恶习,学一点倾听不同意见,心平气和交换意见的气度和本领?资中筠先生有一篇文章,特别指出,美国的政治格局是“谈”出来的,而不是“打”出来的,对我大有啓发。我们正在进行的改革深化大业,只能是和平的、渐进的方式,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谈”,至关重要,这就需要一个从上至下,从下至上的,旁及左右前后的相应的,使大家放心大胆畅抒胸臆的法制环境。我常常困惑的是,为什么和外国人,包括曾被称为“美帝”的美国人,曾被称为“鬼子”的日本人,我们都可以坐下来谈谈,争取加深彼此的理解;而我们中国人之间,一有不同意见就要剑拔弩张呢!难道在言论领域也要奉行“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方针吗?


   对于袁贵仁先生,我的态度是:一、欢迎他多多讲话,他身负重任,担任14亿人口大国的教育部长,我们老百姓需要了解他的言行;二、他是公仆,我们是公民,我们有依宪监督他的义务。在四中全会作出依法治国的决策之后,这一点尤其重要。于是,我也得提几点意见。


   高校要抓意识形态工作,我同意。人是有意识的动物,要抓教育人的工作,就得抓意识形态的工作;这一点,全世界概莫能外。问题在于:抓的方针与方法是什么,它的规律是什么?坦率的说,声言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袁贵仁先生的问题是,恰是在意识形态的方针、方法上完全违背了马克思学说关于意识形态论述的精髓。


   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到汉朝的独尊儒术,再到历朝历代的形形色色、程度不等的文字狱,形成了中国皇权专制主义历史悠久、传统深厚的意识形态的方针与方法。方针是:只有一种声音,只许一种言论。方法是:对所谓“异见”,用强权和暴力直至肉体消灭予以镇压。


   马克思学说则首先强调精神世界的多元化。在著名的评论《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中说:“你们赞美大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是,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当然,无论是整个世界还是一个国家,总需要一种相对统一的意识形态来维持世界和国家的正常运转。所以,世界需要联合国的宪章,国家需要各自的宪法,中国则需要执政党依法治国。为此,在意识形态领域需要探寻维持依法治国的核心价值观,并使核心价值观能深入人心,化为大多数人的行为准则。我想,高校的意识形态的任务,无非是核心价值的普及。而方法是遵循马克思揭示的规律;即严格区分解决物质世界问题和精神世界问题的不同的方法。前者,马克思称之为“武器的批判”,即用物质力量对待物质力量;后者称之为“批判

的武器”,即用精神力量对待精神力量,具体而言,即是摆事实,讲道理,追求论理的彻底性。在此,我想推荐一部著作,国家行政学院祁述裕教授的《文化建设九讲》,其中有一节,专门论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的路径;他提出了三个方面,我以为完全符合马克思“批判的武器”的准则,而与“武器的批判”截然不同。他明确指出:“靠行政命令行不行?不行!无论中外,行政力量、军事力量从来解决不了核心价值观确立问题。”(198页)是的,意识形态工作之有无效果,不是压而不服,口服心不服,而是口服心服,心悦诚服。


   袁贵仁先生讲话中,有一句话已成为“名言”。那就是,“我们要加强意识形态阵地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有意思的是,官方媒体的新版本,这段话已删除,但雁过留声,已深深印在打架的脑海中,更何况这段话的基本精神是贯串全篇的。而这个基本精神就是要用“武器的批判”替代“批判的武器”。

“绝不能让”至少是一种强制性的行政力量,更何况讲话的后面还强调了人事方面的组织力量,这自然是为了强化行政力量的威慑性。而“绝不能让”的具体内容恰恰绝不能产生心悦诚服的效果。


   西方价值观“绝不能让”进入课堂,将成为21世纪笑林广记的名言。因为,首先是绝对做不到。且不说马克思学说,恰是西方价值观的一种,就是马克思学说以外的西方价值观也不能一概否定。我们要继承全人类的文明成果,怎么能不接触西方价值观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个字中,就有不少来自西方。在文艺座谈会习近平讲到他所涉猎的图书,西方的占了很大的比例。在和奥巴马的会晤中,习近平提到“中国梦”和“美国梦”是相通的。相通不等于相同,但至少可以互相参照,以达到互补与互纠的效果。现代思想教育,一定是开放的教育,它不能用一种思想来灌输,而要在多元的空间中培养学生的争论、比较、辨别、选择为基础的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作为教育部的首席,力图在向党中央表忠心得时候,怎么能忘记这个党曾言之凿凿颁布过“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古为今用,外为中用”的文化方针;不许接触西方各种各样的价值观,怎能贯彻党的文化方针?只有经历这样的过程,一种科学的价值观才能内化入心,外化成行。鲁迅睿智地说,吃了牛肉,人就变成牛了吗?要相信,胃能消化物质产品,脑能消化精神产品,无此不能成人。今日,国门大开,人员出出进进,尤其是我国已有6.3亿网民,12亿手机用户,5亿微博、微信用户,每天信息发送量200亿条(这里用的是官方统计数),课堂的门窗能关闭得了吗!一切那怕是类似于“武器的批判”的手段,终难奏效。历史一定会证实,意识形态工作面对人的精神世界,只有把马克思的“批判的武器”转化为执政者牢不可破的观念,转化为多种多样的工作细节,变成心悦诚服的教诲,平等相待的交流,润物无声的薰陶,才是意识形态工作的唯一坦途。


   所以,袁贵仁先生的另一句话,也迅速成为“名言”:“绝不许再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这里,第一个关键词是“绝不许”,不仅把意识形态的工作扭曲成言论的禁令,并扩而大之,扭曲成对于喜怒哀乐的情绪的禁令。恕我发一下牢骚:这位部长也太霸道了,老百姓还有活路吗!我不是提倡发牢骚,也不以为发牢骚是人民的幸福。我还是说,要用“批判的武器”来对待精神领域的工作,这本来应该是教育部长最擅长的。譬如,听说有牢骚,作为人民公仆,教育部长的第一个反应是要体察民情,了解牢骚何来,然后针对不同的情况给予疏导。而不是首先大喊一声“狼来啦”,以为又是哪个拿了“境外反华势力”的“津贴”,在此“兴风作浪”。要知道,牢骚各种各样,原因也各种各样,需要分别情况不同对待。不要脑袋只有一根弦,把凡事都视作“敌情”(我已经注意到,这位部长的嗜好是战争,用战争术语讲意识形态已成习惯)。几十年来,视友为敌的恶习,我们这个民族为此付出的代价还少吗!我更要说明的是,有的牢骚还是弥足珍贵的民情,是真正的爱国之情。试想,面对如此严重的贪污腐败、贫富差距、道德滑坡、环境污染,哪一个有良心、良知的爱国者能不感慨系之,痛心疾首呢!应该爱之、护之,加以引导,把它转化为改革开放的精神资源。屈原的詩题“离骚”二字,专家有所解读,“离”即“罹”,遭遇的意思,“骚”即“忧”
,心急如焚的意思。所以,“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成了千古名句,也是“骚”之范例。一代代中国人,“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忧国忧民”之情,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之情。“批判的武器”面对人的精神世界,不但有理,还得有情,“合情合理”,才是它的正宗。岂能用部长先生的“绝不允许”给予横扫。


   于是我想起了另一位人物,蔡元培先生。不能说緣,只能说巧;他和袁贵仁先生不但同级——一个是部长,一个是总长,又是同行——一个是教育部长,一个是教育总长。两人的工作都得面对人的精神世界,可理念与方法大相径庭。袁部长要关门闭护,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填灌一种思想,一种观念;看家本领是“绝不能让”、“绝不允许”。蔡总长则打开门窗,扩展空间,他不但请来陈独秀这样的共产党领袖,也请来胡适这样的民主主义者,更请来还拖着辫子的前清遗老辜鸿铭。谁都知道,蔡总长的目标决不是要把学生培养成小辜鸿铭。他要一个学术自由、教学自由、学习自由的多元的空间,通过辨别、选择的独立思考,从善如流,使学生成为具有科学与民主的素养的真正的现代人。他更接近于马克思的“批判的武器”。


   如果把两位同级同行的人物放在一起,让他们PK一下,什么结果对中国的教育事业的现代化更有好处呢?


   最近,教育部长袁贵仁先生就高等学校的意识形态工作发表了讲话,如投石入池,激起不大不小的波澜。有赞成的,有不以为然的。愚见是:一是正常,二是好事。历史告诉我们,万马齐喑的时代,都是民族倒霉的时代,可以争鸣的时代,都是民族有希望的时代。更何况当前的中国教育,忧虑的多,赞赏的少,渴望根本性的改革,已成很多有识之士的共识,并已列入五为一体的深化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在这个当口,叽叽喳喳,议论纷纷,无疑显示了共同的关心,这是逐渐形成大多数人的共识的前提。就此一端,倒是应该感谢袁贵仁先生的,他引起了一场有意义的争论。

  

   出于以往一而再、再而三的惨痛教训和这个民族付出的沉重的代价,我已多次并还要再次发出呼吁,咱们这个民族能不能甩掉戴帽子、打棍子的恶习,学一点倾听不同意见,心平气和交换意见的气度和本领?资中筠先生有一篇文章,特别指出,美国的政治格局是出来的,而不是出来的,对我大有啓发。我们正在进行的改革深化大业,只能是和平的、渐进的方式,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至关重要,这就需要一个从上至下,从下至上的,旁及左右前后的相应的,使大家放心大胆畅抒胸臆的法制环境。我常常困惑的是,为什么和外国人,包括曾被称为美帝的美国人,曾被称为鬼子的日本人,我们都可以坐下来谈谈,争取加深彼此的理解;而我们中国人之间,一有不同意见就要剑拔弩张呢!难道在言论领域也要奉行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方针吗?


   对于袁贵仁先生,我的态度是:一、欢迎他多多讲话,他身负重任,担任14亿人口大国的教育部长,我们老百姓需要了解他的言行;二、他是公仆,我们是公民,我们有依宪监督他的义务。在四中全会作出依法治国的决策之后,这一点尤其重要。于是,我也得提几点意见。


   高校要抓意识形态工作,我同意。人是有意识的动物,要抓教育人的工作,就得抓意识形态的工作;这一点,全世界概莫能外。问题在于:抓的方针与方法是什么,它的规律是什么?坦率的说,声言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袁贵仁先生的问题是,恰是在意识形态的方针、方法上完全违背了马克思学说关于意识形态论述的精髓。


   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到汉朝的独尊儒术,再到历朝历代的形形色色、程度不等的文字狱,形成了中国皇权专制主义历史悠久、传统深厚的意识形态的方针与方法。方针是:只有一种声音,只许一种言论。方法是:对所谓异见,用强权和暴力直至肉体消灭予以镇压。

   马克思学说则首先强调精神世界的多元化。在著名的评论《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中说:你们赞美大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是,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当然,无论是整个世界还是一个国家,总需要一种相对统一的意识形态来维持世界和国家的正常运转。所以,世界需要联合国的宪章,国家需要各自的宪法,中国则需要执政党依法治国。为此,在意识形态领域需要探寻维持依法治国的核心价值观,并使核心价值观能深入人心,化为大多数人的行为准则。我想,高校的意识形态的任务,无非是核心价值的普及。而方法是遵循马克思揭示的规律;即严格区分解决物质世界问题和精神世界问题的不同的方法。前者,马克思称之为武器的批判,即用物质力量对待物质力量;后者称之为批判

的武器,即用精神力量对待精神力量,具体而言,即是摆事实,讲道理,追求论理的彻底性。在此,我想推荐一部著作,国家行政学院祁述裕教授的《文化建设九讲》,其中有一节,专门论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的路径;他提出了三个方面,我以为完全符合马克思批判的武器的准则,而与武器的批判截然不同。他明确指出:靠行政命令行不行?不行!无论中外,行政力量、军事力量从来解决不了核心价值观确立问题。198页)是的,意识形态工作之有无效果,不是压而不服,口服心不服,而是口服心服,心悦诚服。


   袁贵仁先生讲话中,有一句话已成为名言。那就是,我们要加强意识形态阵地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有意思的是,官方媒体的新版本,这段话已删除,但雁过留声,已深深印在打架的脑海中,更何况这段话的基本精神是贯串全篇的。而这个基本精神就是要用武器的批判替代批判的武器

绝不能让至少是一种强制性的行政力量,更何况讲话的后面还强调了人事方面的组织力量,这自然是为了强化行政力量的威慑性。而绝不能让的具体内容恰恰绝不能产生心悦诚服的效果。


   西方价值观绝不能让进入课堂,将成为21世纪笑林广记的名言。因为,首先是绝对做不到。且不说马克思学说,恰是西方价值观的一种,就是马克思学说以外的西方价值观也不能一概否定。我们要继承全人类的文明成果,怎么能不接触西方价值观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个字中,就有不少来自西方。在文艺座谈会习近平讲到他所涉猎的图书,西方的占了很大的比例。在和奥巴马的会晤中,习近平提到中国梦美国梦是相通的。相通不等于相同,但至少可以互相参照,以达到互补与互纠的效果。现代思想教育,一定是开放的教育,它不能用一种思想来灌输,而要在多元的空间中培养学生的争论、比较、辨别、选择为基础的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作为教育部的首席,力图在向党中央表忠心得时候,怎么能忘记这个党曾言之凿凿颁布过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古为今用,外为中用的文化方针;不许接触西方各种各样的价值观,怎能贯彻党的文化方针?只有经历这样的过程,一种科学的价值观才能内化入心,外化成行。鲁迅睿智地说,吃了牛肉,人就变成牛了吗?要相信,胃能消化物质产品,脑能消化精神产品,无此不能成人。今日,国门大开,人员出出进进,尤其是我国已有6.3亿网民,12亿手机用户,5亿微博、微信用户,每天信息发送量200亿条(这里用的是官方统计数),课堂的门窗能关闭得了吗!一切那怕是类似于武器的批判的手段,终难奏效。历史一定会证实,意识形态工作面对人的精神世界,只有把马克思的批判的武器转化为执政者牢不可破的观念,转化为多种多样的工作细节,变成心悦诚服的教诲,平等相待的交流,润物无声的薰陶,才是意识形态工作的唯一坦途。


   所以,袁贵仁先生的另一句话,也迅速成为名言绝不许再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这里,第一个关键词是绝不许,不仅把意识形态的工作扭曲成言论的禁令,并扩而大之,扭曲成对于喜怒哀乐的情绪的禁令。恕我发一下牢骚:这位部长也太霸道了,老百姓还有活路吗!我不是提倡发牢骚,也不以为发牢骚是人民的幸福。我还是说,要用批判的武器来对待精神领域的工作,这本来应该是教育部长最擅长的。譬如,听说有牢骚,作为人民公仆,教育部长的第一个反应是要体察民情,了解牢骚何来,然后针对不同的情况给予疏导。而不是首先大喊一声狼来啦,以为又是哪个拿了境外反华势力津贴,在此兴风作浪。要知道,牢骚各种各样,原因也各种各样,需要分别情况不同对待。不要脑袋只有一根弦,把凡事都视作敌情(我已经注意到,这位部长的嗜好是战争,用战争术语讲意识形态已成习惯)。几十年来,视友为敌的恶习,我们这个民族为此付出的代价还少吗!我更要说明的是,有的牢骚还是弥足珍贵的民情,是真正的爱国之情。试想,面对如此严重的贪污腐败、贫富差距、道德滑坡、环境污染,哪一个有良心、良知的爱国者能不感慨系之,痛心疾首呢!应该爱之、护之,加以引导,把它转化为改革开放的精神资源。屈原的詩题离骚二字,专家有所解读,,遭遇的意思,
,心急如焚的意思。所以,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成了千古名句,也是之范例。一代代中国人,位卑未敢忘忧国忧国忧民之情,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之情。批判的武器面对人的精神世界,不但有理,还得有情,合情合理,才是它的正宗。岂能用部长先生的绝不允许给予横扫。


   于是我想起了另一位人物,蔡元培先生。不能说緣,只能说巧;他和袁贵仁先生不但同级——一个是部长,一个是总长,又是同行——一个是教育部长,一个是教育总长。两人的工作都得面对人的精神世界,可理念与方法大相径庭。袁部长要关门闭护,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填灌一种思想,一种观念;看家本领是绝不能让绝不允许。蔡总长则打开门窗,扩展空间,他不但请来陈独秀这样的共产党领袖,也请来胡适这样的民主主义者,更请来还拖着辫子的前清遗老辜鸿铭。谁都知道,蔡总长的目标决不是要把学生培养成小辜鸿铭。他要一个学术自由、教学自由、学习自由的多元的空间,通过辨别、选择的独立思考,从善如流,使学生成为具有科学与民主的素养的真正的现代人。他更接近于马克思的批判的武器


   如果把两位同级同行的人物放在一起,让他们PK一下,什么结果对中国的教育事业的现代化更有好处呢?




201523




沈敏特,著名作家、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此文由沈教授特授权在我博客上发表。  



(注:1、迄今最精彩跨国金融商战职场小说《心机》:http://url.cn/LTsimN2、所有和钱有关的问题,都将在《钱经》系列中详谈。第一本《钱经:货币、黄金、房子》已出版:http://url.cn/O8Vptj3、由思进策划,由罗敷撰写的《北欧人为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图片均由博主自行发布,与本网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博主进行删除。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4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