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oodyonge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080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第十九回 (3)

热度 2已有 1428 次阅读2017-5-4 22:31 |个人分类:残金儒宋|系统分类:文学| 完颜守绪, 九公主, 汪丽, 壮士, 林公子 分享到微信

此刻,从二楼悄然下来个人,一个白胖员外一个白胡子老仆人,还有一个俊俏小姐。守在店堂四周的玄衣刀客一见到白胖员外,慌忙就要倒身下拜,白胖员外连忙作了个手势,压低声音道:非常时期,不必拘礼,都起来吧。”金花公主身边的彩衣女子看到白胖员外,皆面露惊讶之色,白胖员外笑眯眯向她们挤挤眼,将手指竖在嘴前,示意不要声张,他轻声问道:那个与你家九公主打斗的文士是谁?一名彩衣女子回道:他是南宋奸细。”白胖员外闻听,点了点头,说:“原来如此。”

完颜金花九剑落空,寻了一遭,仍不见林公子身影,她忽然觉察背后有轻微衣袂挂风之声,随即感觉发髻被人动了一下,然后又听到人们惊呼之声,她心想:“不好!莫非那个小南蛮跑到我身后啦?”急忙闪转娇躯,扭头一看,却看见跟随她的那名衣侍卫双目圆瞪,呆若木鸡定在那里,右手前伸,食指、中指间夹着一枚飞镖,看样子是在发镖之前被人点了穴。完颜金花好生奇怪,这里除了正在与她交手的南蛮书生,谁还有本事点完颜昊的穴完颜昊,你怎么啦!她喝问道。他想用暗器偷袭我的同伴,故而在下借用公主金钗,先发制人,戳了他一下。一个洪钟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完颜金花闪目观瞧,却见一个身材高大,样貌英俊的壮士站立在她面前,手里还捏着一只金钗。完颜金花越看金钗越眼熟,不由伸手在发髻上一摸,才发现头上金钗不见了。

完颜金花粉面通红,骂道:你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禽兽!?怎敢偷袭本公主的侍卫?!非礼本公主?!快把金钗还我!壮士道:在下方才救人之际,情急之下,顺手摘下公主金钗,实在抱歉请公主收回。说着将金钗递了过去。完颜金花又改口道:不必了既已落入你这禽兽之手,不要也罢本公主还嫌它脏呢壮士道:既然如此,俺留着这物件也没甚用处。说罢一扬手,金钗脱手飞出,夺地一声,插入两丈开外一根立柱,整条金钗几乎尽没,只有末端红宝石露在外面,闪闪发光。即便是锋利的点钢飞镖,要想入木三寸,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软得多的黄金钗?仅这一手功夫,出手力道之强劲,足令泛泛之辈看得目瞪口呆。

完颜金花怒气冲天,一挺长剑,重新立了个门户,喝道:既然你与那个林公子是同伙,你来替他接本公主几招!壮士道:“九公主剑法精妙,在下已经见识过了,适才若非九公主手下留情,焉有林公子的命在?我看就不必过招了,在下甘拜下风。言罢躬身作了一揖。

完颜金花虽然骄蛮,但也是剑术高手,她自知刚才比武之时,虽然表面上她一直处于攻势,实际上她却没有占到半点便宜,若再斗下去,想必很难取胜,对付一个林公子尚且吃力,眼前这位英武壮士,看样子比那个林公子更强上几分,若真与之动武,就更加没有把握,又何必人前丢丑?同时她又觉得,面前这个壮士很有些面熟。完颜金花见对方有意给她台阶下,表现得非常知趣,心里颇为得意,但嘴上却高声喝道:废话少说!今日非要见个高下!嘴上虽然这样说,却没有再动手。武月仙看出金花公主不是壮士对手,赶紧打圆场,说道:九公主剑法出神入化,天下无双,既然小南蛮已经认输,公主大人大量,不如饶了他吧。金花公主就坡下驴,傲然一笑,耍了个剑花,呛嘟一声,还剑入鞘。

白胖员外对白胡子老者低语道:九公主武功不弱,方才如何却在一介文弱南宋书生面前,竟然久攻不下?白胡子老者道:岂只是久攻不下,简直是乱了章法白胖员外惊讶问道:有这等事?那南宋书生武功出自何派?比老剑客您如何?白胡子老者道那书生招数虽然尚未达到炉火纯青,却因他使出九嶷派剑法,专破华山剑法,是故九公主难以取胜,那书生若与老朽交手,估计不出十招,便可将他拿下。但那位南朝壮士却不可小觑,武功比那南蛮书生高出一大截,他的身法异常迅急,瞬息之间拔下九公主头上金钗,转而刺中完颜昊穴道,老朽一时无法判断此人是谁。

完颜金花一眼看到白胖员外,面露惊喜之色,快步来到他面前,但在白胖员外眼神和手势示意下,没有叫出他真名,只以金三哥相称,她说道: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金三哥,不知三哥晚间来到李固渡口,有何紧急事务?完颜守绪道:只是凑巧路过,明日一早还要过黄河,去汴京接手一笔生意。接着又说道:你说那个南宋书生是奸细,可有证据?完颜金花道:并无证据,小妹只是怀疑。完颜守绪脸一沉,责怪道:乱弹琴!如此大罪名,不查清楚,单凭怀疑便动武,岂非太过荒唐?见完颜金花嘟起嘴,完颜守绪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说你还犯倔,下不为例。有没有好吃的,三哥饿了。张岚在一旁听见,连忙应声凑过来,讨好说:店里好酒好菜都有,金员外只管点菜,包您满意。完颜金花把眼一瞪,叱道:谁吃你店里肮脏猪食?怎知你在膳食里是否下毒?”张岚被她这么一说,脸上露出惊惧之色,退开一旁,再不敢吭声。金花公主对完颜守绪说:“我车里带了许多山珍美味,拿来烧烤了给三哥吃。完颜守绪喜道:“如此甚好。”

不一刻,满满一桌热气腾腾丰盛酒菜准备停当,烧鸡,烤鸭,熏鹿肉,酱牛肉,冬笋香菇,金银饭,人参八宝汤,还有花样繁多的宫廷小吃,御膳糕点,一坛中都名酿燕山酒。完颜守绪忍不住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鹿肉尝了一口,说道:“嗯,好吃。”继而又说道:“眼下国难当头,民生艰难,吾等岂可奢侈若此,这一顿饭要吃掉多少银两?”完颜金花道:“又不是花费国库银子吃喝,这些都是用小妹私房钱置备,三哥无需多虑,只管吃好喝好。”完颜守绪道:“即是妹子盛情,三哥却之不恭。但三哥想与在座诸位一同分享,不知妹子意下如何?”完颜金花道:“悉听三哥,但有三个人不许吃。”金三哥问道:“哪三人?”完颜金花横了一眼汪丽,说道:“这桌酒菜是给人吃的,骚狐狸当然除外,还有那两个南蛮,也不许吃。”突听房梁上有人说话:“九公主此言甚合我意,小生本来就不习惯吃北方饭菜,巧得很,小生也带了几样江南名菜,只要招呼一声,便会有人送来,小生只想请金凤小姐一人共进晚餐,不知金凤小姐是否愿意?”说话间,林公子从屋梁上轻身跳下,平稳落地,几乎听不见声响,足见他轻功之高。原来他刚才躲闪之时,纵身蹿上了房梁,身法之快,居然没有被人看到。汪丽心中别提多高兴了,这等于当众给完颜金花来了个烧鸡大挝脖,令她甚为解气,不由满脸绽放春色,一对杏核眼含情脉脉,媚眼睇盼,越看林公子越可爱。却把那边完颜金花气得芳心乱跳,当着完颜守绪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好暗气暗憋,暂时不予理睬,却又怀恨在心,心想道: “门口有刀客把守,本公主不发话,哪个进得客栈?还想吃江南菜,吃个屁!”但她却没想到,送饭不一定非得走大门,只见林公子向窗外拍了三声巴掌,过了片刻,窗扇吱呀一声开启,从外面递进来三只叠在一起,用竹条编成的精美饭盒。

完颜守绪抱拳拱手,对林公子略施一礼,笑容可掬,说道:“我那妹子脾气有点古怪,还望足下见谅。既然大家在此相遇,也是前世有缘,我有个建议,不如南北菜合起来大家一同品尝,看看哪个菜更好吃,不知尊意如何?”完颜金花心说:“这个胖馋猫,想吃南菜,连敌我也不分了。”林公子想了想,说道:“既然你这个做哥哥的还算明白事理,一起吃也无妨。”汪丽心里虽然不乐意,却也只好听从林公子。

完颜守绪命金花公主手下,将两张桌子并在一起,摆上四盘色泽鲜艳,热气腾腾江南名菜,宋嫂鱼,东坡肉,龙井虾,莼菜,还有几碟精美小吃,看了使人食欲大增。南北菜风格迥异,江南菜精制美观,北方菜实惠好吃,这也折射出南北民风各具特点。完颜守绪早已饥肠辘辘,一见到如此色香味俱佳南宋美味,垂涎欲滴,却又不好意思率先动筷,只用胖手不停抚摸将军肚。汪丽虽然十分讲究饮食,却也从未见过如此精致江南美食,不由悄声对林公子说道:“你是神仙?拍了几下巴掌,便能变出美食。”林公子低声回答:“没那么神,恰是晚饭时间,已有人为我将饭菜备好。”汪丽又说道:“眼下正值冰雪时节,公子从哪旮捕来鱼虾?又是何人烹制出如此上乘珍馐饭食?难道公子带了一班名厨来?”林公子面带得色,说道:“你说对了一半,何止一班?是三班,江南十大名厨之中,就占了三名,个个身怀绝技,在最简陋的条件下,烹炒出最美味可口饭菜。那些鱼虾也都是随行携带,事先把鲈鱼用麻药灌醉了,放养在保温水缸里,便可随时吃到新鲜活鱼。”汪丽心生羡慕,心里说道:“我只道我在吃穿上已是极尽奢华,但若跟他比,我也只能算是穷家小户,这个林公子如此阔绰,想必大有来头,很像是梅庄里的大人物。”但心中又有几分疑惑,娇声问道:“大金国与南宋对峙,林公子带了这么多随行,如何通过边关?又怎能一路畅通无阻?”林公子微然一笑,凑到她耳畔耳语说:“我跟随南宋使节来到金地,因此一路畅通无阻。”

完颜守绪对南宋菜非常感兴趣,特别是宋嫂鱼和龙井虾,每尝一口,赞不绝口,气氛也随之缓和了许多。金花公主其实心里也想尝尝南宋菜,却因与林公子赌气,即便完颜守绪再三向她推荐宋嫂鱼,她还是故意做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坚决不吃。在完颜守绪要求下,完颜金花特许那些跟随她的侍从,护卫,每人也都分享一份酒肉。

恰在这时,失踪了老半天的猴儿忽然又从外面蹦跳进来,守门刀客本想截住他盘查,却又捉他不住,小身影快如猿猴,滑似泥鳅,只在众刀客腿膛里钻了几钻,便跳到饭堂,他对美味佳肴毫无兴趣,径直跑到汪丽跟前,拉住她手,撒赖说道:“师娘快来陪俺玩耍。”汪丽却娇叱道:“玩玩玩,你就知道玩,师娘被别人欺负了,你也不管。”猴儿一听,瞪起猴儿眼,说道:“师娘,谁敢欺负你?告诉俺,看俺不揍扁他!”那边完颜金花冷笑道:“小毛孩子,年纪不大,口气不小。”汪丽也不想再生事端,说道:“算了,你回来就好,再不许乱跑。”猴儿道:“俺没有乱跑,俺看到房顶上有一条黑影,鬼鬼祟祟,便上去看个究竟,谁知那黑影甚是狡猾,发觉俺盯梢他,扭身便跑,俺尾随追他,到了河堤,那黑影一晃而逝,俺探头向河堤下面下一看,却见百十黑影蹲伏那里,好象是在原地待命。”徒单佑惊疑地问:“小娃娃,你能肯定你没看错?”猴儿拿白眼珠翻了一眼对方,说道:“你说的这是啥话?俺这双夜鹰眼,越是黑夜,越看得清楚。”完颜守绪不安说道:“会是什么人?是敌是友?” 完颜金花对完颜昊说:“你去查看一下。” 完颜昊领命,提剑出了客栈,不多时回来,向完颜金花报告道:“启禀九公主,末将没有发现异常情况,河堤附近一个人影也没有。”金花公主又命武月仙带领三名刀客在客栈四周搜寻一番,结果也是毫无结果。金花公主闻报,看着猴儿说道:“看起来根本就没有黑影人,本公主对这个小孩的话甚感怀疑,有什么样师娘就有什么样徒弟,满口谎话,心术不正。”猴儿怪笑道:“信不信由你,你说的没错,那些黑影都是俺编瞎话,就是要戏耍你这蠢蛋公主。”完颜金花闻听大怒,指着猴儿鼻子骂道:“你这小孽种,竟敢如此对本公主说话,简直就是找死。”她待要发作,却被完颜守绪劝阻道:“童言无忌,九妹不必动怒。猴儿所说也许是真,安全起见,宁信其有,今夜要严加防范。”完颜金花一听这话,也不敢掉以轻心,又骂了猴儿几句,算是暂时出了气,接着她又下令赶走客店中所有住客。

 客店之中一片混乱,在刀客们连打带骂的吆喝声中,住客被强行赶出各自客房,轰出店门,至于这些人如何在冰天雪地之中度过寒夜,完颜金花根本不管。一个白发苍苍老太婆被一名五大三粗刀客揪扯着拉下楼梯,老太婆腿脚不便,踉踉跄跄,有几次几乎摔倒,完颜守绪实在看不过,上前扶住老太婆,对完颜金花说道:“这位老婆婆年老体衰,就让她留住店内吧,看她诺大年纪,无依无靠,若被冻死野外,岂非吾之罪过?”完颜金花没有说话,向侍卫刀客摆了摆手,示意送老太婆回客房。完颜金花对张岚说:“收拾出两间最好客房,不得有一丝尘土,屋里温暖如春,快去!若有半点差迟,小心扒了你的皮!”张岚不敢怠慢,赶忙带伙计跑上二层,准备两间条件最好的店房,将火墙烧得热烘烘,供完颜金花等人住宿。完颜金花将所有侍卫刀客作了部署,客店四周安排游动哨,门外,窗外,屋顶,都有刀客把守,又选出八位身手矫健侍卫,重点守住一楼楼梯口,范奇刀,焦世昆等人负责守卫二楼,其余侍卫,刀客,也都被分派到客店内各个通道要口站岗守夜。林公子,壮士,汪丽和猴儿也都仍旧回到二楼客房歇宿。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woodyonge 2017-8-3 06:43
楚骄骄: 博主妙笔生花,绘声绘色,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让人觉得身临其境,佩服之至。
多谢好友谬赞,不敢当,实乃涂鸦之作。

祝好!
回复 楚骄骄 2017-8-3 05:08
博主妙笔生花,绘声绘色,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让人觉得身临其境,佩服之至。
回复 woodyonge 2017-5-6 11:23
多谢好友指点!
回复 一老樵 2017-5-6 08:02
完颜金花都起嘴
========
完颜金花嘟起嘴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