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oodyonge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080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第十九回 (2)

热度 1已有 1274 次阅读2017-4-27 21:53 |个人分类:残金儒宋|系统分类:文学| 汪狐狸, 九公主, 客店, 老板娘, 刀客 分享到微信

店门突开,闯入八名玄衣刀客,旁若无人来到堂屋,七手八脚搬挪桌椅,顷刻之间便整出一片空场。张岚上前质问:哎!你们是甚么人?为何无端闯入?胡乱搬动桌椅?一个脸上长有一撮黑毛健硬汉子恶狠狠瞪了她一眼,蛮声喝道:休要罗嗦!金花公主驾到!跪到一旁迎接!张岚正然不知所措,又有两个玄衣汉子疾步而入,将一卷红毡轻轻一抖,在地上滚出一条红色通道,直达厅堂中央,复从外面抬来一张公案,一把官帽椅,置于在空场中央。门外有人高声颂道:金花公主驾到!门口花影一闪,香风阵阵,袅袅婷婷步入四名彩衣女子,抬着一张绣榻,上面斜坐一个俏丽女子,头扎白绢,身穿白色丝绵软袄,上绣朵朵金花,外披银狐裘袄,左右两边跟随一名黑衣赳赳武士和一位红衣女子。黑衣男子眼角眉梢英气凛凛,腰间丝绦斜插一柄长剑,红衣女子正是那个最令汪丽讨厌的武月仙。四名彩衣女子将绣榻轻轻放在公案旁,俏丽女子缓步而下,懒洋洋坐在官帽椅上。黑衣男子和武月仙站立她身后,玄衣刀客肃立两厢。

林公子心想:这女子何许人?好大派头。汪丽认得她就是当今宣宗皇帝九公主完颜金花。

完颜金花居高临下看了张岚一眼,说道:“吾乃当今大金国皇帝陛下册封九公主是也。你是何人哪?在此间做甚?语调冷傲,官腔十足。张岚故意装作面露畏惧,将头底下,不敢正视,怯声答道:回九公主话,民女张岚,是这里店东。民女不知九公主驾临陋店,有失远迎,望九公主恕罪。完颜金花冷哼一声,懒洋洋地说:起来吧,退在一旁。

完颜金花斜了汪丽一眼,冷冷问道:「玉树后庭花」是谁唱的呀?汪丽连忙离座,上前倒身下拜,娇声说:是小女子唱的。完颜金花冷冷一笑,傲慢地说:我就猜着是你,鞑靼入侵,山河破碎,你却弹唱亡国之音,莫非希望我大金国早日灭亡么?汪丽辩解道:九公主明鉴,小女子方才所弹唱乃是「玉树后庭花」,何来亡国之音?完颜金花讥讽骂道:你这狐媚娼妇,你是真无知,还是故意装糊涂?南朝陈后主,荒淫无度,「玉树后庭花」便是陈后主为其宠妃张丽华写的淫词烂调,不久陈国灭亡,「玉树后庭花」被后人称作亡国之音。汪丽何曾遭人如此当众辱骂?而且宝贝相公就在这里,她羞愤难当,却又不敢发作,忍气吞声说道:小女子学识浅薄,的确不知此乃亡国之音,求九公主开恩,饶恕小女子无知之罪。完颜金花轻蔑一笑,说道:你说的倒轻巧,只是国法容不得你。汪丽正要辩解,却听林公子插话道:难道金国法令之中,可有明文禁止弹唱「玉树后庭花」这一条么?完颜金花闻听,一双明眸转而注在林公子身上,不由一愣,端详片刻,声音慵懒问道:你又是何人哪?怎敢如此与本公主说话?看你一身南人装扮,分明又是一个南宋奸细。林公子微然一笑,说道:唱一曲「玉树后庭花」,就要亡国,穿一身南人装束,便是南宋奸细,九公主的歪理实在荒谬之极。黑衣男子厉声喝道:“南蛮狂生休得无理!若再胡乱讲话,小心你的脑袋!汪丽心想:糟了,看林公子像个书呆子,不知九公主刁钻泼赖,阴狠歹毒,一句话不对,性命堪忧。忙将眼神暗示林公子不要多言,但他却只当作没看见。

完颜金花仔细打量了林公子几眼,心中已有几分疑惑,嘴上依然冰冷说道:金、宋正在开战,你一个小南蛮子,不在南边老实呆着,偷偷摸摸跑到俺们大金国,不是奸细,又是甚么?分明是想利用这个淫贱娼妇做眼线,刺探我大金国军情机密,这个客栈也一定是你们的黑据点。林公子心想:这个九公主简直不可理喻,不教训她几句,她也不会明白事理。转念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与她纠缠不清?见林公子沉默不语,完颜金花颇为得意,傲一笑,说道:没话说了吧?你是想主动招认,争取坦白从宽哪?还是顽固不化,自找皮肉受苦呀?林公子微然一笑,说道:小生并非无话可说,只是怕说出来,冒犯了九公主,小生与九公主素不相识,又何必作无谓的口舌之争呢?完颜金花道:你以为不说话,便能侥幸逃过今日这一关么?林公子道:既然如此,小生还是将话说完吧。小生以为九公主所言,有许多无理之处。因唱一曲「玉树后庭花」,便被治罪,于理不合,我想金国也不会有如此糊涂的法令。从史书上看,陈国灭亡,系因陈后主贪图享乐,治国无方,与张丽华并无直接关系,如此看来,「玉树后庭花」也就谈不上亡国之音了。定罪须有证据,岂可信口雌黄?只因小生穿着南国服饰,便说小生是宋国奸细,这样推断,未免过于主观臆断,幼稚可笑。完颜金花娇叱道:一派胡言!张丽华以色惑君,干涉朝政,怎说与亡国无直接干系?林公子道: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难道醉汉闯祸,却要拿美酒问罪么?陈国灭亡之根本原因,不在张丽华,而在于君,臣。即便没有张丽华,似陈后主这等昏君,迟早也会亡国的。完颜金花道:如若没有张丽华,陈国至少不会灭亡如此之快。林公子反问道:昏君治下的国家,早日灭亡,有何不好?如此说来,张丽华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完颜金花叱道:奇谈怪论!一派胡言!看不出你还满会狡辩的啊,你说你不是奸细,难道奸细会将此二字写在脸上么?你若是正人君子,怎会与狐门淫贱娼妇汪狐狸厮混在一处?单凭此点,便可断定你绝非良善之辈!”完颜金花说这些话时,心里在想:“梅贞,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何时?”她认定眼前这个林公子就是梅贞。无论从外貌,动作,还是说话语气,从林公子身上她都能看到梅贞的影子。

汪丽身为名伶歌妓,却最讨厌别人说她是娼妓,虽在心里对完颜金花恨之入骨,慑于她的权势,不敢当面顶撞,完颜金花左一个娼妇,右一个淫妇辱骂个没完,令她在众人面前难堪之极,又看到武月仙那张充满鄙视和讥嘲的脸,终于忍耐不住,娇声言道:小女子有名有姓,既不姓,也不名完颜金花鄙夷道:下贱娼妇!你也配本公主叫你名字么?你凭借几分姿色,放臊气迷人,挑拨江湖门派相互残杀,你与南宋奸细梅贞勾搭成奸,私通淫魔门徒,还勾引真定府帅武仙义子武毅,图谋不轨,像你这样淫邪狐狸精,难道不应铲除么?汪丽娇声说道:“请九公主自重,说这些话要有证据,否则便是诽谤、诬陷。小女子从未挑拨任何人,那些江湖豪强好杀成性,许多门派之间积怨由来已久,他们之间的争斗,与小女子何干?梅公子乃是修道之人,绝非南朝奸细,他救过小女子性命,小女子感恩图报,以身相许,何错之有?小女子与淫魔门徒只是泛泛之交,何谈私通?武公子是狐门朋友,他执意要与小女子接近,小女子也没办法,如若单凭这些治小女子的罪,小女子不服!完颜金花冷笑道:你倒推脱得干净,梅贞若非奸细,因何在玉清观帮助叛将张柔对付我大金国?我且问你,梅贞现在何处?汪丽道:“梅公子已然回淮阴去也。完颜金花她不好说出梅真越狱逃婚之事,冷笑道:你这话骗得了谁?前几日,明明有人看见你二人一同进了中山城,岂有短短数日便回南宋之理?他一定就藏在这座客店里。汪丽道:九公主若是不信,一查便知。完颜金花道:本公主当然要查!王彪,赵勇,你二人上楼搜查!两名玄衣刀客道了声:尊命!飞身出班,手持明晃晃钢刀,抢步上楼去了。

只听得楼上一阵乱响,夹杂着踢开房门,翻箱倒柜的声音,但这些响动却只持续了片刻,便戛然而止,紧接着,王彪,赵勇从楼上疾步下来,面带惊怕之色,禀道:回禀九公主!楼上没有梅贞。完颜金花也没留意两人神情有些异样,她冷哼一声,道:“既然楼上没有,那么楼下一定有!也许这个人就在眼前!她转向汪丽道:本应将你处死,看在英王面上,姑且饶你一命。死罪饶过,活罪不免!吴龙何在?

一个紫面玄衣汉子上前一步,叉手施礼道:属下在!完颜金花道:去!将这娼妇掌嘴二十!范奇宝等人连忙上前叉手行礼,为汪丽求情。金花公主冷笑道:看来这只臊狐狸饶是害人不浅,连范寨主也被她迷惑住了。忽然又星眼一瞪,娇蛮说道:本公主有当今皇上尚方宝剑,谁敢为这娼妇求情,斩立决!范奇宝一听,只好退下。金花公主喝道:吴龙,还不动手?吴龙走到汪丽面前,见她美貌妖娆,先自酥了半边,汪丽秋波一转百媚生,娇声哀求道:奴家乃良善女子,无辜受屈,壮士乃顶天立地男子汉大丈夫,如何忍心伤害一个柔弱女子?万望壮士手下留情,奴家感激不尽!那吴龙面对千娇百媚的绝色美人,已是万分爱怜,又被她娇滴滴几声壮士长,壮士短,直叫得他浑身麻作一团,那巴掌似有千斤,万难举起。

完颜金花见状大怒,叱骂道:没用的蠢材!丢人现眼!李虎,你去收拾那娼妇!李虎也好似中了邪,垂涎愣目,毫无反应。见没人答应,完颜金花扭头一看,不由勃然大怒,起身一记耳光扇在李虎脸上,喝道:要死了你!没出息的东西!把这两个废物拉下去!重责五十军棍!再看众刀客,皆神情恍惚,有如木雕泥塑,半步也挪动不得。完颜金花转向汪丽冷笑道:无耻妖妇,你以为使用迷魂术便可逃避惩罚么?本公主便奈何不得你么?见完颜金花指挥不动手下,汪丽暗自得意,心想:想摆布老娘,哪儿有那么容易?她娇声道:怜香惜玉之心,人皆有之。唱一曲「玉树后庭花」,何罪之有?九公主不爱听,不听便是,何苦欺人太甚?完颜金花喝骂道:住嘴!你还有理了不成?如若识相,自己掌嘴二十,发誓永远不唱「玉树后庭花」,我便饶你。汪丽冷媚一笑,说道:奴家乃是朝廷赐封副元帅,常言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你只是九公主。完颜金花大怒喝道:你那副元帅在本公主眼里算个屁!不信今天收拾不了你这贱人!汪丽不再理她,对林公子说道:先生喜欢听奴家唱「玉树后庭花」么?林公子道:小姐歌喉,美妙之极,怎不喜欢?汪丽嗲声道:奴家再为先生弹唱此曲如何?林公子道:妙极!他俩一唱一和,完颜金花气得七窍生烟,阴冷笑道:好!我叫你唱!现在我就毁你容,看你今后拿甚么迷惑男人!右手一扬,三点寒星,疾如闪电,迎面射去。汪丽没料到完颜金花手法如此之快,想躲已经来不及,吓得妈呀一声尖叫,正在危急,眼前白光一闪,耳听叮叮叮三声脆响,一个物件在空中划了道弧线,旋转飘回林公子手中,原来是一只酒盅,上面齐刷刷插了三根银针,针尖射透盅壁,露出半寸锋芒,酒盅裂而不碎。须叟,针尖逐渐变黑,酒水呈墨绿色,发出阵阵腥臭,显然针上淬有毒药。

林公子暗吃一惊:绿孔雀!此乃天下奇毒,中毒者先是经脉错乱,武功尽废,而后周身肌肤发绿,开始溃烂,痛痒难当,生不如死,三月之后,疮毒逐渐消退,留下遍体疤痕。汪小姐若被毒针所伤,即便大难不死,一个姣美如花的大美人,岂不变成满面疮疤的丑八怪?让她日后如何见人?九公主出手何其毒也! 

完颜金花眼见林公子将手中酒盅轻轻一抛,竟不偏不倚挡住三枚飞针,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酒盅竟然飞回他的手中,而盅内酒水分毫未洒。完颜金花不由心中兀自一惊:好一手归去来兮!她明眸一转,目光锐利,盯住林公子端详了片刻,说道:现在本公主可以断定,你就是梅贞!你处处袒护这只狐狸精,与本公主作对。我问你,本公主哪点比不上汪狐狸?林公子道:小生再重申一遍,我不是梅贞,本公子虽与这位金凤小姐素未平生,但也不能坐视你这个九公主持强凌弱,肆意妄为!汪丽听了林公子一番话,心里舒服之极,暗想:原来他的武功高深莫测,不逊梅公子,淮阴梅庄真是能人辈出,我有了这个靠山,谁还惧怕她个鸟公主?”她故意装出十分害怕的样子,忙逃到林公子身后,娇声哀叫道:“那个刁蛮公主要杀奴家呢,林公子救奴家一命!林公子道:金凤小姐休要害怕,小生保你平安。

完颜金花冷笑道:大言不惭!本公主今日倒要领教一下你的高招!林公子道:小生以为,没这个必要。完颜金花傲然道:有没有必要,本公主说了算!有胆接下本公主的飞针,怎么没胆和本公主较量?林公子道:适才小生献丑,情非得已,若要小生与公主比试武功,恕难从命。完颜金花蛮横说道:你想比得比,不想比也得比!她甩掉狐裘,仓啷一声,将持剑侍从手中长剑抽出,就在厅堂上打了一道利闪,手掐剑决,立了个门户,娇声喝道:小南蛮!你过来!与本公主见个高低!你若缺少兵刃,刀剑随你挑,咱们这里有的是!林公子苦笑道:公主这又何苦来哉?小生一向讨厌比武,我是不会和公主比试的。转向汪丽道:不早了,大家也该回房歇息了。他长身而起,向完颜金花一揖到地,说道:小生失陪了,公主万安!完颜金花心中大怒,暗道:这厮完全没将我这个九公主放在眼里!若由他去了,我颜面何在?身形一闪,拦住去路,用剑点指,厉声喝骂道:小南蛮!休想一走了之!你若不比试,本公主就宰了你!看剑!剑光一闪,迎面一剑,虚点印堂,待林公子侧身闪避,突将皓腕一转,挽了个剑花,斜挑双睛,招法虚实相应,有如蜻蜓点水,甚是轻快灵动,一看便知受过高人指点。林公子左躲右闪,剑刃贴着面颊一掠而过,就把一旁的汪丽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提到嗓子眼,心里不停念佛,保佑林公子。完颜金花见迎门三剑落空,锋芒疾转,剑走中盘,扎前心,挂两肋,出手较先前更快更狠。林公子吐气凹胸,旋身腾挪,瞬间将完颜金花的攻势化解。完颜金花娇叱一声,剑尖斜落,刺向双膝,林公子脚底好似抹了油,身法轻灵异常,滴溜一转,瞬间转到完颜金花的背后,完颜金花心道:不好!急忙反臂撩阴,一道剑光由下而上,在空中划了道长弧,将她身后的一张饭桌齐刷刷劈作两半,完颜金花人随剑走,顺势转过身来,再找林公子,踪影全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woodyonge 2017-8-2 20:32
楚骄骄: 完颜金花太骄横了,估计以后少不得要吃亏。
这种唯我独尊脾气的人,吃大亏是一定的。谢谢好友点评!
回复 楚骄骄 2017-8-2 01:51
完颜金花太骄横了,估计以后少不得要吃亏。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